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再回尚书府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再回尚书府

    时光匆匆一晃,三日光阴悄然划过。

    很快郭平在前线带领着陈家军讨伐西北二王的消息很快的就在京城里传了开来,一时间的众语纷纭,人们似乎是还没有从陈烈的那一场幻梦中走出来,这接踵而来的抨击确实又是响天彻地了一把。

    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何于飞都并不是那么的清楚,何于飞只知道这些天来皇帝已经连连续续的从京中派去了好几个使臣,至于这些人去干什么,何于飞心里也能琢磨个九成。

    陈烈的事情皇帝至今仍旧瞒在鼓里,陈烈就连皇后都有了隐瞒之心,那么何于飞自然是不会做这个多嘴之人了。

    陈烈对皇帝隐瞒了自己的生死,同样的也隐瞒了自己将郭平带去了西北,对于陈烈来说,他可以因为自己而将他手中的兵权交给郭平的手上,可是对皇帝来说,这却是一块心病。郭平是什么人她自己再清楚不过,再怎么说这曾今也算是自己的心腹大患之一,尚且不知道这个人是否真心的归顺南朝,就把这数十万人的兵马交在他的手中,指不定他那天就拿着这几十万人卷土重来呢?

    数十万的陈家军,那是南朝必不可失的重军。

    只是现在何于飞又有了另一个不解之谜,那就是当初到底用的是什么理由哄到了皇帝,使得皇帝将欲图前去接手陈家军的人都一一的拦了下来?可既然一切都已经成了定数,那这个时候又何必还将郭平的名字丢出来闹得满城人心慌张?

    只是何于飞还是相信这里有陈烈自己的想法的,而其目的,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这一日,何于飞又起了个大早,由临风为之备好了马车,悠哉悠哉的从陈王府里面走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在尚书府门前停了下来。

    尚书府的下人见到了来人是何于飞,慌慌张张的就冲进门报信去了。

    再次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何于飞心中荡漾起的涟漪不仅仅的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有有着何于飞的记忆,而是因为这个地方不但是何于飞的生命开始的地方,也是她重新开始的地方。只是她和何于飞不同,何于飞始于这里,也终于这里。而自己,生于这里,却注定了是要客死异乡。

    那下人进去了方将一会,这门内又有人迎了出来:“是七小姐回来了,快去禀告老爷。”说着这些人就把何于飞往里面领。

    “小姐,自上次离去,也有好几月的光阴了,前回老爷去陈王府寻你你都不在,这会小姐你总算是回家了。”领着何于飞的那个管家一边走一边叹着气说道。

    这个管家何于飞还是很有印象的,因为当初自己还在尚书府的时候还有不少事情都是靠他关照的,几乎自己的每一次出行都是由他前去筹备,而他在何尚书的心里,应该也算得上是一个心腹吧。

    “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顺,还要劳烦父亲亲自为我操心。”附和这那管家的一声叹息之后,何于飞又问:“我看这门口还停放着两辆马车,不知是大姐和哪位姐姐比我先到了?”

    下车的时候何于飞虽然没有怎么的去打量那马车,但上面挂着的是那家的名字,何于飞还是看到了的。

    “是平阳伯的平妻。”管家默默的答道。

    “大姐夫的平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虽然说这平阳伯的身边是有几个妾侍的,可是这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平妻?何秀心是什么样的人何于飞虽然还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何秀心这个人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

    “是上个月的时候吧,这大小姐肚子里传来了两个月的喜讯,然后这大姑爷就和这个平妻好上了。”紧接着这管家还给何于飞带来了更为惊爆的消息,那就是平阳伯世子的平妻原来是平阳伯夫人娘家亲姐姐的女儿。

    这表兄表妹珠胎暗结,就算是东窗事发了也不能将事情做的太难看,至于这抬为平妻,自然也就是平阳伯夫人的意思了。

    说到底,这还是一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子,那何秀心可就可怜喽,自己这才刚刚怀上。这丈夫就和青梅竹马的表妹搞在了一起。

    何秀心怀了喜讯,平阳伯世子陪着她回尚书府一趟是不稀奇的,那这平阳伯世子的妾侍跟着回来又是个什么意思?

    当何于飞问到这里的时候,那老管家的脸色也是乌漆嘛黑的一片:“这人是跟着世子前来向老爷赔罪来的。”

    听到这里,何于飞差点笑出声,这那里是赔罪,这分明就是示威好不好在这种事情面前,人们向来主张的都是眼不见为净,这家伙倒好,示威就算了,还示威到人家娘家这边来了。

    这样的做法虽然不明智,但何于飞还是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种有胆色的‘巾帼英豪’她还是特别的欣赏的。

    见何于飞笑的格外的开颜,那管家也是特别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的小姐,你可是刚刚死了丈夫的人,那来的这幸灾乐祸的劲?

    很快,老管家把何于飞带到了正院门口停了下来:“小姐请吧,老爷已经候你多时了。”

    比起上一次,再次看到何尚书的时候,他也然憔悴了不少。

    “父亲。”轻轻的唤了一声,何于飞似乎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自己这一趟离家出走,不明不白的就成了陈王妃,莫说何于飞自己暂时还是如梦如幻,就更别说这何尚书一时间怎么还能承受的下这失女之痛了。

    何尚书这个时候看着何于飞似乎也是说不出话来了,与其说是说无话可说,倒不如说想说的太多,一时无法上头罢了。

    “难道父亲就没什么要对女儿说的吗?”率先,何于飞开了金口。

    何尚书一愣,却道:“于飞此言何意,不是于飞你应该对为父说些什么吗?”当初何于飞出走的时候自己可是全然的不知情的,这下倒好,回来了你不想给自己一个交代,竟然还想要自己对你说点什么,这不是目无尊长么?

    “于飞只想对父亲说,在于飞的心中你永远都是于飞的父亲,只是我做过的这些事情,我不后悔!”

    何于飞说完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是心口一下子就有很多的东西撒了出去,整个人都显得松散了些许。

    所谓在家从父,再怎么说自己也是这何家的女儿,何家又是书香世家,自然也该是礼仪之邦,所谓的陈规自然也是要恪守的,而自己却这样悄无声息的和这个家断绝了关系,无论怎样也是说不过去的。

    看着何于飞,这何尚书既心疼又无奈。

    何尚书也只道从前何于飞在尚书府里面的境遇,那一次何于飞突然就像变了个人,换了副性子似得的时候,自己还是挺高兴的,哪知却走到了这样的一步田地。

    “事到如今,你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原本为父也以为这陈国公会好好待你,岂料这陈国公一去不回,却让你未婚先寡。”越是说到了后头,何尚书的脸色也就是越加的沉重。

    “一国之君,一言九鼎。他的意思女儿无法违抗,父亲也亦然。”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何于飞也不打算把陈烈那件事的真相告诉何尚书,她曾今经历过很多很多的失败,也正是这些失败,让她变得铁石心肠起来。

    “女儿也难得回来一次,也去见见母亲吧。”

    “哦?”

    何尚书意外了,这以前何于飞不是对赵氏能躲则躲,眼不见为净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又想起给自己找不痛快来了?

    本意呢,何尚书是不想赵氏再去和何于飞接触的,只是这赵氏说到底还是何于飞的嫡母,这数月难得回来一次,见见也是无妨。这个时候和尚是可不是认为何于飞是想为了顾全自己上慈下孝的名声,只当这是何于飞一时的‘想不开’罢了。

    “这难得回来一次看,便在这府上住上些时日吧,反正回到这王府之中,你也还是一个人。”

    何于飞点头应下。今日何于飞原本就是打算来这里避避难的,陈王府那边虽然现在有众多的暗卫守在那里,可半夜依旧还是有那些吵杂的声音吵得自己心烦意乱,无法入眠。也不知这林思澜和林思城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要,为什么偏偏的就要置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

    尚书府就不同了,莫说这尚书府中还有林思城的女人何秀宁在,恐怕就冲着何尚书这一块他们也不敢妄为。再怎么说这何尚书在场中还是比较有地位的,至于这林思澜能否把手伸到这里,就要看看这林思澜有没有能力扛得住皇帝和太子这两座大山了。

    这样的日子,终究是不会长久的。

    何于飞刚踏出门槛,何尚书的声音继续从身后飘来:“你以前住的院子如今你大姐回来住着,一会为父让你大姐住到西院去,把院子还给你。”

    何于飞冷笑:“那也得大姐自己心甘情愿才行。”想起上次自己刚住进去何秀心就闹出来的那些把戏,何于飞就感到了丝丝的厌烦,只是那一次的教训对何秀心来说,应该是刻骨铭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