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冲突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冲突

    何于飞刚回到自己曾今住的院子,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何秀宁、何秀心和平阳伯世子等人。

    “七妹。”见到何于飞,何秀心算是温和的说道,连带着平阳伯世子也低头称道了一声:“陈王妃,别来无恙。”

    何秀宁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飞扬跋扈:“大姐,姐夫,你们何必跟她客气,一回家就晓得拿娘家的人开刀,活该早早的守活寡!”说完死死的瞪了何于飞一眼。

    这边,何秀宁的话刚落下,身后茯苓就冷冷的上前来:“二小姐,我劝你最好对我们王妃客气点,若是我们王妃伤心过度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担待不起!”

    看到茯苓,这何秀宁自然而然的就往后退了几步,“不过是我尚书府走出去的一个小丫鬟,也配这么跟本侧妃这样说话?还是说陈王妃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导下人的?”

    吃水不忘挖井人,这是万年不变的真理,可即使是何秀宁占了理,当看到茯苓像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还是被吓得躲到了何秀心的身后。

    茯苓当日在何于飞的院子里以一敌众的场景,至今是历历在目,那些头破血流的一幕幕,也是刻骨铭心的。

    “茯苓,你先进去帮本王妃把院子好好的收拾一下。”

    何于飞话落,茯苓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道:“是。”说完转身进了院子,没有再去看这院子里的任何一个人。

    茯苓走后,何秀宁方才从何秀心的身后钻了出来,怒目铮铮的看着何于飞:“你总奴行凶,我要告诉父亲...不,我要告诉太子哥哥,让太子哥哥收拾你!”

    此时,何于飞只是浅浅一笑:“二姐,恕七妹唐突,我想这个时候,太子殿下根本不会有时间去管你这档子事吧?而且,这东宫,二姐你也未必回得去...”

    此刻,何于飞的声音戛然而止,另一方何秀宁却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刺耳之声:“何于飞!你有本事把你刚才的话在父亲面前给我再说一次!”好歹自己也是皇帝赐婚的,难不成就因为赵无忧小产了,自己就要在娘家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任由这个曾今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如今的嘲笑和欺凌?

    “那我还真没本事。”何于飞说完转身,也是打算往院子里走去。只是刚迈出一步,身后何秀宁的声音就叫唤了起来:“大姐,她如此欺人太甚,你倒是帮帮我啊!”

    “二妹,算了吧。”此时无声胜有声,这句话用来形容何秀心夫妇也是正适合不过的。

    得不到何秀心的一句帮携,何秀宁自然是气上心头的,仰头就是要去找何尚书,可这何秀宁也来不及走远,何于飞的声影再次在原地回荡了起来:“太子殿下身边的盛侧妃失踪了,二姐你可知这是为何?”

    闻言,何秀宁止步在原地,思量许久,却是回头说了一句:“她的死活,与我何干。”可是说到底,这盛庭芳也是自己在宫里头的姐妹,这突然的就失踪了,何秀宁又怎么可能不往心里头去想?

    “她如今就在盛家。”

    “不可能!”何秀宁一口否决,这盛家就算是有皇帝罩着,也绝对不敢玩这种瞒天过海的把戏的,说到底这盛家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富贵人家而已,又怎么敢去触犯这种欺君之罪?

    “她现在生不如死。”何于飞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何秀宁强行的按耐住了自己心底里的好奇,再怎么说,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说失踪就失踪的。

    此刻空气赫然的宁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何于飞的身上,似乎何于飞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能语出惊人。

    “盛侧妃的失踪,是太子殿下所允许的,而且太子殿下为何会允许盛侧妃的失踪的原因,二姐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一边浅浅的说完,何于飞的脸上也露出了悲天悯人的表情。

    “她怎么了?”此刻的何秀宁,变得极其的安静,淡淡的瘫痪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何于飞,等待着何于飞的朱唇亲启。

    赵无忧小产这件事的始尾,何秀宁清楚得很,盛庭芳平日里虽然是少不了和赵无忧发生冲突,可赵无忧小产始终还是自己亲手所为。如果说盛庭芳的失踪是因为赵无忧的话,那接下来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她疯了。”紧接着,何于飞又将盛庭芳的这件事的首尾和何秀宁说道了一番,其中更是提及到了盛庭芳收买何秀宁丫鬟的事情。这个时候何于飞倒是不怕何秀宁会把这件事情闹大,祸及盛家的,因为就算这件事情的黑白就算是被颠倒回来,可何秀宁推的那一下始终还是无法挽回的,在自己还是风雪交加的时候再去得罪一个盛家,这不值得,就算是打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忍一时的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你说盛侧妃是因为害的太子妃堕胎才被太子哥哥允许失踪的?”

    这个时候,何于飞不说话,因为这个问题何于飞也根本就用不着去给何秀宁答案,因为何于飞从一开始就是心知肚明,从未变更。

    “去药铺买药的人是二姐你自己身边的人,你说这太子妃下一个会拿来开刀的人又是谁?”莫说现在赵无忧还不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对盛庭芳如此的狠绝,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还有何秀宁的手笔,怕是整个尚书府都不得安宁了吧?

    原本的何于飞是并不打算帮何秀宁的,但是看在何秀宁对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真诚的份上,也就没与她多做计较,虽然说这种提醒的方式虽然带了威胁的意味,但至少何于飞是真心的不想看到这何尚书遭此丧女之痛不是?

    “你胡说!”大叫一声,何秀宁浑身开始哆嗦,这边的何秀心刚上前打算去拉住她,却被何秀宁一手甩开,随后失了魂似得从何于飞的眼前飞奔了出去。

    何秀宁跑了,这何秀心这个做姐姐的自然是不敢怠慢,只能跟着走了出去,但是这何秀宁的一声嘶吼却是引得那些还在院子里收拾的丫鬟们纷纷走了出来。

    “陈王妃大人大量,可万万不要和二小姐计较,且上次的事情,我也得代我和内子好好的感谢陈王妃一番。”

    “世子爷客气了。”上次的事情完全取决于陈烈会怎么做,这个时候面前的这个人与其说是在向自己道谢,倒不如说这是在和自己划清界限。自己的手中有他的把柄,而他的手中同样也有能够毁掉自己眼前所拥有的一切的东西。

    在匆匆的絮叨了两句之后,这平阳伯世子就向着何秀宁和何秀心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这边,何于飞三次转身准备进院子的时候,身后一个傲慢的女生叫住了她:“你就是惠文公主,陈王妃?”

    眼前的这个女子也不过就是二十方将出头,模样也算的上是几分的娇艳和明媚。这个人刚才自己还是没见着,很显然是后来闻声赶来的,难不成这就是那个平阳伯世子的那个平妻?如果说真的是的话,那何于飞不得不说,比起这何秀心,这女子确实应该更得男人喜欢一些,这也难怪这平阳伯世子会为之所惑了。

    “你倒是眼生的很,我从前在这府中也是未曾见过,你又怎会认得我?”何于飞好奇的说道。

    “我是随着我家世子爷一起过来的。”女子的语气也甚是平淡。

    这一下,何于飞算是落实了心里的猜测,可即使是如此,还是装出了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是世子侧妃啊!”何于飞稳稳的强调了侧妃二字,这倒也不是何于飞无事生非,而是何于飞从刚才这个女子叫她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善茬。

    如何于飞所料,这侧妃二字在这个女子的心中也算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从前自己让临风去平阳伯府查探消息的时候查探到的是这何秀心掌握了这平阳伯的大权,牢牢的制住了自己的丈夫,更别说会有别的什么妾侍会越到自己的头上去。

    而眼前的这个人,非但越到何秀心的头上去了,甚至还来到了何秀心的娘家,足见这后台是有多硬,而且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让这何家的人轻易的好过?

    “实话告诉你,我叫赵无香,我的祖父是赵丞相,当朝太子妃是我的嫡姐!”说着这赵无香的脸上更是多出了几分的盛气凌人。

    同样的,何于飞也是没有料到这平阳伯世子的这个平妻的来头这么大,虽然说这只是赵家的一个庶女,但却是能镇得住整个平阳伯府,这也难怪这何秀心得忍气吞声了。

    何于飞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惊讶的神情,反是平淡的一笑让这赵无香甚是不满:“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吗?”

    “原来是太子妃的姐妹,怪不得为人处事之方式也是如此的不尽相似。”

    这一下,赵无香黑脸了,赵无忧的名声在外面是怎样的她也清楚的很,飞扬跋扈,目中无人,这般的含沙射影,她又怎能忍得下去?

    扬起了一掌,直接的向着何于飞的脸上扇去,可是手还没触及到何于飞,就在空中停了下来,只见临风出现在了何于飞的面前,捏住了这赵无香的手腕,狠狠地摔甩了回去。

    还没有彻底的从手臂上的痛楚缓过来,赵无香就听到了何于飞在自己的耳边冷冷鄙夷:“如此行径,难怪你姓赵。”

    再次抬头,何于飞的身影已经远去,而赵无香了,除了满眼愤恨,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