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八章 罔顾伦常
    第一百五十八章 罔顾伦常

    在尚书府的一天到还算是安稳,收拾好了院子之后,何于飞就去了赵氏那边一趟,虽然这赵氏还是如同此前一般的待见自己,但始终还是没有明面上的去和何于飞相为难。

    如此一天,安然过去。

    第二天一早,何于飞尚在睡梦之中,就被茯苓揪了起来,原是这何尚书早早的来到自己的院子里,等候自己多时。

    “父亲如此匆忙,不知所为何事?”说完何于飞又打量了这何尚书的脸色,脸色虽然还不是特别的暴躁,但眼中隐忍的那些慌张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住了。

    “出事了。”只听得何尚书就这样平静的说道。

    何于飞比较震惊,从前的何尚书在何于飞的记忆之中都还算是一个临危不惧的,如今倒像是没有了当初的那份震惊,整个人都显得焦躁了起来。

    “可是宫里头出了事?”

    何尚书点头,这个时候何尚书应当也是刚下朝归来,所以对何于飞能如此的一针见血,他也并不感到稀奇。

    “亲王淫,乱后宫,被陛下抓奸在床,给处置了。”

    这一消息,对南朝上下而言,都是无比的震惊的,堂堂的亲王殿下,却做出此等荒唐之事,无疑是皇室的丑闻。只是何于飞没有想到这林思环竟然是如此的兵贵神速,若是换了别人,怕还是要废上些许的时日。

    “可是这些又与父亲何干?”

    不说这个还好,这话刚说出口,何于飞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何尚书的脸色是越来越黑了。

    叹了一口气,只听何尚书继续说道:“今早早朝刚散,陛下留下了我与赵丞相及六部尚书郎于偏殿商议战后安抚事宜,哪知这个时候宫中的公公匆匆来报说是新进宫的那位娘娘的宫殿着火了。陛下一听,思及那娘娘肚中的胎儿,自然也是急得不行,连御林军都还不及传唤,就带着我们匆匆的前去救火。”

    “然后呢,父亲和陛下看到了什么?”按常理来说,这些臣子是绝对不可以出入后宫的,虽然何于飞不清楚皇帝为什么会这么的牵肠挂肚,但何于飞敢断定,这‘后宫起火’,绝对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果不然,只听何尚书两眉紧蹙:“我们随着陛下到了后宫之中,看到的却是一片安宁,根本没有什么烟火,只是陛下见这新娘娘宫殿门前的宫女神色慌慌便心生好奇,陛下要进去探望娘娘,那人也是千方百计的阻拦,最后这陛下一气之下就踹开了殿门,结果就看到了那等子事!”说完就连何尚书也觉得这是极其的荒唐,皇帝的儿子却睡在了皇帝的妃子的床上,这种事情,自南朝开始以来,那也是前所未有的。

    “听父亲这么一说,女儿都有些后悔去一睹这庐山真面目了。”说完何于飞心底里也是偷偷的乐了起来,现在的何尚书呢,明显的就是犯了多虑症。

    何于飞的话刚说完,就被何尚书一眼瞪得再也说不出话来:“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是女儿家,担心这种事情作甚?”

    何于飞摊摊手表示自己早就已经失去做女儿家的权利了,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守活寡的。

    “依我看,父亲这是在担心四姐吧?”

    虽然这何秀行自从进了亲王府之后就和尚书府断了一切关系,但说到底还是何尚书眼看着长大的女儿,要是没点什么藕断丝连的,何于飞打死都不信,很显然何尚书也没有直接的就否认了这一点,只是频频摇头道:“这都不是重点,如今的重点是陛下让和诸位大臣守住这个秘密,还说是谁要是走漏了一点风声,株连九族。”

    这一点,也在何于飞的预料之中,虽然自己的儿子罔顾伦理和自己的妃子搞在了一处,但在尊严和皇室的颜面面前,皇帝还是做出了比较明智的一个选择,只是这个选择和这个做法,始终都不会长久之计,所谓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大臣守得住一时,却守不住一世,这些事情只要走漏了一丢丢的风声,那这些在场的大臣们,是一个都逃不了。

    现在的何尚书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父亲,依女儿所见,你大可破罐子破摔,正所谓法不责众,只要父亲能将这件事的皮毛处理好,相信陛下还是不会牵连无辜之人的。如今战事尚未结束,南朝也正是多事之秋,陛下是绝对不会再看着自己的六部乱成一团的。”

    何尚书却是不以为然:“虽说法不责众,可是就怕陛下枪打出头鸟。”虽然眼下也是多事之秋,可是指不定这多事之秋一到头,皇帝就给你来一个秋后算账呢?

    “父亲可能是曲解了女儿的意思,其实女儿想说的是这件事完全不用父亲去担心。”

    说着,何于飞的声音就戛然而止,这一下可算是把何尚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也难以相信这都即将大祸临头了,这何于飞居然还能如此的镇静,全然就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无情作态。

    “那你说,应当如何?”这一下,何尚书是真的无计可施了才会来找何于飞,这件事情他还真的唯独就和何于飞一人提起过,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很有手段,所以此时此刻才会将希望寄托在何于飞的身上。

    “祸水东引。”何于飞说完冁然一笑,“虽然父亲是在陛下的面前立誓不说出去的,但我相信父亲和诸位大人绝对不会是唯一的知情者。我看这宫里头,怕是早早的就有人唯恐这天下不乱了。”

    何尚书迟疑了一会,方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太子殿下?”

    何于飞微笑着点头:“难不成在这朝堂之上还能找出第二个人对皇位野心勃勃的人?”

    固然这太子和亲王已经是一对死敌,可是这何尚书还是不敢放手一搏。

    看着何尚书的这一副优柔寡断的作态,何于飞连连的摇了摇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对与太子殿下而言,只要绊倒了亲王,那便是断绝了他的一切后顾之忧,同样的,陛下也只有太子和亲王这两个儿子,就算是太子殿下亲手将亲王送入了万劫不复之地,陛下也只能不了了之。就算是太子殿下毁了他的整盘棋,可他的皇位还是要传到自己的儿子的手中,同样的,至高无上的诱惑,太子殿下应当不会有拒绝的理由。”

    即使是说到了这个份上,这何尚书依旧还是心有疑虑。

    “二姐始终还是这太子的妃子,留在我们尚书府也不会是长久之计,这短短数日尚且还好,这时间要是长了,宫里尚且不说,恐怕就连二姐也会自毁前程。”

    此时,何尚书有了动容:“此事暂且可以放上一放,如今为父最担心的,还是你。”

    何于飞闻言,深深的白了何尚书一眼:“父亲,你这般的厚此薄彼真的好吗?”你这分明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说回来,把这个锅甩给林思城的,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就算皇帝心生了疑虑,也只会认为这是赵丞相所为,毕竟这赵丞相可是这林思城的外祖父,况且何于飞可不相信这林思城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如今林思城所需要的,正是一个能在他身边吹个枕边风的人,而何秀宁,决然就是一个不二之选。

    只是何于飞最好奇的还是这林思澜怎么会如此的坐以待毙,居然就这么乖乖的呆在那人的床上,等着皇帝和大臣们闯进来?

    “女儿还是有一事不明,这亲王殿下的伸手向来不错,况且这陛下又和那人在殿门外起了争执,怎么亲王还会这样的毫无防备?”

    听到这个问题,何尚书也就不由的哼了一声:“这怪就得怪在这位新娘娘也是个心术不正的,这香炉之中,竟然还添了催,情,香。”

    听到这里何于飞也就恍然大悟了,感情这人和林思澜还不仅仅只是主仆这么简单啊,这明摆着的是郎有情,妾有意啊。只是这样一来,皇帝的心里可就难受了,大大的一顶原谅帽,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而自己竟然还以此沾沾自喜。

    林思环这一次,总是不负众望。想到这里,何于飞心口的气息也就更顺快了。

    这边,何于飞和何尚书正谈的欢快的时候,茯苓匆匆的跑了进来:“小姐,那赵世子侧妃找上门来了,还说小姐你藏了她的东西。”

    “哦,我藏了她什么东西?”

    “一个翡翠镯子,估计这会那人已经在外边闹起来了。”说实话这茯苓还是挺气的,这赵无香就算是赵家的人,那也得有点分寸吧?要知道这里可是尚书府,又不是她的平阳伯府,就算是在平阳伯府,也得有所顾虑吧?只不过何于飞还是挺同情何秀心的,这招惹上谁不好,偏偏招惹这么一个煞星,可怜了大半辈子都是大权在握的她,竟然那这个赵无香毫无办法,甚至还处处退让,让人家欺负到娘家这边来了。

    “原来是一个镯子,我还以为你家小姐我藏了她丈夫呢。”说着何于飞站了起来,准备走出门去。

    看来这姓赵的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见何于飞就这样走出去,那何尚书也是有些担心,但这种女儿家的小事自己也是不好意思去管辖,只好对身边的茯苓说道:“你去把大姑爷寻过来。”

    说实话,何尚书也对这个女婿不满很久了,这不,正愁找不到下逐客令的理由呢,若是不然,还真的以为自己尚书府的人好欺负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