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兽语录〕〔重生98之灿烂人生〕〔江湖之血雨腥风〕〔一如年少迟夏归〕〔三国之最强皇帝〕〔[综英美]反派之子〕〔吞山海〕〔我的脑洞是个世界〕〔主神猎手〕〔炮灰女配大逆袭〕〔大叔,轻轻吻〕〔网游之花丛飞盗〕〔天神诀〕〔如影谁行〕〔第一知名恶魔〕〔都市最狂修仙〕〔重生小萌妃:妖孽〕〔锦绣良婚〕〔恶人大明星〕〔怒指苍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五十九章 闹剧
    第一百五十九章 闹剧

    何于飞见到赵无香的时候,赵无香已经把何于飞的院子弄了个一团糟,原本整整齐齐,洁洁净净的院子,此刻就像是一个鸡窝,凌乱不堪。

    “陈王妃,我劝劝你你最好把我的东西交出来,不然我今日便是掀了这尚书府,也决不罢休!”

    赵无香的傲慢,让所有人都冷冷的吸了一口气,唯独何于飞觉得这是一场可笑的闹剧:“赵小姐是吧,你说本王妃拿了你的东西,你可有什么证据?还是说赵小姐认为只要是四海之物,都应该归你所有?”

    今日的何于飞仅仅的是站在尚书府的立场上,这赵无香就算是这赵丞相的孙女,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庶出之辈罢了,更何况这还是已经出嫁之女,莫说现在赵家的人还不敢对尚书府下手,更别说平阳伯这门姻亲了。

    “陈王妃,别以为我会怕你!”这赵无香说完看,就冲冲的向着何于飞冲了过来,就在何于飞以为这人是打算对自己出手的时候,赵无香却是拿起了何于飞身后的那张桌子上放着的唯余的一个完好的花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花瓶落地生花的声音让跟在赵无香身后的丫鬟们都惊叫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的何于飞,还是比较无语的。这哪里是敢对自己下手,这分明就是心有疑虑,恼羞成怒,却无计可施的作为罢了。

    只是何于飞就比较好奇了,自己昨个才住进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说是自己拿了她赵无香的东西了呢?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只是看赵无香的这副样子,完全又不像是空穴来风的,而且,似乎这院子里的动静都已经响起来这么久了,都还不见赵氏那边有人来。有一瞬间何于飞怀疑这又是赵氏那百年玩的小把戏,只是说到底这还是在尚书府,这赵氏应该还不会蠢到置尚书府的名声于不顾吧?而且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也对赵氏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了吧?

    这个时候自己不找上门去找她算账就好了,她又怎么还敢倒过来与自己为难?

    想到这里,何于飞嘴边的笑容渐开:“本王妃可以认为赵小姐你就是在害怕我么?”说完何于飞这边的气势渐渐的就蓬勃了起来。

    “好啊,你们别仗着人多就可以欺负我孤家寡人,今日本姑奶奶的镯子,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如若不i然,便是不死不休!”说着这赵无香已经抡起了衣袖,看这仗势,这是非要和何于飞打一架不可了。

    这边,何尚书刚从内房走出来,就看到了这么干柴烈火的一幕,眉头也是皱的飞起,正准备说些什么,一个身影从人后钻了出来,稳稳的就拉住了眼前那正打算爆发的赵无香,来人正是平阳伯世子,胡涛。

    “香香,别闹了,跟我回去!”很显然这个时候的平阳伯世子也只道自己是在自己的老丈人面前颜面尽失了,他也正在试图着去挽回着些什么。

    待赵无香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默默的看着这平阳伯世子,热泪盈眶:“众人欺我,难道就连夫君你也不帮我?”

    莫看着赵无香在平阳伯世子面前时一副弱不禁风的作态,可是当她的眼睛回到何于飞的身上时,却是更加的凌厉,仿佛只需要他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将何于飞彻底扼杀一般。

    “王妃,香香还小,冒犯了王妃,还请王妃见谅。”对着何于飞,这平阳伯世子虔诚的说道。

    平阳伯世子所说的话,便是代表了平阳伯府的态度,这么时候就算是何于飞拿了赵无香的东西,他们也只能忍着,因为很多事情这平阳伯世子都是心知肚明着的,自己或许需要倾尽全力采恩那个挫败的眼前或许只需要弹指一挥间就可以将自己眼前的荣华富贵化作乌有。

    只是赵无香生来便是娇生惯养,从来都有她们抢别人的东西,而她们的东西,有怎么可能轮得到别人来抢?

    谁也别想低估了霸道的力量。

    “不行,今日她要是不把太后娘娘生前赐给我的镯子拿回来,谁也别想出去!”

    赵无香这一声落下,满堂哗然,此时,远远的何于飞又看到了另一个身影,那是何秀知。

    “你说,那镯子是太后娘娘生前赐给你的?”说这话的人是何尚书。太后的东西,这个时候似乎是要比皇帝御赐之物更为的牛,逼克拉斯的存在。南朝太后驾崩至今也不过十年不到的光阴,说是生前这太后就钟意这赵贵妃,这赵家的人入了太后的眼得了赏赐,也是并不稀奇的。

    “正是!”赵无香气鼓鼓的答道。

    似乎这个时候他们才开始明白这赵无香为何会这么的急忙忙的要找镯子了。丢失御赐之物是死罪,而盗窃御赐之物的人,更是罪加一等。

    “既然如此,那我们尚书府必然会倾尽全力替你追回此物,只是在东西还没找回来之前,谁也不能妄下定论说这东西是于飞拿的。”何尚书沉静的说着,语气虽然平淡的就像是在叙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一样,可是心底里却是在对这个赵无香下最后通牒,那就是尚书府里有尚书府的规矩,来者是客,所以尚书府才会对你如此的客气,如今既然你是在这尚书府之中,那么这里的一切就得按着这尚书府的规矩来。

    只是似乎这赵无香并听不懂这何尚书的话里的意思。

    “我就来过这个院子,也正是从这里走出去之后我的镯子就不见了,试问尚书大人,难道我的镯子还能长了翅膀废了不成?”停下来,赵无香冷冷的瞥了一眼何于飞,却发现何于飞平淡的有点过分,完全不像是大难临头的样子。何于飞表现的越是平淡无奇,这赵无香就是更加的怒火中烧。

    想起自己的镯子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赵无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难不成这陈王妃还想拿了本姑奶奶的镯子,然后又贼喊抓贼不成?”

    此时,只见何于飞轻轻的开口:“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若是赵小姐执意认为手本王妃拿了你的东西,那你尽管将我的院子掘地三尺,只不过你要是找不出什么来,你又当如何?”

    何于飞的呼刚一落下,那便就有了此起彼伏的回响:“对,来而不往非礼也,假若你要是在我七姐的院子里找不出什么来,你又当如何?”

    说着,那人缓缓的走了上来,正是何秀知。

    这边,原本还打算劝退这赵无香的平阳伯世子也退了下来,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镯子会是先太后赐下来的,这也就难怪了这赵无香会不顾眼下是在何家而发作了。

    赵无香冷哼一声:“要是这件事是本姑奶奶错了,那姑奶奶我就跪下来给陈王妃磕头认错!”说完还紧紧地咬了咬自己的唇瓣,那语气仿佛就是认定了就是何于飞拿走了他的镯子一般。

    “好!”何于飞一口应承,说完便站到了一旁,任由着赵无香带着人往自己的院子里头去了,由始至终何于飞都表现的是事不关己那般。

    “小姐,你就不应该对她示弱。”这边的茯苓,默默的说道。其实也是怕何于飞心大,遭了旁人暗算,这赵无香要是有心算计的话,那何于飞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只是茯苓也相信何于飞更加的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只是至于何于飞为何要这样做,那真的就不是茯苓自己能捉摸的透的了。

    虽然说何于飞如今还是这何家的七小姐,只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何于飞已经完全和这何家的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在从某种单纯的意义上来说,何于飞如今只是何于飞,只是陈王府守了活寡的那一位陈王妃。

    说到底,还是何于飞仁慈了,赵家的人,陈王府得罪得起,可是这尚书府得罪不起。

    “多谢了。”

    等茯苓回过神来的时候,何于飞已经凑到了何秀知的跟前。

    何秀知抬起头,对着何于飞淡笑道:“七姐客气,都是一家人。况且,秀知也只是不想看到这外人在咱们尚书府飞扬跋扈,欺上门来罢了。”

    再次看到何秀知的时候,何于飞似乎也发现何秀知变化了不少,至少现在的何秀知的身上已经没有了当日在鸣秋楼初见的就那一会的鲁莽和傲慢了。

    时过境迁,可这也仅仅的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罢了。

    同样的,再次看到何于飞的时候,何秀知心里也是百味陈杂,此时此刻的何于飞依旧如当日一般的得理不饶人,可是他又很清楚的感受得到何于飞骨子里的变化。物是人非事事休,她如今是陈王妃,曾今的何家七小姐,曾今的惠文公主,如今都只能蒙上一层无形的过去式了。

    正值二人相对无言之际,那赵无香提着一个包袱从里面走了出来,茯苓来不及阻拦,那赵无香便把那包袱打开,将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全倒在了地上。

    见此场景,整个院子寂静一片,那个包袱是何于飞从陈王府带回来的,回来的那一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是何于飞亲自怀揣着带回来的。

    里面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但对于何于飞来说,应该都是很重要的吧,可是这个时候,赵无香偏偏把这一切撕得粉碎。

    里面的东西掉出来的时候,茯苓眼珠子也差点随着掉了下来,只见她紧握着拳头,瞪着赵无香说道:“赵无香,你不要欺人太甚!”

    这里面的东西,是她家王爷的遗物啊!而这个女人,竟然当着她家小姐的面,将她家小姐对陈王的思念寄托,摧毁的遍体鳞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诸天世界的天道〕〔神级数据库〕〔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