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六十一章 赵无香之死
作者:玛丽莲梦白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又是一日清晨。

    何于飞早早的就起来了,与此的同时茯苓也收拾好了行礼,正待何于飞的一声令下,与何尚书辞别,回了那陈王府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府里头的老管家又匆匆忙忙的来到了何于飞的院子里:“七小姐,出事了,老爷请你过去一趟。”语气

    里已经是掩盖不住的慌张。

    何于飞一听,甚是纳闷,这昨个的事情已经结束的差不多了,何尚书这个时候让自己过去又是为何?这个节骨眼自上还能

    出什么事?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这赵无香搬了救兵,何尚书这个时候是打算将自己扫地出门,眼不见为净,免得殃及池鱼的节

    奏吗?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那老管家很是诚恳的回答,可是有些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的被他给吞了回去,愣是一点声都没有蹦出来。

    见此情,茯苓有些纳闷的追问了起来:“到底出什么事了,还请管家告诉小姐,好让我家小姐有个思想准备。”

    老管家闻言,花白的眉鬓彻底的掩盖上了双眼,似是在刻骨的思量,转身去看了一眼何于飞,却发现何于飞依旧是那样的

    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在清晨的光辉之下,只折射出一团星光,光是那一份寒光,就让人寒冷彻骨。

    叹了一口气,那老管家把眼睛睁了开来,说道:“是那赵小姐,她在我们的府上上吊自尽了。”

    “什么?”

    等到何于飞来到赵无香上吊的地方的时候,何尚书、赵氏和平阳伯世子都已经齐聚在了那里。

    看到何于飞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何于飞这一边。还不等那些人开口,有一个丫鬟就冲着何于飞扑了过来

    :“是她,就是她害死我家小姐的。”

    那人还没来得及靠近何于飞,那平阳伯世子就已经将她拦下。此时的何于飞盈盈的走向何尚书,低眉收声问道:“父亲,不

    知你找我过来,所为何事?”说完还对着刚刚那个欲图袭击自己的那个丫鬟笑了笑,怎料正是这微微一笑,那丫鬟的面目就更是

    狰狞了。

    “都是她,若不是她用虎符来吓唬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就不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也就不会......”

    那丫鬟说话之际,何于飞已经上前去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具尸体,掀开了那一块布,何于飞看清楚了死者的面容,正是赵无

    香,而且这个时候的赵无香面色铁青,毫无血色,脖子上也有一圈勒痕,完附和刚刚那个丫鬟所说出来的死法。

    “赵小姐,确实是死于窒息。”

    何于飞这一声很平淡,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平阳伯世子,却见他满目愁凝,似乎也很是悲伤。同样的,何于飞也没有错过

    何秀宁那一张幸灾乐祸的脸。

    那个丫鬟何于飞是认得的,就是那日跟在赵无香身边的那一个不错,只是这个丫鬟的说法就是比较野蛮的了,她与其说是

    赵无忧是畏罪自杀,倒不如说是赤裸裸的在对所有人宣告,赵无香就是被自己逼死的。如此一来,自己可就是真真正正的和赵

    家结仇了。

    站了起来,何于飞却没有为赵无香合上那一块布,与此同时,那赵无香的眼睛也忽然睁了开来,死死的盯着何于飞。

    见此境,身后的人忍不住嘘唏,更有甚者已经转过了身去,不敢去看那尸体。

    “怎么会这样,刚刚不是为她瞑目了吗?”一边说着,按平阳伯世子已经走了上来,伸出手便是要为这赵无香合上,可是这

    一次,却是怎么的合不上了。

    看到这里,那平阳伯世子的手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这...这是怎么回事?”

    “死的有些时辰,血肉已经僵硬,合不上也在情理之中...”何于飞的话还没说完,只听那丫鬟扑通一声跪在了赵无香的面前:

    “小...小姐,小姐这是死不瞑目啊,世子,你一定要为小姐报仇啊。”

    丫鬟的这一声咆哮,让平阳伯世子清醒了些许,忙是回身看了那丫鬟一眼:“来人,把她带下去。”恐怕这个人要是在这里

    多折腾一秒,自己和这尚书府的关系也就算是走到头了。昨天的事情自己已然颜面全失,今日赵无香又在这不明不白的死了,

    这一个结想解开怕是难如登天了。

    只是这些活生生的一个人,说不在就不在了,这平阳伯世子还是无法接受的。

    此时,那些个人已经走了上来企图着是想要拉开这丫鬟,奈何到了这个时候,那丫鬟才是开始了最后的不要命的挣扎了起

    来:“是她,就是她杀死了我家小姐,我家小姐死不瞑目,一定要为小姐报仇啊!”

    那些个人拽着那丫鬟的手或是小小的松了一下,那丫鬟就像是脱缰野马一般的冲着何于飞跑了过来,这一次茯苓没来得及

    阻拦,那丫鬟已经死死的咬住了何于飞的衣袖,一群人上来帮忙,奈何那丫鬟却是死不松口,最后,万分无奈之下,何于飞只

    能舍去了自己身上的那一节衣袖。

    时候,丫鬟取来了温水,轻轻的擦拭了那赵无香的尸体,终于还是将那所谓的死不瞑目彻底的摆平了。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平阳伯世子走到了何尚书的面前:“岳父,今日之事,皆是无香咎由自取,小婿改日定给岳父大人一个

    交代。”

    何尚书叹了一口气,好好的一次回门,竟然硬生生的闹出了人命。看着这平阳伯世子,那何尚书也是极其的厌烦之,只道

    :“去吧。”

    就在那平阳伯世子领着何秀心准备转身走出院子的时候,何于飞忽然出声将平阳伯世子留下:“世子留步,本王妃还有话要

    说。”

    何于飞一声,这平阳伯世子愣了。其实何于飞也很清楚,今日这平阳伯世子要是出了这个门,那不出几天,这全京城的人

    都知道自己逼死了这赵无香的这件事了。

    奈何,这个时候首先应答何于飞的是何秀宁冷冷的讽刺:“何于飞,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都逼死了人家赵小姐了,你还想如

    何?”

    语气里,这何秀宁也是极其的狠厉,虽然说这赵无香和何秀心是死对头,但平阳伯世子总是无辜的,在何于飞的眼里,这

    何于飞欺凌的不是平阳伯世子,而是何秀心,自己的亲姐姐。

    “二姐,你可知污蔑一个王妃的罪名有多大?”何于飞冷冷出声。

    何秀宁看着何于飞,只能紧握双拳,说实话,她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敢用陈王妃的身份来压她。

    “秀宁慎言!”何尚书怒斥,显然也是对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儿很不满意了。

    “父亲!”何秀宁不依不饶,继续反抗。

    “回你房间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出来!”何尚书的这一声几近暴跳如雷,虽说猪一样的队友可怕,但猪一样的女儿,

    同样令人绝望,尤其还是自己亲生的。

    何秀宁看着眼前的何尚书,也是吓得瑟瑟发抖,只能由着丫鬟领着她从所有人的眼中离去了。

    此时,何于飞的目光都落在那个由始至终不曾说过一句话的何秀心的身上,许是这何秀心也发现了何于飞的窥探,眼睛竟

    然也是在四处的躲避何于飞的目光。

    此事,那立在原地的平阳伯世子说话了:“不知王妃还有何不满意之处?”冰冷的话语,泛不起一丝怒意,因为这是绝望。

    言下之意就是该死的都死了,难不成你陈王妃还要鞭尸不成?

    气氛一度的凝聚,却见何于飞从容不迫的挥了挥自己残破的衣袖:“难道世子爷就不打算为赵小姐报仇么?”

    闻言,平阳伯世子双孔睁睁,就像是受到了极大地打击一般:“陈王妃这话什么意思?”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何于飞,仿佛这个时候何于飞的将每一句话都将语出惊人。

    “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赵小姐,并非自杀。”

    何于飞的话郭苒如想象之中一般激起了千层的骇浪,可是那些预料之中的意外,也如约的到来。

    虽然这平阳伯世子的情绪穷了很大的变化,可是当他再看到眼前的这一局冰冷的尸体的时候,脸上的狂热又是瞬间陷入了

    冰点:“王妃此言,如同二小姐所言,毫无证据,你让我如何信起?”

    面对质疑,何于飞毫不含糊,在此走到了赵无忧的身边,这一次,何于飞是彻底的把那块布给揭了开来,那冰冷的躯体在

    此回归光明,却还是那样的寒气逼人。

    “府上的郎中验过了,赵小姐是窒息而死确实不假,可是假若这赵小姐当真是上吊自杀的话,那职这些绳子的勒痕只应该出

    现在脖子的下方,而你们看!”说着何于飞将赵无香的尸体翻了个身,只见脖子后面也又一圈深深的勒痕。

    “这是.....”所有人惊愕不止。

    何于飞吞声:“不错,赵小姐并非自杀,而是他杀。”

    何于飞的话刚说完,那丫鬟又发作了起来:“是你,一定是你杀了我家小姐!我姐小姐和尚书府的人无冤无仇,唯有你!”

    “放肆!”何于飞一声怒斥,场面完全安静了下来:“本王妃要是想让赵小姐死,大可名正言顺上奏陛下,何必暗下黑手?只

    不过那个时候,这平阳伯府还在不在,我就不担保了!”

    何于飞这一声,算是彻底的震慑住了平阳伯世子。

    “给陈王妃赔罪!”思量一二的平阳伯世子,对着那丫鬟毫不犹豫的说道。

    “世子,小姐死的冤枉啊!”丫鬟不依。

    “滚出去!”终于,平阳伯世子这样说道。

    场面再度回到了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