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淘妃:战神王〕〔我家的笨蛋渣男〕〔系统小农女:夫君〕〔位面之狩猎万界〕〔渡风杂货铺〕〔诸天最强大佬〕〔难道我是神〕〔末世之我是天网〕〔无限密室逃脱〕〔雷霆〕〔失传秘术:赶虫师〕〔史上最强师叔〕〔一路仕途〕〔情海狂徒之涅槃〕〔惹妻入局:狼性大〕〔女帝的大内总管〕〔偷心蜜战:高冷老〕〔最后一个契约者〕〔玄医归来〕〔妾室心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庶出女相,不良夫人难下堂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半道
    午后,回陈王府的马车很快的就踏上了归途,走了将近一半路程的时候,有人将马车拦了下来,何于飞差人去问,却得那人是

    为何秀心来传话的。

    “王妃,我家夫人请你借一步说话,还请不要拒绝。”

    看着那个人,何于飞读不出恶意,只是何秀心在这个时候要见自己,却又要瞒着尚书府的那些人,很显然这和自己心中所

    想已经没有多大的出入了。

    应下了来人,那人也很快的就带着何于飞来到了何秀心的面前。

    见何于飞,何秀心脸上还是有些笑容的:“如此劳驾妹妹王妃之尊,实乃是姐姐之过。”

    这话,何于飞一听就感觉有所刺耳,这何秀心的话里面说的也很清楚了,那就是这个时候的何秀心,全然已经不把何于飞

    当作是何家的姐妹了。只是这副模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以前的何于飞,应该也不屑于这些东西。

    “此一时,彼一时,姐姐还是长话短说吧。”

    何于飞这般无情的措辞,是让何秀心心凉的,只是换个角度来说,假如她是何于飞的话,怕也难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结局

    。

    细细思量之后,何秀心的口中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整个人都被解放了一般,道:“今日之时,是姐姐使你受了委屈,所以姐

    姐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如此姐姐也算心安。”

    原本的何秀心以为何于飞听到自己的这一番话之后,会有些许的为之动容,可是何于飞没有,如此,何秀心眼中泛起的一

    丝星光,也就此泯灭,化作一片灰尘。

    如今的何秀心是身怀六甲,所以这个时候何秀心也完全不会去惧怕何于飞,就算何于飞如今是陈王妃,可是陈王府还没有

    那个胆子只手遮天,尤其是如残花败柳一般存在在表面之上的这个府邸。

    可是何秀心光面堂皇所谓之的一切,在何于飞看来,连个屁都不是。

    “难道除此之外,姐姐你就没什么要说的了?”虽然说安好那丫头是何秀心身边的人所以何秀心才会出现在这里给何于飞致

    歉,可是仅仅就是一句致歉,未免也太厚此薄彼了吧?

    杀人,无论成与不成,最后都是名声糜烂。何秀心轻轻的弹指一挥间所拂去的,是何于飞的一生,而不是仅仅这么一个歉

    意就可以偿还的。

    果然何于飞的话说出口的那一霎那,何秀心的心虚就写在了脸上,虽然那时一闪即逝的,可何于飞由始至终都在打量她,

    直到捕捉了这一股逃匿的怪样。

    可是由始至终,这何秀心都并不打算给何于飞一个交代。

    无奈此时的何于飞只能冷冷一笑:“从前便知姐姐是个冷血之人,只是没有想到姐姐你明知会是这样的结局,还是故技重施

    。”说着何于飞抬起了头来,目光盯死在了何秀心僵硬的脸庞之上:“丫鬟虽是奴仆出身,确实对你忠心耿耿,只是当姐姐再次

    深陷其中之时,还有谁会这样的为你豁出性命?”

    何于飞的话就像是一根深深的陷入骨肉的毒刺,它无法和自己的血肉共存,而要将它取出来,却又要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离开自己,自己却是无能为力,这是何其痛苦的一种折磨?这种折磨,怕是生不如死的吧。

    “你还知道些什么?”何秀心很笃定,假若何于飞没有其他蛛丝马迹的话,那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种满是质问的口气的话来

    的,只是针对赵无香这件事而言,何于飞顶多的只是走一个背锅的过场,其实那里又犯得上这般的斤斤计较?

    “赵无香虽然是赵家的庶女,却值得大姐你这般煞费苦心的布下这种瞒天过海的借刀杀人的计谋,只是这凶手是姐姐你身边

    最得力的丫鬟的时候,姐姐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已经是前功尽弃了吗?”

    只要最后这个杀人凶手的帽子扣在了何秀心身边的人的身上,那在那在哪些人的眼里,这件事就注定和何秀心脱不了干系

    。明知道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偏偏却有这种为了一场徒劳费尽心思的人。

    “七妹虽是出嫁之人,可你却未必能够理解出嫁之人的苦楚,这件事始终都是我对不住你,你若真的无法原谅我,我也只是

    那一句话。过去的已经过去,再去挣扎也只是一场无谓的皮肉之苦。”

    如今杀人凶手南墙自缢,赵家的人就算是有心追查也要顾及当今的时势,而对于和何于飞来说,无论何于飞认与不认,她

    都只能站在尚书府的立场上息事宁人。

    或许何秀心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敢如此的将何于飞视为棋子,肆意妄为。

    “安非鱼,自不知鱼之所了,只是我知道,当一个人到了最冷血无情的时候,那也一定是众叛亲离之际。任大姐之日之过,

    是为无心还是有心,我都只奉劝你你一句,你爱利用谁当你的替罪羊都与我无关,只要不牵连与我,今日之容忍,是看在父亲

    的面子上不与你追究,大姐你也该明白,走到了这一步,你我姐妹的情谊也就算是到头了,从此以后,无论你做什么,都与我

    无关。”说完何于飞转身离去。

    何秀心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内心有过一阵的恐慌,她害怕何于飞会寻思报复,也怕何于飞一出手便是置自己于死地。其实

    一开始做那个决定的时候,何秀心便是犹豫难下,只是在那个情况之下,除了何于飞没有第二个人更适合,而且只要将赵无香

    的死归罪到何于飞的身上,便不会殃及池鱼,就算是赵家的人追究起来,也只会追到陈王府,哪里还会理睬尚书府这个小小的

    庶女的身份?

    只是何秀心的心里也是很明白的,何于飞与其说是在告诫自己,倒不如说这是在给自己的最后通牒。

    夕阳缓缓而下,喧闹的一日也由此告终。

    深宫之内,一处幽静的偏殿之中,男子落寞倚靠窗前,细数的门口的翩跹落叶,面色平平,正是落魄的亲王林思澜。

    此时,一道疾风划过窗台,男子合上了窗户,转身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那个女子:“何于飞,你终于来了。”虽然

    这是在宫里,但林思澜对何于飞的出现没有丝毫的好奇,而且在自己被囚禁的这些日子以来,也只有这个人让自己念念不忘,

    咬牙切齿。

    “似乎,秦王殿下对本王妃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擅闯皇宫,怎么的也是一个莫大的罪名吧?虽说林思澜自身难保,但

    临死前反咬一口的力气还是有的。

    从前,林思澜面对何于飞的时候,眼中有的是腾腾的杀气,而这一次,他的眼中流漏出了厌恶,也正是何于飞的出现,验

    证了他心里头的猜想。

    “何于飞你也不过如此,怎么这么快就忍不住来看看你所谓的得意之作了?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都打算躲在陈烈的身后呢?

    ”

    提起陈烈,林思澜并没有在何于飞的身上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自己提起陈烈,无非就是为了挖苦何于飞一番,只是不想

    这一番挖苦落在了何于飞的脸上就剩下了一片的云淡风轻。

    此时何于飞安然的拂起了裙摆,坐在了林思澜的面前,淡淡一笑道:“亲王殿下此言甚是在理,既然于飞已经打算不在忍耐

    ,那殿下呢?殿下又还在害怕着什么?”

    何于飞的话,似乎戳中了林思澜心中的一处隐痛,只见林思澜的脸部肌肉蹦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也红了几分:“你想说

    什么?”原本的林思澜以为这何于飞的目的是为了报复自己,只是现在看来,她的目的又不仅仅的是那么简单。

    从一个庶女爬到公主的位子上,随之成为这陈王府的王妃,这个人的野心,怕是满朝文武,都不及她一人。

    对上林思澜的满是窥探的眼神,何于飞依旧静坐讶然:“不是本王妃想说什么,而是殿下你想说什么?走到了这一步,除了

    那一线生机,殿下你已经无路可走,还是说殿下你甘心一辈子蜷缩于宫中,不谓功名,永远被太子殿下踩在脚下,背负这罔顾

    伦理的不世骂名?”

    说完,何于飞忘了一眼林思澜,见其脸色虽是平静,可是那藏在袖中的拳头怕是死死的紧握了起来,尤其是那手臂之上的

    肌肉,已经骤然澎湃。

    终于,还是发不可收。

    “所以,陈王妃这次来,是打算帮我?”林思澜看不透何于飞的心思,心中的大谋也是恍惚不定,只是想起自己被囚禁在这

    里的这些天,那林思城每一次来,都是那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可满是挖苦的言语了,心中就怒火澎湃。

    他林思澜的能力永远都在林思城之上,凭什么他是太子,同样也不是嫡出,难道就因为他身后是赵家,而自己的身后什么

    也不是吗?那个愚昧之人,凭什么可以将自己踩在脚下?

    而眼前的何于飞,无非也只是看在了自己的利用价值,打算从中捞取好处罢了。陈王府没了陈王,只是一个空壳,这一点

    ,何于飞比谁都清楚。

    只是这个时候,林思澜的上头传来了何于飞冰冷的嘲讽:“其实殿下你一开始的时候是对的。”

    林思澜还没反应过来,何于飞继续说道:“我如今就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里,而且我和殿下心中想的一样,我的出

    现,只是为你的失败正名。成王败寇,这便是你的结局。”

    何于飞一言,让场面出现了极度的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毒医狂妃:暴君娶〕〔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半圣领主〕〔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将军在上,无心何〕〔一念而深:帝少宠〕〔一口吃掉你的小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