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攻略:总裁的专宠萌妻 第4章:你说我是moneyboy?
作者:悠萱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4章:你说我是moneyboy?

    莫逸风抿了一口红酒,看着李雯丽语气淡淡。

    这话一出又是满座哗然,当年莫家二小姐嫁给李氏大公子可是d市青蛙变王子的一段美谈,这李家和莫家的姻亲关系素来和睦更是人尽皆知,莫逸风这句话一出,可就等于彻彻底底压了李氏的气焰。

    一瞬之间,所有来宾的兴致都提了起来,这几年李氏仗着莫家的势力在d市也算颇为嚣张,若是莫逸风和李家关系破裂,日后的风向可就变了。

    围观群众的反应都如此热切,更别提李雯丽这名当事人的心情。

    李雯丽脾气急性子冲,见莫逸风如此绝情,登时眼泪就掉了下来,本是挺娇小可爱的一个姑娘,可是接上之前的所作所为这时哭的梨花带雨,却是也没半个人能分心来同情一二了。

    “表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李雯丽哭的伤心,哽咽着控诉道。

    莫逸风倒是不以为意,把只抿了一口的红酒,再一次放到旁边的托盘上,微微转了一下是食指上的银龙戒指。

    “无论是谁,都没有在我的宴会上随意动手的资本。”

    莫逸风的视线一直在自己的戒指上,似是在寻找哪个角度龙头的位置会更加有气势。但这话一出,李雯丽的周围瞬间变出现了六名黑衣保镖。

    岳晓思站在一旁有些诧异的抬头,视线落在莫逸风精致雕刻的侧脸,心中一股暖流滑过,他是在给自己出头吗?

    “丢出去。”

    莫逸风的凤眸微抬,一道寒光直射而去,下一秒六名黑衣保镖已经不顾李雯丽的挣扎,把人抬起来从会场抬了出去。

    李雯丽一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莫逸风的脸上才展露出几分优雅的淡笑,抬手拿起方才放下的红酒,微微举起,环视了一下四周,有礼的颔首半分。

    “party,继续。”

    话音刚落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深红色的液体随着莫逸风的动作滑成一道流线晕染着莫逸风绛色的唇,莫逸风仰头的姿势,更添了几分美感,自下巴到颈项的弧线堪称曲颈,随着红酒入口,喉结灵活的上下微一滚动,更是让人看得喉咙一紧。

    这男人,是个天生的妖孽。

    岳晓思盯着莫逸风自然流畅的动作,感觉心跳有几分加速,此时的莫逸风整个人的身上都透着贵族的优雅,满是绅士之风。

    随着莫逸风的亮杯示意,全场一片掌声雷鸣,优雅的交响乐继续奏起,宴会的气氛瞬间重新营造起来。

    莫逸风从另外一边的小桥走了下去,管家立刻对着岳晓思微微颔首,也扶着岳晓思跟上莫逸风的步伐。

    岳晓思有些不明白这事情的变化,但好像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没有半点可以违背莫逸风意思的资格。

    管家的搀扶让岳晓思尽量减少了左腿的作用力,但一路上了二楼还是额角冒了一层细汗,众人进入二层已经有医师在此静候。

    莫逸风静静坐在沙发一边,看着岳晓思接受医生的治疗,习惯性的把玩着食指上的戒指。

    “风少,这位小姐只是脚踝扭伤,已经进行了简单处理,两三天就没事了。脸上的伤,也已经涂了药。”

    医师收拾好东西站起身来,对着莫逸风恭敬行了一礼,恭顺说道。

    莫逸风微微点了点头,管家上前一步,送医师下楼。

    “你怎么在这儿?”

    莫逸风凤眸微抬,颇带几分玩味,探究的看着岳晓思低声问道。

    岳晓思的大脑回路还没有完全疏通开,看着莫逸风完美无缺的面容,下意识就直接开口回应。

    “我是来兼职的。”

    莫逸风眉头微微一皱,有几分不解。

    “兼职?”

    岳晓思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变故也是叫苦不迭,正好看到个也算了解情况的,理所当然的便开始大吐口水。

    “我跟你说,我不是一般的倒霉,好不容易进了思平大酒店当实习生,昨天刚退了房子,打算好好干,结果一天班没上完,思平大酒店竟然倒闭了,员工宿舍也被查封了,瞬间就成了个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远房亲戚有女朋友,晚上也不方便收留我,所以介绍我来这儿做个兼职,说是一晚上可以有四五千的酬劳,哪儿想到竟然还遇到那种奇葩女人,早上遇到你还以为今年是桃花运旺起来了,现在我都纠结是不是开始水逆了。”

    莫逸风听着岳晓思碎碎念颇有兴味,说起桃花运还难得露出一丝笑意,可是见岳晓思最后竟然怀疑遇到自己就开始水逆了,登时脸色阴了几分。

    岳晓思正沉浸在自己的悲惨过去中不可自拔,一回头就发现莫逸风放大的美颜就在自己眼前不足十厘米处,下意识往后一躲才发现躲无可躲。

    我去,沙发咚来的猝不及防呀。

    岳晓思瞬间感觉自己心跳快了几个拍,雪白的双颊蹭的一下爆红,完了完了,18禁小漫画又上线了。

    莫逸风眼角微微一挑,看着自己的脸发花痴的女人遍地都是,但发花痴的同时还能色眯眯冒绿光的可还很真是第一次见,兴致袭来,特意往前凑了几分,男性荷尔蒙瞬间将岳晓思包围,似是连莫逸风呼吸的频率都能捕捉的到。

    “那你觉得我是你的桃花运,还是你的瘟神?”

    低沉的嗓音想在耳畔,岳晓思简直都已经能够看到下一章的粉红剧情了,不过大脑一句话已经说了出口。

    “说是桃花运,你让我啪吗?”

    莫逸风闻言愣住三秒,紧接着支起身子坐了起来,没忍住笑了几声。

    “想爬我床的女人不少,像你这么直白的可还是第一个。”

    岳晓思神智回笼,这会儿也觉得有几分尴尬,干咳了几声,拿出今早莫逸风交给她的纯黑名片放在桌上。

    “头牌的moneyboy,你说有需要找你,那除了啪啪啪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