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攻略:总裁的专宠萌妻 第69章:媒人
作者:悠萱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莫逸风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呵呵,竟然敢挂断他的电话,谁给她的胆子?

    不过,看在她将陈大师请到的份上,就暂且饶了她这次,还有刚才说的支教老师,他就暂时满足她吧!

    “张言!”

    门外正打着盹的张言被吓得一个哆嗦,战战兢兢的进了办公室。

    “总裁,您找我什么事情?”

    张言有些惶恐,想到最进这段时间他做过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一件事情触了自家字呢刚才的眉头,这总裁刚才声音那么冷,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莫逸风扫了一眼张言,眉头皱起,看着张言打颤的双腿,眼中的不满更甚,这是什么样子?他手下的助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骨气了?

    “不要抖了!”

    森冷的声音让张言的双腿抖得更加严重。

    “总裁,你要让我干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不要这么吓我了。”

    万一他年纪轻轻被吓死了,还怎么老婆孩子热炕头?

    莫逸风冷昵了张言一眼,心道真的是没出息的东西,这么多年了连这点压力都受不了,岳晓思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子,哪怕他掐着她的脖子,她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怎么又想到那个女人了?

    莫逸风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眉头微微皱起,对他总是想起岳晓思很不满。

    “好了,不过是让你马上找几个支教老师,这是那所学校的地址,最好在明天就让他们赶到学校。”

    莫逸风交待完了,挥了挥手让张言出去。

    张言愣愣的看着自家的总裁,没有想到总裁找自己竟然只是为了这样一件事情,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很多,应了声是退了出去。

    张言仔细的想了想,直觉告诉他,总裁的脾气突然变好,不再给他布置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绝对和岳晓思有关。

    不要问他为什么,这是男人的直觉——第六感。

    咳咳,男人的第六感?张助理你确定有这样的说法?为什么我知道的是女人的第六感?

    张言的脸色一黑。

    岳晓思和陈司辰收拾好准备离开的时候,莫逸风派来的老师也到了,而且不少,岳晓思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就有七八个人。

    陈司辰也放下了心,看向外孙女的眼神也更加满意。

    没有想到思思真的能给学校找到老师。

    看到自家外公看自己的目光,岳晓思就知道被外公误会了,当即张口想要解释。

    “外....”

    那几个支教的老师却已经朝着她走来。

    “岳设计师,我们已经到了,这段时间应该住在哪里?”

    他们真的只认识岳晓思一个人,来之前张言给他们灌输了一大堆概念,在他们看来,岳晓思就是莫逸风的小女朋友,而且莫逸风事事都愿意依着她,所以和岳晓思说话带着三分奉承。

    岳晓思看着面前的几个支教老师,实在是想不起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几个人。

    “大家客气了,学校会给你们安排住处的。”

    几人见岳晓思这样,更加受宠若惊,甚至争先抢后的要和岳晓思交换联系方式。

    岳晓思:......

    谁能告诉她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看她的眼神为什么像狼一样?

    应付完了这些老师们,岳晓思心力交瘁,再看到外公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她怎么解释都是枉然了。

    陈司辰和岳晓思刚回到d市,就看到回车站外面那明晃晃的大牌子,欢迎陈大师,还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岳晓思的名字。

    岳晓思愣了一下就坦然自若的走了过去,应该是莫逸风派来的人,但是看到叶岚的时候,岳晓思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叶,叶岚,你怎么会在这里?”

    也不怪岳晓思错愕,她离开找外公的事情只有莫逸风清楚,叶岚在这里是怎么都说不通的。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告诉过叶岚她离开的事情,更何况外公?

    难道说,叶岚一直找人盯着她的行踪?在她的身上装了定位跟踪器?这样想着,岳晓思的脸色有些发青。

    叶岚看了眼低着头的岳晓思,就知道她想着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了。

    伸出手敲了一下岳晓思的脑袋。

    “想什么呢?我能来还是要多亏了你们总裁,可是将陈大师回国打出了广告,说你们公司将在时装周推出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服装,我只是打听了一下,就知道是你去找陈大师了,而且今天刚好回来。”

    知道真相的岳晓思眼泪流下来。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果然是她太邪恶了,把人家的正经想法想的那么不堪。

    陈司辰看着和自家外孙女说话的叶岚,审视叶岚的眼神完全是在审视未来的外孙女婿,长相来看的话,还是配得上他们思思的,就是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小伙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叶岚没有想到素来以高傲著称的陈大师会和自己说话,毕恭毕敬的看向陈司辰。

    “大师,我是设计师,叶岚,很荣幸能够见到您。”

    叶岚?陈司辰想了想,这不是时尚界比较有名的年轻设计师吗?不错,配得上他们家思思了,还懂得谦卑,很不错。

    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陈司辰已经将叶岚当做了自己的准外孙女婿。

    “我这都一把老骨头了,不值一提,你看我们家思思怎么样?”

    岳晓思一脸黑线的看向自家外公,眼神示意陈司辰不要乱说,但是落在陈司辰的眼里,却误认为岳晓思对叶岚很中意,希望他能够帮她一把。

    叶岚没有想到陈司辰陈大师和岳晓思之间的关系会这么好,而且似乎是在为他和岳晓思牵线,心里有些激动,但是隐隐又觉得他不能太快,不然会吓到岳晓思。

    “大师,岳设计师是很有天赋的设计师,我很欣赏她。”

    欣赏?陈司辰笑得就像是狐狸一样,任何的好感喜欢都是从欣赏演变而来的,看来这个小子对他们思思还是有那份心思的,这样就好,两个人都相互有那种心思,他这个当媒人的也就不用太辛苦了。

    70:万年小受

    “走吧!”

    陈司辰走在前面,岳晓思自然而然的跟在后面,叶岚也因为陈司辰的名声跟在后面。

    三人上了车,陈司辰主动坐在了副驾驶,岳晓思只好和叶岚坐在了后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外公在酝酿一场阴谋,还是针对她的。

    一路上,陈司辰总是不断的朝着后车座瞄,就算是岳晓思和叶岚迟钝都感觉到了,更可况两人一点都不迟钝。

    岳晓思恨恨的咬了咬银牙,她怎么会还不明白,一定是自家外公误会了什么,看那眼神分明就是想要她和叶岚之间发生些什么。

    我的好外公啊!你可是误会了啊!

    叶岚看了一眼拼命往车门处凑的岳晓思,再看一眼陈司辰,眼神闪烁间也明白了,只是让他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陈大师会这么在意岳晓思,就像是对待女儿一样,陈大师的女儿似乎....

    叶岚脑海中灵光一闪而过,陈大师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姓岳的富商,姓岳...岳晓思。

    这么说,岳晓思是陈大师的外孙女了?

    心里所有的疑惑也悉数解开。

    为什么岳晓思能将退隐的陈大师带回来,还有陈大师看向岳晓思的眼神里面有着长辈的包容以及宠溺。

    想清楚了这些,叶岚也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了。

    “大师这次回来是不睡再走了吗?”

    陈司辰正好看向后车座,结果就撞上了叶岚的眼神,但是看叶岚的样子似乎是没有发现他的意图,只单纯的刚好想要问他问题。

    “嗯,不走了,家在这里。”

    这样想着,陈司辰的眼睛中有伤感一闪而过,虽然跟快,但是还是被叶岚发觉了。

    叶岚知道刚才的话题惹得陈司辰想起了不好的事情,立马转换话题。

    “大师刚回来应该没有住处,刚好我在市中心有一处住处,陈大师不介意的话就住下吧,至于房费,陈大师不介意的话就给再下一幅画,毕竟大师的话可是很难得到的。”

    叶岚说的话半真半假,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防止陈司辰拒绝住在他的房子,一幅画就刚好将陈司辰想要拒绝的话堵了回去。

    岳晓思没有说话,在她看来这些事情就要自己外公决定,她不好牵扯,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陈大师是她的外公。

    殊不知,叶岚已经通过自己的推测推出来了。

    陈司辰想着尽量给岳晓思和叶岚营造氛围,他住在叶岚提供的房子,怎么说也是为外孙女的姻缘做贡献吧?于是陈司辰很自然的应了下来。

    莫逸风的人到车站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岳晓思,几人连忙将消息告诉了莫逸风。

    张言看着黑着脸的自家总裁,默默流泪。

    他真的不知道叶岚也会凑热闹去接岳设计师和陈大师,他知道的话,一早就派人在火车站外面等了,谁能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叶岚呢?

    他是无辜的,总裁,不要怪我啊!

    “张言,我看你最近闲得很,刚好和非洲的合作项目要开始了,还没有负责人,你顶上去吧!”

    张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蜡黄,再变成惨白。

    “总裁,我错了,这次是我的失误,下次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莫逸风看着张言,说出口的吧话更加的气人。

    “既然你已经认清楚是你自己的失误了,相信在和非洲合作的项目里,你会给我非常满意的结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考虑让你常驻非洲!”

    张言:......总裁,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子呢?我受不了这委屈了,我要,我要自杀。

    莫逸风:......呵呵,受不了这委屈?自杀?当真是极好的,记得自杀的地点选得离公司远一点,还有,如果下不去手,我不介意找人代劳。

    张言;......总裁你变了,变了...泪奔——

    莫逸风看着夺门而出的张言,捏了捏隐隐有些发疼的额头,他突然很想揍人怎么办?

    叶岚,嗬!竟然敢截他的人,还真是有勇气。

    岳晓思接到莫逸风的电话的时候,叶岚正想要带她和陈司辰去外面的餐厅吃饭,看着手机上面不断闪烁的‘莫妖精’三个字,岳晓思的心咯噔一下。

    她回来的事情莫逸风肯定是知道了,她现在带着请回来的人和莫逸风的对手吃饭,莫逸风知道了之后肯定会把她剁吧剁吧包成肉馅的饺子的。

    “叶岚,你们先走,我去接个电话。”

    岳晓思突然莫名有些心虚,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丈夫抓包一样。

    叶岚笑了笑就和陈司辰出去了,岳晓思这才有勇气接电话。

    “总裁。”

    语气带着三分讨好,七分谄媚。

    莫逸风听着岳晓思的声音,也不说话,甚至能清楚的从话筒的这一边听到岳晓思轻微的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