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1章 一夜回到解放前
作者:公子无骨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要看马上就要成仙,下一秒却回到解放前是什么感觉?

    须旃语表示,她有种想杀了天地间所有男人,让所有女人变成寡妇的冲动!

    想她堂堂修仙界灭世天才!仙界炎陵星君名下大弟子竟然迈不过成仙这道坎儿,真是气傻她…咳咳,是气煞她也。

    她抽了抽鼻子,看着雾气缭绕的浴盆,眼角有些酸,心情有些激愤。

    她好想哭肿么办!肿么办!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打王者荣耀眼见能拿个五杀顺带一个mvp,结果手机屏幕猛地一黑——没电了!!!

    心酸无法言喻!她死死的咬着唇,心中的那抹痛楚仿佛要令她窒息!

    周围的饰物不是她所熟悉的,这具身体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她终于忍不住低头埋在水中低低的哭了出来。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抬头检查起来了这具身体。

    检查完毕,她眼前有些晕眩,身子一软,整体没入水中。

    她一千多年的修为真的没了,还有空间里的神兽,草药,丹药,神器,统统没了···

    这种眼看革命即将成功,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打击对她这个对成仙无比热衷的人来说,毫无疑问是致命的。

    她沉在水中,想要静静的等待生命的流逝。

    她想,她现在可能是在梦中,或许等她梦醒了,一切可能都会回来了。

    然而,后背突然出现了一种灼烧感,令水中的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笃笃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须旃语没有动身。

    笃笃笃——

    须旃语还是没有动身。

    笃笃笃——

    须旃语又忍了忍。

    笃笃笃笃——

    “有完没完啊!有啥事?赶紧说!”须旃语破水而出,语气很是不善。

    死都不让人安安静静的死,怎么那么缺德啊?!

    门外的人似乎被她的口气吓的一愣,随后须旃语听到了门外之人那满含哭腔的声音。

    “小,小姐!奴婢是夫人身边的婢女小翠!夫人吐血了!您快去看看吧!”

    须旃语一愣,小翠?夫人?这都什么跟什么?

    忽的,她脑海一阵晕眩,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出现在脑海,应该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须旃语细细的捋了起来。

    这里叫做煌琼大陆,位于修仙界中哪个不知名的旮旯角落里,而这具身体原主人所在的须家又位于煌琼大陆上络央帝国的偏远城镇上。

    唯一巧的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须旃语,和孤儿出身的她不同的是,原主人有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兄长,至于父亲,原主人却是一丁点儿记忆都没有。

    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母亲须若央是个病秧子,一个人独自照看大两个孩子,顶起须家的家业很是不容易。

    她的大儿子须旃颜在十岁时在这个城镇的斗灵大会上一鸣惊人,被路过此地的络央帝国最知名的斗宇学院的导师看中,邀请他去斗宇学院学习,须旃颜去了,这一去到现在,再也没有回来,但他时常往家里寄一些物件,寄的信中也常常提到他在斗宇学院过的很好,这才打消须若央去看望他的念头。

    如果说须旃颜是须家的骄傲,那么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须家的耻辱。

    原主人在三岁时便被检测出不能修炼,是这城镇中唯一的废材,可谓是非常另类。

    这也是须旃语不愿接受这具身体宁愿选择去死的原因。

    若是这具身体能够修炼还好,她不介意狂磕丹药把体质搞上去,可偏生这具身体不能修炼,这对她这个把修仙看的无比重要的人来说,感觉十分窝囊。

    不过这原主人的母亲得知自己的女儿不会修炼后,到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反而把什么刚到手的好东西都送给原主人,好像是补偿一样,反正对原主人各种疼爱。

    甚至,须若央她还为原主人许下承诺,如果谁娶了原主人,她会将整个须家当成原主人的嫁妆。

    须家在这个城镇上虽然不是什么第一,可好歹也是个第二,这么一笔财富谁不想要?于是,别看原主人是个废材,就说现在,那想要订亲的人家数都数不过来,光须家的门槛一年之内都被换了三次。

    须若央对这个女儿可不是一般的疼爱,简直就是厚爱!

    这点让须旃语十分咋舌!

    她都有些怀疑须若央是个女儿控!

    眼下原主人已经十二了,也是参加斗灵大会的时候了,可这一去,原主人可能就是生死未卜…

    在这紧急关头,须若央如果再出事,那整个须家可就要塌了。

    须旃语忽的醒悟了。

    她决定了,她不死了,她要帮须若央那个可怜的女人。

    人家一个手无缚鸡之力重病缠身的人都能做到这一步,她一个健全且知识渊博的半仙又何尝不可?!

    修仙之路有两条,一路是灵修,一路是武修,虽然武修修仙之途漫漫,可未尝不是一种办法。

    想到这儿,须旃语的眼睛猛地亮了,对啊,武修她怎么才想到!以她的天才资质,一千年成不了仙,那她就用两千年!她还就不信邪她成不了仙了!

    门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小翠的声音都有慌乱了,哭腔又浓厚了几分:“小姐!小姐!奴婢求您赶快去看看夫人吧!”

    “这就来了!”须旃语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后破水而出,快步来到床边,一把抓过床上的衣服就开始往身上套。

    小翠听着屋内的水声微愣,旋即回过神来,静静的站在门口不再催促,只是她袖下攥紧丝帕的手显示着她的焦急。

    须旃语套好衣服后顾不得穿鞋便推门而出。

    看她这副模样,小翠呆了呆:“小姐,你…”

    眼前这个发丝湿答答凌乱不堪,衣服杂乱无章随便套在身上的女孩是她家以往最爱干净,做什么都要得体妥当的大小姐?!

    小翠有些凌乱了,有些不知所措,她都已经做好等好长一阵子的准备了…

    须旃语瞪了一眼面前这个刚刚比她还急,现在却傻不愣登有些无措的婢女,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语罢,她毫无优雅可言的提起过长的裙摆直奔须若央的房间。

    图留在原地的小翠有些懵,回过神来眨巴了几下眼睛,是她出现错觉了吗?她怎么看见刚刚提起裙摆的小姐好像没有穿鞋?!

    傻了片刻,小翠这才想起她来的目的,一脸焦急的追了过去。

    “小姐你等等奴婢啊!”

    …

    走廊内,院内,死一般的寂静,须旃语光着脚一路狂奔。

    来到须若央的房间,须旃语二话不说一脚将门踹开。

    ‘咣当’一声,屋内的丫鬟和床上躺着的须若央都有些懵。

    须旃语身后的小翠更是张大了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须若央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愣了片刻后便恢复了正常。

    她看着门口衣衫不整的须旃语笑了笑,惨白着一张脸,哑着声音轻轻唤了一声:“语儿,过来。”

    须旃语看着床上那个记忆中冷艳的不可方物,对原主人却格外温柔体贴,现在却一脸惨白,呼吸微弱快到没有的女子,一向刚强的内心突然就软了下来,生平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名为心疼的感觉。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种嫉妒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