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2章 你叫什么名字?
作者:公子无骨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她嫉妒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了。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从她记事起,记忆中就没有所谓的父亲和母亲,只有她的师父和师弟们,每天的记忆无非就是修炼读书,读书修炼,十分枯燥无味。

    扫了一眼满地带血的手帕,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只吐出来一个字“你…”

    她又是生平第一次用人‘女儿’的身份和一位母亲说话,她没体验过那种女儿和母亲之间的感情,所以她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娘没事,来,过来坐。”须若央看着她往后腾了腾身子,脸色越发苍白。

    “你,你别动了!我过去就是了!”须旃语咬了咬唇,眸底神色闪烁。

    她搬起一个凳子来到须若央的床边,坐下后和她对视。

    须若央笑意盈盈,须旃语依旧咬着唇,两人相视,良久无语。

    “你们都先下去吧。”须若央先开了口,却是对一干丫鬟说的。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一眼,纷纷行礼应了一声“是”便陆陆续续的退出了房间。

    等最后一个丫鬟退出去,掩上门后,须旃语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药呢?”

    须若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须旃语不知道她表达的是何意,见她脸色又白了几分,她有些急了:“我问你你的药呢?!”

    说罢她就要起身去找。

    须若央却一手抓住她的手腕,静静的看着她,像是叙述一件事实一样,道:“我知道你不是语儿,对不起…咳、咳咳。”她捂住唇低头猛咳了起来。

    闻言,须旃语身体微僵,低头看着她:“你…”

    既然她知道她不是原主人,那她为何要说对不起?明明算是她夺了她女儿的身体…

    须若央深吸一口气,笑着看着她,眼中有些朦胧的雾气,声音有些微小,道:“是我对不起语儿和你…”她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歉意。

    须旃语一怔,没有说话,只是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她看着须若央的视线中带了些许疑惑。

    莫非咱俩以前认识?

    她伸手挠了挠头,可她不认识她啊···

    须若央看着她,仿佛是要透过她看到另一个人,喃喃道:“是我对不起语儿,是我在她身上下了母命蛊,是我对不起她···”她对上她的视线,怔怔的问道:“你说,我可不可恶…”

    那个用以自己子女的修为和寿命续以自身寿命的母命蛊?!

    须旃语的脸色微变,看向须若央的目光瞬间就变了。

    母命蛊不是毒,而是一种阵法,能让生命力转移的阵法,但仅仅只能用于母子之间。

    她原本以为须若央只是因为原主人是个废材,所以才那么宠爱她,没想到,原主人的废物之身是她母亲加诸在她身上的?

    既然如此,那须若央对原主人的宠爱,应该是一种补偿吧。

    须旃语突然发现她也不那么羡慕原主人了,被自己的母亲算计,何其可悲,还好这不是她的父母。

    须旃语甚至有些庆幸她爹娘把她扔了!

    须旃语道:“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被你杀死的是你女儿,不是我。”

    说实话,她对家人之间的算计和利用并不那么清晰,所以她体会不到那种被至亲之人算计的感觉。

    愿上天原谅她被她爹娘抛弃的过失。

    不知何时,须若央闭上了眼,她道:“用自己亲生女儿的命和修为续命却只为等那个我一生都在等待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须旃语皱了皱眉,不语。

    那个人是谁?

    能让她用自己女儿的命和修为续命只为等的那人,在她心中的地位一定不低吧。

    须旃语却不想问他,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须若央睁开眼睛看着她:“你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须旃语:“…”

    我不想知道。

    须若央低头叹了口气:“那个人是语儿的父亲…”

    须旃语:“…”

    呵,呵,呵?

    须若央忽的抬眸,抓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眸光中带着希冀,问道:“你可以叫我一声娘吗?”

    须旃语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不能。”她又不是她女儿。

    她女儿有一半的原因死于她之手,而她与她无亲无故,她没有做一个女儿的义务叫她一声娘。

    她伸手将抓着她手臂的那只手用力掰开:“既然你知道我不是你女儿,那你就应该明白,那是你的家事,不是我的…”

    她真的不想卷进别人家的事里,虽然她用着别人女儿的身子。

    须若央的手无力垂下,眸子中的那盏名为希冀的灯火,灭了。

    她苦笑一声喃喃道:“我就知道…”

    可她不甘啊…

    忽的,她脸色一变,捂住唇低头又开始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

    她咳的很是用力,仿佛想要将肺咳出来。

    须旃语皱了皱眉,她发现其实须若央挺可怜的,为了等心上人,连自己心上人的骨肉都不放过,狠心,却也痴心。

    见她咳的难受,须旃语忍不住问道:“你的药呢?!”

    须若央朝她摆了摆手,那手上,满是血迹。

    她咳嗽停止,气喘吁吁的道:“不,不用找那药了,那药里的一方草药是假的,所以那药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作用。”

    须若央缓缓抬头,微笑着看着她:“我很庆幸附在我女儿身上的灵魂是你…”若是其它人的魂魄附在她女儿的身上,知道她在她身上下了母命蛊,说不定早就掐死她了。

    须旃语嘴角微抽:“…”

    可我感觉非常不幸…

    要不是她,恐怕她现在都已经位列仙班,指不定在哪快活着呢…

    一想到这儿,须旃语就忍不住全身泛冷气。

    她冷冷的对上她的视线:“告诉我,那药的名字,我去找药。”

    她现在都懒得跟她说那么多废话了。

    感觉到她的不对劲,须若央张了张嘴,一脸奇怪的看着她:“你想救我?”

    她不应该恨她吗?

    须旃语点了点头,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你现在还不能死,因为我还需要你的帮助,还有你儿子的帮助,既然我顶着你女儿的身份,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所做之事,是对须家有些好处的。”至于坏处,她无法保证。

    既然她成为废材的原因是中了母命蛊,那么就说明她以后将母命蛊解开之后,还是可以灵修的,她兄长在斗宇学院学习,待她将身子养好,以她的资质,又怎能进不去?

    须若央眸色颇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底划过一抹痛色:“好,我说,你记。”

    须旃语双手环胸:“你只管说就是。”

    她过目不忘,记忆力很强,一点儿东西她还是记得起的。

    须若央叹了口气:“好,那我说了,你记着…长银草,百崎树叶…”

    一共二十八株草药,不多,一会儿就记完了,须旃语还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随后她叹了口气。

    可惜了…

    她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须若央:“你好生躺着,我去去就回。”

    这些药材她们宅后的山上有,一会就能找齐。

    “谢谢你。”须若央眼中满是感激。

    须旃语衣袍一挥,很是豪气的道:“甭客气,以后有用到你的时候。”反正以后她们就是合作关系了。

    说完,她扭头就走。

    须若央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出神。

    她与她女儿的性格南辕北辙,这很容易认出来。

    须旃语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想到了什么,又对须若央道:“对了,你让小翠找来个丹炉或者一口小锅。”

    须若央回过神来,面色有些惊讶:“你会炼丹?”

    须旃语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会啊,所以你别骗我…”

    须旃语的这一眼可谓是意味十足。

    须若央的眸子中的暗茫闪了闪,不敢看须旃语。

    “我走了!”须旃语抬步就要离去。

    “等等!”须若央急忙阻止。

    须旃语猛的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药材记错了?”

    “没,我就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须若央突然很想认识一下这么一个活泼的女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