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5章 变数
作者:公子无骨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然而让他们更没想到的是——

    “听见司鑫是如何回答的吗?你们四个,即日起开始抄写篦纹经,每日两遍,抄完后让人递给本座检查。”

    四人风中凌乱了。

    篦纹经,那可是煌琼大陆上公认的最长经文!没有之一!

    一天抄写一遍都已经很不容易了,主子竟然让他们抄写两遍!

    主子这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

    司鑫蹙眉又补了一句:“真可怜。”

    四人中年龄最小的司焱忍不住抬头撒了个娇:“嘤嘤嘤~主子,求放过…”

    骚年撇了他一眼:“三遍。”

    “主子~”

    “四遍。”

    司焱虎躯一震,眼巴巴的看着骚年,不敢造次了。

    他怎忘了,主子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好了,你们都可以离开了。”骚年朝他们摆了摆手。

    他话音刚落,四人便如释重负,像见了猫的耗子一般嗖的一声,一溜烟的窜了。

    待确定他们走远后,司鑫看着须旃语离去的方向问道:“主子,您连夜赶赴至此是因为刚刚的那位姑娘,就是殿下所说的变数吗?”

    骚年嗯了一声,看向须旃语离去的方向目光有些幽深。

    “她说话的方式不像是煌琼大陆的。”司鑫皱了皱眉。

    骚年又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良久之后,他伸手轻抚脸上的那张白色面具,低声道:“倒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他面具下的唇角微勾,又道:“明日将她的身份调查清楚后,把资料给本座送来。”

    司鑫抱了个拳,应了一声:“是。”

    骚年摆了摆手:“现在就去吧。”

    “是…”

    一阵风刮过,骚年身后没有了司鑫的影子。

    骚年抬头,看着稍微有些残缺的月亮,喃喃自语着:“变数,到底是那里的变数还是这里的变数呢,平静了这么久,好像是时候乱一下了呢…”

    想到须旃语,夙行歌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暗叹真是个粗心的小家伙。

    如果起初须旃语仔细想一下,便会知道,这‘白衣白面具,声线妖娆绯糜夺魄’的骚年,是神墓王朝名不见经传,神一般的人物——国师夙行歌!

    他将他的名字都告诉她了,她却连他的身份想都懒得想。

    伸出手来,一张纸出现在他的手中,纸上铿锵有力的字体映入他的眼帘,他笑了笑,念起了她的名字“须旃语,旃语…”

    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

    当须旃语快马加鞭回到须家时,须若央房中的丫鬟小翠告诉她,须若央已经睡着了。

    轻手轻脚的将须若央房间的门推开,进入之后她才发现,地上又多了几个带血的手帕,而床上的须若央,脸色一片惨白。

    她皱了皱眉,朝身后的小翠轻声问道:“我走后她咳的厉害吗?”

    小翠点了点头。

    须旃语的眉头却蹙的更狠了。

    她快步来到床边,晃了晃床上的须若央,喊道:“醒醒!醒醒!”

    须若央叮咛一声悠悠转醒,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看清楚将她晃醒的人是须旃语后,顿时清醒了几分:“你回来了。”

    须旃语嗯了一声,心中松了口气,还好没晕过去。

    她将手中的药放到须若央的手中:“药我已经弄到了,你赶紧服下吧。”

    须若央看着她微微一笑:“谢谢你了。”

    须旃语打了个哈欠,张口换了个话题:“话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是她的呢?”她实在是搞不懂,仅仅一个照面,须若央就看出来她不是她闺女了,莫非她能看到别人的魂魄?可这也不可能啊,她明明跟她闺女相差无几···

    须旃语紧紧的盯着她,大有死不罢休的模样。

    须若央看她这副样子,笑了笑,说出了两个字。

    “直觉。”

    她说的的确没错,就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的,她直觉一向很准。

    须旃语嘴角微抽,这也太唐塞了吧?

    她张嘴想要再问,却听须若央道:“过几天就是斗灵大会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莫要为了我耽误时间休息了。”

    须旃语又是嘴角微抽。

    你闺女的身体又不能修炼,斗灵大会上必定是被虐的那方,休不休息有什么区别吗?

    须旃语很想问问她,可见她眸中的关怀那么浓烈,到了嗓子眼的话最终被她咽了下去,略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道:“好,你记得吃药。”

    说罢,她便起身向外走去。

    “旃语!”床上的须若央红着眼眶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须旃语听到她唤她,顿步,缓缓的扭头,面色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谢谢你。”

    她语气很轻,很温柔。

    须旃语皱眉,明显不怎么喜欢她的语气,她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嗯了一声,算是应下了她的谢意。

    “答应我,你会好好活着。”

    她心底总有一种沉闷,焦急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下一秒就要即将失去一样,让她很不安。

    须若央看着她,像是发起了呆,须旃语垂眸,声音大了几分:“答应我。”

    良久后,须若央应道:“嗯…”

    她看向须旃语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欣慰。

    得到回应的须旃语心中的沉闷一扫而空,身子好像轻了几分,她不雅的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对须若央道:“我去休息去了。”

    她扭头,又朝小翠吩咐道:“好生守夜,有什么事就去叫我。”

    小翠应道:“是!”

    须旃语又看了一眼床上的须若央,见她欣慰的看着她,她慌忙转身,喊道:“我走了!”

    她提着裙摆跑了出去,想要将须若央的目光隔绝,是以她未曾看见,在她跑出去的时候,须若央的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决别之色。

    ···

    “小翠。”须若央躺在床上轻轻的唤了一声。

    小翠急忙上前:“奴婢在,夫人有什么事吗?”

    须若央双目空洞的看着门外,须旃语身影消失的地方,轻声道:“你去将我梳妆台上的香炉点上后,通知其它丫鬟后,和其他丫鬟都休息了吧…”

    小翠愣了片刻,踌躇道:“可是小姐她…”让她在这守夜来着,万一夫人出了什么事,那可不是她一介丫鬟承受得起的。

    “去吧,我手中有药,不会出什么事的…倒是你们,今晚要是因为我的缘故而导致明日你们力不从心,亏的倒是我了。”说完,须若央还笑了笑,十足十的奸商范儿,好像小翠要是不好好休息,亏的真的就是她了。

    “可…”小翠皱着眉,又踌躇了起来,犹豫不决,陷入了两难之境,一边是小姐,一边是夫人…

    “没有可是!我买来你就是让你好好干活的!你要是精神不好没好好干,亏的岂不是本夫人?!”须若央眼神一凌,顿时犀利了起来,有种女强人的气质,却也有种尖酸刻薄之相。

    小翠吓的身子一抖,知道夫人这是生气了,她急忙跪下,不断的磕头:“奴婢,奴婢知错了!奴婢这就去休息!绝对不会影响明日的工作!”

    须若央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把香炉点上就出去吧。”

    小翠又磕了几个头,急忙应道:“是!”

    她起身,快步来到梳妆台边,掏出火折子将香炉内的香料点上,盖上缕空的盖子后,她伸手扇了扇风,一缕白烟伴随着清淡的香气在屋内弥漫。

    小翠知道的,这香是夫人最喜欢的香,听说叫十里飘香,香味能飘的很远,有助于睡眠,可惜夫人平时都不舍得点,就连她都没闻过几回,不过乍一闻,这香还真是好闻,让身子都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她回过神来,向床上的须旃语行了个礼,道了一句:“奴婢告退。”

    随后匆匆的掩上门,快步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