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6章 若央之心几人知
作者:公子无骨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待小翠走后,床上的须若央缓缓的坐起,看着摇曳的烛光发起了呆。

    良久,她嗤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须若央,你果然还是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不是对他说别来寻你吗?你看,都十三年了,他果然没来呢…”

    “他已经忘了你了,你也忘记他吧…”

    “就当放过你自己吧…”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微不可闻。

    她缓缓掀开被子,很是机械的下床,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完全忽略地板的凉意。

    缓步而行来到窗边,抬头看着外面有些残缺的月亮,她的瞳孔逐渐失去焦距,不知在回忆着什么。

    忽的,她眼睛猛地一亮,笑了起来。

    “语儿…娘去找你好不好?别怕…娘一会儿就去陪你了…”

    她收回目光,焦距也找了回来。

    她来到床边,蹲下身子,将一个漆有金色花纹,镶有彩色宝石的箱子拽了出来。

    那箱子不像是那种装金银首饰巴掌大的小箱子,也不像搬家时用的那种大箱子,介于不大不小之间。

    她伸手在箱子的后面探了探,拿出了一个金色的钥匙,没有丝毫停顿的将箱子上的锁打开,一把翻开箱子盖后,一套整齐华丽的金色凤冠凤钗出现在眼前,在凤冠的下面,是一件绣有银色凤凰纹路的红色嫁衣。

    因为在烛光下的缘故,那嫁衣上的银色纹路反着的光,和那华丽的金色凤冠反的光混在了一起,很是璀璨夺目。

    须若央眼角有些湿意,不知是被那光刺到了还是怎么了。

    她颤巍巍的伸出手来,轻轻抚(和谐)摸那件嫁衣,像是在抚(和谐)摸爱人的脸一般,她呼吸微窒,失神了片刻。

    许久,她两眼发涩,两行清泪自她脸颊滑过,泪珠滴在她的手上,她却毫无感觉,只是看着那件嫁衣哽咽道:“你骗了我…”

    “你说无论我走多远你都会找到我…”

    “你说哪怕我去了另一个大陆你也会把我抓回去…”

    “可是…我就在你的脚下…离你那么近…”

    “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

    她眼中的泪水越发汹涌,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像一个失恋的少女一般跪坐在了地上,随后蜷缩到床边,和那个华丽的箱子并肩,无助,失望,绝望,笼罩在她的身上心上。

    不知道坐了多久,须若央心绪平静了下去,她深吸了一口气,起身,颤着手将箱子里的嫁衣和凤冠拿了出来。

    将身上的衣服褪去后,拿着那件嫁衣开始一件一件的往身上穿。

    她动作优雅至极,像是身份尊贵,容不得一点马虎的极贵之人。

    穿上最后一层,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水墨画中走出来一样。

    只是她苍白的小脸上,道道泪痕将她拖入凡尘,却也有种梨花带雨的美感。

    当须若央最后将凤冠戴好,她看着镜子中美的不像自己的的自己,霎时感觉时间回到了从前。

    她好像从镜子里看到了当年那个笑容灿烂的自己…

    “呵…”她突然嗤笑了一声,垂了垂眸,眼底有些失望。

    可惜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

    有些时间一旦过去,所有的沧海都会变成桑田,所有的回忆都会变成岁月长河中的一粒沙…

    而她与他的回忆,是时候该变成沙了…

    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啊...

    想到她现在的女儿,须若央若有所思的垂了垂眸,眼底的情绪波动起伏不定,来到桌案前,磨好墨后提笔在纸上细细的写了起来。

    虽说现在的须旃语就已经不是她的女儿,可血缘上还是,她必须得尽到一个母亲的职责,为她安排好路途。

    她看着已经写满的几张纸,忍不住苦笑一声,她毁了她唯一的女儿,最后却补偿的只能是她的身体,而得到补偿的路程,还必须由另一个女孩去完成,那个女孩,和她的女儿一样,都很无辜,可,她能补偿给她们的,只有身份…

    等到所有事情都忙完,须若央仰面躺在床上,双手交叠,平放在腹部,她半阖着眼,幽幽的唱起了歌。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声音没有以前他唱给她听的那种委婉与悦耳,从她口中传出的声音倒像是百鬼凄厉的叫声…

    在这个寂静的房间中很是诡异!

    听到自己的歌声,须若央自己笑哭了,和他说的一样,她好像,真的…不适合唱歌。

    那以后,她就不唱了吧…

    她伸出手来,将一个黑色的药丸从枕头下的瓷瓶里拿出后,不带停顿的服下,看着帐幔她低低的笑了起来,眼前似乎又出现了当年漫山遍野的花间,她与他山盟海誓的时候,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眼眶,须若央却笑的很知足。

    虽然生前没有满足,但死前能从幻影中看到他的模样也是好的…

    她闭上眼睛,嘴角微微勾起,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解脱。

    语儿,娘去陪你了…

    烛火摇曳,偶尔传出噼啪的响声,微弱的光打在她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纱,房间中很静,静的连针落在地面的声音都能听到,可是就是没有床上人儿的呼吸声,任那烛火再温暖,却也暖不热她逐渐微凉的指尖…

    窗外的月亮被团团乌云遮了起来,大地又回归黑暗,树上偶尔传来几声渗人的鸦叫,陡然而来的风,吹的窗户吱呀吱呀的响。

    窝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的须旃语被这突然而来的响声吓的一愣,起风了?

    她忙不迭的起身,披着衣服下床,来到窗边想要将窗户关上,然而一缕若有似无的清香从她鼻下飘过,她抓着窗户的手一顿,垂眸仔细的闻了起来。

    片刻后,她睁眼,一副奇怪的模样喃喃道:“十里飘香?”

    像是想到什么事一样的她,勾唇笑了,心道须若央还挺关心人的,害怕别人睡不好觉,特地点上这有助睡眠的十里飘香…

    不过…

    须旃语眉头微蹙,为什么她总感觉哪点不对劲…

    旋即她晃了晃脑袋,感觉身体有些轻飘飘的,知道是十里飘香起作用了,她心想这十里飘香的药劲儿还真是大,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有了点儿困意,将窗户关上后就返回床上。

    算了,不想了,有啥忘记的事明日她再想也不迟,现在她最重要的事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任何天大的事,都明天再说!

    须旃语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窝在薄毯里不想动弹,她不知,她真的错过了一件天大的事。

    她只知,这夜她睡得很沉,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