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9章 林葵之
    “你母亲死前穿着嫁衣,想必是爱极了你的父...”感觉说错了,她急忙改口“爱极了‘他’,肯定是想在冥府中还做他的新娘,你就不怕你母亲在冥看见他后就直接携着他投胎再做一次夫妻?你恨他,可你杀了他反倒算是帮了他,你过意得去吗?那时候你还为杀了他而开心吗?”

    恐怕不但会不开心还会很伤心。

    ‘须旃语’愣了一会,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我不能杀他,因为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他了。”

    须旃语松了口气,总算是打消她的弑父念头了。

    “我要你答应我一件关于他的事。”

    须旃语闻言愣了几秒,旋即面色痛苦状的扶了扶额头,表示很想知道这原主人是有多恨她爹。

    她深呼一口气道:“你说。”

    “日后见了他,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身份,你都不许和他相认。”‘须旃语’嘴角微微勾起,双眼眯成月牙状,只是她眼底的寒意刺心透骨。

    最毒不过诛心。

    她母亲已死,她虽然让他活着蹦跶,可她不会让他蹦的太开心的,她要让他为了她母亲愧疚难过一辈子!

    ‘须旃语’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问道:“这两个心愿你能否帮我做到?”她心中已经打好了如果须旃语摇头,她就立马弄坏这个身体内的内丹,她不好过她也别想好过!

    好在须旃语没有令她失望,只见须旃语不假思索的应道:“能啊!绝对能!”

    那人又不是她爹,她认不认都无所谓,只要她不让她杀那人,别说诛心,让她上去甩那人几鞭子她都愿意。

    明天将须若央葬了以后,她便进入堕魔山脉中捕杀灵兽修炼,目测修炼到筑基巅峰,足以杀掉林家父子。

    “还有最后一件事要你帮我。”

    须旃语的眼皮跳了跳,没完没了了是吧?

    “说!”

    她忍下暴走的冲动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更何况这是她的遗言,她就再忍一下下。

    “带我去找我哥...别告诉他我娘已死的消息...”她声音小到快要听不清,可落在须旃语的耳朵里堪比一声巨雷!

    带她去找她哥?

    “这么说你现在不离开了?”

    她嘴角微微抽搐,想要掀桌!现在你又不走,说个话整的跟遗言似的干嘛?!

    ‘须旃语’被她问的有些微愣,随后回过神来,给了须旃语一个抱歉的微笑:“说错了,是带着我的身体去看我哥。”

    得到她的解释,须旃语瞬间就明白了,内心翻腾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回道:“这件事你不说我也会做。”

    以后等她将身体弄好,她还要进斗宇学院学习呢。

    听到她的回答,‘须旃语’松了口气:“如此便好...”这下她就放心了,她笑了笑又道:“我时间不多,要走了,谢谢你。”

    一切感谢尽在末尾的三个字中。

    须旃语嗯了一声,算是收下了她的谢意。

    像是想到了什么,‘须旃语’急忙开口:“有一事我必须跟你说。”

    她声音细如蚊吟,若不是须旃语跟她在一个身体内,恐怕还真就听不见。

    “什么事你说。”须旃语有些不耐烦,千万别再是其他的心愿了。

    “是一件关于你的事,你的...”正说着,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须旃语眨了眨眼,忽然就懵了。

    她刚刚说了啥?一件关于她的事?什么事?

    为什么刚说到她,她就没时间,走了?她在玩她吗?!

    须旃语的内心被一连串的问号占满。

    “喂,你走了吗?”她忍不住问道。

    周围一片沉寂,没人回答她的话,须旃语深吸了一口气,又猛地呼了出去,如释重负,却也令她十分不舒服。

    她心中那种想要掀桌的冲动是什么鬼?

    就在须旃语准备静下来思考一番的时候,门外突然喧闹了起来,有丫鬟的尖叫声,有男子的咒骂声,这让须旃语忍不住皱了皱眉。

    须家来人了!

    这是须旃语心中的第一个想法,刚想要唤声门外的丫鬟问问发生了什么事,猛地想起自己还跪着,她急忙扶着床起身,可能是跪久了的原因,她刚站起,脑海中便一阵晕眩,踉跄了一下,一把抓住床帐摇了摇头,迫使自己清醒些,片刻,全身恢复正常,须旃语松开床帐弯腰打了打衣服上的土渍。

    在一阵尖叫声中,房门被人粗鲁的踹开,须旃语双手保持着拂袖的模样,怔怔的看着来人。

    门口一清俊少年紧蹙眉头,随后用一种看垃圾般的眼神看着她,问道:“你怎么没死?”

    他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厌恶,就好像跟她说个话都感觉是一种耻辱。

    一听他这话,须旃语就知道他是来者不善,她缓缓的放下双手,低着头,心中却冷笑一声,低着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声道:“我,我娘刚死,我,我为什么要死?你,你期望我死吗?”

    说着,须旃语还轻轻抬头瞄了瞄他,随后快速的又将头低下,那模样有些羞涩,又有些哀怨,然而她内心已经在疯狂的吐槽了!

    握了个大槽的林葵之!

    记忆中的林葵之很少欺负她,不,应该说她俩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见了也是匆匆离开,名曰:看见须旃语恶心!

    也是因为这句话,这镇子上的少年少女都不想跟‘须旃语’玩!

    须旃语表示,小孩子的恩恩怨怨她不懂,可这句话就连身为半仙的她听着都感觉异常的刺耳,更别提年龄比她小,长得没她好看,天赋也没她强的‘须旃语’了。

    她心中正在没落‘须旃语’各种不行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神识海中炸响。

    ‘你给我闭嘴!’

    “...”须旃语。

    ‘须旃语’这么一个熊孩子都敢跟她大呼小叫,她突然觉得,身为‘须旃语’死对头的林葵之说那么毒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了,一个个的都想窜天,这还让她比个高低啊?

    不过...

    ‘你没走?’她在脑海中问了一句。

    ‘须旃语’刚想回答,却听一旁的林葵之开口了,“你死了,对我们几家,和你,都有好处。”

    他高抬下巴看着别处,脸上的表情无人知晓

    须旃语呵呵一笑,阴影中的双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是墓地费贵了?还是特么的她们须家买不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