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狂妻:妖孽国师至上 第10章 十万个为什么
    须旃语刚想出口反驳,却发现这具身体的主动权又回到‘须旃语’的手上了。

    ‘...’须旃语。

    ‘须旃语’抬头,冷冷的盯着他,口中吐出了一个字:“滚。”

    她眸色幽深,带着浓浓的杀意。

    那杀意太过强烈,林葵之忍不住扭过头来,他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她道:“你说什么?”

    他完全不敢相信有人会这么骂他。

    至少,须旃语是这么理解的。

    ‘须旃语’袖下掩着的手紧握成拳,握的紧了,竟有些发抖,她睫毛微颤,立起眉毛朝他吼道:“我让你滚啊!”

    林葵之被她吼的愣了愣,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旃语,今晚你先仔细想想,明天我再来找你要答复。”

    他的那抹微笑,很纯洁,没有蔑视,没有鄙夷,就,很单纯的那种微笑。

    ‘须旃语’紧握成拳的手又用力了几分,她低下头,声音有些微颤,“我知道了。”

    “那好,我先走了。”林葵之又回以她一个微笑,随后转身向外走去,两步一回头,可惜低着头的她没有看见。

    出了门,林葵之伸手向下一甩,‘唰’的一声一把将手中的白玉折扇打开,扬声道:“我们走!”

    他步伐不带一丝停顿的向外走去,此时,他的话音中又带了浓浓的厌恶,门外两个小厮模样的人,对视了一眼后应了一声是,便跟随林葵之的脚步齐齐的向外走去,两人在他身后蹿错,口中不停的嘟囔着什么,也是须旃语耳朵好使,竟让她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少爷,须小姐死了吗?”

    “要是死了,少爷能气成这个样子?”

    “少爷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啦?”

    “要是记得,咱家少爷还能来?”

    “你说的也是,哈,那少爷,你...”

    “都给我闭嘴!!”

    两人的对话由林葵之一个爆喝画上句号。

    然而两个人的对话却让须旃语倍感疑惑,林葵之忘记过什么事?而且听那小厮的语气,须旃语的直觉告诉她,此事跟‘她’有关。

    待三人的背影消失,‘须旃语’挥退一干丫鬟,面无表情的关上门,倚在门板上,任由身体向下滑落,视线一瞬不瞬的看着床上的须若央,一种名为悲哀的情绪涌上她的心头,几欲将她淹没,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须旃语,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在感触到那不断酝酿的情绪时,她愣住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关怀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卡在喉咙里,让她十分难受。

    许久,她想了又想,像是在陈述着一件事的事实般,道:“你喜欢他。”

    脑海中一片沉寂,没有一点声音,就像她已经离开了一样,可须旃语就是知道,她在。

    良久,就在须旃语以为她不回答的时候‘须旃语’嗯了一声。

    这下子,须旃语好奇了。

    脑海里被一大片突如其来的问题霸屏。

    为什么原主人喜欢林葵之,可这身体里都是一些关于怨恨林葵之的记忆?为什么两人没见过几次面,却给她一种好似几年的好朋友一样的感觉?

    种种问题,让须旃语有种看不透‘须旃语’的错觉,明明她拥有原主人身体里所有的记忆,可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少了什么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