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两年,欢乐一家!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唉,时间一晃,两年就这么过去了!”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两年了,前世在打游戏玩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猝死了呢?”

    用力揉了揉可爱的婴儿脸,玄元不由的感慨着。

    前世的他还在地球上初中,晚上偷偷溜去网吧打游戏,结果当晚就莫名其妙的猝死了。

    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出世的奇葩存在。

    刚出生那会,灵动的小眼神,还惊动了村里的所有人。

    一岁学会了说话和走路,由于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大人,村里更是称他为神童。

    一岁半的时候,村里有些妒忌他的人家,更是传出他是被山鬼附身的娃。

    这可把他这世的爸妈吓坏了,初为人爹妈的他们,不惜散尽家财请来了镇上德高望重的道士。

    不过很遗憾,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天生聪颖,就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而他那便宜爸妈还为此高兴了三天三夜,玄元对这些,始终都是淡淡的态度。

    理你们才有鬼哩,你们能想象的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灵魂,住在一个婴儿身上的痛苦吗?

    看着自己尿床,看着自己突然就拉屎在裤裆里。屎尿不受控制的痛苦吗?

    虽然这些在村里人看来很是平常不过,但在玄元的眼里是不堪回首的耻辱。

    不过也是有好处的,就是吃奶的时候,想到这,他那张小脸又红了起来,红嘟嘟的炒鸡可爱!

    还好现在两岁了,可以控制住自己这小胳膊小腿了,也不再尿床乱拉屎了。

    就这,也再次传遍了村里,因为别家小孩还在裹屎尿片呢!

    “儿砸!在想啥呢?”迎面走来的是一个年约二十的青年,长相还算可以的那种,八字胡瘦削长脸,身穿破烂的麻布衣裳。

    这青年自然就是他的老爹了,名字叫玄青山,憨厚老实,是一个农民,肩膀上扛着一把锄头。

    带着满脸幸福的向着玄元走来,一把抱住玄元就想亲他。

    玄元誓死不从,小手死死顶着他靠过来的嘴。

    犹记得上一次,一个不备,被这粗狂的青年吧嗒一口就亲在了小脸蛋上,小脸被胡须扎的生疼,留下一脸的口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没想什么呀!”玄元稚声稚气道。

    “老爹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啊,皱着一张小脸,老实跟爹说,你是不是看上村长家的小花花了?”

    玄青山一脸坏笑的对玄元说到,还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配合着憨厚的脸,样子说不出的猥琐。

    “爹,你别闹。村长家的小花花今年才一岁,刚学会走,走着走着还会摔跤,我怎么会看上她?”

    玄元对他爹说的小花花一脸的看不上,并给了他爹一个大大的白眼,那可爱的模样,引得他爹又要亲他。

    这可把玄元吓坏了,死死抵抗着他爹那张嘴。

    “老爹!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往我脸上抹口水了。”

    玄元一脸嫌弃的对着他爹说道。

    玄青山一脸悻悻,没办法有这么一个天资聪颖的可爱儿子也是愁啊!想亲一下竟然被嫌弃了。

    “那难道是村里的米丫头?”玄青山转眼就又恢复了那副猥琐模样。

    “我说老爹,我今年才两岁多吧,米丫头今年都五岁了,都还在流鼻涕呢。你觉得我会喜欢她吗?”

    咦,不对啊,我怎么和这猥琐青年谈论起这个来了,这爹简直毁三观啊!

    真是造孽咯,摊上这么个不正经的爹,玄元心理在哀嚎!

    “打住,打住。爹我今年才两岁,你不会指望我这么快给你抱孙子吧?”

    玄元一脸狐疑的看着玄青山。

    “没,没有啊,哪会呢!哈哈”

    玄青山憨厚的老脸一红,他总不会告诉自己儿子,因为你的聪颖,别家猛的给我塞好处吧。

    这不,村长和隔壁的米丫头家就各送了框鸡蛋给咱家,为的就是想和你定娃娃亲。

    哎呦,人比人气死人了都,玄青山不由的想到。

    想当初为了娶玄元他娘,硬是给村长免费打了一年的长工。

    现在这小子才两岁就有姑娘倒贴给他选了,你说,这能不气人嘛,即使那个娃是他儿子。

    此刻的他竟然吃起他儿子的醋。

    “是青山回来了吗?”一道女声从厨房的方向响了起来。

    “是我回来了,娘子辛苦了,还有多久可以吃饭?”

    “快了,再炒一个红薯片就可以了,你先带元儿玩会。”

    “好咧!”

    那厨房里忙活的自然就是玄元他这一世的亲娘了。

    也不知道上一世的爸妈怎么样了,他想他们了,在地球上的他们,会不会在接到他死讯的时候,哭的撕心裂肺呢。

    那两个乖巧可爱的双胞胎弟弟,应该懂得安慰父母吧。

    想到这,如墨点漆般的眸子里,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咦!儿砸,你是不是被感动到哭了。”

    玄青山吃醋归吃醋,可没忘记他伟大的使命,看到儿子有点湿润的眼睛,还以为自家儿子是被感动到了。

    而玄元打死也想不到,他那不靠谱的老爹这个时候,竟然想给他定娃娃亲。

    “啥?感动啥?”玄元小脸一脸的疑惑,这老爹没头没脑的,干啥呢这是。

    打断人家思乡之情,要不是人家打不过你,小拳拳锤你胸口。

    “就是村长家的小花花和隔壁家的米丫头,你更喜欢谁?”

    “老爹,你该不会想把我卖了吧?”

    玄元此时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这老爹今天也太奇怪了,不对,他好像就没正常过。

    这么一想,玄元也就不和他纠结这些小事了。

    “两个都不喜欢,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朋友,爱谁谁喜欢去。”

    “不对啊,上次看到你和小花玩的还是蛮好的啊!怎么会不喜欢呢?”

    玄青山不屈不挠。

    “我那是在逗她玩,是看她可爱懂不?”

    玄青山一脸的怪异。

    任谁也会觉得怪异吧,这话从一个两岁大的小朋友口中说出。

    还好玄青山早已习惯了自家儿子,不然非得把玄元当成妖怪不可。

    他也不想想,这世上哪有当爹的这么套路自家儿子的。

    可怜的玄元,因为之前他麻麻带他去村长家玩,他看人家小花花长得可爱,就跑过去逗她玩。

    这一幕恰好被村长看到了,顿时就喜上眉梢,觉得神童配自家最小的女儿,貌似也划得来,于是找到了玄青山。

    而隔壁家的米丫头就更不用说了,作为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一个少年灵魂的他,肯定会好奇的四处玩。

    结果隔壁那家人,也找上了玄青山。

    “儿啊!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毕竟村长家是咱村最有权势的大户人家,而且小花还是村长取的第七个小妾生的女儿。”

    “村长都六十多岁了,膝下全是儿子,老来得女的他,对小花花甚是疼爱,喜欢小花花是很很正常的嘛!”

    “再说了,隔壁米丫头貌似也不差,虽然她家刚搬来不久,可你看米丫头她娘多漂亮啊,米丫头长大以后准是个美人胚子!”

    “儿啊,你再考虑考虑吧,虽说村里其他人家的女儿也想让爹给你说说,可爹都瞧不上。”

    玄青山不顾玄元一脸的懵逼,不死心的自顾自的说道。

    而此时的玄元,小脸一脸懵逼,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这都是什么爹啊!苍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爹。

    看着还在一脸认真分析的玄青山,玄元一脸的生无可恋。

    “好了,可以开饭咯。”

    好在就在这时,他麻麻出来解围了。

    只见一个年约十九的年龄女子,身穿简朴的素衣,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端着一盘炒红薯片走了出来。

    “你们父子两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正准备解开围裙的她,看着玄青山问道。

    “香兰,你是不知道啊,当初你在村长家里做丫鬟,为了娶你,我付出了多少。”

    “而今,村长竟然要把他家的宝贝女儿许配给咱家儿子,这是多大的福气,这小子竟然敢说不喜欢。”

    “来来,香兰,赶紧劝劝你家宝贝儿子。”

    说完,玄青山就把抱着的玄元递给了香兰。

    香兰,原名蓝香兰,是名孤儿。自小被村长家捡了回去。本来是打算给儿子们当童养媳的,可因为长相一般般,儿子们都瞧不上,因此做了十六年丫鬟。

    而就在那年,十七岁的玄青山看上了她,死皮赖脸的展开追求,而村长也很是慷慨的只要玄青山免费替他干一年活,就把香兰嫁给他。

    就这样,在玄青山的坚持下,那年娶到了香兰,然后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宝宝,就是玄元。

    香兰接过玄元一手抱着,一手捏起了玄青山的耳朵。

    “青山,我刚刚没听清,你说什么?”

    “能娶到我,你受的区区一年苦又算的了什么。”

    “疼,香兰轻点。”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玄青山心里暗自腹诽。

    虽然耳朵被揪的不是很疼,却不得不做做样子,不然香兰可不会放过他。女人啊,总是没把重心放在关键的事情上。

    “香兰你听我说,村长要把他家女儿许配给咱家元儿。”玄青山不得不再次重复了一遍重点。

    “什么?真,真的?你不会骗我的吧?”

    香兰听到这话后,内心也被震惊到了,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事关自家宝贝儿子,香兰此刻也顾不上其他了,松开了拧着玄青山耳朵的手。

    “当然是真的,咱家屋里那两筐鸡蛋,有一筐就是村长家送的。”

    玄青山揉着自己被拧红了的耳朵说道。

    “不对,一筐是村长家的,另一框又是谁家的?”香兰疑惑的看着玄青山。

    “另一框是隔壁米嫂家的。”

    “好你个玄青山,你果然又偷偷幽会那个狐狸精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那狐狸精一个人带着女娃子来到咱们村,就数你最热情。”

    “我说当时怎么安排人孤儿寡母住咱隔壁,原来你是早有图谋,看老娘今儿不收拾你。”

    玄元看着这对活宝又来了,有些无奈的捂住了额头。

    看着正直芳华的麻麻,为了照顾好自己,脸上多出的几道皱纹,玄元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抚摸着自己麻麻粗糙的手掌,他知道,他这一世的妈妈身世是多么的苦,幸好是遇上了真心爱他的爸比。

    “妈妈,我饿了。”

    玄元稚声说到。

    还在暴走边缘的香兰,一听到是一家宝贝儿子说饿了,此时也不顾玄青山了。

    “宝贝乖,麻麻带你吃好吃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