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觉醒天赋一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玄元看着远处的房子,看着那些古代华夏一般的建筑,要不是天上那颗椭圆形的太阳,玄元还以为自己是重生到华夏的古代了。

    湾沟村最高最大最豪华的宅院,就是村长家的地方,玄青山说了,明天他们就过去村长家一趟。

    “妈妈,觉醒天赋的时候要做些什么呢?”

    玄元大声的朝着还在屋里忙活的香兰问道。

    “不用做什么的,就是在三岁生日的那天晚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就可以了。”

    香兰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那么简单?那要是失败了话,会怎么样的呢?”

    玄元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觉醒天赋这么大的事,就看下月亮就可以了?

    “这也没啥,村里也有几百户人家,几乎每年都有三岁娃觉醒天赋失败,你没看咱村就两个天赋者嘛!”

    “没觉醒成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做个平凡人也没什么不好的。”

    怕天资聪颖的儿子胡思乱想,急忙给自己的儿子安慰。

    “娘小时候在村长家当丫鬟,曾经听村长说过,我们晋国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只有少量的天赋者。”

    “每一个有点本事的天赋者,都是朝廷里的大官,像咱村的村长,就是朝廷册封的村官。”

    蓝香兰带着点羡慕的语气对玄元说道。

    其实,哪有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呢?但是蓝香兰她知道,觉醒天赋这事,只能看人来的。

    因为哪怕父母两个都是天赋者,他们生下的凡人也有很大几率都是凡人。

    而祖祖辈辈都是凡人,搞不好突然就生出一个天赋觉醒者,这种事情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玄青山就是最好的例子,玄青山是湾沟村的本地人。

    他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他们全都是普通人,就只有一个在三岁时觉醒了天赋的玄青山。

    可是玄青山为人性格胆小怕事,宁愿做一辈子农民,也不敢拿起武器战斗。

    也因此一直留在了湾沟村,连去别的村都很少。

    玄元没见过玄青山的哥哥姐姐们,因为他们很早就搬离了这里。

    “成功觉醒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奇的玄元,求知若渴般的提问。

    “成功就是成功了吧!这个问题应该问你爹。我也是听你爹说的,他说当时觉醒成功的时候,身边就出现一把小锄头。”

    “随着你爹的长大,当初那把小锄头,也变成现在抗在肩上的那把大锄头,要说你爹这锄头也挺好玩的。”

    “第一天弄断了之后,第二天还会自己长回来。可惜你爹没去上学,没学过怎么把锄头收入体内。”

    “听说啊,天赋者的天赋都是可以收入体内的,娘就有幸看到过村长的砍材刀收入体内。”

    “半米长的砍材刀,就那么直直刺入了村长的身体,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丝伤口。”

    蓝香兰不断的说着她的所见所闻,像是在给自己儿子讲故事一般。

    玄元听得内心之中充满了向往,恨不得快点到十天后,快点觉醒属于自己的天赋。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着,玄元一直在院子里端坐着,而他的妈妈收拾好厨房之后,则又做起了其他家务活。

    在玄元的眼中,他的妈妈从来就没有闲过,不是洗衣服做饭,就是缝缝补补,要不就是带着幼小的他串门,和村里人打好关系。

    正是地球上八竿子难找一个的贤妻良母。

    傍晚时分,玄青山带着一身的泥土回来了。手上领着一捆青菜,和一条鱼。

    “香兰,村里的啊海今天钓到不少大鱼,非要给我一条,哈哈,又欠一个人情咯。”

    玄青山此时一脸的高兴。

    “脏死了,快去洗澡,洗干净点。”

    蓝香兰放下手中织到一半的衣裳,迎了出来,笑骂道。

    接过青菜和鱼,便朝着厨房走去,准备给自己相公和宝贝儿子做饭。

    “儿砸,快进来,爸爸先去洗个澡,一会出来和你玩。”

    玄青山说着就去浴室洗澡去了。

    原本坐在院子里发呆的玄元,听到玄青山的话,乖乖的进了里屋。

    没办法,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后,最亲的就是这两个人了。而且他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问玄青山呢。

    坐在小厅里的木制沙发上,无聊的晃荡着自己的小腿,没一会就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洗澡声,和厨房里忙活的切菜声。

    玄元这个时候,不由想到了前世的电视机和电脑。要是这么个年纪在前世的话,应该会在看动画片吧?

    两只小熊和光头佬?还是去哪哪死人的科男?玄元不由恶趣味的想着。

    不到半小时,玄青山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一屁股坐在玄元的旁边,一脸的神秘兮兮。

    “儿砸,想老爹没?”

    “没想,这才多久。”

    玄元看着他很是耿直的说道,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就出去了不到四个小时就回来了,想你才有鬼哩!

    “老爹给你带了点好东西,你妈妈都没有的噢!说想我就给你。”

    玄青山一点自觉也没有,依旧一脸贼兮兮。

    “嗯?什么好东西?先拿出来我看看。”

    玄元可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灵魂,想套路我?哼嗯哼,憨厚的老爹呀,你还嫩了点。

    “你先说想我了,我就给你,嘿嘿!”

    “先给我看看,看了再说,不然免谈。”

    玄元却是丝毫不肯让步,谁知道你憨厚的外表下,会不会有别的什么套路?

    “你说的,君子一言,什么驴难追来着?”

    玄青山一手挠着脑袋,一边询问似的苦想着。

    “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是驴。”

    玄元被他老爹这没文化的样子逗乐了。

    “对对,额,不对不对,臭小子,老爹还用你提醒嘛,这句话老爹很早以前就会了,只是暂时没想起来而已。”

    玄青山脸皮极厚的说道。

    一点也不觉得难为耻,这句话还是玄元刚学会说话的时候教给他的。

    “可恶,剽窃我的词,老爹你功力见长了啊!”

    玄元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打不过呀,实在是。还够玄青山一只手的,没看到被抱着的时候都是一只手的嘛!

    “放屁,儿子的就是老子的,你没听过这句话吗?”

    玄青山一脸的不服气。

    “得,老爹你赢了,你要给我的东西呢?”

    玄元也懒得和这脸皮厚成墙的老爹扯皮,淡淡的伸出白嫩的小手道。

    “这样,我给你看一点点,确保我这次不拿空气来套路你,怎么样?”

    小胜一截的玄青山心情大好。

    不提空气套路就还好,一提起来,玄元就郁闷不已。

    那一天,玄青山也是这样贼兮兮的模样,说是要给个好东西玄元,作为交换,让玄元亲他一口。

    结果在玄元亲完他之后,玄青山竟然放了个屁拿在了手中,在玄元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丢了玄元一脸,那酸爽,简直不忍直视。

    虽然最后玄元释放了杀手锏,嚎啕大哭,当然了,是假哭的,雷声大雨点小,引得蓝香兰把玄青山耳朵都拧肿了。

    最后结局就是一比一打平,不过玄元当时心里那个郁闷啊,作为一个少年人,竟然被这憨厚的大叔给套路了。

    当时他就发誓,防天防地防老爹。

    这一次,要是不先看见东西。就坚决不同意,摆出一副宁死也不上当的可爱模样。

    玄青山这次好像是来真的,手上似乎真的有捂着好东西,玄元小眼睛四处乱瞄,试图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玄青山摆出一副贼兮兮的欠揍表情,双手合十捂着的东西鼓鼓囊囊。

    稍稍的放开了一点,让玄元确定里面是有东西的,只是一瞬,就又死死捂住了。

    “怎么样,这次老爹没套路你吧!”

    玄青山顿时信心大增的说道。

    玄元虽然只是匆匆憋了那么一眼,但已经大致猜出那是什么了,嗯,圆圆的,红色透明的包裹着一颗水果。

    好眼熟,到底是什么来着?嗯?这不就是冰糖葫芦吗?

    可恶,真把我当小朋友了啊,我可是堂堂少年啊喂,放如今可是快读高中的存在啊!

    我怎么会稀罕这玩意呢,可是为什么口水会控制不住的流啊!可恶,口水你他喵的给我争气点,别为了区区一颗冰糖葫芦就屈服啊。

    “喵!老爹,元儿想你了,快把冰糖葫芦给我吧!”

    内心不断地挣扎,嘴上却是很老实嘛,好气哦!

    “来,给。”

    玄青山把冰糖葫芦递给了玄元,那表情,那神态,犹如一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啊!

    看得玄元牙根痒痒,小手接过冰糖葫芦。伸出小舌头轻轻一舔,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

    小眼神微微的扫了玄青山一眼,只见上一刻还在胜利状态的玄青山,悄悄的咽了口吐沫。

    玄元却是不知,以他家的经济情况,能吃到一颗冰糖葫芦是多么奢侈。

    玄青山掏空了口袋,也只买了一颗半冰糖葫芦,还有半颗是留给自家媳妇的。

    媳妇嫁给他之后,她的辛苦,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对于玄元,看在眼里,爱在心里。他也很喜欢吃冰糖葫芦,也很想吃,可他只是舔了一下那半颗冰糖葫芦就忍住了。

    他舍不得,他愿意把他最好的,全部给他妻儿,他们就是他的全部。

    看着玄青山下意识咽喉咙的动作,玄元察觉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