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觉醒天赋二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平时挺抠门的老爹,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路上捡到钱了?

    玄元这副身体虽然才两岁多,可身体里的灵魂可是实打实的少年。智商很高的好不好!

    “爹,这冰糖葫芦真好吃,谢谢老爹!”

    “老爹你吃过了没?”

    “我,我已经吃过了。”

    玄青山不自觉的又咽了下喉咙,说话都有点不自然,脸上却摆出一副,这玩意已经吃腻了的模样。

    这下玄元觉得更有意思了,这次老爹是要玩什么套路呢?

    眯着小眼睛细细的思考着。

    “娘亲,咱家有冰糖葫芦了。”

    突然,玄元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的喊了出来。

    听到自家儿子的喊话,还在炒菜的香兰愣了一下。冰糖葫芦?

    “儿子,咱家买不起冰糖葫芦,你要是想吃,待会妈妈给你借钱买去!”

    没反应过来的蓝香兰,很是溺爱的回答着玄元。

    什么?没钱买?还要借钱才能买?那我这吃的是啥?不对啊,这就是冰糖葫芦啊,和我在地球吃过的味道差不多呀!

    没明白过来的玄元,看了玄青山一眼,只见刚刚还在偷偷咽口水的玄青山,此刻一脸的僵硬。

    而反应过来了的蓝香兰也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儿子刚刚说了什么,咱家有冰糖葫芦了?

    好你个玄青山,拿着锅铲就往小厅走去,看到了一脸僵硬的玄青山,和手拿冰糖葫芦的玄元。

    原本一脸怒气打算去找玄青山算账的蓝香兰,此时竟呆住了,默默转过身回到了厨房继续忙活着。

    只有略微有些湿润的眼眶,和嘴角翘起的那抹幸福角度,说明着一切。

    看到蓝香兰这般姿态,哪怕玄元再傻此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玄元默默的站在沙发上,身体慢慢的朝着脸色还在发僵的玄青山挪去。

    突然,他一下就抱住玄青山的脑袋,双手棒着他瘦削的面庞,吧嗒的亲了一口,并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老爹我爱你!

    原本还在脸色发僵的玄青山,被亲了措手不及,再一听自己宝贝儿子这句话,心都快要化了。

    “老爸,你也吃一口。”

    玄元凝视着玄青山的双眼说道。

    他发现,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世界。

    爱上了这个憨厚不懂表达的汉子,爱上了现在依旧在厨房里,忙活的那道身影!

    对上一世的执着,在此刻不知不觉中,淡化了几分。

    上一世的他,小的时候不懂事,调皮捣蛋,没少让父母操碎了心。后来,他上了初中,由于是住校制,没了父母在身边。

    他成绩不断下滑,逐渐不再喜欢学习,学会了和同学一起翘课去上网。

    真的好想再见一次上一世的父母啊,好想亲口和他们说一声,爸妈,你们辛苦了。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幸好,当时的地球华夏已经放开了二胎生育政策,他母亲也成功的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弟弟。

    不至于让他们为他的死太过于悲痛吧!

    收敛起情绪,这一刻,玄元发现,他自己好像成长了很多。

    玄青山抱着年幼的玄元,轻轻的咬了一小口冰糖葫芦,放在嘴里细细回味着。

    也不知是在回味冰糖葫芦的味道,还是在回味着自己儿子刚刚对他的表达。

    ……

    可口的饭菜很快就被端上了饭桌。

    “爹吃菜,娘吃菜。”

    被这夫妇俩感动到的玄元,非常孝顺的给他们夹着菜,身高不够的他,只好站在凳子上夹。

    “好,好,元儿也吃。”

    玄青山和蓝香兰一脸欣慰,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元儿,热水娘已经烧好了,你身子骨弱,可不能像你爹那样洗冷水。”

    吃过晚饭,蓝香兰对着玄元淡淡说道。

    “知道了娘。”

    已经找到自己换洗衣服的玄元应了声,他一岁多的时候就自己洗澡了,别家的小孩,一岁还啥都不懂吧!

    也是,换了谁的身体住着个快要18岁的灵魂,也早就会自己洗澡了。

    “娘,我香不香。”

    洗完澡的玄元腻歪在蓝香兰怀里撒娇。

    看得他爹一阵阵的羡慕。

    简朴的乡村没有夜生活,家家户户一到晚上就闭门不出,偶尔会有一两家拖家带口去串门聊天打趣。

    咚!咚!

    “玄弟!蓝妹!你们在家吗?”

    一阵敲门声响起,这不,隔壁家的米嫂带着米丫头串门来了。

    玄元穿着小睡衣,脚踩小拖鞋,蹭蹭蹭的跑去开门了。对开门这一项业务,做的行云流水,很是熟悉。

    自从玄元在村里出了名之后,来他家玩的村人可不少,邻居就更不要说了,都恨不得搬进他家住。

    自然而然的,玄元也就习惯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约三十的丰胰少妇,长相算是不错的那种,穿着名贵的锦裙,她自然就是隔壁家的米嫂了。

    她的手上拉着一个5岁的小女孩,精致的五官长在白嫩的小脸上,身穿杏色碎花小短裙。

    小女孩自然就是米丫头了。

    “米阿姨好!请进来坐吧!”

    玄元甜甜的对着米嫂喊到。

    谁让米嫂每次来,都会带着些村里没有的零食来呢。

    “米姐姐好!”

    即使是对着5岁的小朋友,玄元也给足面子。毕竟这副身体,也才两岁多。

    “米姐来了,快进来坐,香兰,米姐来了,快烧些茶水。”

    玄青山此时也从房内走了出来,热情的招待着米嫂。

    “不用了,不用了,干嘛每次都这么客气。”

    米嫂也忙笑着回应,牵着米丫头走进屋内,坐在木制沙发上。

    “丫头,把这次从城里带回来的脆脆饼拿出来。”

    米嫂柔声的对着米丫头说。

    米丫头听话的点点头,拿出手上拎着的脆脆饼放在了木制餐桌上。

    玄元不由的吞了下口水,单单是看那包装,玄元就知道那脆脆饼一定很好吃。

    “哎呀,又让米姐你破费了,每次来都这么客气。”

    端着茶水走出来的蓝香兰,也是一脸笑容的说道。

    “这不算什么,主要是这次去了城里一趟,看到这东西好吃,就多带了点回来。”

    米嫂虽然在和香兰说着话,眼神却时不时的扫过玄元,看到玄元对自己带来的零食,勾得嘴馋的可爱模样,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丫头,快把脆脆饼打开。”

    “嗯!”

    米丫头淡淡的嗯了声,似乎有些害羞,不过在座的人都知道,米丫头就是这样腼腆的性格。

    只见米丫头嫩白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拆开精美包装的绑条,打开包裹着脆脆饼精致的外包装,透明的内包装里,裹着金灿灿的饼干,在屋内油灯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这就是脆脆饼么,所有人都这么直直看着桌上的饼干。

    “米姐,这饼干真好看,一定很贵吧!”

    觉得气氛有些怪异的香兰,只好出言打破了这怪异的氛围。

    “不贵,不贵,来,大家一块吃。”

    说着就打开了最后的内包装,拿出了脆脆饼,先递给了玄元,然后是米丫头,玄青山和蓝香兰,最后则是她自己。

    玄元伸出小手接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咔嚓一声脆响,口感酥脆,有点微甜,随着咀嚼,嘴里散出淡淡的清香。

    “好吃吗?”

    米嫂对着两个小朋友温柔的问道。

    “好好吃!”米丫头和玄元异口同声,显得很有默契。

    看到两个小朋友都喜欢,三个大人也笑了。

    “玄弟,听说今天村里的阿海钓到了很多鱼?”

    米嫂他们一边吃着脆脆饼,一边聊着天。

    “可不是么,也不知道那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一钓一个准,钓了十多条大鱼呢,那时我刚好路过,他非得送我一条,这次又欠阿海那小子一个人情咯。”

    玄青山此时也是一边吃脆脆饼一边闲聊。

    玄元和米丫头则是埋头咔嚓咔嚓的狂吃,毕竟是小孩子,再怎么吃都吃不了多少。

    “阿海我有点印象,挺年轻的小伙子,听说钓鱼技术是村里的一绝。”

    米嫂回忆着缓缓地说。

    “这人呢,总会有最擅长的一方面,阿海就擅长钓鱼,玄弟种地也是村里最擅长的。”

    米嫂笑脸兮兮的看着玄青山。

    “那是,在湾沟村,谁不知道我种地的本事。”

    玄青山被夸的,鼻子都快飞上天了。

    “玄元,你告诉米阿姨,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呀?”

    米嫂转过头,笑眯眯的问玄元。

    “我么?就是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明了点吧!”

    玄元也不谦虚,有话直说那种。

    “那米啊姨问你,你觉得米丫头怎么样?喜欢米丫头吗?”

    米嫂终于问出了这次的目的。

    而玄青山和蓝香兰此时都一副果然是这样的表情。

    玄元很是认真的看着米丫头,那精致的五官,白嫩的肌肤,水汪汪的大眼睛。

    毫不客气的说,米丫头长大了之后,绝对是一个美女。

    “米姐姐觉醒天赋了吗?”

    玄元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