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纪年 凶残山寨
    前方的一块空地上,两个只比玄元大上两三岁的孩童,正扭打在一起。

    两边有他们各自的家人,正在给他们呐喊助威,两孩童不一会就打的头破血流。

    而各自的家人则是更加的兴奋和激动起来,两孩童也越打越凶残,其中一个孩童直接被打断一条胳膊。

    以一方落败结束这场战斗,胜利的一方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走了。

    失败的一方骂骂咧咧,一把扛起断手的孩童,也消失在人群之中。

    断手的孩童脸色煞白,满头鲜血和黄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死死咬着嘴唇,始终不哼一声,任由粗鲁的家人带走。

    跟着莫宇进村的众人,眼睛都看直了,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寨子。

    莫宇和他的骑兵们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轻车熟路的跟着中年妇女走了。

    留下一群被震撼到的众人,面面相觑。

    玄元眼中异彩连连,刚刚那两孩童打架的招式,分明就是不俗的武术。

    玄青山眼中有些不忍,情况要比蓝香兰好些,抱着小花花的蓝香兰,直接别过头不敢看。

    刘艺怡和那满身土豪气息的男童,则是被这凶残一幕,吓的脸色发白。

    就连雇佣来的那队江湖武师,此时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论杀人,他们每人手上不都有着几条人命?

    但是几岁大的孩童,只是打架就如此凶残的,还是第一次见,而他们双方的长辈不仅不劝架,还呐喊助威。

    真是一个奇怪的寨子。

    “老爹,你刚刚看到没,他们打架用的招式,和骑兵们用的有些相同。”

    被玄青山抱着的玄元,侧过脑袋看着玄青山。

    “虽然我不懂武术,但是我也看出来了,出招方面确实有些像。”

    玄青山和玄元聊了起来。

    “看莫宇队长对这个寨子的熟悉,私底下传授些武学也无可厚非。”

    “儿子,你可不要乱打什么主意。”

    玄青山警告似的看了玄元一眼。

    知子莫若父,玄元有些小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还打算趁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使用天赋偷偷的去观察下。

    要是真有什么武学,顺手拿过来就是。

    经过这么一闹,玄元也不由低头思索起来。

    莫宇太警觉,没法下手,骑兵和武师都被玄元这一路上,翻了个底朝天,毛都没找到。

    这让玄元很是郁闷,不过目前好像有了转机。

    低下头的玄元,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那是一道兴奋的光芒。

    进入寨子里安排的竹屋,趁着他爹娘带着小花花去做吃食,玄元找了个借口就开溜了。

    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玄元背后出现一丝黑暗裂缝,接着裂缝无限放大,瞬息就把玄元吞噬,消失在原地。

    进入天赋空间的玄元,悄悄朝着打赢架的孩童住处潜去。

    打赢的那孩童,出招最是纯熟,如果有武学的话,在他身上找到的机会相对要高。

    玄元七拐八弯的走在寨子的路上,寨子里的人和他擦肩而过,却充耳不闻,好似完全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哪怕玄元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他们依久发现不了玄元。

    即使是有过多次的经验,玄元还是有些感慨,这天赋,偷东西搞暗杀,真是作弊神器!

    半个时辰后,玄元一脸兴奋的出现在竹屋内,怀中高高鼓起,似乎有所收获。

    看他小脸上洋溢的笑容,应该是收获丰厚。

    玄元兴奋的掏出怀中的物件,一本发黄的小册子。

    小册没有封面,是一本手抄本,里面画满了人形图案,各种出招的图形,和招式的注解。

    随便翻了几页,原本兴奋的玄元,小脸苦拉了起来。

    原因是他不识字,地球的文字和这里的文字完全不同,此时玄元才感觉到,知识是多么的重要。

    这小册目前只能当公仔书来看,有些不甘的收起小册子,朝着饭香传来的地方走去。

    一家四口吃过早饭,刘艺怡就过来找玄元了。

    “玄元哥,听莫宇队长说,会在这个寨子停留两天是吗?”

    刘艺怡拉着玄元到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嗯,莫宇队长确实有说过,据说是要观看寨子里的一个比赛。”

    “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比赛,能使得赶时间的莫宇,停留两天时间。”

    玄元看着刘艺怡贴过来的精致小脸,差点就忍不住亲上去了。

    他内心不断告诫自己,我不是萝莉控,不是萝莉控。

    确认了这个消息的刘艺怡,突然变得神秘兮兮起来。

    看了看四下无人,小嘴贴近了玄元的侧脸。

    玄元内心激动的小鹿乱撞,现在的妮子都这么大胆了么?

    “玄元哥,我发现了点奇怪的事情。”

    刘艺怡附耳在玄元耳旁轻轻说道,声音小到只有两人可以听清。

    却是玄元想歪了,刘艺怡不是要亲他,而是在和他说悄悄话。

    “嗯?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心里闪过一丝小失望,玄元不动声色的问道。

    “玄元哥你看。”

    只见刘艺怡往地上撒了把种子,在她天赋的加持下,种子飞快的破壳而出,长成了幼苗。

    奇怪的是,幼苗全都指着一个方向。

    这一幕说明了什么?玄元眯着眼沉思了起来。

    “为什么树苗会指着同一个方向?”

    玄元看着刘艺怡。

    “我也不知,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我在山脚下实验过,一切正常。”

    “但是在寨子里,就完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怀疑树苗所指的方向会有宝贝。”

    刘艺怡摇摇小脑袋,把自己的试验和猜测说了出来。

    宝贝?玄元低头沉吟不语。

    要说这寨子古怪倒是有,宝贝的话,他还没有发现,不过树苗所指的方向,却是那中年妇女所在之地。

    再看看周围的植被,没有丝毫的异常,只有刘艺怡天赋催生出来的幼苗,才有所反应。

    综合这几点,玄元已然确定,这个寨子一定非同寻常,说不准真有什么宝贝。

    “就算真有宝贝,那又怎么样?光凭我们可以拿得到吗?”

    玄元看着刘艺怡淡淡说道。

    “能不能拿到先不说,如果连探寻一番都不愿的话,我有点瞧不起你。”

    刘艺怡此刻竟是用起了激将法。

    “你也无需激我,不过你说的对,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的话,就算有宝贝,也绝对轮不到我们。”

    “什么时候动手?”

    玄元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看向刘艺怡。

    “今天晚上我们就去探查。”

    刘艺怡也坚定的看向玄元。

    “就我们两人?”

    玄元想到了这点,他不是很担心自己,毕竟他有天赋空间,他只是有点担心刘艺怡。

    “就我们两个人,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刘艺怡拍着小胸脯,信心十足的看着玄元。

    ………

    玄元无语,实在想不到这妮子哪来的自信,还妄言保护他,难道这妮子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

    要知道,玄元一旦进入天赋空间,外界一般的攻击,压根打不到他,就连中级天赋者莫宇都发现不了他。

    就是这样,他对这次的探宝也没有足够的信心,而刘艺怡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实在想不通的玄元,也懒得想了,回到竹屋就和他爸妈聊天,静静等待夜晚的降临。

    夜黑风高,夜深人静,两道小小的身影,身穿黑衣。

    默契的朝着寨子里的中心区域潜去,越是接近疑似宝贝的地方,守卫就越是深严。

    白天还不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凡,可是到了晚上,这里几乎就是百米一哨。

    玄元一脸怪异的看着前方带路的小身影,刘艺怡一身小黑袍,遮得严严实实。

    就连玄元都差点认不出来,在漆黑中带路的刘艺怡,犹如在自家后花园中散步一般。

    轻松的躲过一处又一处的暗哨,朝着目的地潜行着。

    “嘘,先停一下。”

    带路中的刘艺怡突然停了下来,面前是一栋比其他竹屋大上许多的屋子。

    玄元疑惑的靠近屋子,在天赋的帮助下,玄元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屋内油灯照耀下,莫宇正和那中年妇女卿卿我我,抱着床单滚在了一起。

    玄元脸色立即变得潮红,脸色古怪的移开了脚步,不再观看屋内的情景。

    再看刘艺怡,不知何时已经催生了一株幼苗,树苗赫然指向眼前这栋竹屋。

    “遭了,这竹屋里面有人。”

    刘艺怡转身对着玄元说道。

    正在想着要怎么和刘艺怡解释的玄元,一下子懵在了原地。

    他是借助黑暗天赋才清楚的知道,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刘艺怡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对,刘艺怡只能察觉屋子有人,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发生什么事。

    想到这,玄元暗暗松了口气,差点要被这妮子吓死,要是刘艺怡这么强,玄元如今还知道了她那么多的秘密,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灭口,万幸刘艺怡没有玄元所想的那么强。

    “既然探索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如先回去,以免打草惊蛇。”

    玄元看着刘艺怡提议道。

    “好吧,只能这样了。”

    刘艺怡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不过屋子里有人,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先行撤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