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纪年 拿到首杀
    走进当铺的玄元,直接就被当铺内的装饰惊呆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在这一刹那,玄元还以为回到了地球的超市。

    “奇怪,有这么多人要当东西吗?”

    当铺,当铺,不就是典当东西的吗?怎么会有如此多人来典当?玄元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

    “主人,这里可不止是当铺,还是珍稀物品买卖的地方,人当然也就多了。”

    把长舌头重新卷入嘴里的小小,跟了上来,为玄元答疑解惑。

    原来是这样,这就不奇怪了,虽然大部分人,都是来典当东西的,但也有人是来买卖东西的。

    像玄元自己,这次不也是来,出售赃物的吗?

    就在玄元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小厮满脸热情的走了过来。

    “这位客观,请问是需要什么服务呢。”

    兴许是打量到玄元的穿着,小厮的热情有些几分虚伪,更多的是出于,职业性的微笑。

    玄元也不搭理这些,自己的衣着确实寒酸,可为了遮掩身份,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了不被人惦记上,他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伪装成一个侏儒男人。

    “嗯,我想卖点首饰给贵店。”

    玄元故作沉吟,捏了下喉咙说道。

    虽然经过了伪装,但声音方面还很是稚嫩,捏着喉咙说出来的话,会显的沙哑,让人听不出年龄。

    “客观,这边请。”

    不得不说,这小厮职业修养还是不错的,看见玄元这样的侏儒男人,眼里也没有什么异样。

    小厮面带着微笑,把玄元引领到一个窗口前,就径直离开了。

    “客人是需要卖东西吗,是的话,把东西放进窗口上的袋子即可。”

    一道淡淡的声音从窗口后面传来,让人听不出喜怒哀乐。

    玄元面色平淡,从怀中掏出所有的首饰,塞进窗口上的袋子。

    片刻后,窗口上又再次出现一个袋子,那淡淡的声音也再次传了出来。

    “客人的首饰一共兑换了一百一十九两金子,已经装在袋子里,没问题的话,客人请自便。”

    玄元拿过窗口上的袋子,打开扫了一眼,金子丝毫不差。

    果然如小小所说,这家当铺确实很诚信,可以说的上童叟无欺了。

    他拿出的那些首饰,市场价上,也确实只值这个价位。

    把金子收入怀中,沉甸甸的袋子,在收入怀中之后,却没了影子。

    却是被玄元直接扔进了空间之中,完成这件事的玄元,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待在当铺里。

    他对这些普通人用的东西,有点看不上眼,如果不是为了他爸妈,他都懒得来这种地方。

    走出当铺,炙热的阳光,让玄元不由的眯了眯眼。

    “主人,有人跟着我们。”

    小小察觉到了什么,出声提醒着玄元。

    “嗯,知道。”

    玄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

    玄元猜测,可能是刚刚收钱袋的时候,恰好被人看见,起了贪心,这才引来的祸端。

    玄元摇了摇头,想不到都如此低调,还是引来了麻烦。

    不过玄元也不怕这些宵小,不说他的天赋,就是身边的女鬼小小,也不是这些人可以对付的。

    玄元穿过热闹的街道,回到原先阴暗无人的巷道,一道漆黑裂缝闪过,玄元随即消失不见。

    在玄元消失之后,巷道口突然出现两个彪形大汉,一脸茫然的看着阴暗的巷道,那个侏儒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藏起来了?一念至此,他们走入了巷道,搜索起来。

    “两位在找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玄元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吓的两个彪形大汉,直接抽出砍刀对准玄元。

    “妈的!死矮子,少在那装神弄鬼,吓唬人。”

    “老子最近手头比较紧,识相的就乖乖把身上的财物交出来,不然的话,有你好受。”

    其中一名满脸奸诈的大汉,对着玄元嘿声骂道,满脸的不怀好意。

    “噢?这么说,两位是要抢劫咯,要是我不交的话,那又怎么样呢?”

    玄元小脸上,满是戏谑的看着二人,似在看着两个跳梁小丑一般。

    “要是不交,你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两人说着,气势汹汹的就围了上来,手中的砍刀,锋利无比,若是被砍上一刀,绝对会骨肉分离。

    “我劝你们不要乱来的好。”

    玄元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慌乱。

    这一幕更是让两人狞笑起来,他们认为玄元是在故作镇定。看向玄元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可很快,他们的狞笑就变成了惊怒,在离玄元还有八米的时候,一圈圈黑影,缠住了他们的双腿。

    不管他们如何挣扎,双腿始终停留在那里,动弹不得。

    很快,一丝慌乱出现在他们的脸上,接着演变成了惊恐。

    噗通一声,两彪形大汉直接就跪了下去。

    “大,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大人放过我们吧,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两人把地面磕的砰砰响,声色泪下,感人肺腑。

    玄元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有点心软。

    就解开了黑暗天赋对他们的束缚,转身离去。

    可就在玄元转身的刹那,一道闪耀着寒芒的飞针直逼玄元的面门。

    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住玄元全身,让玄元如坠冰窟,黑暗天赋闪电般追击着飞针。

    试图追上飞针,把它定住,可飞针速度实在太快,快若闪电。

    眼看着玄元下一刻,就要被飞针射个通透,身死道消。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鬼小小出手了。

    整个鬼魂的身体,幻化成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息,直接撞向激射而至的飞针。

    撞的飞针一个偏移,飞针擦着玄元的耳边极速而过,呼啸而过的风,刮的耳边生疼。

    玄元丝毫不怀疑,飞针一旦击中他的面门,他绝对会成为一具,带着余温的尸体。

    死神和他擦肩而过,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生死一线。

    玄元因愤怒而变的狰狞,的眼神看向两人,其中一人手中拿着飞针发射器,另一人的手上,也正要拿出飞针发射器。

    却是刚刚的求饶,都是为了拖延时间做准备,原本得逞的笑容凝固在两人的脸上。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无往不利,必杀的一击会突然打偏。

    经验老到的他们,一击不中,又准备着下一击。

    可是缓过神来的玄元,再也不给他们机会,一圈圈的黑暗飞快的笼罩着他们。

    一切都被定格,就连他们脸上的狞笑也被定住,就连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被定住了。

    带着滔天杀意的玄元,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去,被黑暗笼罩,动弹不得的他们。

    眼中充满了恐惧,看着玄元,就如同看着死神向他们走来。

    玄元一把夺过他们手中的砍刀,手起刀落,噗呲一声,两颗人头滚落在地,无头的尸体,鲜血喷涌而出,飞溅了玄元一脸。

    仍带着余温的鲜血,提醒着玄元,他,杀人了。

    两世为人,却是第一次杀人。

    愤怒,心悸,久久不能平静,一下就瘫软在了地上。

    玄元从小在爱的环境中成长,不是那种杀人如麻的魔头,他做不到如杀猪狗般的杀人。

    即使是杀人,也是在刚才,那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动的手。

    此刻,看着地上尸首分离的两具尸体,玄元恶心的吐了。

    至于害怕倒是没有多少,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心悸。

    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决不再轻视任何人。

    刚才就因为轻视对方,是两个普通人,自以为捏死他们,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可却差点阴沟里翻船,被两个普通人给杀死。

    女鬼小小,无声的陪伴在玄元身边,刚刚幻化成阴寒气息的她,此刻很是虚弱。

    鬼魂体的身躯,都变得透明了许多,鬼物,更擅长的是幻术,对物理方面的攻击,很是弱小。

    玄元感激的看向小小,如果不是小小,此时的他,就是一具被飞针刺穿的尸体。

    良久之后,恢复过来的玄元,收起尸体上的两把飞针发射器,拔下插入墙体一半的飞针,收入了天赋空间。

    随机带着女鬼小小,身后黑暗裂缝一闪,一人一鬼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两具无头尸体,无声无息的诉说着一切。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果然是千古至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