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比肩:绝色战王〕〔沈先生,爱到犯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娇妻太甜,帝少宠〕〔山海秘藏〕〔hello,顾太太〕〔热血兵王〕〔神级黄金指〕〔傲骨狂兵〕〔楼边人似玉〕〔隐婚溺爱:Boss大〕〔庶女妖娆:一品太〕〔宝贝归来,傲娇麻〕〔兵临都市护女神〕〔我的时空旅舍〕〔青梅小甜心:腹黑〕〔重生暖婚:傲娇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烽火佳人:少帅的〕〔重生蜜宠:景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纪年 天赋进度
    一念至此,玄元告诉玄青山一声,自己要去修炼后,就径直往后花园赶去了。

    穿戴好衣物,为了不打扰到家人休息睡觉,而赶到后花园凉亭,修炼的玄元,盘膝坐了下来。

    天地间的奇异气息,无时无刻不被外放的天赋所吸收。

    经过这几天的遭遇,玄元对天赋的理解,已经非常熟悉。

    奇异气息进入黑暗天赋后,会受到天赋里面的某种规则所限制,只能进不能出。

    玄元观看着天赋里游离的气息,渐渐的有些头绪。那些气息,似乎遵循着固定的路线在游动。

    随着细心观察,观察的时间越久,他就越发确定。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一丝天赋,让那丝天赋,跟随其中的一缕气息移动。

    弯弯绕绕的路线,那一丝天赋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跟在那缕奇异气息的后面。

    突然,一丝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体内清晰的传来。

    却是玄元控制的那一丝天赋,不知何时。已经被那一缕奇异气息,带入了体内。

    而那缕奇异气息,却又神奇的出现在天赋里面,周而复始,不知疲倦的遵循着某种规则。

    玄元看着被收入体内的那一丝天赋,狂喜之色溢于言表。

    他成功了,成功的开了个好头。

    虽然那一丝天赋,对十一米方圆的范围来说,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

    但能找到成功的方法,总比毫无头绪要强不知多少,只要有目标,有方法。

    彻底的把天赋收入体内,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玄元天赋和别人不同,他的天赋有着一个漏洞。

    他不进天赋空间时,天赋才会自然的吸收奇异气息,增加把天赋收入体内的难度。

    可要是他进入天赋空间的话,那么,天赋就会停止吸收奇异气息。

    只要他在不修炼的时候,直接进入天赋空间里面,就可以把收天赋入体内难度,大大降低。

    而这简直就是在作弊,可偏偏只有玄元一人可以作这样的弊。

    玄元想到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也许这就是作为穿越众的福利?

    一通胡思乱想过后,玄元继续起他的修炼之旅。

    把那丝天赋收入体内,只花了玄元一刻钟左右。

    玄元又尝试着,把体内的那丝天赋放出来,而又收了回去,这个过程出奇的顺利。

    玄元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些担忧。他怕把天赋收入体内后,放出来会出现他承担不起的意外。

    又或者放出来后,会不会收不回去。不过实验证明,这只是玄元想多了。

    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态,玄元有些事不得不做。

    不管什么事情,小心驶得万年船,没什么把握的话,就不会去做,而这,就是玄元的行事准则。

    所以,他才会只拿一丝天赋来做实验。若是失败,一丝天赋损失就损失,没什么大不了,这点代价他还是能承受的起。

    要是拿大量的天赋做实验,一旦出了差错,玄元哭都没地方哭。

    既然各种实验结果,都证明了没问题。已经解开心中疑虑的他,再无丝毫的担心。

    直接调动一米方圆的天赋,默默的修炼起来。

    天赋跟随着气息,遵循着特定的路线游走。

    很快,分化成一丝丝的天赋,被玄元收入了体内。

    时间就在这样的修炼中,悄然流逝。

    一米的天赋,在被吸收掉五分之一的时候。

    他突然停止了修炼,猛的站起身来,看着摆放在桌上的美食,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玄元竟然是被饿的停止了修炼,再一看天色,已然是落霞时分。

    看着红彤彤的晚霞,玄元明显愣了愣。

    他在天还未亮,可以说还是在凌晨的时候,就开始了修炼。

    然而,就这么一眨眼,一个白天就过去了?

    玄元首先感觉的就是,时间过的真是太快了。

    但随之而来的,则又是一阵狂喜。

    因为,如果按照这样的修炼速度。

    玄元方圆一米的天赋,收入体内所花的时间,也只需要五天到七天左右而已。

    就算是十一米方圆的天赋,彻底收入体内,成为中级天赋者,也只需要两个多月就可以完成。

    哪怕加上吃喝玩乐,不是一昧枯燥的修炼,在时间上也是卓卓有余。

    晋国有史以来,最快把天赋收入体内的人都要花费半年时间,而那个人,就是当今的开国皇帝。

    玄元的修炼速度竟然比晋国第一人还要快,以玄元这样的修炼速度,一旦被外界所知,玄元绝对会被拉去切片研究。

    一般人都要一年半的时间,才能把天赋收入体内。能在一年内完成的,都可以称得上是天才。

    而能在半年时间完成,就更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而像玄元这样,两三个月就可以完成的,绝对是天才中的怪物,惊艳世人的存在。

    时间上带来的充裕感,也让玄元放下心来,难得的安静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毕竟慕容菲那高冷绝艳的女人,可是给了他们一年的时间。

    落霞时的太阳,只剩下半边身影,映照的远处天边一片通红。

    点点金芒,撒照着世间万物,带来无限生机的同时,也带来着春暖花开。

    几只蝴蝶,游戏在花丛间,翩翩起舞。挥洒而下的阳光,把它们飞舞的影子映在花丛间。

    这一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玄元似乎懂了什么。

    仔细一想,却又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想到。

    灵光总是一闪而逝,玄元这次,并没有抓住。

    心中似乎有些失落,连修炼进度带来的喜悦,都被减弱了几分。

    就如同那即将落下的晚霞一般,即便美丽,也只能保持那么一点时间,而明天,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小花花掺着小脑袋,静静地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玄元。

    看着他一会开心,如同着魔,一会落寞,皱起轻眉。

    花花不明白玄元想着什么,只是觉得玄元很是怪异。

    看个晚霞,看个花园的蝴蝶,就那么的多愁善感。

    没见她天天看晚霞,天天抓蝴蝶玩,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

    她觉得,玄元一定是坐的太久,把脑袋给坐坏了。

    而她,又怎么会懂他心中所想呢。毕竟,他们不是同一世界的灵魂,灵魂的经历和年龄,更是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这些都已经注定了,他们以后的路,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玄元在此刻,心中已然决定,等晋级到中级天赋者后。

    他就去游历天下,见识世间那万般风光。

    “花花,吃过晚饭没?”

    吃饱后的玄元,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忽略了一直在旁边,静静等待他的小花花。

    这也怪不了他,因为小花花的性子,一向很野,像这样安静的情况,真的很少见。

    以至于玄元,下意识就忽略掉她了,如果是往常,小花花此时,应该扑上来黏着他才对吧。

    “花花你是怎么了?”

    见小花花没有回应,玄元皱了皱眉,出声问道。

    他内心隐隐的感觉到,花花的一反常态,怕是出事了。

    “小小姐姐,好像生病了,兰姨姨说会没事的,可姐姐还是很虚弱。”

    直到玄元问了第三遍,小花花才回过神来,低声说着。

    那模样,担心的表情全挂在了脸上。

    果然是出事了,玄元内心一个咯噔。

    事出反常必有妖,小小两天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事了呢?

    为了弄清楚小小到底出了什么事,关心着小小安危的玄元,拉过小花花,就往阁楼走去。

    那里,是小小住的地方。

    当看到女鬼小小,那近乎透明的身体时,玄元眼眶刷的就红了。

    这征兆,怕是过不了多久,小小就要彻底消失在这世间了。

    “小小,你怎么样了?是伤到哪里了吗?”

    玄元急忙冲了上去,双目含泪的看着小小。

    他怕,他怕这命运悲惨的女孩,将要离开他。

    回想起和小小相遇,相知,相互守候的日子。

    从害怕到熟悉,从战斗到舍命相救,那一幕幕不断闪过玄元心头。

    这一刻,玄元再也压抑不住,哭了出来。

    黄豆大的眼泪顺着眼角流淌,静静的划过他的脸庞,划过他的心。

    这一刻,他的心,很痛,前所未有的痛。

    虚弱到近乎透明的小小,想要安慰玄元,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即便是抬下手这般简单的动作,她都做不到。

    本来可以漂浮的身影,此刻,却虚弱的躺在床上,近乎透明的娇躯,时刻在诉说着她此时的虚弱。

    看着小小这般模样,玄元内心在不停的滴血,拭去眼角的泪水。

    玄元的目光,瞬间变得冷厉起来,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冰冷。

    他知道,小小这样的情况,绝对不可能是自然现象。

    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有人在背后捣鬼。

    他咬着银牙,双目中充斥着滔天的怒火,内心暗暗发着毒誓。

    一定要把陷害小小的人给揪出来,把他千刀万剐,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深呼吸一口气,玄元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内心。

    他有一些疑惑,为什么他的父母没在小小的身边,甚至到现在都没露面,这一切太过不正常了。

    该不会是,他的父母。

    玄元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恐惧,该不会他的父母也出事了吧。

    一想到这,后背惊出冷汗,瞬间打湿了他的衣衫,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苍白无力。

    恰好就在这时,他父母的声音响了起来。

    “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害得老娘被人给赶了出来。”

    “我早就说过,他们那些人绝对不会给小小治病的,你偏不信。”

    却是蓝香兰在数落着玄青山,手中拿着一串药,两人边说边走上阁楼。

    听到玄青山夫妇的声音,玄元提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抹了抹被自己吓出的冷汗,玄元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小小已经出事,要是父母再出事,这让玄元怎么活?

    好在万幸的是,玄青山夫妇只是去给小小求医问药,并不是出事。

    原来却是玄青山夫妇两,看到小小突然病倒,搞不清病因的他们。

    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想也不想,慌慌张张的就出门了。四处求医问药,因此还闹出不少笑话。

    给人看病倒是正常,给鬼看病却是稀奇的很,无一例外,两夫妇没少被当疯子,给赶了出来。

    最后醒悟过来的蓝香兰,意识到这样根本不是办法,要求玄青山先回来,和玄元商量下办法。

    可玄青山不信邪,认为一定有人会医治小小,结果没意外的被赶了出来,于是就有了蓝香兰数落玄青山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