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找出真凶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爹,娘!”

    玄元一把抱了过去,眼里还有着血丝的他,声音有些哽咽。

    父母的安危,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元儿,你放心,你小小姐的病会好起来的。”

    玄青山看着玄元哭过的小脸,出声安慰着,憨厚的脸上闪过担忧之色。

    显然,出门求医无果的他,对自己说出的话,也没有多少信心,更多的,只是在安慰着玄元。

    “爹,我没事,小小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玄元抬头看着他爹,希望玄青山能给他提供一点线索。

    “我也不知,早上的时候我把阁楼的门重新装了一块。中午想上来再把窗户也整理一番。”

    “谁知,就在那个时候,小小就躺在这里了。那时,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就赶紧找来你娘,一起找医师去了。”

    “直到现在才回来,可也没找到什么办法。”

    玄青山一脸丧气,显然,没能找到医治小小的办法,让他感觉自己很没用。

    玄元拍拍他的手背,表示不怪他。

    “咦,元儿,你看小小是不是好一点了。”

    蓝香兰突然惊疑出声,她发现小小的虚弱,此时竟然有所好转。

    比起刚刚手指都抬不起,现在的小小已经可以抬起手指了。

    玄元见状,急忙跑到小小的身边,仔细观察起来。

    小小此时确实要比刚才好了不少,不过还是很虚弱。

    一直在外放的黑暗天赋,对虚弱的小小来说,竟然起到了治疗的效果。

    冷静一想,小小的病因,可能是急发性的。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小小连逃到后院的时间都没有。

    要知道后院离这并不远,而玄元那时候一直在后院修炼。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个鬼魂,顷刻间差点魂飞魄散?

    玄元发动着天赋,细细感应起来,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

    蓝香兰和玄青山悄悄的退了出去,烧水煮药去了。也不管有用没用,总比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小小烟消云散强。

    阁楼内,只剩下两人一鬼,小花花一脸担忧的看着小小。

    玄元则是不断地寻找着蛛丝马迹,突然,玄元目光如炬的看向那扇新门。

    正确的说,是看向那扇玄青山新装上的那扇门,门上有着鲜艳的红漆,红漆似乎画着奇特的纹路。

    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就连玄元,都是顺着小小的手指看过去的,才隐隐感觉到那扇门的不同。

    红漆似乎也不是一般的油漆,玄元走过去,用指甲轻轻一刮,红漆掉落一地,放在鼻前一闻。

    血,这是血液的味道,对于杀过人的玄元来说,血腥味并不陌生。

    而这血,并不是人类的血液,更像是,某种动物的血液。

    突然,玄元想起了什么,鬼最怕什么动物的血,黑狗血,对,这是黑狗血。

    轰!

    一声巨响,却是那扇新门,直接被愤怒的玄元一拳给轰碎,碎渣直接飞了出去。

    盛怒过后的玄元,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拳,如星辰般的双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这,这还是人类能拥有的力量吗?他只是把五分之一米的天赋收入体内,就拥有如此的力量了?

    一拳,只是一拳就把一人高的木门轰成碎渣?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要是完全把天赋收入体内的话,那自身的力量又该如何恐怖?

    如果再配合天赋近乎变态的能力,玄元在同阶之中,岂不是无敌?恐怕到时候再越级挑战,问题也不会很大吧?

    小花花也被玄元这一幕,惊的小嘴微张,大眼睛扑闪扑闪。

    “儿子,怎么了?”

    玄青山夫妇听到动静,急忙赶了过来。

    当看到被轰烂的新门,和满地的木渣时,嘴巴都快合拢不上了。

    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上午刚装的新门,怎么烂成这样?不要告诉玄青山,这是玄元干的,因为他是不会信的。

    这已经超脱了他的认知,他也是初级天赋者,自认为绝对做不到这等程度。

    更别说玄元只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即使这个孩子天赋过人,可也不能这么离谱的是不是?

    “爹,娘,没事。这块门就是害小小的罪魁祸首。”

    良久,终于相信自己实力的玄元,看着玄青山夫妇说道。

    果然,木门被轰碎后,小小的脸色好看起来。

    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幻,但也摆脱了烟消云散的结局,相信过不了多久,小小又能恢复原来的模样。

    “小小,你感觉怎么样?”

    看着逐渐稳定下来的小小,玄元关心的问道。

    他发过誓,一定要找出害小小的凶手,很明显,那凶手一定和那扇门有着莫大的关系。

    可玄元知道,他的父亲绝不会是凶手,那么,这件事就一定和材料商有关。

    “玄元,我暂时没事。这一切都是那木门上的纹路造成的,上面还有黑狗血,一定是高人所布。”

    脸色好看不少的小小,告知玄元,她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

    玄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这批材料当初都是他定制的,现在看来,有人材料中做了手脚。

    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害小小,他,一定要给查出来。

    “爹,娘,没事了,接下来的事,我来处理就行。”

    玄元不动声色的说道,他不会让父母参与到这件事之中,让他们先带着小花花离开。

    只剩下他和小小独处,他看着小小,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让她好好修养,不要担心其他。

    身后黑色裂缝一闪,把他吞没。

    进入到天赋空间的玄元,大步流星的往材料商所在走去。

    他,要给小小一个交代,要彻底查清这件事,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耍阴招。

    此时,黑夜已经降临,而内城区街道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高挂的灯笼,来来往往逛夜市的人群,偶尔巡逻一次的官兵。

    夹杂着风月场所里传出的莺莺燕燕,和那属于成年男性的呻吟。

    这一切,都在反映着晋国帝都的繁荣昌盛。

    不管是熙攘的人群,还是巡逻的官兵,和玄元擦身而过时,都如同没有他这个人般,匆匆而过。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次元空间里,更为的恰当。

    此时,一家内城区最有名的青楼,烟絮楼。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正有着几名男子在开怀畅饮,而其中一人,正是玄元当初订购材料的那位负责人。

    房内还有着一个,贼眉鼠眼的游方道士,和一个一看就是肾虚的纨绔青年。

    他们此时正在房间内,大肆的畅饮,欢声谈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