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略施小计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去了材料商家,扑了个空的玄元。稍微打听一下,就往这里赶来。

    此时的他正站在门外,听着房内三人说着话。

    “侯少,小的敬你一杯,恭喜你略施小计,一栋豪宅就这么到手了。”

    材料商一脸的掐媚,举着酒杯对着肾虚的侯姓纨绔说道。

    “好,来喝。”

    侯姓纨绔对他的奉承,很是满意,和他举杯畅饮。

    他也有着些许的感慨,觉得老天都在助他。

    “若不是恰好遇到云游道长,我要拿下那栋闹鬼豪宅,又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你的功劳也少不了,要不是你把那扇门给送了进去,这事估计也难成。”

    侯姓纨绔和他喝了一杯后,笑吟吟对着材料商说道。

    “侯少过奖了,斩妖除魔乃是我等分内之事,只是您承诺过的好处,可不能少啊!”

    贼眉鼠眼的云游道长,也一脸掐媚的举杯说道。

    “云游道长请放心,只要我明天派人过去确认一下,那鬼物已经被灭,该给你的,一分都少不了。”

    侯姓纨绔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事成之后,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那贫道就先谢过侯公子,不过听闻那家人里。有一个孩子是学院里的学员,这么做的话,后面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云游道长脸上,有着一丝担忧的说道。

    “我说道长担心的是什么,原来是这个呀,道长尽管放心就是。”

    “别说那学员只是个初级的小孩,就算是中级的天赋者,在侯府面前,那也是不够看的。”

    “侯府,那可是在咱内城区内,也是属于大有名气的家族,府内中级天赋者就有三名之多。”

    “夺取一个初级学员的宅院,那还不是跟闹着玩似的。”

    听了云游道长的话,材料商立马站了出来,大拍侯姓纨绔的马屁。

    “好,说的好。本少也不隐瞒两位,本少早就看上那栋宅院了。”

    “只可惜那里总是闹鬼,而我们又拿那鬼物没有办法。这才被那新搬来的一家给捡了个漏。”

    “如今,有了云游道长和你的帮助,本少要收回那栋宅院,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被拍着马屁,听的很是舒服的侯姓纨绔,一脸正经的说道。

    好似那宅院本就是他的,如今只是要收回来。

    “哈哈,那就先恭喜侯少得偿所愿。来,贫道也敬你一杯。”

    云游道长听了之后,彻底放下心来,举起酒杯敬侯姓纨绔。

    “来,喝。今日不醉不归,哈哈……”

    房内三人推杯换盏,哈哈大笑,似是玄元所买的宅院,已然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听到这里的玄元,此刻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那姓侯的纨绔青年,看中了那栋鬼宅,但他又拿小小没有丝毫办法,就没有购买。

    结果被收服小小的玄元给捡漏了,本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

    未成想,那侯姓青年无意中认识了云游道长,而偏偏这云游道长,又有着几分杀鬼的本领。

    这下子,侯姓青年的心思就开始活络起来了,经过一番商议,决定要夺走玄元买下的那栋宅院。

    他让道长在材料商提供的门上做手脚,再让熟悉宅院的材料商把门送过去,这事就这么成了。

    只要那栋宅院里的鬼物一灭,再栽赃陷害玄元一家在装神弄鬼,搞的满城风雨只为夺取那栋宅院。

    甚至还可以诬陷玄元一家四口,就是灭门上一户人家的凶手。

    到时候,玄元一家就是百口难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到那时,玄元一家还不得乖乖就范,双手把宅院奉上?

    要是玄元想鱼死网破,胆敢反抗的话,以侯姓青年背后侯府的实力,杀掉一个初级天赋者,不要太容易。

    在帝都这样的地方,就算玄元一家四口全部都消失,也翻不起丝毫浪花。

    可以说,这侯姓纨绔的阴谋不可畏不毒,略施小计就可以让玄元家破人亡。

    计划很完美,也成功了一半。可惜的是他算错了一步,他不知道玄元的天赋能力,而这,就成侯姓青年致命的地方。

    如果玄元只是一个普通天赋的学员,那还真被侯姓青年的阴谋得逞了。

    很可惜他错了,而这个错误也注定了他,必死无疑。

    知道侯姓青年阴谋的玄元,双眸中充满了杀意。

    此时,他很想冲进去把里面的人都给杀了。

    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可以这么做。杀了里面三人容易,可是杀了他们的后果,却不是玄元可以承担的。

    玄元不畏惧里面任何一人,甚至可以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死掉。

    可要是这么做的话,势必会引出纨绔青年背后的侯府,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大战。

    他倒是怡然不惧,可是他的父母怎么办?小花花怎么办?

    三个中级天赋者,玄元交战起来也会相当吃力,况且他们还会有朋友,有手下。

    到时候一旦他父母被抓,任玄元如何逆天,也无能为力。

    所以这事绝不能冲动,必须想出个办法来。

    玄元低下头,沉吟起来,他必须想出一个完美的办法。

    至于直接杀掉他们,再去灭掉侯府满门这种想法,只是一浮现出来就被玄元给否决了。

    先不说玄元是不是那等嗜杀之人,就说一旦这么做了,首先有反应的不是别人,而是朝廷。

    一个内城区也算小有名气的家族,一夜之间,全部被杀。

    朝廷会不介入?到时候朝廷一介入,查到玄元头上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所以,这个办法,想都不用想,直接否决掉,这不是玄元想要的结果。

    突然,玄元眼中一亮,计上心来。

    如果,如果他们三人互相残杀呢?例如,云游道长不知发什么疯,突然杀了侯姓青年?

    然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追上材料商并把他杀死?

    随后云游道长迅速逃离,而巡逻官兵追击而去,却在外城区突然追丢呢?

    如果,云游道长自此了无音讯,彻底消失。

    那么,侯府还会有时间理会玄元一家吗?

    答案就是,当然不会,只怕到那时,侯府只会全力通缉云游道长。

    可如果云游道长早就死了呢?那这件事最后估计也只能不了了之吧。

    想到这里,玄元兴奋的血液沸腾,上辈子看的小说,果然没白看,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

    想到就做,趁着酒保进去更换酒水。躲在天赋空间中的玄元,一个侧身,闪了进去。

    侯姓纨绔正在和道长敬酒,突然,一只小手握着匕首,从云游道长的方向,闪电般朝他脖子抹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股带着腥味的鲜血,就从他脖颈处喷了出来。

    鲜血像是不要钱的喷泉般,喷射而出,直接喷了云游道长一脸。

    而那只小手只是一闪而逝,快的让人看不清,只剩下那把匕首,带着鲜血,叮的一声掉落在地。

    而侯姓青年的尸体,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至死他都不明白,他怎么就被抹了脖子。

    被喷了一脸鲜血的云游道长,也懵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谁能告诉他?

    材料商也彻底懵住了,他想不明白,云游道长为什么会突然出手暗算侯少,他感觉他的智商不够用。

    “杀人了。”

    直到酒保的尖叫声传来,他们才反应过来,侯姓青年,死了。

    彻骨的寒意袭上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如坠冰窟。

    侯府的怒火,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起。

    逃,这是他们想到的唯一生路。解释?没用的,先不说酒保已经看到房内只有他们三人。

    而侯姓青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了。他的血还沾了云游道长一身,这样的情况下,侯府会听你解释?

    别开玩笑了,只怕一旦被抓住,被处死都算轻的,只怕到时候会生不如死。

    说人不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难道是鬼杀的?可你就是道士,抓鬼除妖的存在。鬼杀的,骗鬼去吧,谁会信?

    所以,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转身就是逃,片刻时间都不敢停留。

    酒保狼狈的逃出房间,边逃边喊杀人了。

    他,离房门最近,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

    材料商和云游道长想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烟絮楼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这里。

    材料商紧随酒保其后,就要冲出房间。

    不料,原本掉在地上的那把匕首,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出现在了他后心窝的地方。

    他回过头,不敢置信的指着云游道长,一脸的恐惧。

    随着心脏被刺穿,他扶着门边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身体缓缓倒下。

    双眼圆睁死不瞑目,似乎不敢相信,云游道长会这么狠。

    而云游道长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般,他亲眼看着材料商的背后,突然出现一把匕首,直直的朝着他的心窝捅去。

    他想要提醒,却已经来不及,大张着的嘴巴,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豆大的汗珠,湿遍他的全身,那把匕首凭空出现,到接连杀死两人。

    也只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样鬼物,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第一时间怀疑的就是鬼物,在他的认知里,也只有无影无形的鬼,可以做到这一点。

    这一刻,他又重燃了自信,他相信,只要他抓住这只鬼物,侯府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可随着他不断施法,他的心也越发阴沉下来。

    没有,什么都没有,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楼下的嘈杂,和下人往这里赶来的脚步声。

    这一刻,他心如死灰,这鬼物的厉害程度,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了。

    逃,逃的越远越好,想到这,他纵身一跃,撞开了二楼的窗户,逃了出去。

    他不敢往门口方向逃,因为材料商刚死在那个位置,那个鬼物应该是守在门口。

    藏在天赋空间中,操纵着这一切的玄元,满意的看着逃离的云游道长。

    为了给云游道长足够的逃离时间,他在门口守了一波,杀了几个最先冲进来的下人。

    吓的剩下的下人迟迟不敢进入,自然也没发现,已经逃离的云游道长。

    见时机差不多了,一切都如他剧本所想的那样发展。

    玄元直接离开了烟絮楼,顺着云游道长逃离的方向追去。

    接下来,只需要把云游道长无声无息的处理掉,再伪装出他已经逃离帝都的假象,那么这一切就完美落幕了。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顺利。

    云游道长逃离的路上,遇到不少阻碍,按照这样的速度,被抓住严刑拷问,是迟早的事。

    一旦他被抓,那玄元宅院这件事也会被摆上桌面,到时候玄元就功亏一篑,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迫不得已的玄元,只好暗中出手相助,凭着天赋空间的变态能力,一切又回到了正轨。

    云游道长顺利的逃离着,逃离中云游道长,一脸死灰之色,他知道,就算这次能侥幸逃离,也注定了要亡命天涯。

    侯府和朝廷一定会通缉他的,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让他百口难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更为让他胆颤的是,他的逃离之路并不顺畅,搞得他都快要放弃,准备认命了。

    可就在这时,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那些追击他的巡逻兵,不是突然绊倒,就是裤腰带被解开。

    这一幕幕不可思议的事,给了他足够逃离的时间。

    但他在看到这一幕幕后,却是亡魂皆冒,一点兴辛的感觉的没有。

    这一切,仿佛背后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掌控着一切。

    他知道,那个罪魁祸首还跟在他的身边。

    似乎,是在帮他逃命。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要利用自己的逃离,达成某种目的。

    想到这里的云游道长,想要就此放弃逃命,可每每到此,就会有一股彻骨寒意袭上他的心头。

    仿佛只要他一停下,就是他丧命之时。

    逃了足足一个时辰,从内城逃到了外城,这时,他再也逃不动了。

    他已经筋疲力尽,而身后的追兵,依然不止。

    就在他认命般躺倒在地,试图拼个鱼死网破,也要一睹幕后真凶一眼时。

    一只小手突然凭空出现,把毫无防备的他,一下就拖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只是瞬间他就无法呼吸,痛苦的挣扎起来。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他太累了,不管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到达极限。他很想就此死去,挣扎,只是他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很快,他就不再动弹,被天赋空间内的规则彻底杀死。这,还是玄元第一次直接把人拖进天赋空间。

    天赋空间内,玄元就站在他的尸体旁。捏着下巴沉吟,回想着这一切,有没有哪里出现疏漏。

    最终发现,一切都如计划所想那般,没有丝毫纰漏之时。玄元开心的笑了,自此这次的危机,完美化解。

    天赋空间外,追击而来的巡逻兵,呼啸而过,直接无视了天赋空间内的一人一尸。

    因为,他们看不见玄元天赋空间内的一切,云游道长成功的‘逃离’。

    在尸体中绑上超重的石头,找了一个无人的下水沟,就此抛尸。

    完成这一切的玄元,赶回了自己的宅院,再次确认万无一失的他。就此沉沉的睡了过去,这样动脑子的事情,真的把给他累坏了。

    一觉醒来,玄元只觉得精神抖擞,第一时间,玄元就是跑出去打听消息。

    结果不出玄元的意料,侯姓纨绔请云游道长和材料商喝酒。

    结果云游道长不知发什么疯,突然暴起杀人,把侯姓青年和材料商给杀了,整个过程都被烟絮楼的酒保所目睹。

    接着就是侯府和巡逻兵去逮捕云游道长,可是好像被他给逃掉了。现在侯府和朝廷都已经下令,全国通缉云游道长。

    而玄元宅院的事,却没有任何人提起。仿佛没有玄元宅院的任何事,对于这个结果,玄元很是满意。

    不枉自己出了大力气,暗中操纵着这一切。

    这下,玄元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接下来可以安心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