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又欺负人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玄元你给我站住。”

    终于追上玄元的那群少年,累的差点喘不过气。

    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玄元那两条小短腿,到底是怎么走的,竟然能走的这么快。

    追的他们都快累岔气,才堪堪赶的上,玄元的脚步。

    听到有人喊自己,玄元转过身一看,顿时就乐了,又是那群中二少年。

    瞧他们那副没出息的样,搀着腰,喘着粗气,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玄元就觉得好笑。

    丢给他们一双大白眼,不断地鄙视着他们,就那么差的身体素质,还敢追他?

    同为初级天赋者,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纨绔,绝对是纨绔加中二。

    此刻,玄元内心再次的,给这群少年,加了一个标签。

    十五六岁还是初级天赋者,想来也没什么前途可言,这辈子都只能是初级天赋者了。

    “你们烦不烦,找我有什么事吗?”

    玄元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一群二世祖,找他干嘛?

    赶紧问清楚,然后去办重要的事,他可没时间陪这群纨绔在这耗。

    “哟,小子,你很嚣张啊!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看着玄元鄙视的眼神,那简直就是对他们赤裸裸的侮辱。

    其中一个少年,压抑着怒火,嘲弄的看着玄元说道。

    他,现在真的好气噢。

    真的好想出手教训玄元一顿,可是,他没有忘记,他答应了某人的事。

    一想起那人,他脸上就泛起了花痴般的笑容。

    玄元被这少年笑的头皮发麻,这笑容,怎么似曾相识呢?

    哦,想起来了,那些捡肥皂的,不都是这样笑的吗?

    想到这,玄元突然菊花一紧。这群中二少年,该不会还有龙阳之好吧?看他生的俊美,慕名而来找他的?

    可是看着又不像,这群少年到底想干什么,问他们也不说,笑的又难看。

    玄元差点都要暴走打人了,见他们没说什么事,不想浪费时间的他,再次转过身,准备离开。

    “靠,你又想走。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那群少年爆发了,看到玄元又要转身离开,直接无视他们,顿时就被刺激到了。

    接二连三的被鄙视和无视,让他们这群脾气本就不好的纨绔。

    再也忍受不了,彻底爆发,直接就朝着玄元冲了过去。

    他们已经决定,先收拾玄元一番,教教他怎样去做人,再来慢慢的完成任务。

    看着一群少年,像疯狗一般朝着自己冲来。除了开始被吓了一跳之外,反应过来后的玄元,也兴奋了起来。

    刚刚修炼完毕,还没来得及测试自己身体的力量,现在倒好,免费的沙包送上门来了。

    不过看到他们没动用天赋,玄元也不打算动用天赋。

    他想测试下,被奇异气息滋润,改善后的肉身力量,到底有多强。

    为了不把这群中二少年打残,他特意收了点力度。

    可就算是这样,在那群少年冲过来之后,还是被给玄元收拾的老惨。

    有两个少年还被打掉了几颗牙,一群少年被玄元给揍的惨叫连连,哭爹喊娘,歪七扭八的躺了一地。

    最后被收拾得老惨的他们,不得不哀求着说明了来意。

    原来,他们都是受刘艺怡的嘱托,来找他的。

    而他们都是刘艺怡的拥护者,见他一个小屁孩,竟能得到刘艺怡的召见。

    还让他们来找他,这让他们心里很是不舒服。

    说明白点,就是他们妒忌,玄元和刘艺怡之间的关系。

    于是,决定给玄元来一个下马威,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这一幕。

    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玄元停止了继续收拾他们,不然的话,估计还有的他们受。

    知道是刘艺怡找他,也没再耽搁时间。直接跟着他们,就赶往了刘府。

    内城区刘府,晋国高官刘文华的府邸,红砖绿瓦,高大阔气。

    古典之中又带着一点清幽,门口两座石灯更是别样雅致。

    一群鼻青脸肿的少年,步履蹒跚的走来,身后跟着晃晃悠悠的玄元。

    少年们轻轻的敲了敲,高大的红木门。

    片刻时间后,门开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出来,看到鼻青脸肿的少年们,先是愣了愣。

    接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就在前方带起路来,自始至终不发一言,气氛显的有些沉闷。

    玄元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刘府还真是别致,清幽楼阁,小桥流水,在这繁华的帝都,还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他丝毫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埋伏和阴谋。

    如果有的话,也不会只派一群弱鸡来找他。

    况且,他还有着最大的底牌,只要不踏入布置有基石的地方,想要伤到如今的他,还是有点难度的。

    悠然自得的跟在他们的身后,边走还不忘欣赏着府内的景色。

    还别说,这刘府,还真的比他那豪华宅院要美。

    本来他家宅院,后花园里的景色,还是能拿的出手的,可惜被他爹给毁了。

    后花园里的花草地,有一半都被他爹给拿去种菜了。

    他那奇葩的老爹玄青山,竟然还嫌地方不够,想把整个后花园都给整成菜园子。

    要不是小花花和小小坚决不同意,阻止了他的恶行,恐怕那最后半块地里的花花草草,最终也难逃厄运。

    欣赏着府内的美景,感慨良多的玄元,跟着他们来到了迎客厅。

    随后,管家让那群少年在迎客厅里等候,就带着玄元往后院走去。

    假山流水,绿柳成荫,错落有致的凉亭,给这后院增添着几分美意。

    凉亭中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盘坐在一副字画前,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

    管家点了点头,示意玄元自己过去,就离开了。

    看着凉亭中那小小的身影,两月未见,竟是有了些许的想念。

    雪白衣裙,束缚在娇小的身躯上,如瀑的发丝,随微风轻轻摇摆,隐约传来一丝异香。

    绝美精致的五官,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无不在诉说着,眼前这女孩,是一枚美人胚子。

    只怕长大以后,会成为祸国殃民的存在。

    这女孩,不是刘艺怡,还能是谁。

    两月未见,刘艺怡倒是出落的越发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