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纪年 小狐狸精
    玄元缓缓走入凉亭之中,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刘艺怡的背影,没有开口说话。

    刘艺怡似乎不知道玄元的到来一般,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她面前的字画,仿佛能把字画看穿。

    两人就这样各忙各的,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犹如时间静止了一般。

    良久,似是看的有些累了,玄元坐了下来,坐在了刘艺怡的对面。

    他是故意的,刘艺怡把他喊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按刘艺怡的性格,要是没什么事情,绝对不会劳师动众的把他喊来。

    所以玄元一点也不着急,你要等,我就陪着你等,等到你说为止。

    反正眼前亭台流水,美人相伴,他也没什么损失。

    “你来了?”

    刘艺怡淡淡的说道。

    本来在钻研字画的她,被突然坐到她面前的玄元,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来了。”

    玄元看着越发漂亮的刘艺怡,也同样平淡的回道。

    简单的一言一语,像是两个朋友间,最为纯粹的问候。

    这种气氛和感觉,让玄元感到有些怪异,似乎有些熟悉,是在哪里遇到过呢?

    顺着这感觉,玄元思绪开始纷飞起来,他回想起了上一世,还在读初中时。

    第一次和女同学,约会到操场时的感觉。

    和现在,竟出奇的有点相似。

    看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玄元,刘艺怡并没有出声打断,而是选择了静静的等待。

    她有些话,想对他说,有个忙,想请他帮。

    “哦,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片刻,回过神来的玄元,脸上闪过一丝歉意的说道。

    他也不客气,顺手就拿起桌面上,摆放的苹果,啃了起来,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刘艺怡。

    直奔主题,是玄元一向的风格,既然人都来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没关系。找你过来,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的。”

    刘艺怡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平静的看着玄元说道。

    她算是了解玄元性格的,知道玄元不是那种喜欢客套的人,有话直说,一向如此。

    “什么忙?说来听听,能帮的一定帮。”

    听到是要请他帮忙,玄元立马警惕了起来,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是模棱两可的说道。

    以玄元对刘艺怡的了解,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喊玄元帮忙的。

    可要是重要的事情,以玄元一个初级天赋者的实力,又能帮得上什么忙?

    刘艺怡所在的刘府,不说是一方豪强,也相差不多了。

    就刚刚给他带路的管家,实力都有中级天赋的等级。

    之前在府内一路走来,他看似散漫的欣赏风景,实则是在观察刘府内,暗处的护卫力量。

    一路走来,利用天赋可以感知到的,就有不下五个中级天赋者。

    这等实力和力量,还需要玄元帮忙?

    他觉得这事必须要慎重,可不能被刘艺怡给卖了。

    别看刘艺怡也是三岁多,可玄元始终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这样的怀疑并不是空穴来风,之前和她的接触,她表现的太过于睿智,一点也不像三岁的孩童。

    “你知道赋灵吗?”

    刘艺怡看着玄元的眼睛问道,她可管不了玄元怎么想。

    她既然把玄元喊来帮忙,就自然就有着她的计划。

    玄元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我知道哪里有赋灵金属。”

    看到玄元点头,刘艺怡继续说着。

    她看着玄元的眼睛,玄元也在看着她的眼睛。

    双方都想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对方的情绪。

    “我也知道哪里有,皇宫里面嘛。”

    玄元轻笑一声,又拿起一颗苹果,边吃边说道。

    他认为刘艺怡是在逗弄他,赋灵是天赋者的武器,可以增强天赋的威力。

    去过学院的学员,都是知道赋灵金属的。

    而赋灵金属,一直都掌握在那些大势力,和绝世强者手里。

    其中又以皇宫为最,谁人不知?

    见到玄元好像误会了自己,刘艺怡也不忙着解释,拿起桌面的花茶轻嘬一口。

    “无主的赋灵金属。”

    细细品味着口中的花茶香味,刘艺怡缓声说道。

    似乎有所意料一般,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被惊呆的玄元,没有丝毫嘲笑的意思。

    而玄元,则真的是被振惊到了。

    她刚刚说了什么?无主的赋灵?

    就连口中的苹果渣,都忘记了嚼碎吞咽。

    怎么可能?

    这是玄元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第一想法,不说流落在外的赋灵,本就稀少。

    一般人能得到这样的信息,哪个不是藏着掖着?

    会有傻子把这种消息泄露出来?

    要知道赋灵金属这玩意,就是自己不使用。卖出去,也能封官晋爵,吃个十世无忧。

    这般珍稀无价的宝贝,刘艺怡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自己一个初级天赋者,能帮得到她什么?

    随着这几个疑问,玄元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这下子,真的麻烦了。

    刘艺怡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明显的就是不怕他把消息泄露。

    那么,要不就是自己人,要么就只有死人,才能保守这个秘密了。

    悄悄用天赋,防范着周围,生怕下一刻就会被暗杀掉。

    “为什么找我?”

    玄元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咽下口中的苹果说道。

    既然她说需要自己帮忙,还把这么要命的信息透露给他,自己总得知道为什么吧?

    自己一个,没有任何势力和实力的草根,凭什么可以帮得到她?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如果我这么说的话,你是一定不会信的。”

    “我如实告诉你,我看中的其实是你的天赋能力。以你影子天赋的能力,一般的中级天赋者,根本不会是你的对手。”

    刘艺怡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盯着玄元的眼神说道。

    似乎真的是,看中了玄元的天赋,可以帮助到她一般。

    “我的天赋很一般,实力也很渣,恐怕帮不了你。”

    玄元苦笑一声说道,他是真的不愿走这趟浑水。

    普通的金银之物,都有许多人为之丧命。

    就更别说,根本不是金银财宝,可以买得到的赋灵金属。

    对于这其中的危险,他是深有体会。

    所以,此刻为了能推脱,他撒起谎来,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瞎掰,我早就找人,试探过你的实力了。如今,我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了你,你觉得你还有的选吗?”

    刘艺怡玩味的看着玄元,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这一刻,玄元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冷气。

    喵的,这小狐狸精,怎么如此狡猾。

    先是以朋友的身份抛出诱饵,等待玄元上钩。

    要是一般人,听到无主赋灵的消息,早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去了,哪还会有这么多的废话?甚至还不愿意要?

    可玄元不同,玄元深知其中的危险,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他还有半个月左右,就能成为中级天赋者了,有些大好的前程,压根就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风险。

    可刘艺怡这小狐狸,明显有备而来,见引诱失败。就开始了威胁,而且还派人试探过他。

    威胁玄元知道,可试探过他?难道是那个时候?

    突然,玄元回想起,曾经被一个中级天赋的少年。

    用‘借学院点’的理由,和他打过一场,难道那个少年是她安排的?

    想到这,此刻的玄元,如同吃了一只死苍蝇般难受,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真的是想不到,除了他自己,竟然还有人可以这般妖孽。

    “那个中级天赋者,是你安排的?”

    玄元脸色难看的看着刘艺怡,这逼绝对是人精,小小年纪就有着和他一样智慧。

    “没错。你当时有一百学院点,而且当时我们四人中,就以你的实力最为捉摸不透,不找人试探你一下,我又怎能安心?”

    “不过,你总算没让我失望,越级战斗不说,下手也蛮狠的。”

    刘艺怡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给了玄元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表示玄元的一切,其实她都有在暗中观察着。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玄元再怎么不愿意,此时也由不得他了。

    没看见暗中,埋伏着的那几个护卫,气机已经锁定他了吗?

    “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玄元也认真了起来,问着刘艺怡。

    既然你逼着我帮你,那我能有什么好处?

    这你总得告诉我吧,可不能让我白给你拼命,那是不存在的。

    “找到的赋灵金属,一人一半。”

    刘艺怡很是大方的承诺,似乎是为了得到玄元的帮助,下了很大的血本一般。

    可玄元却一点都不信任她所说,这么心机的女孩,会平白无故给他一半赋灵?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不存在的,谁信谁傻逼,反正玄元不会全信。

    “先给我一千两黄金,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玄元也是痛快,既然答应了刘艺怡,那就不带犹豫的。

    不过要先把家里的,财政危机解除再说。

    一千两黄金,不多,也就够普通的人家,吃个几辈子而已。

    但是对刘府,对刘艺怡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很快,一千两黄金,就从刘府内运了出去,送往玄元家的宅院。

    而玄元也和刘艺怡,商讨了此事的细节。

    更是知道了,刘艺怡找玄元帮忙的真正原因。

    刘府,家大业大。

    而刘文华的子女更是众多,刘艺怡只是他其中的一个女儿,而且还是庶出的。

    是他当年出差公务,和一个女子偷情所生,本来刘艺怡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回到他父亲府内了的。

    可是刘艺怡命好,三岁时觉醒了稀有天赋,自此认祖归宗。

    被接回了刘府,可却因为她母家无权无势。

    她在刘府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兄弟姐妹处处刁难,她甚至动用不了多少刘府的力量。

    可她很争气,从小就表现出了她的聪颖,深得刘文华的喜爱,自此才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微弱势力。

    迎客厅里的那群中二少年,也是她笼络来的跟班势力之一。

    她父亲很看好她,并给了她一个考验,就是夺得赋灵金属。

    可是以她如今的势力,去争夺那赋灵金属,实在太难。

    于是,她看中了玄元。玄元天赋强悍,最重要的是没有投靠别的势力。

    如此人才,如果不趁此机会,拉拢到己方势力,那刘艺怡就不是刘艺怡了。

    认识到,是因为自己太过杰出,才导致的这一系列事情,玄元除了苦笑就是苦笑。

    被这么一个小狐狸看好,真的不知道是福是祸。

    至于赋灵金属所在的地方,明天就可以知道了。

    为了保险起见,刘艺怡并没有告诉玄元,赋灵所在的位置。

    押送着一千两黄金,玄元心事重重的,赶回自己的宅院。

    这么大的阵仗,早就惊动了街坊邻居。

    不过,在看到车上那大大的刘字时,他们眼神就变得异常灼热起来。

    这家人竟然和刘府有着关系?

    这下,必须要和这家新搬来的,打好点关系了,万一以后用的上呢?

    玄元不理会这些街坊的想法,直接让刘府的人,把黄金搬进了宅院。

    自己则是回房思考人生去了,就连他的父母喊他,他也没怎么搭理。

    小小一直漂浮在他身边,见证了这一切。

    她那小脑袋,实在是想不明白,玄元到底是在烦恼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