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比肩:绝色战王〕〔沈先生,爱到犯规〕〔我开棺材铺的日子〕〔娇妻太甜,帝少宠〕〔山海秘藏〕〔hello,顾太太〕〔热血兵王〕〔神级黄金指〕〔傲骨狂兵〕〔楼边人似玉〕〔隐婚溺爱:Boss大〕〔庶女妖娆:一品太〕〔宝贝归来,傲娇麻〕〔兵临都市护女神〕〔我的时空旅舍〕〔青梅小甜心:腹黑〕〔重生暖婚:傲娇总〕〔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烽火佳人:少帅的〕〔重生蜜宠:景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元纪年 玄元烦恼
    把自己关在房内的玄元,心情很是复杂。

    他本以为,像他这样聪明的人,这个世界,应该会很少的才对。

    结果才没过多久,他就碰了一鼻子灰。

    难道小说里,那些主角最聪明,反派最二,愣头青般的设定,都是骗小朋友的?

    要不然,为什么一个小女孩,都可以聪明到近乎变态的地步?

    现在回想起来,刘艺怡一共用了三计,分别是引诱,威胁和利诱。

    以朋友身份,分享消息,引诱玄元上钩。

    一般人,通常都会被这个消息,冲昏头脑,然后上钩被套路。

    这个计谋失败后,她就开始了威胁。

    如此重要的消息,是一定要保密的,不是自己人,那么就只能是死人。

    威胁过后,为了消除自己的反抗心理,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去卖命,又许下重诺,给予利诱。

    一连三计下来,就连玄元都大喊吃不消,苦着一张脸,上了贼船。

    不得不说,刘艺怡是真的很聪明,人长的又美,家境又好。

    玄元都差点喜欢上她了,如果她套路的不是他,或许真的爱上也说不定。

    苦着一张脸,仰躺在床上,思索着要如何反击。

    他有点不甘心,就这么被别人,套路着自己。

    如何才能在,上了贼船的情况下,而又把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是一个难题。

    如果不到迫不得已,玄元不想跟刘艺怡翻脸。

    他的朋友不多,刘艺怡算是其中一个。

    可要是性命攸关的话,玄元翻起脸来,绝对会比翻书要快。

    这里,是人吃人的世界。

    不光要有实力,还要有智力,像别的穿越众,一路把开挂进行到底。

    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再强大的实力,没有几分智商,真的不会被人给利用吗?

    恐怕到时候,被人给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吧?

    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此,空有一身实力,却只能给别人卖命。

    玄元可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他立志要游遍这个世界,不光要有实力,更要有智力。

    不然的话,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就悲剧了。

    而想要掌握更多的主动权,玄元就必须要掌握更多的信息。

    而这,也是玄元最致命的地方,对于这次争夺赋灵,除了得知是无主之外。

    其余的信息,他一无所获,刘艺怡嘴巴实在是太严。

    那赋灵金属在哪里?

    有哪些危险?

    争夺的有几方势力?

    对手的实力如何?

    自己在此次事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些,玄元一个都不知道,而这些信息的答案,都关乎着他的生死。

    这,也是玄元,苦着脸烦恼的原因所在。

    这种生死,不在自己操控中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非常讨厌这样的局面,非常讨厌这样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是刘艺怡,那小狐狸精带给他的。

    他决定,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眼前黑色裂缝一闪,玄元消失在了床上,只有床上的余温,诉说着刚刚有人躺在上面。

    进入天赋空间中的玄元,利索的出了宅院,朝着刘府所在的方向潜去。

    清幽雅致的刘府内,刘艺怡正在迎客厅里,招呼着那群少年。

    他们眼中带着刻意的讨好,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逗得刘艺怡嘻嘻直乐。

    重要的事情,他们却是避而不谈。

    这让躲在一旁偷听的玄元,很是无语。

    他躲在天赋空间里,顺利的进入了刘府,并成功的,潜伏在一旁。

    目的,就是想打探一下,关于赋灵金属,更多的消息。

    好多掌握点主动权,结果,这群纨绔,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

    除了不断的找闲聊话题,逗刘艺怡开心外,对于赋灵金属的事,始终只字不提。

    看着他们一群少年,围着一个小萝莉转,玄元就觉得恶心。

    还能不能有点志气了?

    身为血气方刚的少年,你们的骨气都去哪了?

    刘艺怡,就这么值得你们去讨好?

    特别是,一群大老爷们,竟然聊着小女生才会聊的话题时,玄元在一旁听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他感觉,要是再这么听下去,耳朵都要听出茧子。

    玄元悄悄的退出了迎客厅,蹑手蹑脚的往后院走去。

    他想要去找,刘艺怡,经常盯着看的那幅字画。

    也许那幅字画,可以给他提供点线索,也说不定。

    反正,要比继续待在这里强的多。

    听着那些没有一丝营养,全是刻意讨好的话,玄元害怕自己会被洗脑。

    没听说过近墨者黑吗?

    对于那群中二,玄元觉得离的越远越好,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那种。

    可玄元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明天,玄元和他们就要一起出发了。

    至于出发去哪里,玄元只知道是去夺取赋灵金属,地点以及更多的信息,还在寻找。

    穿过廊道,又来到了那个凉亭,可惜的是,那幅字画已经被收起来了,没在这里。

    唉声叹了一口气,玄元只好继续寻找着,求神拜佛的,希望可以找到点线索。

    突然,玄元停住了脚步。

    面前这间楼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暗处守卫的力量,却比别的地方要深严几倍。

    你问玄元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这个时候,正站在两个暗卫的身后,几乎和他们脸贴脸。

    而他们却毫无所觉,好似没有玄元这个人一般。可玄元,明明就站在他们的身后,距离都不足半米。

    玄元不由的,再次感慨自身天赋能力的变态,两个暗卫的实力,都有中级天赋者的水准。

    可玄元,待在天赋空间里的时候,几乎和他们脸贴脸,他们愣是察觉不到玄元丝毫。

    而这,也让玄元对自身天赋的能力,充满了信心。

    玄元自信满满,就想进入这栋楼宇内,寻找些线索。

    不过恰好就在此时,他们所谈论的话题,却成功的吸引住了玄元。

    暗卫甲:“你说老爷怎么突然,就看好这个九小姐的?”

    暗卫乙:“这个我知道,听说是因为九小姐,异于常人的聪明。”

    “几日前,还帮老爷解决了,一个非常棘手的案子,这才得到老爷的厚重。”

    暗卫甲:“可即使如此,就派出咱们凌夜一队,来保护她,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护卫乙:“我也有过这样的疑问,咱队长说了,老爷好像是要把咱们凌夜一队,全权交给九小姐。”

    “还因此给九小姐,设置了一道考验,只要九小姐能通过考验,就可以完全接管咱们。”

    护卫甲:“我的天啊!这是真的吗?要把咱们这群精英,交给一个三岁的女童?”

    “老爷的脑子,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护卫乙:“嘘,禁声。你不要命了,敢背后议论老爷。你嫌命长,我还想活久点呢。”

    护卫甲:“是,是。我只是太震惊了,才口无遮拦。咱们同生共死这么久,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

    护卫乙:“行了,行了。别那么矫情,替你保密也行,今晚烟絮楼,你请客…。”

    听着两个暗卫的话,玄元哪里还不明白,原来刘艺怡,就是刘府的九小姐。

    哟呵,真看不出来这小狐狸。本事还挺大,竟然有了,成为刘府下一任继承人的资格。

    懒的再听这两个暗卫的插科打诨,玄元直接走入楼宇内,翻找起来。

    既然这里守卫这么深严,说明这里不是刘艺怡的住处,就一定是刘文华的住处。

    在这里,应该可以找得到,他想要的线索。

    果然,才找了没一会,他就找到了那幅字画。

    玄元把它放在桌上,细细研读起来,可却毫无所获。

    这,只是一幅普通的字画而已。

    又被刘艺怡这小狐狸给耍了,故意拿一幅普通的字画,装的还似模似样,恨的玄元直咬牙。

    玄元不信邪,有着黑暗天赋这开挂般的存在,还有着成年人的智商。

    他就不信,会一直被刘艺怡,给吃的死死的。

    继续翻箱倒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一幅地图。

    地图上,清晰的标记着赋灵金属,所在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