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初次离别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看着眼前这副地图,玄元脸色很是阴沉,身体也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喵的,这哪里是去夺赋灵金属,简直就是在玩命!

    以玄元如今的实力,如果不待在天赋空间内。

    去到那个地方,基本上就是去送死的,炮灰般的存在。

    这一刻,玄元打起了退堂鼓,实在是那个地方太过于恐怖。

    地图上腥红的三个字,足以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宁静山,听起来很安静,很唯美的地方。

    可实际上却恰恰相反,那里,到处都充斥着死亡的危机。

    那里,是恶鬼的天堂,是人类的禁区。

    相传,很久以前,那里还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山。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里就逐渐多出了很多冤魂,凝而不散。

    久而久之,整座山都充斥着鬼魂的存在,本来这也没什么。

    不过,事情就在几年前,发生了转变。

    一个高级天赋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独自闯入了那里。

    可却自此了无音讯,甚至有传言,他已经死在了那里。

    他的家族不信邪,为了寻他,不断地派出高手,足足有十多位中级天赋者。

    一齐入山探寻,却再也没有出来。

    如此庞大的队伍,可却在进入那里时,瞬间石沉大海,翻不起丝毫浪花。

    自那之后,宁静山,也变成了生人勿近的鬼山。

    就是这样的一个恐怖地方。

    竟然就是刘艺怡此行的目标所在。

    这如何不让玄元打退堂鼓?

    可要是真的就这么退缩了,玄元又有点不甘心。

    连高级天赋者,都被其吸引,冒着生命危险进去,而又走不出来的地方。

    说没有什么宝物,谁信?

    连高级天赋者都垂涎的东西,估计也就只有赋灵金属了。

    玄元眼中闪过一抹贪婪,就连内心里的恐惧,都减弱了几分。

    既然,小狐狸明知那里的可怕,还要执意前往,恐怕是有所依仗。

    知道了那里的可怕,玄元反而没那么担心了。

    尽管身体依然在颤抖,可这也比直接和人比斗要好的多。

    对他来说,鬼物要比人好对付的多。

    毕竟,他的黑暗天赋,对鬼物有着治疗的能力。

    而且鬼物天生就对黑暗亲近,玄元去那里,只要时刻小心些,保住性命问题应该不大。

    至于,有哪些势力和刘艺怡这小狐狸精争夺,在玄元知道要去的地方之后,就一点也不担心了。

    以那个地方危险的程度,和她的智商,能有几个人,可以在她手下讨得了好?

    把一切恢复原样,玄元悄悄潜出刘府,回到了自己的宅院。

    一切都办的神不知,鬼不觉。

    回到自己房间的玄元,从天赋空间中,摸出了一块石头。

    石头上,刻画着奇异的纹路,这块石头,是他的战利品。

    石头本来是云游道人的,可云游道长死后,这块石头自然就易主了。

    看着上面那熟悉的纹路,玄元很是满意,这玩意,终于派上了用场。

    若是此时,小小在他附近的话,一定会被这石头上纹路,给轰击的魂飞魄散。

    拳头大小的石头,很是常见,要是扔到大街上,绝对不会有人把它当宝。

    可就是这样一块普通的石头,却散发出一阵阵的波动,散发出一种常人所看不见的波动。

    当时,要不是黑暗天赋,对这块石头隐隐产生的厌恶感,玄元可能就此和它擦身而过了。

    玄元有些庆幸,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收起手中相貌普通的石头,玄元走出宅院,他要多做几手准备。

    上次的黑狗血,加上石头特殊的纹路,差点就让小小魂飞魄散,他觉得,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找来几块木板,四四方方,巴掌大。

    又找来一只黑狗,手起刀落,直接杀了取血。

    拿起石头,浸泡在黑狗血中,把前来凑热闹的小小赶了出去。

    很快,木板上就布满了带着黑狗血的特殊纹路。

    玄元看着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又如法炮制的多做了几块,有备无患,以防万一。

    最后用光了黑狗血的玄元,收起地上那一堆的木板,心满意足的走出房间。

    香喷喷的饭菜充满着诱人的香味,资金充足的蓝香兰,做的饭菜越来越香甜美味。

    饭桌上,玄元对他的父母,说了过几天要外出一趟的消息。

    玄青山只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知道,以玄元如今的实力,已经足以自保。

    况且,担心和阻止,似乎没有什么用。

    看着玄元带回来的那一千两黄金,那时候的他就知道,玄元是要去办事了。

    那个醒目的刘字,他知道,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抗衡。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玄元去放手一搏。

    只有蓝香兰,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忧,默默地起身去给玄元打点行李。

    她转过身的一刹那,一颗泪珠,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玄元突然内心一酸,可却依然埋头吃饭。

    他知道蓝香兰的担心,可他有着自己的安排,有些事,必须要去经历。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蓝香兰尽管担心,也没有阻拦玄元的原因所在吧。

    孩子始终是要长大,做父母的,不是去束缚孩子的翅膀。

    而是无论如何,只要孩子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都会全力支持。

    这一晚,玄元罕见的,同意了和父母一起睡觉。

    第二天,天未亮玄元就消失了。

    为了不吵到他父母休息,他直接进入天赋空间内。

    当他来到刘府的时候,刘艺怡和那群少年,已经骑着千里兽在等候了。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着两个中级天赋者跟随,加上玄元,一共八个人。

    其中刘艺怡和另一个随从是女性,其余人清一色的男子汗。

    翻身骑上一匹千里兽,玄元内心有些紧张,这还是他第一次骑千里兽。

    “第一次?”

    刘艺怡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似是在打趣着他。

    玄元点了点头,何止是第一次骑千里兽,更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

    没有父母在身边陪同,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随着玄元的到来,骑队缓缓出发,向着城外走去。

    宁静山,距离帝都五百公里远。

    以千里兽的脚程,全力奔跑开来,只需一天一夜即可到达。

    收敛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心绪,缓缓恢复平静,策马扬鞭,跟上了刘艺怡的脚步。

    和她并排而行,两个随从紧跟其后,最后面的则是那五个少年。

    玄元可以感觉得到,身后有五道冰冷的目光,在死死的盯着他。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玄元,我们这次的行程,会很危险。必要的时候,需要些炮灰,你懂的。”

    刘艺怡突然用只有两人,可以听得见的声音,在玄元的耳边轻轻说道。

    那亲昵的模样,顿时又惹来身后那五道仇视的目光。

    “炮灰?”

    玄元听了后,愣了一下。

    直到刘艺怡眼神看向着后方,微微示意了一下。

    玄元心中才闪过明悟,她的意思是,身后那五人,是此行的炮灰?

    心里冷笑一声,恐怕自己在此行的过程中,也比炮灰好不到哪去吧?

    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总不能露出异样,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这一路上,玄元都没有怎么说话,这让一向熟悉他的刘艺怡,有点摸不着他的想法。

    天未亮出发,到出城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出了城之后,玄元一行人,才开始了真正的赶路。

    开启赶路模式的他们,顺着官道,一路风驰电挚,谁都没有说话。

    骑着千里兽,高速前行,迎面扑来的风,刮的玄元脸面生疼。

    再一看刘艺怡,她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蒙上了一块纱巾,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察觉到玄元在看她,刘艺怡转过头,对着他笑了笑,就继续了赶路。

    傍晚,他们来到了一家驿站,准备在这里过夜,明日再赶一天路,就可以到目的地了。

    安顿好千里兽,拿出随身的干粮,就着水吃了起来。

    吃饱后,玄元和刘艺怡走入了驿站内。

    驿站很简陋,地方也很小,不过容纳几个人还是足够的。

    那五个少年,一进入驿站内,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明显是对简陋的驿站,有着深深的嫌弃,不过只是一瞬,他们就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

    一脸掐媚的围着刘艺怡打转,忙前忙后。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刘艺怡的仆人。

    就连玄元都被他们给挤到了角落,看着他们那副狗腿般的模样,玄元就来气。

    就不能争气一点吗?

    老是围着那小狐狸转,有意思吗?

    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玄元走出了驿站。

    看着夜空明亮的月色,微微的有些出神。

    轻盈一跳,跃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离地五米高的枝干,玄元一个起落间,就稳稳的落在了上面。

    拿出几根细绳,编织成地球上的睡网,顺势挂在树上,就睡起觉来。

    赶了一天的路,说不累,那都是骗人的。

    明月高悬,夜深人静,只有一些小动物,夜出觅食发出声音。

    半梦半醒中的玄元,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驿站的后方。

    在那里,无声无息的躺倒着几具尸体,犹带着余温的鲜血,诉说着,他们前几分钟,还是活生生的人。

    玄元眼中满是冷漠,那些山匪眼睛也不擦亮点,竟敢打刘艺怡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那两个中级天赋者,随手解决了几只蝼蚁,就悄无声息的隐去。

    在这寂静的深夜,或许,只有玄元这个身具黑暗天赋的人,才能知道他们的隐身之处。

    天色将亮未亮之时,队伍再次出发,朝着宁静山而去。

    傍晚时分,赶了两天路的玄元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宁静山附近的一个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