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闯宁静山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这是一个荒废的村庄,村里的人在很早之前就搬离了这里。

    房屋破破烂烂,灰尘满地,蜘蛛网随处可见。

    如果不是因为附近的宁静山,这个村庄也不至于荒废如此。

    选了一间没那么破败房子,众人就住了进去。

    今晚,要在这里过夜。

    明天中午,太阳最盛之时再进山。

    玄元,刘艺怡和那五名少年,围坐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桌上的地图。

    “各位,地图上的标示,请一定要熟记,走错一步都将万劫不复。”

    刘艺怡小脸满是凝重的说道。

    这是一张玄元没有见过的人皮地图,上面清晰的标注了宁静山内,最为危险的几个地方。

    几人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就在众人熟记地图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玄元和刘艺怡对视一眼,走了出去。

    守在外面的两个随从,警惕的看着远方而来的人。

    那是一支十人的队伍,除了领头的少女是初级天赋者,其余九个都是中级天赋者。

    如此阵容,恐怕来者不善。

    果不其然,一向和颜悦色的刘艺怡,在看到少女的瞬间,脸色刷的就变得难看起来。

    刘艺怡冷哼一声,带着众人迎了上去。

    “哟!是什么风把刘小九给吹来了?”

    没等刘艺怡说话,对面领头的少女,就对着刘艺怡讥讽起来。

    少女约十六岁,圆脸娥眉,青丝如瀑,长相有些甜美,声音悦耳。

    可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嘲讽的语气。

    从她的话语和表情中可以看出,她和刘艺怡是相熟的,而且,极有可能还是死对头。

    “这个就不劳姐姐费心了,可是姐姐为何不待在帝都里,却出现在这荒山野岭呢。”

    刘艺怡丝毫也不示弱,出口反讥讽道。

    这下子就有趣了,玄元看着两人言语间,透露出的信息得知。

    明日,是进山最好的时机,而少女很明显,是刘艺怡的对头。

    是抢夺赋灵金属的竞争对手,不过,貌似是少女那边占据着上风。

    很明显,刘艺怡这边,明面上,只有两个中级天赋者坐镇。

    而少女那方,足足有九名中级天赋者,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本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撕逼大战,结果双方人马都只是打打口水仗,就各自分开。

    看着少女那伙人,直接就在马路中间安营扎寨,玄元感到有些无语。

    再不济,你也把房子抢一下呀。

    就在路中央露营算什么事?

    这让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玄元,对少女的行为感到有些失望。

    刘艺怡带着众人进屋继续看地图去了,唯有玄元没有跟着进去。

    他单脚一跺地,轻轻一跃,跳上了屋顶。

    遥望着远处最高的那座山,宁静山,也叫鬼山。

    夜色下的宁静山,真的很宁静,一丝声音都没有,宁静的有些恐怖。

    山上白影忽隐忽现,似乎是有些动物在活动。

    只有玄元等人才知道,那些根本不是什么动物,而是鬼。

    高大幽深的山树,在朦胧的月色下,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引人向往。

    缓缓收回目光,玄元算是知道了那座山里,最为危险的地方所在。

    把记在脑海里的地图,和看到的山景,缓缓重合在一起,玄元跳下屋顶,回屋内休息去了。

    今晚一定要休息好,毕竟,明天还得拼命。

    第二天,两队人马集结到了山脚下。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进山最好的时机。

    玄元嚼着肉干,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座山。

    这座山真是够怪异的,白天和晚上,明显不是同一座山。

    现在的宁静山,看上去普通无比,和周围的前头,并没有什么两样。

    偶尔还能看到一两只小动物,调皮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可昨晚,玄元看到的宁静山,明明不是这样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可是能把一座山给幻化,这是需要多大的鬼力?

    玄元不敢想象,这里面的危险,是不是还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也逐渐爬到正中,炙热的阳光温暖着大地,可玄元感到的却是一片冰寒。

    那冰寒,是眼前这座宁静山给他的感觉,似乎是在警告着他,不要轻易踏入。

    “我们出发!”

    带头的刘艺怡,手中拿出一块玉石,散发出莹莹的微光,对着众人说道。

    五名少年一马当先,踏入了宁静山,按着地图上标注的路线走了进去。

    刘艺怡看了看没有动弹的玄元,眉头微微皱了皱,示意玄元跟上。

    玄元看着已经开始登山的五人,在刘艺怡的示意下,也跟了上去。

    刘艺怡则是跟在玄元身后,留意着玄元的一举一动,她是怕玄元捣乱。

    两个随从,紧跟其后,保护着刘艺怡的安全。

    少女一伙,却是从另一条路线上山去了。

    看来,通往赋灵金属所在的位置,并不止这一条路线。

    毕竟,在这神秘莫测的鬼山,没有绝对安全的路线。

    随着深入宁静山,玄元发现了不对劲地方。

    刚才明明还是艳阳高照,可此时抬头望去,哪里还有太阳的半分影子。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一眼望去黑压压的渗人。

    在山外清晰可见的山路,此时竟像蛇道一般,弯弯扭扭,时隐时现。

    这诡异的一幕,让玄元小心肝狂跳不止,转头看了看刘艺怡。

    只见她面不改色,似乎是早有预料一般。

    她手中巴掌大的玉石,不断地散发出淡淡荧光,像护身屏障一样,守护着她。

    玄元暗自点头,心想果然不出所料,刘艺怡确实是有备而来。

    转过头继续赶路,渐渐地,他发现,前方的那五个少年,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他顿了下脚步,和刘艺怡并排而行。

    “艺怡,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玄元指了指前方的五人,对着刘艺怡说道。

    “没事的,他们只是被鬼附身了而已。”

    刘艺怡淡淡的说道,似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玄元立马就不干了,被鬼附身?还没事?有没有搞错啊?

    顶着一脑门的黑线,玄元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希望她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刘艺怡被玄元的目光看的受不了,只好给玄元解释起来。

    原来,这五人,都是被他们家族暗中卖给刘艺怡的祭品。

    是用来祭祀宁静山的鬼魂,保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底牌。

    听到这个消息的玄元,震惊的合不拢嘴,还有这样的操作?

    这些大家族,真的很不把自己家族子弟当人看,好好的大活人,说卖就卖了。

    震惊过后,就是深深的恐惧,他发现,身边的刘艺怡是如此的陌生。

    残酷,无情。

    提着心,吊着胆,玄元悄悄把一块木板捏在了手中,和刘艺怡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玄元发现,他已经看不透她了。

    捏着木板的玄元,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心里总算是有了点安全感,巴掌大的木板隐隐传来暖洋洋的感觉。

    如果有鬼魂在他身边徘徊的话,一定会发现,他们根本就靠近不了玄元。

    正确的说,是不敢靠近那块浸泡过黑狗血,还有些奇异纹路的木板。

    随着前行,前方那五道身影开始彻底的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玄元停了下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他呆呆的看着已经消失的五人,没敢再踏前一步,甚至有着想转身就跑的冲动。

    也就在五人彻底消失的刹那,他手中的那块木板,碎了。

    碎的那么突兀,碎的那么彻底,化为了木屑从指间滑落。

    冷汗彻底打湿了他的衣衫,后背一阵阵的发凉,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着,引诱着他继续前行。

    他看着自己,突然变得有些透明的双手,双目中满是对未知的恐惧。

    突然,一股温热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袭遍他的全身。

    暖洋洋的感觉,如同浸泡在温泉中一样,让人舒服到呻吟出声。

    却是刘艺怡握着玉石的小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暖洋洋的感觉,就来自于那莹莹的淡光。

    缓过神来的玄元,感激的看了刘艺怡一眼,悄悄的在手中,又拿出了一块木板。

    双重保障下,玄元已不再像刚才那般狼狈。

    回头看了看,两个随从身上散发着滔天的杀意,和周围的雾气,隐隐的形成了抵抗。

    玄元心里顿时了然,像刘艺怡手中这样的玉石宝物,其实并不多。

    那两人能一路走到现在,凭借的是强健的体魄,和那杀人无数所形成的杀气。

    要想形成这般杀气,玄元估摸着,怎么也得杀一百人以上。

    一想到自己身后就跟着两尊杀神,玄元就头皮发麻。

    搞不好什么时候,他就被人家给当成胡萝卜给剁了。

    看着彻底消失的五人,刘艺怡脸色也不太好看。

    原本计划着,五人的祭祀时间,可以让他们撑到下一个点。

    结果,还没走到地图路线的一半,五人就彻底的消失了。

    这也是刘艺怡,大大的低估了宁静山里,鬼物的贪婪。

    如果,献祭的活人再多两个的话,到达目标区域,那就万无一失了。

    可符合献祭的祭品,哪有那么容易找,就这五个少年,都还是刘文华,花了大力气给她弄到手的。

    难道这么快,就要把玄元给放弃了吗?

    她明亮的眼神里,有着挣扎,如果没有祭品带路,即使他们可以不被鬼物所害。

    可也别想找到赋灵金属,在这满是鬼物的山上,到处都充斥着无形的鬼力。

    可要是不放弃玄元,她的底牌就又要少一张。

    到底要如何取舍,她眼神晦暗不定,久久不能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