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纪年 李羽决斗
作者:醉萌龙少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带着兴奋的心情,玄元难得的没有去修炼,而是陪伴着蓝香兰,唠嗑了一整天。

    深夜,明亮的月色爬上高空,挥洒下点点银芒。

    玄元盘膝坐在床上,精神内视着黑暗天赋中的一切。

    十一米方圆的黑暗天赋,多了一层金属般的质感之外,没有其他多余的变化。

    玄元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融合了一个假的赋灵。

    找不出原因的他,打算明天去学院的,找下资料看看,看下问题出在哪里。

    又仔细观察半天,实在毫无头绪的他,埋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玄元穿好院服,一只手拿着糕点就出了门。

    学院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变化,就连守门的院卫,都还是那两个人。

    玄元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直奔所在。

    走在去往的路上,迎面走来两名女学员,他们的谈话,引起了玄元的注意。

    女学员甲:“听说了没有,普通天赋的学员,在操练场中,和罕见天赋的学员发生争执了。”

    女学员乙:“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吗?”

    女学员甲:“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吵着吵着就变成了决斗。”

    女学员乙:“决斗?是今天吗?”

    女学员甲:“是啊,我们快走,晚了就看不到热闹了。”

    两名女学员边走边聊,说到最后,更是加速跑了起来,生怕会错过一场精彩的决斗一般。

    听到这里,玄元顿时来了兴趣。

    学院操练场,玄元知道在哪里,决斗,玄元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操练场,是普通天赋的学员,锻炼自身天赋的地方。

    普通天赋和罕见天赋,因为天赋种类的不同,两者的修炼方式也完全不一样。

    罕见天赋者,还可以放养式的教学,自己掌握要点,然后自行领悟。

    可是普通天赋者就不一样了,他们必须要不断地操练自身的天赋,才可以熟练的掌握。

    看到这里,有些人会问了,普通天赋和罕见天赋,要怎么区分呢?

    其实很简单,普通天赋是可以看见的,有形之物,要时刻携带在身上。

    像村长的砍刀,玄青山的锄头,还有试探玄元实力的那名持枪少年,都是普通的天赋。

    他们的天赋,都是有形之物,除非收入体内,其他时候,都必须随身携带。

    而罕见天赋,则是无形的,不需要携带,自动跟随。

    像玄元的黑暗天赋,刘艺怡的催生天赋,李羽的硬化天赋等。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牛大财的飞虫天赋,也算是罕见天赋呢?

    那是因为,牛大财的飞虫,是他自己的身体分裂而成的。

    没使用的时候,也属于无形,所以才被划分到罕见天赋里面。

    如果说,罕见天赋和普通天赋,属强属弱的话。

    这个还真没有详细的区分,主要还是要看天赋的类型。

    打个比方,刘艺怡的催生天赋,基本没有战斗力,随便一个普通天赋者,都能打败她。

    可要是刘艺怡,催生出大量的疗伤药草呢?

    那么,不需要刘艺怡出手,都会有人帮她解决麻烦了。

    所以说,天赋之间的强弱,更多的,要看天赋者怎么去使用,发挥它最大的功效。

    而决斗,玄元也是知道的,说好听点,是合法的打架。

    说难听点,就是学院准许学员们,通过缴纳一定费用,合法的进行外围赌博。

    没错,就是赌博。

    学员之间的矛盾,私下打斗可以,但是不可以有任何利益往来。

    但决斗就不一样了,只要双方缴纳一定的等价之物。

    就可以在导师的见证下,公开进行赌博,所有人都可以下注,由学院导师做裁判。

    所以这所谓的决斗,只不过是学院变相捞钱的方式罢了。

    玄元打架杀人的时候,黑暗天赋一出,基本就没他什么事了。

    战斗都是一边倒的局面,没有什么看头。

    所以,对别的天赋者之间的战斗,他很是好奇,还没见过别人打架是什么样子的。

    脚步情不自禁的,就往操练场的方向走去,顺便看下别的天赋者有多强。

    操练场建在一个广场上,占地面积很大,周围种着很多名贵的花草。

    当玄元来到操练场时,里面已经是人山人海。

    两个约4岁大的孩童,站在决斗台上,相对而立。

    两人眼中都充斥着怒火,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

    好巧,其中一人,竟然是两月不见的李羽。

    此时的李羽,赤裸着上身,在阳光的照射下,乏着微微的青铜色,黑白分明的眼中,有着滔天的怒火。

    看来李羽这两个月,同样没有白过,天赋修炼的进步不小。

    只不过没看到牛大财,那满身土豪气息的胖子,此刻竟然不知跑哪里去了。

    等李羽决斗完,玄元觉得要去问一下。

    李羽的对手,出乎人意料的,是一个女生。

    女生浓眉大眼,英气十足,面对如同猛兽的李羽,丝毫不退却,反而有种蠢蠢欲动。

    握着双剑的双手,有些不安分的抖动起来,玄元知道,那是极度兴奋造成的。

    可奇怪的是,他两为什么都互相敌视着对方?

    有古怪,这是玄元的第一直觉。

    看着势均力敌的两人,玄元有些烦恼。

    原因是,他是想看比斗是不假,可他更想让手中的学院点数,翻上一番。

    是的,他想看热闹的同时,还想参与到赌博之中。

    本来他想压李羽赢的,可一看到李羽的对手是个女生,玄元立马犹豫了起来。

    要知道,李羽绝不是省油的灯,而能和他对峙,还丝毫不怂的对手,也绝对不弱。

    距离下注结束,还有半小时,玄元挤过人群,看了看两人的赔率。

    用力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花眼。

    李羽的赔率竟然是一赔三,而那女生才一赔一。

    有没有搞错?李羽的赔率这么高的吗?

    是学员们脑袋坏掉了?还是导师作弊了?

    当下,玄元不再犹豫,直接把学院点全压在了李羽身上。

    怪不得会觉得这件事有古怪,原来是李羽被小瞧了。

    可玄元仔细一想,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回想起地球上,那些打黑球的比赛。

    玄元越看,就觉得越像,该不会是李羽和那女生设下的局吧?

    他们设局来打假赛?

    一想到这个可能,玄元又把学院点给拿了回来。

    引来那个负责收注的学员,对着玄元一阵敌视。

    无视收注学员仇视的目光,玄元低头思索起来。

    如果,李羽真的打假赛的话。

    那么,他要怎么样才是最大的赢家呢?

    李羽赢,成为黑马?

    不对,这样打的话,根本就赚不到什么利益。

    可如果是那女生赢的话,那就更不可能了,赚不到利益不说,还极有可能会赔本。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不管买的是谁赢,他们都可以赚的盘满砵满呢?

    玄元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明亮,低着的头颅,也缓缓抬了起来。

    把手中的学院点,悄悄压向罕有人问津的平手,赔率一赔十。

    不但如此,玄元甚至暗暗的想着,如果李羽真的打假赛,他搞不好可以狠狠敲诈一笔。

    此时,玄元看向台上装模作样的两人,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你们,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