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专宠:前妻有〕〔荣耀与魔一念间〕〔杀神之神〕〔仙人一清〕〔从荒野开始的万界〕〔极品全能医仙〕〔都市之时间主宰〕〔圣蒂〕〔都市超级医仙〕〔报告爹地,妈咪要〕〔穿越八零:麻辣小〕〔隐婚试爱:娇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废柴逆天召唤师〕〔灭世霸尊〕〔逆天九小姐:帝尊〕〔一晌贪欢:腹黑总〕〔间谍的战争〕〔我的伟大的卫国战〕〔重生之前方高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灵池不够怎么修仙 第2章 我要当腿毛
    一个时辰过的很快,叶繁醒来的时候后山依然是只有他在。他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正要走,看到远处树旁一抹翠绿色的身影。无奈地叹口气,叶繁走了过去。

    秋景在开饭的时候发现叶繁不在,问了好多人才知道他来了后山这边。本来是给叶繁送点吃的,没想到找到他的时候看到他已经睡了,只好远远的等在这里,可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去,把她叫醒。”叶繁对身旁的木灵说。

    木灵晃动着身子靠近秋景,在她身前抖动着自己的叶子。

    此时的秋景正梦到与叶繁两人在静谧的月下相拥而坐,气氛微妙,突然一阵狂风刮来,叶繁竟然变成了木灵,她一个激灵睁开眼,正好看到叶繁的木灵浑身抽搐一般抖动着,失声尖叫。再一抬头,正对上叶繁的眼神,像是被人看透了什么秘密,秋景的脸倏地红成了苹果,白皙的脖颈也蒙上了淡淡的粉色。

    “醒了?走吧,下午的比武要开始了。”叶繁知道小师妹对自己的心思,可是他只是把她当妹妹,更何况自己此生能给谁承诺呢?一抹粉红色的身影从脑海里闪过,叶繁意识到的时候自己都愣了。

    秋景爬起来拍拍裙子上的浮土,从腰间取出中午带过来的食盒:“师兄,你中午都没有去吃饭,这是我觉得应该比较合你口味的,你吃一点。”

    叶繁这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吃东西。他头也不回,问:“有肉吗?”

    “有,我带了只烧鹅,还有酒。可是现在应该不能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了。”秋景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叶繁的脚步。

    “谁说不行?”叶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当秋景看到叶繁席地而坐不慌不忙地摆好东西开始吃,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男子不愧是自己看上的,窃喜于自己的眼光,脸颊不自觉又飘出两朵红云。对于此,叶繁只当没有看到。男女情爱这种东西,他只能避而远之。

    另一边,尽管花拂匆匆忙忙赶去前院,还是被师父逮个正着,杨济时只吹了吹胡子,花拂就乖乖的跟在他身后,不敢放肆,从午膳时间到这时候,就连中午杨济时去休息,花拂都得守在师父门外,寸步不离。

    而此刻比武又开始了,花拂站在杨济时身后,眼神乱飘,四处寻找着上午遇到的那个叶繁,却发现他并不在场内。花拂百无聊赖,背着手低着头,脚在地上没有规律地乱踢,一不小心踢在了师父的椅子上。

    “咳咳。”杨济时警告的声音传过来,花拂立刻抬头挺胸收腹提臀,面带微笑,摆出把自己当迎宾的架势。

    叶繁进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站似一棵松的花拂,视线稍稍停留了下,就转向了场间。

    场上是神机营的射手与逍遥观的方士在比试,似乎是已经快要分出胜负了。射手积蓄了仅剩的灵力拉满弓射出一箭,方士凝气成水结水成冰延缓了弓箭到来的趋势,侧身躲过,同时伸手轻点,一支冰结成的箭直冲射手喉间而去。

    胜负已定。

    场间一片叫好,林溪谷跃下擂台,冲到崂山道士身后,对身旁的墨子忆说:“师姐,我打的漂亮不?”

    “在他射出第五箭的时候,就已经暴露空门了,可是你却等到他耗尽了灵力才把他解决。你是觉得自己灵力太多用不完吗?若今日是你灵力先耗空,你就等着去站瀑布吧。”墨子忆语气平静,却是丝毫不顾及林溪谷的情绪,把刚刚场上的情况分析个透彻。

    “你师姐说的不错,你还需要历练。”崂山道士表示了对墨子忆话语的认可,刚刚还眉飞色舞的林溪谷思考了下对战的过程,点头称是。

    花拂看着几步开外的墨子忆和林溪谷,再看看自己面前的杨济时,终于是忍不住了:“师父,我知道错了。您大人大量,放我去墨师姐那里吧。”

    杨济时听到花拂终于忍不住开口,算算这次是罚了她挺久,点点头,表示允许。看到师父表态,花拂两步走到墨子忆身旁,笑嘻嘻地挽上她的胳膊。

    “师姐,我今天见那个叶繁了。”花拂凑在墨子忆耳旁轻声说。说话间她还扫了一眼万妖宫的位置,发现叶繁不知何时已经来了,随意地靠在椅子上,对比自己只能站在这里,不由得撇了撇嘴。

    墨子忆看看万妖宫方向。之前便听说叶繁的名字,他是五个门派里唯一一个入门不过一年却当了首席大弟子的,史无前例,甚至江湖有传言说他是春三十娘与人的私生子。不过后来叶繁所显示出的实力平息了流言。不得不说,春三十娘收的这个徒弟确实天赋异禀,至少近二十年来达到叶繁如此修为的,整个万妖宫屈指可数,而那些毫无例外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们。

    后边两个丫头的嘀咕逃不过崂山道士的耳朵。崂山道士也把视线投向叶繁。虽说异人平日里交由胡四相公教导训练,就像是逍遥观内的方士是由自己来教导一样,可叶繁又是春三十娘的徒弟,所坐的位置竟是与胡四相公平齐,可见其在万妖宫的地位。

    虽然是看着场间擂台,叶繁也能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对比他早已习惯,便没有抬眼去看究竟是谁在观察他。他若是抬头,兴许还能对上花拂的视线。

    “你这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墨子忆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盯着擂台,依然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可说出的话音里却带着笑意。

    花拂嘿嘿一笑:“我这不是马上要下山了嘛,你也知道我平日里贪玩,学艺不精,也不知师父怎么这么早就放我下山,摆明了送羊入虎口。下山以后抱不到你这条大腿,我当然要觅好下家,当一根合格的腿毛。”

    墨子忆对花拂的这些无厘头的话早已习惯,她戳戳花拂的脑袋,终于是不再板着脸:“整天也没个正行。不过我倒是希望你快点结识叶繁,这样我也好跟着鸡犬升天啊。”

    花拂怎么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打趣,哼了一声不再同墨子忆说话。林溪谷思考了半天自己的战斗模式,根本没注意到两个少女在讨论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刚刚还叽叽喳喳的两个人竟是互相挽着手臂都在看擂台比武,让他不禁有些愕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