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盛世极宠:天眼医〕〔盖世仙尊〕〔重生校园:帝少,〕〔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世界第一的新娘弓〕〔家有悍妻怎么破〕〔美女总裁的最强保〕〔大沉王权〕〔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天帝传〕〔魔帝归来〕〔皇家小娇娘.〕〔首席的独宠新娘〕〔帝妃临天〕〔不败剑神〕〔逆天至尊〕〔一术镇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魔头 第346章 搞死你!
    噗通!

    一声巨大的落水声打破了原本宁静祥和的气氛。

    与此同时,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是引起了湖中正在洗澡的沧月的注意,一瞬间,沧月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立即将双手挡在了胸前。

    “什么人?”

    惊怒之声蓦然响彻周边空间。

    唰!

    话音刚落,沧月那清冷的眸子瞬间向着水花溅落的地方望了过去,紧接着,她的眼帘中映入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竟然有人在偷看我洗澡?

    突然见到跌落湖中的身影,沧月第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一双美眸之中羞怒交加,脸色更是在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平白无故被人偷窥了,这绝对是她不可容忍的事情,更加不可饶恕。

    这岂不是等于清白被毁?

    一想到这里,沧月大恨不已!

    “贼子,去死……”

    万千愤怒之下,沧月倾尽全力狠狠一掌对着那人镇压了过去。

    轰~

    十八品灵神的强大力量汹涌开来,化作一只雪白的惊天巨掌,狠狠落在了湖面之上,滔天之力直接让湖泊塌陷了近一丈。

    “该死,竟然被发现了!”

    “此地不可久留,绝对不能让沧月知道是我在暗中偷窥她洗澡,不然我的威严与脸面统统都要丧尽不可。”

    “必须马上离开……”

    眼见自己偷窥的事情被发现,熊天山大惊失色。

    同时,他内心之中充满了无边怨恨。

    他知道,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暗算他!

    不然,好端端的又岂会跌入湖中?

    只要一想到这些,熊天山就恨不得将那人找出来碎尸万段,然后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只不过,现如今他也只能想想罢了。

    别说他根本不知道是谁,就算知道了,也暂时没有那个时间。

    现在,他偷看被沧月发现了,当然是要最快离开幽凰宫,不然的话若是他的身份被沧月识破,到时候他的老脸往哪儿搁?

    要知道,他熊天山可是驭灵族的一族之长,如此身份居然偷窥族中圣女洗澡,垂涎人家的美色,若是这件事传出去了,那他今后还能够在驭灵族抬头见人吗?

    那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这个结果,不是熊天山想要看到的。

    他更加不能承受,也承受不起。

    所以,他必须离开!

    轰~

    眼见沧月愤怒出手,熊天山想也不想,直接一拳将所有的攻击统统崩灭,然后身形一闪就是准备逃离幽凰宫。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能让沧月知道他的身份。

    然而,这可能吗?

    熊天山的想法虽好,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他想要离开,姜无道却是不允许!

    “哼哼,偷看完了就想走?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熊大族长,你还是给我乖乖留下吧……”

    突然,一道戏谑的声音在熊天山耳畔响起。

    吓得他魂飞魄散。

    此刻,他不用想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必定就是在背后暗算他的人。

    而且,对方还不肯放过他。

    这可是要了熊天山的老命!

    “天杀的混蛋,给老子滚开……”

    情势紧迫,熊天山已经来不及顾及其它,在姜无道的声音响起之后,他当即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爆吼,然后倾尽全力向着幽凰宫外奔逃而去。

    见状,姜无道冷笑不已。

    “大荒禁神术!”

    一指点出,无匹的伟力的瞬间降落在了熊天山身上,使得他整个人如同木偶一般,被强行禁锢在了原地。

    嘭!

    与此同时,在大荒禁神术落下之际,一只诡异的大手蓦然自虚空中探出,带着浩瀚之力,狠狠落在了熊天山的身体之上,轰断了他的脊骨。

    一瞬间,熊天山变成了一个废人!

    “完了,老子这一生算是彻底葬送了……”

    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感受着身躯中传来的无尽痛楚,再是看着湖泊中那踏波而来的靓丽身影,熊天山眸子中满是屈辱与绝望。

    这一次,他彻底栽了!

    此刻,不用想他都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他该如何面对沧月?

    如何面对万千族人?

    熊天山内心惶恐至极……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咻!

    就当熊天山悔恨之际,蓦然间,一阵香风拂过湖面,沧月那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神色无比的震惊。

    “族……族长?”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你?这怎么可能……”

    一见到熊天山那熟悉的面孔,沧月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此刻,她就那样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熊天山,眼中充满了震惊与羞耻,整个人也显得惶然无措……

    族长居然偷看自己洗澡?

    这叫她以后如何见人?

    一瞬间,沧月心中充满了惶恐,娇躯不停地颤抖,那一双美眸之中,透露出冲天的冰冷与痛恨……

    见状,熊天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沧月,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更加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一切都是有人算计我,我是被人阴了。”

    “我作为一族之长,又岂会做出偷看族中圣女洗澡那等羞耻而龌蹉的事情来?我……我是……我是冤枉的……”

    用尽全身的力气,熊天山极力辩解道。

    呵呵,冤枉?

    这话说出来都没人信!

    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沧月不是瞎子,她又岂能看不见。

    不过,熊天山的话也有几分真实性,至少的确是有人在坑害他。

    幽凰宫的人,不止她和熊天山!

    念及至此,沧月脸色陡然一变,若是真的有人在故意陷害熊天山,那么这一切肯定是早有预谋的。

    背后之人究竟是谁?

    沧月冰冷的目光环视周边空间,然而并没有任何发现。

    “呵呵,你是在找我吗?”

    突然,一道充满戏谑之意的声音响起。

    闻言,沧月身躯狠狠一颤。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凶戾而冷酷的黑衣男子出现在了背后,嘴角噙着一丝邪笑,淡淡地望着她……

    “你是谁?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一见到姜无道,沧月顿时寒声质问。

    绝美的玉脸之上布满了冰冷与愤怒……

    对此,姜无道视若不见。

    迈着悠闲的步伐,一步步来到了熊天山的面前,然后在他那无比怨恨的目光中,狠狠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

    咔咔咔~

    一道道尖锐的骨裂声响起。

    伴随着熊天山的惨叫,他的骨头被姜无道一根根踩断……

    “呵呵,我是谁?你们驭灵族与世隔绝千年之久,当然不知道本座是谁了,不过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至于熊天山偷看你洗澡的事情,不是我做的,而是这道貌岸然、不知羞耻的老东西自己来的,本座只不过是刚好路过,看不下去才动手的。”

    “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我,呵呵……”

    一边踩着熊天山,姜无道一边淡笑道。

    闻言,沧月气得浑身发抖。

    “感谢你?”

    “这等丑事被捅破,你让我以后在驭灵族内如何抬得起头来?如何有脸出去见人?”

    愤怒的声音响彻幽凰宫。

    说话间,耻辱的泪水悄然自沧月脸颊划过……

    见状,姜无道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既然驭灵族呆不下去了,那就随本座走吧,正好我身边还缺一个侍女,我看你还不错,正好合适。”

    “至于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全当没发生过吧,反正除了我之外,以后也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件事……”

    姜无道哼声道。

    咔嚓!

    说着,他脚下猛地一用力,直接踩碎了熊天山的脖子,断绝了他的一切生机。

    “族长……”

    “你竟然杀了他?”

    “呵,不杀了他,难不成还要供着他?”

    “好了,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也该走了。不过,在走之前本座得恶心一下驭灵族那些老东西……”

    姜无道一脸邪恶。

    说完,他将熊天山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然后吊在了幽凰宫的宫门之上,任由猩红的鲜血溅落在地上。

    “呵呵,若是驭灵族的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怕是要疯了不可……”

    看着自己的杰作,姜无道满意的笑了。

    随后,他将目光落在了沧月身上,一步步走了过去……神级魔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