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荡神洲〕〔我的武功秘籍〕〔我可能穿了个假异〕〔那些年陪伴我的兄〕〔重生女魔头:国师〕〔我娘子脾气不太好〕〔都市极品仙帝〕〔漫威中的奶妈〕〔天帝是怎样养成的〕〔快穿系统:你的宿〕〔妙手狂医〕〔仙路不朽〕〔与你相逢今生缘〕〔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重生完美时代〕〔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七章:侠义结缘登海岳
    正在这时,叶风绝猛地把手中的狼牙铁棒向谷忠信掷击。铁刺寒光的狼牙棒向谷忠信的后脑飞击而来,恒运镖局众人见状大叫道:“谷镖头当心!”

    等谷忠信发觉,狼牙棒离他的脑袋已寸尺之间,已然躲闪不得,谷忠信心叹道:“糟糕,今日将命丧小人之手!”正要闭目迎击之时,一颗飞石“砰”的一声打落了狼牙棒。

    谷忠信躲过一劫,没有过多去想何人相助,抓着枪头的手一发力,将花万春从马上扯了下去,再用力回拉枪杆。

    花万春滚落马下,手中长枪也被谷忠信夺了过去,还未来得及起身,枪头已经抵在了自己脖颈之上。

    谷忠信在马上用枪指着坐在地上的花万春,喝道:“卑鄙小人,江湖败类,谷某礼让再三,尔等却欲置谷某于死地!”

    此时身后的叶风绝向谷忠信大喊道:“谷镖头手下留情,我兄弟二人是给咱恒运镖局开个玩笑,万不可下杀手啊!”

    谷忠信毫不理睬叶风绝,对花万春喝道:“无论大小,我恒运镖局从不与江湖各门各派结仇结怨。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二位若胆敢再与我恒运镖局为难,谷某决不轻饶!滚!”说完便把花万春的长枪扔在了地上,花万春捡起长枪,与众人狼狈而去。

    恒运镖局众人大赞道:“谷镖头威武,勇退众敌。”

    谷忠信翻身下马,拱手对两边的山坡环视一周道:“方才多亏义士出手相救,不知何方高人,可否现身相见,让谷某当面谢恩。”

    刚才击落狼牙棒的飞石正是颜天齐所掷,山道上发生的一切他尽收眼底,感觉谷忠信身怀绝技,又不失英雄本色,见其危难之际,情急出手。

    颜天齐听他此时呼唤自己,心想不如现身相见,此人看似见多识广,或许有助于自己找寻师门。

    于是,颜天齐翻身下去,对谷忠信抱拳道:“晚辈情急出手,无意冒犯,望谷镖头莫要怪罪。”

    谷忠信看到颜天齐后大喜道:“原来是位少侠,少侠哪里话,若不是少侠及时出手,谷某恐命休矣。谷某要多谢少侠才是。”

    颜天齐道:“区区小事,何足镖头言谢,晚辈担当不起。”

    谷忠信走上前打量着颜天齐道:“少侠恕谷某眼拙,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颜天齐道:“晚辈姓颜名天齐。”

    谷忠信大笑道:“原来是颜少侠,小小年纪内功如此深厚,用一颗石子,便打落了叶风绝那疾飞而来的狼牙铁棒。不知少侠师从何门何派?”

    这一问让颜天齐甚是羞愧,所幸将自己此行的前因后果大致的给谷忠信讲了一遍,谷忠信听完后,略加思索道:“颜少侠可知尊师名号?”

    颜天齐苦笑道:“与恩师学艺之时我方年幼,相处几日,却忘记问恩师名号。”

    谷忠信宽慰道:“没关系,尊师的容貌少侠可还记得?”

    颜天齐连连点头道:“记得记得,虽然已经过了九年,但对恩师相貌仍记忆犹新。”

    谷忠信笑道:“那就不难找寻了,以少侠的武功可见尊师一定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不知少侠可愿随谷某同行,亦可帮少侠一同寻找尊师。”

    颜天齐兴奋道:“太好了,我从未出过远门,一个人盲目而行,若能与谷镖头同行,晚辈荣幸之至。”

    谷忠信大笑道:“哈哈哈哈,颜少侠一表人才,心怀侠义。谷某能结识少侠这等少年英雄,着实让人心情畅快啊。”

    颜天齐问道:“不知谷镖头此行前往何处?”

    谷忠信道:“往青州临朐送一趟镖,然后再去一趟海岳派。”

    颜天齐从未听戴文博提起过海岳派,诧异道:“海岳派可是武林门派?”

    谷忠信道:“不错,海岳派是鲁中一大门派,少侠既然是在鲁中得遇尊师,或许尊师也是鲁中武林的一位高人。海岳派掌门褚大峰上月派人到广陵送上拜帖,邀请吕总镖头前来参加鲁中武林集会。”

    颜天齐道:“莫非贵镖局的总镖头也要来此了?”

    谷忠信道:“我恒运镖局远在广陵,总镖头不愿插手鲁中武林之事,以免失礼,便让谷某代他前去。此次鲁中武林集会,想必褚大峰定是邀请了当地各路武林豪杰。少侠随我一同前去,或许尊师也在那里。”

    颜天齐听的甚是兴奋,忙道:“若不是遇到谷镖头,晚辈或许就要错过如此难得的好机会了。”

    谷忠信笑道:“你我之缘,全赖于少侠的侠义之举。”

    谷忠信让人给颜天齐牵来一匹壮硕的高头大马,同行上路,颜天齐对谷忠信道:“方才劫镖的是何人?”

    谷忠信道:“此地绿林中人,镖局初行此路,未曾拜会过他们,故遭此一劫。”

    颜天齐疑惑道:“谷镖头和他们前面说的话晚辈一句都未听懂,你们说的是哪里话呀?”

    谷忠信大笑道:“哈哈哈哈,那是绿林中的暗语,少侠若有兴趣,谷某倒是可以教少侠几句,难免日后行走江湖没得用处。”

    颜天齐兴致勃勃道:“好哇,晚辈多谢谷镖头。以后如果晚辈再遇到绿林中人,也免得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谷忠信一路教了颜天齐许多有关行走江湖的规矩,及江湖暗语,颜天齐也是很用心地一一记下。

    一行人到了临朐,办完差事,谷忠信便让镖队自行前往徐州接上另一趟镖等候他。他独自与颜天齐去往海岳山,参加海岳派的武林集会。

    二人来到海岳山下,见前方十几人在半山腰的山门处迎接各路远来的宾客。

    二人上前,那十几人皆是海岳派弟子,为首的是一位与颜天齐年纪相仿的女弟子,她身高与普通男子无异,算是女子中罕见的高挑身材。

    此女子面无脂粉,发无金钗,内穿一身武行衣,外裹一件淡蓝色披风。细眉大眼,满脸英气,说不清的俊美。

    这女子见谷忠信前来,便急忙迎上前,抱拳施礼道:“小女褚肖芸,代家父在此迎接各路英豪。小女年少识浅,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谷忠信也拱手笑道:“原来是褚掌门的千金,果然英姿飒爽。在下恒运镖局谷忠信,代吕总镖头来此拜会贵派褚掌门。”

    褚肖芸道:“谷镖头,小女失敬。不知吕总镖头为何不亲自前来?”

    谷忠信道:“总镖头近日事务繁忙,无法脱身,故不能亲身至此,还望见谅。”

    褚肖芸忙道:“谷镖头能抽身前来,恒运镖局已是给足了咱们面子,谷镖头请!”

    颜天齐和谷忠信二人随褚肖芸来到海岳派会客大厅,见厅中已经坐满了许多宾客。

    一位四十上下的道长认出了谷忠信,急忙起身对他道:“谷镖头,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谷忠信也忙拱手道:“王道长,您一向可好?”

    道长笑道:“贫道山中闲人,甚少远足,与谷镖头已有几年未见了。”他又打量了一下颜天齐,见他并不像镖局的镖师,对谷忠信问道:“不知这位小友是?”

    谷忠信看了一眼颜天齐,忙道:“哦,这位颜少侠是谷某途中结识的一位好友。”

    又对颜天齐道:“颜少侠,这位是通明天宫的王道长。”

    道长对颜天齐拱手道:“原来是颜少侠,贫道王士元,久仰少侠威名。”

    颜天齐急忙还礼道:“晚辈颜天齐拜见王道长,可……可晚辈初涉江湖,并无什么威名,道长何言‘久仰’二字?”

    他此言让王士元和谷忠信皆是一怔,而后两人不禁大笑起来。

    谷忠信边笑边对颜天齐道:“哈哈哈哈,颜少侠何以如此耿直,王道长本是对少侠客套之词……哈哈哈哈。”

    二人大笑不止,颜天齐倍感羞愧,此时厅中众人的目光也向他们这边投来,更是让颜天齐感觉甚是难为情。

    一位中年彪形大汉,向他们走过,身后跟着一位长须老者和一位老和尚。中年大汉对谷忠信拱手道:“谷镖头,我来为您引荐一下。”

    他指着身边的长须老者对谷忠信介绍道:“这位是大劳山的安通海,安掌门。”又指着老和尚介绍道:“这位是法云寺的浄名方丈。”

    又接言道:“这两位皆是咱们齐鲁两地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又指着谷忠信对那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恒运镖局的谷镖头,行走天下数十年,在武林中闯下赫赫威名。”

    安通海对谷忠信施礼道:“恒运镖局的‘百刃兵仙’谷镖头,在下久仰大名。”

    谷忠信急忙还礼道:“谷某也早闻‘东海神笔’安掌门的威名,今日借此机缘得见安掌门与浄名大师两位高人,实属谷某之幸呐。”

    浄名大师笑道:“阿弥陀佛,不知贵镖局的吕总镖头一向可好?”

    谷忠信道:“总镖头安好,劳烦大师惦念。”又指着彪形大汉对颜天齐介绍道:“颜少侠,这位是东蒙山的关云山,关掌门。这些可都是你们鲁中的武林高手。”

    颜天齐对这些人一一见礼,相互寒暄几句。在场众人,却无一人是他的师父,颜天齐心下略有些失落,然既来之,则安之。况且能在此认识这么多的武林前辈,也算的一件好事。

    关云山忽然对褚肖芸问道:“肖芸侄女,我等已到此多时,为何褚大哥迟迟不出来相见呢?”

    褚肖芸面露哀伤,走到大厅中央,对众人道:“诸位前辈请坐。小女先在此向诸位前辈赔个不是。”说完便对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安通海道:“褚姑娘何以向我等赔礼,褚掌门人在哪里,把大家请来,为何又避而不见呢?”

    褚肖芸深呼一口气,哀叹道:“家父多日前已然仙逝,各位的拜帖皆是小女以家父之名送上的,冒父之名,故此先给诸位前辈赔罪。”

    关云山急忙起身,厉声道:“褚大哥何时辞世,所因何故?”

    东蒙山和海岳山有兄弟之谊,两派一向交好,更是兄弟相称。关云山听闻褚大峰去世,而情绪激动,也属人之常情。

    褚肖芸强忍悲痛,对关云山道:“关叔叔,家父是两个月前被混天帮的南宫尚谦所杀。”

    关云山怒道:“南宫尚谦!他混天帮在鲁中横行霸道,一向不把我各门派放在眼里,老子忍他多时了!”

    王士元对褚萧芸问道:“混天帮行事一向霸道,南宫尚谦更是心狠手毒,残酷无情之辈,褚掌门何以招惹了他们?”

    褚肖芸道:“混天帮弟子在我海岳山下强抢民女,家父出手制止,失手打死了他们其中一人。南宫尚谦便率混天帮众人围攻海岳山,家父也因此命丧南宫尚谦的毒手。”

    浄名大师闻言,紧闭双目,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