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在都市〕〔邪王盛宠:神医妖〕〔我的老婆是狐仙〕〔武极神王〕〔一路仕途〕〔最强小农民〕〔恶魔就在身边〕〔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重生校园:帝少,〕〔僵爱:僵尸王的新〕〔都市红粉图鉴〕〔三玄天〕〔惹火萌妻:总裁老〕〔符箓封神〕〔斗破之反派养成系〕〔绝世仙帝〕〔巨星小甜妻:前夫〕〔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重生完美时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八章:混天寻衅海岳山
    安通海道:“褚姑娘招我等前来,莫非是要我们为褚掌门向混天帮讨个说法?”

    褚肖芸愤恨道:“讨说法?混天帮蛮横无理,南宫尚谦依仗自己武功了得,并不把诸位前辈放在眼里,能向他讨得什么说法!”

    众人相视不语,安通海又问道:“那褚姑娘意欲何为?”

    褚肖芸对众人拱手道:“小女虽自幼随家父习武,但自知远不是南宫尚谦那恶人的对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小女冒父之名邀请诸位前辈到此,便是请求诸位武林高人,助小女寻那南宫恶贼报仇雪恨!”

    说着便跪倒在地,接言道:“诸位皆是家父生前的至交好友,也是齐鲁两地的武林高手,褚肖芸在此恳求诸位与我海岳派合力,为武林除此恶贼,以报我杀父之仇。”

    褚肖芸的话铿锵有力,字字清晰,整个大厅安静异常。她说完,便在地上‘嘭嘭嘭’地磕起头来。

    关云山急忙上前扶起褚肖芸,对她安慰道:“肖芸放心,关叔叔即便拼上这条老命,也要为褚大哥报仇!”

    褚肖芸感激道:“肖芸在此先谢过关叔叔。”

    然而除了关云山之外,其他人各个面面相觑,面沉似水,只是哀叹不语。

    颜天齐焦急地看着谷忠信,谷忠信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来此之前,恒运镖局总镖头吕光明就已嘱咐过谷忠信,不可与鲁中武林人士结怨,更不可轻易过问各门派间的江湖恩怨。他此时也甚是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颜天齐见谷忠信没有表示,便起身对褚肖芸道:“褚姑娘,在下颜天齐,愿……”

    谷忠信急忙起身,按住颜天齐的肩膀,打断他未说完的话,对褚肖芸道:“褚姑娘,谷某听闻混天帮原本是伏龙帮在鲁中的一个分舵,自从伏龙帮前任薛帮主失踪后,南宫尚谦便脱离伏龙帮,自立门户,在鲁中成立了这个混天帮。”

    关云山道:“不错,没有了伏龙帮条条帮规的约束,南宫尚谦的混天帮无法无天。他无限扩大帮众,并与多地官家勾结,四处欺压平民百姓。”

    谷忠信道:“褚姑娘何不前往晋阳伏龙帮总舵,寻求黄震霄帮主出面相助。毕竟南宫尚谦以前也是伏龙帮的人,由黄帮主来此教训他,应该是最为合适不过的。”

    安通海急忙迎合道:“谷镖头此言英明,我等虽不惧那南宫尚谦,但总算是师出无名。若黄帮主亲自来鲁中清理门户,自然是合乎情理。”

    众人无不对他们二人的意见盛赞不已,纷纷表示赞同。唯有关云山为难道:“可是伏龙帮数年来并未找寻过混天帮的麻烦,想必黄帮主已经默许了南宫尚谦自立门户。”

    褚肖芸失落道:“黄帮主是何等之人,小女何德何能,如何求得他来相助,恐怕小女连黄帮主的面都很难见到。若诸位不肯相助,小女也不便强求。”

    一直手捻佛珠,闭目不语的浄名大师突然开口叹道:“阿弥陀佛,法云寺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南宫帮主如此胡作非为,为祸苍生,贫僧愿与海岳派一同与之一较高下。”

    褚肖芸闻浄名大师此言,急忙施礼道:“大师深明大义,小女多谢大师援手。”

    王士元傲然道:“既然浄名大师都这么说了,我通明天宫又岂能身处事外,合力对付混天帮,也算我王老道一个。”

    褚肖芸感激道:“小女多谢大师和道长,家父在天有灵,也定不忘二位前辈的大恩。”

    颜天齐见谷忠信为难,便对褚肖芸道:“在下颜天齐,虽只是一个无名小辈,比不得各位前辈的威名。但恩师曾教导过在下,除暴安良,本是武林侠士之本分,在下也愿为贵派献上一份绵薄之力。”

    褚肖芸拱手道:“多谢颜少侠相助。”

    关云山对安通海问道:“安掌门,谷镖头不便插手我们鲁中武林之事。而阁下是鲁东大劳山的掌门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安通海为难道:“在下远居东海,向来与混天帮素无瓜葛,此事……”

    安通海正值难言之处,突然一名海岳派弟子慌忙进来对褚肖芸禀道:“不好了!混……混天帮打上来了……”

    关云山与褚肖芸急忙向厅外跑去,颜天齐也紧跟而出,厅内众人皆随之出来。

    只见对面百十多人,手持短刀,气势汹汹地杀将上来。人群中走出一位矮黑汉子,此人左手托着一具尸体。缓缓走到厅前,将尸体抛到褚肖芸面前。

    大笑道:“哈哈哈哈,就凭你们,想与本帮主为敌?这便是你们的下场!”

    那尸体满身刀伤,像是被乱刀砍死的。此人正是海岳派褚大峰的大弟子,因在山下拦截混天帮帮众,而被活活砍的面目全非。

    褚肖芸对那矮黑汉子怒吼道:“南宫狗贼!我跟你拼了!”

    说完就要上前与之厮杀,被身旁的关云山急忙拦住,道:“肖芸,你不是他的对手。有我们在,今天定要为褚大哥报仇。”

    南宫尚谦大笑道:“哈哈哈哈,关云山,就凭你?你是在逗老子么?”

    关云山道:“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可我们众多武林高手在此,难道还怕了你么。”

    南宫尚谦道:“怎么,想一起上?你们还要不要脸呐!这样,单打独斗,输了的就要从此归附胜者,如何?有没有这个胆子啊?”

    谷忠信对南宫尚谦道:“南宫帮主的计策不错,以强胜弱,借此扩大自己在鲁中武林的势力。”

    南宫尚谦看着谷忠信,疑惑道:“你是哪路鸟人,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谷忠信道:“无名小辈,不足挂齿,只是见南宫帮主如此盛气凌人,有些看不过眼。”

    大家知道谷忠信不肯报出身份,是怕给恒运镖局惹上麻烦。但又见不得混天帮如此欺人太甚,只得以个人名义来插手此事。

    南宫尚谦对众人嘲讽道:“呵呵,你们若想一起上也可以,虽然有些不要脸,但是也无妨,我帮众兄弟定会将各位全部砍成肉泥。若与我单打独斗,即便输了,愿意归顺我帮者,皆可饶其不死。”

    浄名大师上前道:“贫僧斗胆,领教一下南宫帮主的高招。”

    浄名大师言罢,便挥右掌向南宫尚谦击去。南宫尚谦不慌不忙,一脸邪笑地看着浄名大师急速攻来。

    他蓦地抬起左腿,左脚与浄名大师右掌掌心相对。

    浄名大师将内力运至右掌,发力推击,南宫尚谦右腿单脚着地,被推滑出一丈。

    南宫尚谦右脚使上暗劲,停止移动,左脚仍与浄名大师右手相持着。只见他那张黑脸上横肉抖动,对浄名大师道:“老秃驴,你找死!”

    言罢,双脚用力一登,便站在了浄名大师的头顶,浄名大师双掌向上举着南宫尚谦的双脚,如同托举着千斤重物,全身发颤,有些支持不住。

    南宫尚谦冷笑一声,向上一跃,在空中翻身倒立,伸出双手,猛地向下面的浄名大师击来。

    四掌相对,只见浄名大师双腿一软,渐渐弯下膝盖,他仍然奋力抵挡南宫尚谦的内力。

    南宫尚谦蓦地急转身子,将下面的浄名大师抛转起来。斜身向立足未稳的浄名大师猛踢几脚,浄名大师本重心未稳,又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几脚踢在身上,毫无还手之机。

    浄名大师被南宫尚谦连续飞脚,踢的步步急退。南宫尚谦最后一脚奋力将浄名大师踹飞出去,浄名大师飞身倒地,胸口被踢踹出重伤,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南宫尚谦对伏在地上的浄名大师喝道:“老秃驴,你服不服?让老子把你寺中的大秃驴和小秃驴都一并收了吧。哈哈哈哈。”

    浄名大师缓缓起身,摇头道:“贫僧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但若要我法云寺归附贵帮,老衲万难从命。”

    南宫尚谦仰天大笑一声,又对浄名大师厉声道:“那就别怪本帮主手下无情了!”

    话音刚落,只见南宫尚谦几个急转身,便到了浄名大师身前。右手急速向浄名大师面部抓去,出手迅捷,在场的人都毫无防备。

    他食指和中指直插浄名大师双目,拇指和无名指插入浄名大师双颊。大手用力一抓,浄名大师面部早已血肉模糊。

    如此凶残的身手,让在场众人愕然大惊。谷忠信急忙出手道:“无耻小人!”

    南宫尚谦见谷忠信袭来,慌忙放开浄名大师,与谷忠信打在一起。关云山也仓促出手,与谷忠信合力围攻南宫尚谦。

    褚肖芸和颜天齐赶忙去扶住浄名大师,只见他满面鲜血不住地流出,双眼已被南宫尚谦戳瞎,双颊也有两个窟窿。

    见浄名大师如此惨状,颜天齐对南宫尚谦切齿痛恨,初涉江湖的他,见此情形,也难免心有恐慌。

    褚肖芸蓦地起身,对满山众人怒喊道:“我褚肖芸曾在先父灵前立誓,谁能为我杀了南宫恶贼,我便以身相许,甘愿为其当牛做马,以报大恩!”

    “哈哈哈哈,早闻海岳山有个身材高挑,容貌俊俏的烈女子。只可惜你缺了少女的柔美,恐怕除了我,无人愿意把你娶回家中……”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声音回荡半空,这千里传音的功夫,足见此人的内力了得。

    一个铁算盘由远处疾飞而来,将谷忠信、关云山和南宫尚谦三人分开。随后一个四十岁上下的长衫男人飞至,一手接过飞转的铁算盘。

    褚肖芸见此人功夫如此了得,忙深施一礼道:“海岳派褚大峰之女褚肖芸,拜见前辈。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那男人一手拿着铁算盘背在身后,一手轻捋三绺长须。微笑道:“公辨铁算子,柳明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