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近身狂兵〕〔狼王的娇宠〕〔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独宠:黑帝的〕〔婚路遥遥,遇源而〕〔竹马谋妻:误惹醋〕〔染指成瘾:饿狼总〕〔至尊女帝:天下第〕〔来不及再轰轰烈烈〕〔伏天氏〕〔娇女有毒:腹黑王〕〔重来1976〕〔写轮眼之武侠世界〕〔明王首辅〕〔药田种良缘〕〔头狼〕〔重生七零:军妻也〕〔独步成仙〕〔我真不是开玩笑〕〔都市之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十五章:再施昆仑生误解
    吕光明看着吕青青,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众人往大门里走去,门上一块大匾,上书四个大字“恒运镖局”。

    恒运镖局大摆宴席,一来为谷忠信接风洗尘,二来为答谢颜天齐途中相助。

    挂有“仁信天下”金字牌匾的正厅当中,吕光明、谷忠信、吕青青、颜天齐和褚肖芸,以及几位镖局的镖头。

    众人围坐一桌,珍馐美味,好酒好菜,你一言我一语,畅谈痛饮。隔壁偏厅也摆满了几桌丰盛佳肴,众镖师喝酒划拳,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吕光明听得谷忠信说了颜天齐此行的目的,一时兴起,便要与颜天齐切磋武艺,以便辨其武功出处。

    颜天齐大喜,随吕光明来到镖局练武场,众人一听总镖头要与新来的少侠比武,都跑来看热闹,厅里面的人全都跑了出来。比武场内,众人围了一圈,吕光明和颜天齐站在中间。

    吕光明走到兵器架前对颜天齐道:“不知少侠善使何种兵器,请上前挑选一样称手的吧。”

    颜天齐小脸喝的通红,略有一丝醉意,他任意取下一把长剑,对吕光明道:“晚辈得罪了。”

    吕光明颜天齐一拱手道:“少侠请!”

    颜天齐也拱手道:“吕总镖头请!”

    吕光明挥拳急攻,拳风强劲。颜天齐躲闪不及,只得运用内力挥臂抵挡,他自知内力不弱,担心伤到吕光明,便未敢使出全力。十几招下来,颜天齐却毫无还手之力。

    吕光明看出了颜天齐的武功出处,面沉似水,突然停手道:“原来你是昆仑派弟子,我们就此作罢,以免旁人说吕某以大欺小!”

    未等颜天齐开口,便向围观的谷忠信走去,对谷忠信小声怒道:“这就是你口口声声所谓武功高强的少侠?你确定是他救了你?”说完便离开人群,向正厅走去,众人也慢慢散去。

    独留颜天齐和褚肖芸呆呆地站在原地,谷忠信走到颜天齐面前道:“天齐没事吧?”

    颜天齐不知所措道:“没……没事,吕总镖头他……”

    谷忠信道:“哦,总镖头喝的有点多,倦了。”

    颜天齐道:“我看吕总镖头好像生气了……”

    谷忠信打断他问道:“天齐当真不是昆仑派弟子么?”

    颜天齐连忙解释道:“谷叔叔您忘了么,晚辈在海岳山就已经解释过不是昆仑派弟子一事了。”

    谷忠信疑惑道:“可是你使的是昆仑派剑法,而且你并不知道自己师父是谁,又怎么断言自己不是昆仑派弟子呢?”

    颜天齐解释道:“晚辈之前跟谷叔叔讲过了,恩师只传授了我内功心法。武功招术是跟另一位长辈学的,这位长辈之前的确是昆仑派弟子,也早已退出昆仑派了。所以我自知更不是昆仑派弟子。”

    谷忠信摇了摇头道:“可不管怎样,你都和昆仑派有瓜葛呀。”

    颜天齐不解道:“那又怎样?”

    谷忠信思索片刻道:“既然你说不是昆仑派弟子,谷叔叔信你,也不妨告知你。我们恒运镖局……特别是总镖头,对五山剑盟如今行事极为不满,甚至对五派之人亦是厌恶之极。”

    颜天齐点了点头道:“难怪吕总镖头看到晚辈使用昆仑派剑法就变了脸色。”

    谷忠信道:“天齐莫怪,总镖头为人直率。”

    颜天齐问道:“恒运镖局和五山剑盟有仇怨吗?”

    谷忠信道:“这倒没有,其中缘由三言两语的我也给你讲不清楚,等以后慢慢给你讲吧。”

    吕青青从正厅跑出来对谷忠信道:“谷叔叔,我爹请你们进去。”

    谷忠信对吕青青点点头,又转头对颜天齐道:“二位请吧,我们边吃边聊。”

    颜天齐与褚肖芸刚要随谷忠信往正厅走,吕青青拦住颜天齐道:“哎哎哎,谷叔叔和褚姐姐你们先进去,我陪他一会。”

    褚肖芸见状,对谷忠信道:“谷镖头您先进去吧,我也留下陪着颜大哥。”

    谷忠信道:“好吧。”说完就离开了。

    吕青青围着颜天齐转了一圈,摇了摇头道:“唉,你啊……”

    颜天齐问道:“怎么了?姑娘有话请直言。”

    吕青青小脸一仰道:“没事!”

    谷忠信来到正厅,见吕光明沉脸端坐,急忙端起酒盅赔笑道:“总镖头,来来来,兄弟再敬你一杯。”

    吕光明斜着眼睛看着他道:“你头一次行走江湖吗?”

    谷忠信缓了缓神道:“不是啊。”

    吕光明道:“连昆仑派的功夫都不识吗?一个昆仑派的小子在你眼里都成高手了?别说他了,就是他们昆仑派的狗屁掌门都算不得什么高手!”

    谷忠信连忙解释道:“那是那是,总镖头听兄弟慢慢给你解释……”

    吕光明冷哼一声道:“有什么好解释的!”

    谷忠信微笑道:“你听我说嘛。”

    吕光明不屑道:“看你有什么好说的。”说完端起眼前的酒盅一饮而尽。

    谷忠信为他斟满酒盅道:“他并非昆仑派门下,他的师父另有其人,只是跟着一个已经退出昆仑派的长辈学了几招昆仑剑法而已。”

    吕光明道:“既然另有师父,为什么还学昆仑派那种粗浅的功夫呐?”

    谷忠信解释道:“他的师父是在他年幼时传了他一套内功心法,这位少侠的内力深厚,他救我时就只是用的内力,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会昆仑派的武功。”

    吕光明微微点了点头道:“单纯靠他那点昆仑派的功夫接我十几招而安然无恙,是绝无可能。确实如你所言,他有一定的内功底子,应该不是昆仑派的内功。”

    谷忠信忙问道:“总镖头可知道他的内功是出自何门何派?”

    吕光明沉吟片刻道:“这个我也未曾看出。”

    谷忠信闻言略显失落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力帮他找到他的师父,这事情我已经答应他了。”

    吕光明道:“兄弟放心,我吕某人武功修为虽然谈不上有多高,但这么多年也交下的亲朋挚友中也不乏武林高手,总有人清楚他的门派师承。”

    谷忠信转忧为喜道:“对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不用旁人,龙隐山庄韩庄主定能识得颜少侠的内功出处。”

    吕光明道:“嗯,你先把他请进来,我再问一问他。”

    谷忠信犹豫道:“总镖头可相信他并非昆仑派弟子?不但如此,他与峨眉、华山、嵩山、崆峒也没有什么任何关系。”

    吕光明无奈道:“行了,我清楚了,你大可放心的去唤他进来便是。”

    谷忠信来到厅外,见吕青青不知道在跟颜天齐讲什么,使得颜天齐焦急万分。

    谷忠信走到他们跟前,对颜天齐道:“天齐,我把你的情况都跟总镖头解释清楚了,现在他要问你一些关于你师父的事情,也是为了帮助你,少侠无需多心。”

    颜天齐道:“多谢谷叔叔,我这就去见吕总镖头。”

    吕青青拦住他道:“你先等会儿!”又转问谷忠信道:“谷叔叔你刚才说什么师父?他什么情况给我爹解释清楚了?怎么还帮助他?帮他什么呀?”

    颜天齐对吕青青道:“就是我刚才给姑娘说的,我……”

    谷忠信拉过颜天齐道:“不用给她讲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先去见总镖头吧。”二人进入正厅,吕青青和褚肖芸也赶忙跟了进去。

    见颜天齐随谷忠信进来,吕光明站起身对颜天齐抱拳拱手道:“方才多有慢待,望少侠与褚姑娘莫怪,吕某在此先给二位赔个不是。”

    颜天齐连忙还礼道:“总镖头是前辈,晚辈万万受不起,是晚辈没有把自己的情况给总镖头说清楚,晚辈年少无知,还希望各位前辈不要怪罪。”

    谷忠信道:“好了,大家都是误会一场,快入座吧。”

    众人落了座,吕光明对颜天齐道:“吕某有几个关于尊师的问题,想了解一下。”

    颜天齐道:“总镖头您尽管问,晚辈知无不言。”

    吕光明道:“尊师只是传授了少侠一部内功心法秘籍?”颜天齐点了点头。

    吕光明接着问道:“上面有此内功的名字?”颜天齐又点了点头,

    吕光明道:“那这叫什么功夫?”

    颜天齐为难道:“请吕总镖头恕罪,晚辈曾答应过师父,书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不能告诉别人。”

    褚肖芸急忙对颜天齐道:“可是颜大哥不说,吕总镖头又如何帮你呢,你寻师之路岂不更加艰难。”

    颜天齐道:“即便如此,晚辈也不能说,我相信如果我与师父有缘,定会再相见。”

    吕青青在旁边低声自语道:“死心眼儿。”

    吕光明听颜天齐这么说,欣慰的笑道:“好!很好!即便让自身受困,也要言而有信。颜少侠这个忙,我吕光明帮定了。”

    颜天齐欣喜道:“多谢吕总镖头,不知吕总镖头刚才可试出晚辈的内功是出自何门何派?”

    吕光明道:“吕某惭愧,只能凭武功招术看出师承门派,这内功……吕某自认见识浅薄。不过倒可以排除五山剑盟之嫌了。”

    颜天齐道:“没关系,晚辈总有一天会找到恩师。”

    吕光明道:“少侠放心,如今江湖中的武林高手众多。吕某认识一些这类高手,或许他们能知晓少侠的师承。”

    颜天齐兴奋道:“太好了,多谢总镖头,无论结果如何,晚辈皆不忘总镖头之恩。”

    吕光明道:“哎,少侠言重了,是你有恩与我恒运镖局在先。吕某帮你一来报恩,二来欣赏少侠的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