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妃惊华:王爷休〕〔最强医神:重生逆〕〔军少住隔壁:丫头〕〔重生燃情年代〕〔唐时烟雨〕〔妃倾天下:王爷别〕〔极品修士〕〔美女总裁的神级兵〕〔大龙挂了〕〔小佛神〕〔乡野小村医〕〔似锦〕〔超忆大师〕〔绝色龙妃很嚣张〕〔别逼我撩你〕〔邪王独宠废柴妃〕〔万道龙皇〕〔背叛游戏〕〔极品农妃〕〔奇怪的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三十二章:白岳老道现洛阳
    飞出的酒水击打在冷不防刺出的长剑之上,一声刺耳的响声,只见冷不防手中长剑,从剑尖一直碎到剑柄,酒水携带的强劲内力将冷不防打飞出去。

    黄震霄仓促出手托住了冷不防的后背,他这才没有摔落。见冷不防紧捂胸口,说不出话来。

    黄震霄对柳明义道:“此人内力浑厚,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柳明义回头看了一眼冷不防,用手中铁算盘指着江逍怒道:“你是何方妖人,出手竟如此狠毒!”

    江逍并未理会他,只是默默反手一掌,掌风破空锐啸,劲流山涌。柳明义慌忙挥动铁算盘抵挡那强劲的掌气。

    柳明义被掌气推的后退两步,幸得黄震霄及时一掌拍在其后背,抵挡住了江逍那一掌。

    柳明义虽然未受伤,手上的铁算盘却被击个粉碎,散落的算盘珠子满地乱滚。

    此刻颜天齐看的是目瞪口呆,除了韩枫和古孝天,他从未见过有人出手如此迅猛,且内力如此深厚。

    秦天行笑道:“没想到江大哥武功如同酿酒一般的高深,当真让小弟是大开眼界啊。”

    江逍给自己斟满了酒盅,对江月儿轻问道:“这些人要杀你么?”

    江月儿忙道:“不错,就是他们!”

    江逍对秦天行道:“他们也是亲兄弟的仇家?”

    秦天行看着黄震霄等人笑道:“他们不算是我的仇家,只是有些误会而已。”

    江逍端起酒盅,喝了一口酒道:“需要我帮兄弟杀了他们吗?”

    秦天行忙道:“这就不劳烦江大哥了,小弟自会解决。”

    江月儿呼道:“伯父,快帮月儿杀了他们!”

    江逍默默站起身来,黄震霄急忙上前拱手道:“一场误会,还望阁下见谅。”

    江逍盯着黄震霄,冷道:“你倒是还有些功夫,你是何人?”

    黄震霄道:“在下伏龙帮代理帮主,黄震霄,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

    江逍笑道:“罗浮山,江逍。听闻伏龙帮的乾坤伏龙拳因薛云川失踪而失传,想必黄帮主使的并非伏龙帮绝技了。”

    黄震霄道:“黄某早年间曾是五台山大孚灵鹫寺的俗家弟子,学的亦皆是五台山的武功,尚无缘习得薛老帮主的乾坤伏龙拳绝技。”

    江逍道:“原来如此,那我就借此领教一下五台山的武功,请黄帮主赐教。”

    黄震霄道:“在下自知不是江先生的对手,方才是我等莽撞,开罪了阁下,如若阁下不依不饶,我黄震霄定当奉陪到底!”

    颜天齐知黄震霄并无恶意,且对其颇为敬重,便急忙起身对江逍道:“黄帮主并非歹人,请江前辈高抬贵手,放他们离去吧。”

    江逍诧异道:“歹人?江湖厮杀,有何善恶之分,小兄弟多虑啦!”

    秦天行忙道:“江大哥且放他们走吧,我可不想让他们扰了我们兄弟的酒兴。”

    江逍笑道:“兄弟仁慈,可是想要在这江湖上立足,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江月儿起身呼道:“不错!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江逍刚要动手,秦天行和颜天齐急忙拦在他身前,秦天行对江逍道:“江大哥万万不可枉伤人命。”

    颜天齐对江月儿道:“月儿妹妹,你若执意让江前辈对黄帮主出手,我定当奋力阻拦。”

    江月儿惊诧道:“小莽哥你脑子坏掉了么,不帮忙就算了,还想与他们联手对付我伯父吗?”

    江逍大笑道:“哈哈哈哈,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也好,你们一起上吧,我倒要见识见识尧山的武功是否名不虚传!”

    此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道:“翻江龙王大人大量,又何必跟这些江湖小辈一般见识呢。”

    所有人都齐看向门口,只有江逍一人泰然自若,视若罔闻。

    门外走进一个老道,身披道袍,鹤发童颜,手拿一个拂尘,背后一把宝剑。进门就走到冷不防身边,并点了他的天宗穴,防止其内伤沿气脉扩散。

    老道看了看昏迷的杜菁菁,左手食指轻轻一挥,一条细细的气流由指尖发出,冲向杜菁菁的天井穴,将其穴道冲开,杜菁菁随之迷迷瞪瞪地苏醒了过来。

    黄震霄忙拱手道:“多谢玉真道长相助。”

    柳明义对玉真道长呼道:“请玉真道长快快杀了这个妖人,为武林除害!”

    老道手捻着胡须笑道:“贫道不是来杀人的,尔等不被人杀,已属万幸,快快离去吧。”

    黄震霄道:“有劳道长。”说完四人相互搀扶着走出饭庄。

    江月儿怒道:“臭老道,多管闲事!”言罢,疾步上前,挥掌便击。

    玉真道长不躲不闪,江月儿的一掌拍在玉真道长胸前,自己却被震退数步。

    江月儿怒道:“臭老道,好生厉害!”欲要挥掌再击,被江逍呵斥道:“月儿!休得无礼,方才一掌若不是玉真道长手下留情,你早已没命了。”

    秦天行兴冲冲地对玉真道长施礼道:“晚辈拜见道长。您老人家别来无恙,何以至此?”

    玉真道长笑道:“你小子也在这里,贫道来办点私事。莫老头还活着吗?”

    秦天行道:“大师尊他老人家和您一样,定然长命百岁。”

    玉真道长笑道:“臭小子,油嘴滑舌,莫老头今在何处?”

    秦天行道:“您二老向来如胶似漆,您都不知道大师尊所在,晚辈何以晓得。晚辈也很久没有见到过他老人家了,你们没一起云游四海?”

    玉真道长道:“贫道一直想再与这个莫老头对弈七天,可怎么也找不到他。”

    秦天行笑道:“您还想跟大师尊下棋?道长如此斗志,实在让晚辈佩服。”

    玉真道长道:“臭小子,你真以为你师父无敌天下难逢对手吗?上次输给他之后老道士可苦苦专研了三年,棋艺已是今非昔比!”

    秦天行赶紧赔笑道:“那是那是,只有道长您能与我师父对弈几局,师父他老人家也常夸赞您的棋艺。”

    玉真道长笑道:“是吗?当然了,莫老头‘棋圣’的威名亦非浪得虚名。”

    秦天行忙对颜天齐道:“老七,这位是白岳山的玉真道长,他老人家可是大师尊最要好的朋友。”

    颜天齐忙施礼拜道:“尧山弟子颜天齐,拜见道长。”

    玉真道长惊诧道:“他就是莫老头十年前在外收的那个徒弟?”

    秦天行道:“不错,晚辈也是今日才与七师弟相见。”

    玉真道长打量着颜天齐,微微点头道:“嗯,不错,莫老头知道你来了,定然乐的合不拢嘴啦。”

    江逍对玉真道长拱手道:“相请不如偶遇,玉真道长可否愿坐下同饮一杯?”

    玉真道长笑道:“既然江先生肯赏脸,老道士自然是荣幸之至。不过贫道求养生之道,从不饮酒,恐糟蹋了您这美酒。”

    江逍笑道:“玉真道长乃世外高人,遇高人岂可失之交臂。我这酒即便被道长倒掉也算不得糟蹋。”

    秦天行道:“道长您请坐吧,晚辈与这位江大哥也是一见如故,大家都不是外人。”

    玉真道长道:“喝酒,贫道实感无趣,还是找人去下棋吧。告辞。”玉真道长刚要转身离去。

    秦天行道:“道长若寻不得我大师尊,不如先上尧山找我三师兄,你们或许称得上棋逢对手。您先赢了他再与我大师父搏弈不迟。”

    玉真道长回头道:“老三也会下棋?他比莫老头如何?”

    秦天行道:“分毫之差。”

    玉真道长大笑道:“贫道这就去尧山。”说罢就飘然而去。

    秦天行呼道:“道长保重。”

    江月儿道:“原来你们都认得那个臭老道,他到底有何来头?”

    秦天行道:“这位道长是白岳山玉虚宫的掌门,道号玉真子。玉真道长与我大师尊是故交。”

    江逍叹道:“玉真道长武功虽高,却有一点比不得尊师。”

    秦天行疑惑道:“江大哥此话怎讲?”

    江逍道:“尧山弟子个个威名远扬,而白岳山却无一位后起之秀,老道士授业不精呐。”

    江月儿对江逍问道:“伯父,那个老道士的武功很高吗?”

    江逍道:“在伯父之上。”

    颜天齐见识到江逍武功的威力,见其如此谦逊,并不妄自尊大。心中对其增添了几分敬意。忙施礼道:“方才晚辈多有冒犯,请前辈恕罪。”

    江逍大笑道:“哈哈哈哈,看来今日不能领教二位的尧山绝技了,那日后有机会再行较量吧。”

    秦天行惭愧道:“方才之事还望江大哥莫怪,若要切磋,小弟随时恭候大驾。”

    江逍拍了拍二人肩膀道:“二位侠义之举,江某不怪,只是我对所谓的‘侠义’并无好感。”他又对江月儿道:“月儿,去马车上再取两壶乌仙醇来。”

    江月儿“嗯”了一声就起身出去了。

    秦天行道:“这乌仙醇乃酒中极品,兄弟实在舍不得多饮。”

    江逍道:“我与天行兄弟相识恨晚,真想与兄弟你畅饮几天。可愚兄要事缠身,只得离去。兄弟有空便去蜀中罗浮山找我,再见之日,当是你我大醉之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