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贼行诸天〕〔灵魂归一〕〔山歌如刀〕〔寻宝师〕〔田园小针女〕〔穿越之夫君个个太〕〔魔神狂后〕〔漫漫诸天〕〔幻想副本系统〕〔绝色女鬼的贴身巫〕〔都市最强技能大师〕〔余生请牵好我的手〕〔大楚昭阳〕〔帝国总裁深深爱〕〔明日传奇〕〔烽烟乱世遇佳人 顾〕〔超级神眼〕〔死亡作业〕〔天行缘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三十七章:饥肠辘辘晋阳行
    黄震霄诧异地看着颜天齐道:“少侠乃尧山天门弟子,如何这般不明江湖之事?”

    颜天齐道:“说来惭愧,晚辈初涉江湖,对如今武林之事知之甚少。而且……晚辈尚未去过尧山,对本门中的事情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黄震霄道:“难怪如此。那木鸣的九天玄音剑法说起来还与少侠所在的天门派武功出自同宗。”

    颜天齐大惊失色道:“什么?难道那位木前辈也是……也是天门弟子?大家不都说他……他是金刚城的护法金刚么?”

    黄震霄安慰道:“少侠稍安勿躁,你们天门派的武功出自蜀山,而九天玄音剑法亦是蜀山失传已久的绝技,不知木鸣从何处学来,他本人并非天门弟子,与天门也并无瓜葛,只是你们武功都出自蜀山一脉而已。”

    颜天齐恍然道:“那木前辈定是跟蜀山门人所学。”

    黄震霄摇了摇头道:“这个绝无可能,蜀山最后一人便是蜀山老祖,也就是你天门祖师的师父。此人百年之前就已仙游,如何教得木鸣。而且这九天玄音剑法你师祖都未曾学过,蜀山老祖会不会这套剑法尚未可知。”

    颜天齐道:“原来师祖当年是拜在蜀山门下的,蜀山武功如此了得,为何落得今日后继无人呢?”

    黄震霄道:“相传蜀山门人修心养气,想必都已得道成仙了吧。”

    颜天齐心道:“没想到习武竟可以得道成仙,想必这就是习武之人的最高境界吧。”

    一行人数日后行至距晋阳城不远的地方,黄震霄对颜天齐道:“前面就是晋阳了,不知少侠此地可有熟人,若没有可与黄某去见见我帮中兄弟。”

    颜天齐忙道:“帮主要事在身,晚辈不便再多行讨扰。晋阳城中虽无熟人,但晚辈想独自四处逛一逛。”

    黄震霄道:“也好,伏龙帮皆是地方上凭手艺和力气混饭吃的江湖散人,五行八作之人少侠不见也罢。”

    颜天齐忙道:“黄帮主误会了,晚辈久闻伏龙帮乃天下第一大帮派,帮中兄弟遍布天下,上任帮主薛前辈更是以乾坤伏龙拳在泰山之巅技压群雄,摘得泰山武尊的名号……晚辈对贵帮敬仰已久,岂敢有怠慢之意。”

    黄震霄叹道:“颜少侠说的那是以前薛帮主在时的伏龙帮……自从薛帮主失踪后,乾坤伏龙拳后继无人,我帮耳目虽遍布天下,却亦是苦寻无果……唉!黄某平庸无能,无法带领伏龙帮重振雄风。实在是愧对薛帮主,愧对帮中兄弟。”

    颜天齐道:“黄帮主正义凛然,豪情万丈,是江湖中少有的真英雄,晚辈认为贵帮能有黄帮主这样的首领,乃贵帮之福,武林之幸。”

    颜天齐随伏龙帮众人到了晋阳城郊便就此分别,黄震霄与伏龙帮几个兄弟去了晋阳城外的伏龙帮总舵。

    颜天齐一人独自进城,在晋阳大街上闲逛,边走边琢磨道:“途中就听伏龙帮兄弟讲过晋阳城有众多好吃好玩的东西,既然到了,那就先玩上两天再赶路。反正五台山已经不远了,也不差这两天。”

    他顿时感觉腹中‘咕咕’直叫,又想起了路上伏龙帮兄弟给他说过一种叫‘挂条子’的东西。也可能路途中太饿太馋的缘故,他记得当时那人讲的绘声绘色,如今想起仍让颜天齐馋涎欲滴,那人说这‘挂条子’是他在晋阳城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于是颜天齐就在晋阳城中打听哪里可以吃到‘挂条子’,有人给他指了路。他沿着别人说的方向去找,果真找到了一家叫‘食天条子’的饭庄。

    这大饭庄,食客众多,人满为患,上下三层,全是满座。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颜天齐无奈,也只得在外面乖乖的等着。

    这时,街口走来了两个人。远瞧着以为是一男一女,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两个男人。一位大概有四十多岁年纪的中年男人,身材虽矮,却异常健硕,黝黑的皮肤,满脸胡茬。

    与他同行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他一路走来让颜天齐甚是好奇。他体态轻盈却故作潇洒,右手轻摇折扇,左手倒背身后。

    二人并行二来,走近再看,那少年把玩折扇的右手修长,手指纤细,玲珑剔透;他面容皎若秋月、秀而不媚,肌肤胜雪、吹弹即破。颜天齐不禁感叹道:“天下间竟有如此好看之人,此人可比奕童兄弟、伊大哥和秦师兄他们好看千倍万倍,甚至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子都有胜之而无不及。唉,只可惜此人缺少了几分男子之气,不然定令千万少女为之倾倒。”颜天齐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店外与颜天齐一同排队等待的一位八字胡须的男子看着走来的这二人惊叹道:“乖乖,这娃娃长的真俊啊,可惜是个小子,如果是个小姑娘那可就……啧啧啧。”

    店外的食客无一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位走来的白衣少年,那二人到了近前,白衣少年收起折扇,睨视众人一眼,他那眉黛青山,双瞳剪水,几乎如同藐视一般的眼神,却让人心如脱兔,意若乱马。

    少年双手后背,大摇大摆地就往‘食天条子’里面走,那位矮黑男人紧随其后。二人一前一后,刚进门口,店家便迎来道:“二位客官,真是不巧,今天人多,麻烦您二位先在外……”

    没等店家把话说完,那少年掏出一锭金子扔给了他,道:“少废话,赶紧找个上好的位置。”

    少年身后的矮黑男人一直笑呵呵的模样,也没有说话。店家接过金锭子,仔细看了看,对二人喜笑颜开道:“哎呦,二位官人随我来。”说完便带着这两人上得楼去。

    门口一胖脸男人道:“有钱人也来吃挂条子?”

    八字胡须男人坏笑道:“山珍海味吃腻了呗。你有没有金锭子?咱们也先进去,省的排队了嘛。”

    胖脸男人怒道:“老子有金砖,砸死你王八蛋!”

    八字胡男人笑道:“你若真用金砖砸我,我还真愿意挨这一下……”

    颜天齐伸手摸了摸自己包袱里的银子,就还剩一锭了。这一路虽然没有挥霍,却都拿去接济沿路遇到的一些穷苦人家了。

    颜天齐心想:“坏了,就还剩这点钱。准备的干粮也都吃完了,以后吃饭都成问题了。这可怎么办?”手从包袱里往外拿的时候,忽然摸到了一封信,心里顿时又踏实下来,不由得微微一笑。对身边那胖脸男人问道:“劳驾大哥,请问您‘雨花天净’茶楼怎么走?”

    胖脸男人给颜天齐详细的说了一下路线,颜天齐大概明白了方位。起身便要走,那人道:“这位公子,你都等这么久了,怎么不继续等了呢?”

    “突然想起一位朋友,前去邀他,稍后再来。”颜天齐边回头笑着说,一边往前走,胖脸男人诧异的看着他远去。

    八字胡男人凑过来低声道:“刚刚那位俊少年炫富,刺激到这个穷小子了。”

    胖脸男人瞟了他一眼道:“咋没刺激到你这个穷光蛋呢!”

    颜天齐穿街过巷,来到了‘雨花天净’茶楼门前,茶楼在一个较为热闹的十字街口,门脸与广陵、洛阳两地的差不多。他抬头看了看门头匾,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迈步进来。见柜台后无人,便找来跑堂小哥问道:“请问小哥,你们掌柜去哪了?”

    跑堂小哥打量了颜天齐一眼道:“不知公子找我家掌柜何事?”

    颜天齐道:“哦,麻烦小哥传个话,就说故交造访。”

    跑堂小哥道:“原来您是掌柜的朋友,城西新开一家酒楼,掌柜去道贺了,估计要吃罢了午饭才回。要不您先坐下喝杯茶等等?”

    颜天齐心道:“白跑一趟,原想初次见面请掌柜一起去吃挂条子,谁知人家去吃酒席了。早知如此,我何不吃了挂条子再来呢。等他回来?恐怕我能等,我的肚子却等不得啊。算了,我暂且回去自己吃,吃完再回来,估摸那时他也该回来了。”心想至此,颜天齐对跑堂小哥道:“那我先出去吃饭,过午再来找他。”

    跑堂小哥道:“我去给公子弄些吃的,公子在此等候便是。”

    颜天齐道:“多谢小哥,不必劳烦,我还有其他事情。”

    跑堂小哥点头道:“好嘞,那公子稍后再来吧,我告诉掌柜等着您。”

    颜天齐出了茶楼,拐弯抹角地又回到了‘食天条子’店门口。那两位大哥已经不在,估计是排到他们进去吃饭了。

    他只能重新排队,还好此时人已经不多了。排了不久便轮到了他,走进店里一看,热热闹闹好几桌,每张饭桌上面都有两个挂钩,挂钩上挂着一根二尺来长的细木棍,木棍上搭着一根根又粗又长的面条子。

    仔细一看,原来下面的不是桌子,而是方形锅台,锅下是火灶。灶洞里面续着劈柴,锅台上一口小锅,锅里煮着热气腾腾的肉汤,香气扑面而来。食客围坐锅台,自己一根根的往锅里煮面条子。

    颜天齐看的目瞪口呆,走南闯北也算去过了很多地方,从没见过此番吃面的景象。心想:“原来这就是挂条子,用锅吃煮面条嘛。不过还真如传说中那么香,真是已经等不及要尝尝了。”

    正在颜天齐馋涎欲垂之时,店家迎面过来问道:“请问客官几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