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动乾坤〕〔京华烟云〕〔狼王的娇宠〕〔超级制造商〕〔美女总裁之超品高〕〔九天法圣〕〔都市仙帝〕〔无限死亡游戏〕〔末世之猎神幻境〕〔我要做门阀〕〔占个山头当大王〕〔御天神皇〕〔妹控不是病,发作〕〔凌天帝主〕〔乡野春情〕〔女神的贴身侍卫〕〔星路仙途:月落语〕〔快穿:炮灰女配要〕〔影帝养了只小滚滚〕〔超神打脸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四十三章:三垣玄奥忧恶狼
    莫孝原看着颜天齐惊异的表情继续讲道:“本门基本武功叫三垣玄奥神功,也是本门的看家功夫,是你师祖早年在蜀山老祖那里学来的,这门武功要求每位弟子都要练成。

    三垣玄奥神功包含九套功夫,三套拳法、三套掌法、三套剑法。入门拳法是万花拳,花型花色,变化万千;基本拳法是坤阳拳,刚猛有力,拳脚生风,此拳法外力越强拳力越猛;上层拳法是天市拳,必先练成《乾灵玄经》内功的前三重方可修练天市拳。

    这三套拳法练的是拳脚功夫,然后就是掌法。拂云掌是入门掌法,拂云撩雾,轻柔缥缈;乾阴掌是基本掌法,以静制动,以柔克刚;这上层掌法便是太微掌,要求修练者必先将《乾灵玄经》的内功练到第四重才可修练。

    接下来是这兵刃的功夫,归云剑法招式精妙,欲速而稳;乾坤剑法阴阳相合,刚柔并济;最后是上层紫微剑法,修练者要把《乾灵玄经》的内功练至第六重才能修练此剑法。”

    莫孝原缓了缓又道:“天市拳、太微掌、紫微剑三套功夫练成,《乾灵玄经》内功修练至第九重,这三垣玄奥神功才算最终练成了。”

    颜天齐兴奋道:“太棒了师父,弟子已经将《乾灵玄经》的内功全部练成,再练这门三垣玄奥神功便可事半功倍了。徒儿定当尽快练成本门神功,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不辱师门。”

    莫孝原瞟了他一眼道:“废话!你花了这么多年一直专心修练《乾灵玄经》的内功,如果还练不成如何及的上你其他师兄弟姐妹们。不练成三垣玄奥神功你怎么练天门最高深的武功呢。”

    颜天齐大惊道:“啊!还有?”

    莫孝原道:“三垣玄奥神功虽然是本门弟子必练的功夫,但每人都有其侧重的一面,有人在拳脚上得意,有人在掌法上自如,还有人精于剑法。无论怎样,都算练成了这门武功。练成之后方能再练天门的绝世神功——二十八星魂诀!”

    颜天齐一脸茫然道:“还有二十八套功夫?”

    莫孝原道:“不,只有二十八个招式而已。这二十八招是你师祖根据天宫二十八星宿变化所创,虽看似简单,实则很难练成。二十八个招式相互结合而用,变化无穷。这二十八式又分成了青龙门、白虎门、朱雀门和玄武四门,每门七诀。根据每名弟子所练三垣玄奥神功的特点从四门中各选一诀修练练便可。”

    颜天齐疑惑道:“只练四诀岂不威力大减?”

    莫孝原道:“练二十八星魂诀必须先练成《乾灵玄经》的内功和三垣玄奥神功。这四诀就够你练的了,十二人各练四诀,方可组成祖师所创人神共惧的奇星十二天门阵,这阵法可比一人练成二十八诀威力更大。

    自从二十八星魂诀创出至今,只有两人全部练成。为师和你另外三位师尊多年苦修都未有这个造化。祖师当年创作这套绝世奇招并非求一人独步天下,而是为了这套奇星十二天门阵所创。这套阵法凝聚了祖师百年心血,这也是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求我们四人去收你们十二人为徒的目的。”

    莫孝原看着颜天齐笑问道:“怎么样天齐,你对自己是否有信心啊?”

    颜天齐点头道:“有信心,我此刻就开始练,请师父传教。”

    莫孝原笑道:“今天你我师徒二人重逢大喜,先不练功了。明天一早来此找我,为师传你万花拳、拂云掌和归云剑。”

    颜天齐很兴奋,终于可以学到期待已久的本门功夫,这么多年一直无缘再见师父,也没有学到本门的一招半式。

    他对莫孝原疑惑道:“师父,您为何这么多年都不再回去见徒儿一面呢?”

    莫孝原摸着他的后脑瓜笑道:“如果为师再去见你一面,你又岂能绕这么多弯路,又如何有这般经历?你我师徒二人也不会在此相见了。”

    颜天齐困惑道:“当初救母心切,没有请教师父的名讳,害的徒儿都不知该去何处寻找师父。”

    莫孝原捻着颌下长须,笑道:“傻小子,这一路肯定很有意思吧?”

    颜天齐点了点头道:“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对徒儿都很好,当然……也与人发生过不少误会。”

    莫孝原顿时来了兴致,道:“哦,是吗,给为师说来听听。”

    颜天齐便把从离家到五台山的这一路的经历都给莫孝原讲述了一遍,甚至连今日与那位金刚城的姑娘之事也丝毫不落的描述了一番。

    莫孝原听着,时而喜笑颜开,时而愁眉不展。特别是颜天齐在讲到华山之事,钱不维说要邀请雪狼谷的人参加泰山大会之后,莫孝原便始终心事重重,疑云满面。

    颜天齐见莫孝原略有所思,沉默不语,不知何故,便悄声问道:“师父,您怎么了?徒儿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莫孝原默默摇了摇头道:“不妙,不妙呐。”

    颜天齐紧张道:“师父,怎么了,何事不妙?”

    莫孝原抬头看着他道:“你可听说过雪狼谷?”

    颜天齐点头道:“在从华山到晋阳的路上听黄帮主说起过,他貌似对这个雪狼谷毫无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

    莫孝原叹道:“雪狼谷又称恶狼谷,谷主申屠獒武功与为师几乎不相上下,此人泯灭人性,凶残至极。他还有个恶贯满盈的弟弟叫申屠豹,常溜到中原无恶不作,为师也曾教训过他几次。”

    颜天齐诧异道:“师父在担心他们一起到中原作恶?”

    莫孝原叹道:“如果只有他们两个的狼牙追风拳倒也无妨,可为师听闻申屠獒近年练成了围月狼嚎,且他那七个儿子皆已长大成人,若这七人练成了他们恶狼谷的围月狼嚎阵,那将后患无穷了。”

    颜天齐焦急道:“那将如何是好,在华山听说要请他们去参加泰山大会,岂不是引狼入室吗?”

    莫孝原默默点了点头道:“是时候让你的兄弟姐妹们会会他们了……你先回去吧,让智方大师给你安排住处,明天一早来此找我。”

    颜天齐拜别了莫孝原,返回了大浮灵鹫寺。晚上吃过了斋饭,智方大师给颜天齐安排了一间僧舍让他休息。

    颜天齐跟随小和尚来到这间僧舍,一股潮湿的气味弥漫,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说不上来的异味,很显然这间房子已经许久未有人来了。颜天齐虽然也是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但是这种难闻的气味他也是第一次领教,不由得揉了揉鼻尖。

    小和尚在房间里点上油灯,在昏暗的灯火下,房间内还算看的清楚了一些。小和尚用黄纱罩在油灯的火苗之上,原本昏暗的灯光隔上一层黄纱后又暗下来一些。颜天齐对小和尚道:“小师父这是为何?”

    小和尚双手合十道:“回施主,灯火之上罩一层黄纱是为避免飞蛾扑火,恐伤其性命。”

    颜天齐听后也双手合十默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小和尚在房间内点上了一炉熏香,可以稍掩房内的异味。小和尚又为颜天齐搬来干净的被褥,要为他铺床。颜天齐赶紧接过来道:“小师父不必麻烦了,我自己来就行。”

    小和尚把被褥递给颜天齐道:“施主早些歇息,小僧告退。”

    颜天齐把床铺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一来是因为这里的味道太重,二来是想到明天终于可以跟着师父学习天门的武功,兴奋难眠。

    夜初静,人已寐。颜天齐翻身起来,走出房间。皓月当空,群星璀璨,整个寺庙如同被包裹了一层银色的轻纱,似有灵气一般,他在月光下漫游寺院。已至深夜,众僧皆睡,寺内只有这阵阵清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不知不觉中,颜天齐来到了大文殊殿前,今天莫孝原给他讲过五台山乃文殊菩萨道场,这大文殊殿供奉的便是文殊菩萨,他再次在殿外向里面的文殊菩萨磕头跪拜。

    拜完文殊菩萨后,他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想起了白天与那位金刚城姑娘交手的情形,那姑娘的容貌、神情,乃至一举一动在他脑中都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颜天齐准备再去今天打斗的大雄宝殿前转一转,他刚绕过大文殊殿便停住了脚步,大雄宝殿前的露台上盘坐一人。

    借着朦胧的月光不难看出,此人在露台铜炉前盘膝而坐,银发披肩,长须似雪,身着米布僧袍,紧闭双目,白眉垂至脸颊。双手捻着一串佛珠,如同一尊佛像在那一动不动。

    颜天齐心想:“此人看似年纪过百,像是一位得道高僧……却为何留发不剃呢?难道他不是大孚灵鹫寺的僧人,却又为何深夜在此呢?”

    忽然一阵疾风向佛殿前吹去,风中一团黑气,在露台前停住原地旋转了起来,如同黑色的龙卷风一样。颜天齐大惊,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那团旋转的黑气。

    而那位被这阵疾风吹的发须乱舞的高僧却丝毫未动,眼睛也从未睁开过。这团黑气在这位高僧面前一直旋转着,慢慢地黑气由黑变白,白气又渐渐地幻化成一个人形在旋转着。

    越来越清晰,直到完全变成一个人,这人才停止了旋转。黑白之气变化出的这人是一位年轻白衣少年,发如雪,面如霜,衣如锦,甚是怪异无比。

    这位年轻男子在高僧面前站定,亦盘膝与高僧对面而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二人一言未发,一动也不再动,就这样一直坐着……

    颜天齐看的心中不免为之大惊,心中暗道:“深山古寺闹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