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赋〕〔大衍剑歌〕〔剑动江湖〕〔铁鹰狂少〕〔关羽的后现代生活〕〔混沌之冥墟〕〔名门豪宠:小妻PK〕〔大靠山〕〔八零军嫂是神医〕〔都市仙医高手〕〔网游之三国无双〕〔盛少,情深不晚〕〔腹黑总裁坏坏爱〕〔六零军妻养成〕〔婚色可餐:饿狼总〕〔武神至尊〕〔三国之大汉崛起〕〔重来之暖婚〕〔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大龙挂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五十三章:四星大闹泰山顶
    钱不维笑道:“既然吕总镖头坚持这么说,那好,就依你之见。”他回头向台后一挥手,申屠仁安、申屠仁健和申屠仁吉三兄弟从台后上到了台上。钱不维对台下众人道:“这三位是在下从雪狼谷请来的贵客,若台下谁能胜过他们三人,在下手中的这龙头宝杖就是谁的!”

    吕光明怒道:“三个打一个算什么比试!”

    申屠仁安冷道:“雪狼谷兄弟一向不与他人单干,不服可以多派人上来便是!”

    胡万发笑道:“雪狼谷威名震天,恐怕在座各位无人能赢得了申屠家的狼牙追风拳,何必上去自寻苦吃,自取其辱呢。”

    司马元赔笑道:“有雪狼谷为钱先生撑腰,先生想不做这泰山武尊都难喽。”

    纪灵佟大笑道:“纪某倒是想上去领教领教雪狼谷的绝技,可无论双方谁输谁赢都是推钱大哥做我们的新武尊,那纪某就不上去凑这个热闹啦。”

    通宝方丈道:“阿弥陀佛,钱先生接任新的泰山武尊,乃天定如此,众愿所归。早一刻立定,我们大家也好早点为钱先生庆贺。老衲为钱先生准备的贺礼都带来了,何苦再行什么比武呢,真是某些庸人自扰,搅了大家的兴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无不力推钱不维做新任泰山武尊,言语之间亦有对韩枫嘲讽之意。

    韩枫默默的站起身,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韩枫对众人拱手施礼道:“韩某不才,久闻雪狼谷狼牙追风拳厉害,一直未有机会领教,今日岂能错此良机呢。”

    通宝方丈冷哼一声,嘲讽道:“真是猪油蒙心!自认为自己武功高点就目中无人,赢了又能怎么样,谁会服你做泰山武尊。”

    司马元闻声笑道:“通宝大师何必如此计较,十六年前争夺泰山武尊的人如今只剩下韩庄主一人,都已经死的死,退的退,隐的隐,失的失啦,如今对韩庄主来讲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人家能不抓住嘛。”

    吕光明对韩枫道:“韩大哥,兄弟和你一起上去。”

    韩枫道:“兄弟好意大哥心领了,莫要让别人说咱欺负晚辈。”

    吕光明道:“大哥小心。”

    韩枫点了点头,走上台去。钱不维对韩枫拱手施礼道:“韩大侠果然风采依旧,小弟到台下静候佳音。”说完便下了台去。

    申屠兄弟三人摆开三角阵势,韩枫对他三人行过礼后也摆开架势。兄弟三人挥拳齐上,韩枫左挡右闪,心中暗道:“狼牙追风拳果然下手又快又狠。”

    四人缠斗,韩枫使天龙掌蓦地对申屠仁安击出一掌,这一掌内力强劲,犹如一条巨龙向申屠仁安猛扑而去。韩枫又及时躲过了申屠仁吉的利爪,却被身后的申屠仁健打个正着。

    台下吕光明父女及韩奕童见状大惊失色,申屠仁健双手抓在韩枫身上,却感觉自己十指剧痛,只是抓破了韩枫的衣裳。韩奕童长舒一口气对吕光明道:“吕叔叔放心,我爹有金龙甲护体,他们伤不了我爹。”

    申屠三兄弟狼牙追风拳威猛迅捷,三人合力更是变化莫测。韩枫的天龙掌更是掌风破空锐啸,劲流山涌,掌力惊人。这使得台下众人叹为观止。

    四人在台上大战百个回合不见分晓,申屠三兄弟对韩枫久攻不下,申屠仁安当空一声嚎叫,另外兄弟二人也都双手抓地,仰头鸣嚎。

    此刻兄弟三人如同昨晚一样,眼放蓝光,齿尖牙利,一脸的狰狞。韩枫与台下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场景,不由得心中发慌,韩枫心中暗道:“申屠老儿竟然已经将围月狼嚎传给了他的儿子们,三人齐上,我命休矣。”

    心想至此急忙运功防御,韩枫将内力全部逼出体外,身子如同被一个大气囊包裹住一般。兄弟三人恶狼猛扑,一层层撕碎了韩枫的防御真气。

    眼看三人已经逼至近前,韩枫拼尽最后一股真气,打出最强劲的一掌。天龙掌乃龙隐山庄最高武功,这一掌打出,台上群龙乱舞,将申屠兄弟三人打翻在地,尖牙蓝眼顷刻消失,一个个还原了本来面目,伏在地上。

    韩枫也因气力全无,半跪台上,欲挣扎起身,却已是有心无力了。申屠兄弟见韩枫无法再起身,便立刻再次同时攻来。韩枫心中苦道:“没想到我韩枫今日竟命丧于此……”

    此时台下一道虚影霎时之间穿过众人,直冲台上,停在韩枫身边。正是颜天齐及时赶到,趁申屠三兄弟未到跟前,他不容片刻迟疑,抱起韩枫又使移形换影即刻到了台下,将韩枫交给吕光明和韩奕童。

    台上三人扑了空,申屠仁健指着颜天齐骂道:“臭小子,又是你,有种到台上来一较高下!”

    颜天齐看到他蓦然想到:“他一直对彩儿图谋不轨,或许彩儿已被他所擒。”于是指着台上怒问道:“彩儿在哪里?”

    申屠仁健被他这么一问,心中亦有一丝不安道:“死了。”

    颜天齐感觉头脑一片空白,对他咆哮道:“她怎么死的?”

    申屠仁健低下头不再说话,申屠仁安笑道:“被我们逼下山崖摔死了,怎样?想为她报仇就上来吧!”

    颜天齐仰天一声嘶吼,正欲上台,被瘫坐在旁边的韩枫紧紧抓住了胳膊,韩枫摇头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颜天齐几天内失去了太多亲人,自己此时已是生无可恋。

    他奋力挣脱开韩枫的手,冲到了台上,直奔申屠仁健而去。黄震霄和吕光明也同时冲了上去,三人对三人,六人又混战几十个回合,吕光明和黄震霄皆被打下台来,两人身上多处被狼牙追风拳抓伤。

    颜天齐身上虽然也多处受伤,却以命相搏,如此再战,他定当命丧当场!申屠仁吉见颜天齐毫无退缩之意,便对申屠仁安和申屠仁健使了个眼色,三人同时心照不宣地露出诡异的笑容。他们不再急于将颜天齐打下台去,而是如猫戏鼠一般地准备慢慢折磨死他。

    见此情形,黄震霄与吕光明再次挣扎起身,冲上台去。褚肖云也同时飞跃至台上。

    申屠仁安吼道:“上了台的,就休想再活着下去!”

    七人混战,申屠三兄弟仍不落下风,且招招欲置人于死地。台下泰山派掌门玄清道长见状,怒道:“泰山大会比武岂可伤人性命!”

    言罢,也飞身上台,申屠三兄弟见对方人多势众,却毫无惧色,如疾风暴雨般的狼牙追风拳向四人猛攻而至,欲要将台上几人统统撕成碎片。

    黄震霄、吕光明与褚肖云已经倒地不起,仅剩颜天齐与玄清道长还在苦苦支撑。

    在此危难之际,台下众人头顶蓦地飞过两人,一男一女,男子二十岁上下,身穿蓝色衣衫,额头勒一根像是综绳的黑色发带。女子十七八岁,身穿白紫相间的衣裳。

    二人直奔台上飞去,落到台上,挡在颜天齐与玄清道长身前,二人回头看了一眼颜天齐,男子笑道:“七师哥力战三狼,果然胆识过人!”

    女子对颜天齐关切道:“七师哥你伤势如何,尚能再战?”颜天齐从未见过这二人,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得点了点头。

    台下通宝方丈起身喊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搅扰泰山大会。可有泰山拜帖?”

    台上男子对通宝方丈笑道:“小爷名叫任天游,天地之间任我畅游,想去哪就去哪,你管的着吗?”

    那女子对身后的玄清道长道:“有劳道长把那三位伤者先请下台去,有我师兄妹三人对付这三头恶狼便是。”

    玄清道长已经气枯力竭,对她道:“你们定要小心。”转身招呼台下泰山派弟子将黄震霄、吕光明和褚肖云扶下台去。

    伏龙帮弟子急忙将黄震霄接过去,为其疗伤,吕光明也被恒运镖局的人扶到韩枫身旁坐下。

    关云山与海岳派弟子扶着褚肖云在台下,她对颜天齐关切道:“颜大哥小心呐,肖云没用,帮不得颜大哥了。”

    而颜天齐此时也已是有气无力,只是轻轻对她点了点头。

    台上女子对她笑道:“姐姐放心,有我们在,岂能再让他们伤了七师哥。”

    申屠仁安怒道:“管你们是谁,既然上了台,就别想轻易再下去!”言罢,申屠兄弟疾风暴雨般的利爪再次向这三人攻来,此时台上又是三对三,势均力敌,难分胜负,只是颜天齐有伤在身,较难以招架,任天游与那女子也时时顾及着他。

    申屠仁安再次仰天狼嚎,听到此声,台下众人无不惊恐万分,刚才他们如此对付韩枫时的凶残一幕仍然触目惊心。申屠三兄弟变成人不人,狼不狼的样子后变得功力大增,拳风更紧,颜天齐等人更难以招架。

    此时蓦然一阵笛声响起,闻此笛声颜天齐如同服了灵药一般,身上的伤已不再疼痛,而且明显感觉申屠兄弟的拳速已然变慢,不但能够轻松躲避,还可奋力还击。三人如有神助,打的申屠兄弟三人措不及防。

    在擂台后方的一栋楼阁顶端,站着一名男子,此人二十七八岁,一身淡青色衣裳,外披圆领宽袖白纱褙子,正在吹奏手中一根碧绿的玉笛。

    他独自站在高高的楼顶,鬓丝白纱随风摆动,犹如天上韩湘子下凡。

    台下有人惊呼道:“空灵妙语,杨天聪!原来他们都是天门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