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小乡医〕〔红袖倾天虞美人〕〔绝世神通〕〔杀毒猎人〕〔都市之妖孽大少〕〔无限之次元幻想〕〔我的仙女未婚妻〕〔我的绝色美女房东〕〔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军婚吧,厉先生!〕〔最佳娱乐时代〕〔富二代修仙日常〕〔哑姑玉经〕〔司礼监〕〔大明臣子〕〔神女宠夫:师尊你〕〔HELLO,我的甜心小〕〔豢养人类〕〔盖世帅才〕〔极品全能狂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六十五章:鸾凤乐鸣夜风血
    杨天聪道:“我定不会看错,只是无法看出他的武功出处。”

    颜天齐疑惑道:“可是……韩庄主为什么要隐瞒呢?”

    杨天聪道:“韩奕童的呼吸步伐与常人无异,一般人是很难看出他身怀绝技,恐怕韩庄主并不知实情。”

    林天伊向他们俩走过来道:“你们在聊什么呢?我找你们半天了。”

    颜天齐对她道:“我们闲聊,师姐找我们何事?”

    林天伊道:“龙隐山庄周围全是茶山,庄内人多纷乱,我们出去转转吧。”

    杨天聪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道:“也好,天色还早,我们就出去游览一番。”

    三人出了山庄,在附近悠闲地欣赏着,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龙隐山庄外围,颜天齐看着眼前的无限风光心中暗道:“如果彩儿在就好了,她定会喜欢这里,以后我也要为彩儿寻一处清净的世外桃源,以后我们两个就……”

    林天伊见颜天齐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道:“天齐,你在想什么呢?”

    颜天齐突然有些害羞,傻笑道:“没……没想什么。”

    杨天聪看了他一眼道:“想易姑娘了吧,放心,你们就快要相见了。”

    颜天齐惊喜道:“真的吗?师兄你怎么知道?”

    杨天聪笑道:“你们许久未见了吧?你不知她身在何处,可她知道你去了哪里,以易姑娘的性格定会在近日内上尧山寻你。”

    林天伊诧异道:“你们说的这位易姑娘是谁呀?”

    杨天聪不再说话,独自向前走去。颜天齐满脸幸福道:“她是我在上尧山之前认识的一位朋友。”

    林天伊见他如此表情,笑道:“那这位易姑娘定不是你一般的朋友吧?”颜天齐笑而不答,上前追杨天聪去了,林天伊在后面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在龙隐山庄休息一夜,次日吃韩奕童与吕青青的喜酒。天刚亮,颜天齐早早起来,跟随喜娘一同前去迎接新娘子,迎亲队伍一路来到长安城外的一家客栈前。

    吕光明与谷忠信等人已在门外等候,颜天齐上前拜见了两位前辈。喜娘进客栈催新娘子吕青青梳妆,一催不见,二催仍不理,喜娘再三催促。

    颜天齐诧异道:“青青为何不肯出来?”

    谷忠信大笑道:“天齐有所不知,此乃习俗,哪有姑娘出嫁时,着急出门上娇之理啊。”

    三次催促下,新娘子总算跟喜娘出了客栈,只见新娘子一身凤冠霞帔,头盖红巾,哭哭啼啼地上了花轿。颜天齐与韩奕童另外三个好友共同抬起娇子,吹吹打打向龙隐山庄而去。

    山庄门口早已是围满了人,花轿停在门口,落轿后掀开娇帘,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到娇子门口,拉扯新娘子的衣襟,让新娘子下轿。

    新娘子下轿后跨过一个红色的马鞍子,步红毡进入龙隐山庄,此时礼乐齐奏,炮火齐鸣。新娘子在喜娘的搀扶下站在了喜堂的右侧,却迟迟不见韩奕童的身影。此时有人大喊一声:“寻新郎!”不多时,一群年轻人推拥着新郎韩奕童站到了喜堂的左侧。

    堂上摆两把大椅,韩枫与吕光明同坐,赞礼者喊道:“行庙见礼,奏乐!”礼乐声起。

    赞礼者接着喊道:“主祝者诣香案前跪,皆跪!上香,二上香,三上香!叩首,再叩首,三叩首!”新郎新娘随着赞礼者的喊唱上香,行叩拜之礼。

    赞礼者接着赞唱道:“升,平身,复位!跪,皆脆!”接唱道:“升,拜!升,拜!升,拜!”又唱道:“跪,皆脆,读祝章!”

    此时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跪在右侧拜佛凳上熟练地念着祝章。

    赞礼者再唱道:“升,拜!升,拜!升,拜!”新郎新娘三跪,九叩,六升拜之后。最后赞礼者唱道:“礼毕,退班,送入洞房!”

    繁缛的拜堂仪式完成,由两个小孩子捧龙凤花烛在前,新郎执彩球绸带引新娘进入洞房。二人脚踏在麻袋上走向婚房,共五只麻袋,走过一只,喜娘等又递传于前接铺于道,意谓‘传宗接代’、‘五代见面’之吉兆。

    入洞房后,新郎新娘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新郎用秤杆微叩一下新娘头部,而后挑去盖头篷,意示‘称心如意’。

    颜天齐第一次见到如此情景,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感动,他在心中默默地祝福着韩奕童与吕青青,又想着自己何时也能与易彩儿迎来成亲的那天。

    韩奕童出洞房敬酒,行拜谢礼。酒宴吃到夜间,酒席宴间,吕光明对韩奕童道:“奕童,为何今日见你心不在焉,新婚之日你还不高兴吗?”

    韩奕童道:“吕……岳父大人,您高兴吗?”

    吕光明大笑道:“爹自然高兴啦!”

    韩奕童轻笑道:“你们高兴就行了。”说完便出了山庄。

    吕光明诧异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谷忠信道:“他定是因为今日忙碌的倦啦。”

    吕光明不再理会,与身边宾客继续吃酒。谷忠信心中疑道:“此时已然入夜,他不回洞房,跑到外面作甚……”谷忠信有所担心,便起身往外行去。

    刚到院中,就听身后颜天齐道:“谷叔叔去哪里?”

    谷忠信转身笑道:“天齐竟还未吃醉,我出去透透气。”

    颜天齐道:“我们许久未见,天齐甚是想念您,我陪您一同前去吧,咱爷俩叙叙旧。”

    谷忠信道:“明日我再与你好好聊一聊如何?”

    颜天齐道:“明日一早我就要跟师兄回尧山了,再次分别,又不知何日再见。”

    谷忠信道:“这样吧,我去去就回,你等我回来,我们秉烛夜谈如何?”

    颜天齐兴奋道:“好,天齐就在此等谷叔叔回来畅谈。”

    谷忠信暂别颜天齐,独自出庄寻找韩奕童,一直找到庄外的野湖边,正好撞见韩奕童与孔玉姑二人半裸着身体,行苟且之事。

    谷忠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被眼前一幕气的双手发颤,指着韩奕童怒骂道:“韩奕童,你这个畜生!今晚是你和青青洞房花烛之夜,你……你竟在此……”

    韩奕童与孔玉姑见到谷忠信,却并未慌乱,韩奕童赤裸着上身不紧不慢的走到谷忠信面前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呀,也轮的着你来管我?”

    谷忠信气的面红耳赤,怒道:“好,我管不着你,我找个能管你的人来,好好管教管教你!”说完转身要走。

    孔玉姑侧卧在后面的草地上搔首弄姿,轻笑道:“宝贝,何不趁此机会试试我教你的武功。”

    韩奕童对她笑道:“我正有此意。”言罢,一跃而起,挡在谷忠信面前。

    谷忠信惊异道:“你会武功?”

    韩奕童冷笑道:“对呀,可惜还从未与人交过手,今天算你走运。”

    谷忠信怒道:“那我就先替韩庄主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逆子!”

    谷忠信挥拳上前,韩奕童猛然弯腰,双臂向前伸展,双手手心相对,一团红光汇聚两手之间,韩奕童面目狰狞,将手中真气化为两条红色丝带,捅向谷忠信的胸膛。

    谷忠信只觉胸口一阵憋闷,无法呼吸。韩奕童双臂奋力向外分开,谷忠信的身体如同被两只大手活活撕开,被分为左右两半,一命呜呼。

    韩奕童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道:“缨绦掌竟如此厉害,我成功了,我练成啦!”

    孔玉姑轻笑一声道:“你还差的远呐,别在那里傻站着了,快过来。”

    韩奕童道:“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这还差的远吗?”

    孔玉姑道:“你太过急功近利,前期苦练或许精进很大,而后却越练越事倍功半。”

    韩奕童急切道:“那我当如何,姐姐教我。”

    孔玉姑笑道:“用你的血去感受它,用你的心去体会它,你要渴望鲜血,渴望性欲……”

    韩奕童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双手向两侧谷忠信的尸体运气,谷忠信的鲜血如同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汇聚成两条红线,向韩奕童的双手伸去。

    颜天齐在山庄一直苦等谷忠信,深夜仍不见其回,却见韩奕童孤身从外面回来。颜天齐甚是疑惑,上前询问道:“童弟为何从外面回来,你可曾见过谷叔叔?”

    韩奕童脚不停步,冷道:“没见!”

    颜天齐追上去问道:“那童弟独自深夜出去作甚?”

    韩奕童停下对他怒道:“你们都不要再管我了好么?”言罢,向里面走去。

    颜天齐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暗道:“他怎么了……我还是先出去找找谷叔叔吧。”他跑出山庄,四处寻找,最终在湖边发现了谷忠信被分为两半的尸体。

    颜天齐见其惨状,悲愤交加,四下再不见其他人影。他将谷忠信的尸体搬回山庄,众人闻讯纷纷赶来,大家在院中围着谷忠信的两半尸体议论纷纷。

    杨天聪蹲在尸体旁仔细查看,吕光明大怒道:“这是谁干的,我定将其碎尸万段!”

    韩枫道:“兄弟放心,此事发生在龙隐山庄,又在这大喜之日,实乃欺人太甚!无论是谁干的,韩某决不轻饶!”

    杨天聪站起身道:“杀谷镖头的人武功阴毒无比,不像中原武功,晚辈尚看不出此人是何门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一品道门〕〔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