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战荣耀〕〔透视小野医〕〔抗日之烽火系统〕〔极品小神医〕〔重生之逆天复仇〕〔美女们的私人医生〕〔至尊凰后:邪帝,〕〔逆天毒妃:帝君,〕〔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六零,天上掉〕〔神级黄金手〕〔桃运神医〕〔都市极品兵王〕〔婚姻的荆棘〕〔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桃运医圣〕〔亲兵是女娃〕〔盛世独宠:逆天娘〕〔帝妃嫁到:皇叔,〕〔权路风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六十六章:缘悭命蹇染诛心
    钱不维道:“既如此,定是金刚城的人所为,他们是想借此机会给中原武林立威。”

    杨天聪摇头道:“金刚城众位高手的武功路数晚辈略知一二,这不像出自他们之手。”

    一位须发花白的老道长道:“杨大侠年纪轻轻却博古通今,贫道自然佩服,可是金刚城有一人恐怕杨大侠并不了解。”

    韩枫道:“玄清道长是说金刚城管事铁梧桐?”

    玄清道长道:“不错,此人一向行事阴邪,却从没人见其使用过武功,有人传言说见过他使用武功的人都已经死了。”

    韩枫对杨天聪道:“以杨贤侄之见如何?”

    杨天聪摇头道:“晚辈听说过此人,江湖人称‘千机万化’,是讲此人料事如神,足智多谋。但其武功晚辈的确亦从未听说过,此事恕晚辈不敢妄下定论。”

    吕光明怒道:“金刚城!我跟你们拼了!”

    “金刚城欺人太甚!”

    “我等不能再坐以待毙!”

    “去跟金刚城拼个你死我活!”

    “中原武林人多势众,何惧他金刚妖魔!”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各个同仇敌忾,此时一名华山派弟子跑来对众人道:“大家快到庄外门口看看吧。”

    一群人跟随那名华山弟子出了山庄大门,门前放着一只大红棺椁,在门口左侧的外墙上用鲜血写着一行血红大字“泰山武尊之子大婚,赤焰教别无相送,红棺献礼,敬请笑纳!”

    韩枫一怒之下,将那只红棺打个粉碎。盛怒道:“金刚城欺我太甚,韩某与之誓不两立!”

    纪灵佟道:“请武尊召集天下群雄共讨金刚妖魔!”众人附议。

    吕光明道:“请大哥下令,我等愿与金刚城以死相拼!”

    众人同时对韩枫跪拜道:“请武尊下令!”

    韩枫切齿道:“明日广发英雄帖,召开讨魔大会!”

    纪灵佟呼道:“武尊下泰山令,广发英雄帖,集结天下群雄,共讨金刚妖魔!”

    众人同呼道:“泰山武尊,扶危天下!武林齐心,共讨妖魔!”

    钱不维对韩枫道:“武尊,我等可先攻打赤峰山,此事也皆因赤焰教而起,我们先除掉赤焰炎魔炜炵,蚕食金刚城的力量。”

    纪灵佟道:“不错,先攻打赤峰山,铲除赤焰教!”

    吕光明对韩枫道:“大哥,那我们就直接汇集天下群雄于赤峰山下,找赤焰教教主炜炵讨个公道。”

    韩枫对众人拱手道:“韩某仰仗诸位,一个月后,我等齐聚赤峰山!”

    第二日,埋葬了谷忠信,众人相继辞别龙隐山庄。韩枫远送尧山弟子三人,杨天聪对韩枫道:“韩庄主当真要率群雄攻打赤峰山?”

    韩枫道:“此番金刚城欺人太甚,中原武林也该还以颜色了。”

    杨天聪道:“晚辈总感觉此间必有蹊跷,若昨晚之事最终并非金刚城和赤焰教所为呢?”

    韩枫叹道:“韩某亦不是那不分青红皂白之人,我定当面对证炜炵,我与他交过手,以我对此人的了解,他做过的事应该不会抵赖。”

    杨天聪道:“晚辈担心到时即使韩庄主辨明是非,亦很难控制得住众人誓灭赤焰教之心啊。”

    韩枫道:“这也是韩某为什么送三位到此的原因,还请回去转告魏门主,韩枫请求天门相助。”

    颜天齐道:“韩庄主放心,天齐定当为庄主施以援手。”

    杨天聪对颜天齐道:“此乃武林大事,不得门主之令,天齐不可擅自妄动!”

    韩枫对颜天齐笑道:“天齐的好意韩叔叔心领了,不过你现在已是有门有派之人,日后定要听从掌门师兄的调令行事。”

    杨天聪停下脚步对韩枫道:“请韩庄主放心,晚辈回去定当禀明门主,韩庄主就送到此地,请回吧。”

    韩枫停下对三人拱手道:“那好,恕韩某不再远送,三位一路好走,就此别过。”

    杨天聪带林天伊和颜天齐辞别了韩枫,来到长安城中的雨花天净落脚,次日杨天聪在长安有事要办,故让林天伊带颜天齐先在长安游玩一日。

    二人在繁华热闹的长安大街玩的不亦乐乎,颜天齐忽然看到前面店铺里面走出一男一女两个人,正是伊忘亲与易彩儿。颜天齐欣喜若狂,由于相隔较远,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伊忘亲与易彩儿并未发现颜天齐。

    颜天齐激动不已,欲要上前招呼二人,可越靠近越发现二人甚是亲密,易彩儿挎着伊忘亲的臂膀,二人有说有笑,买了很多东西,似乎全是小孩子的用品及玩具。

    颜天齐心中顿时慌乱如麻,失魂落魄,不知所措。他只得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看着二人从他视线中消失。

    林天伊追上他问道:“你怎么突然跑这儿来了,也不叫我一声。”又见他六神无主,魂不守舍的样子,林天伊突然急切道:“天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怎么突然这个样子?”

    颜天齐没有理会她,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转身默默地往回走。林天伊急忙跟上他,一直关切地询问,可他始终一言不发。

    回到雨花天净,颜天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蒙头大睡。直到杨天聪回来,林天伊便把颜天齐今天的状况告诉了他,他到房间中看望颜天齐。在其床前关切道:“天齐,你今天是不是见到什么人或什么事了?”

    颜天齐猛然起身对杨天聪道:“师兄,我想喝酒!”

    杨天聪点头道:“好,我去取酒。”

    杨天聪吩咐人搬来几坛好酒,二人喝的伶仃大醉,颜天齐一会笑一会哭,嘴里一直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谁也听不懂他要说什么。杨天聪貌似明白了一些,把烂醉的颜天齐扶到床上歇息,出去找林天伊。

    林天伊见到杨天聪,急切问道:“怎么样师兄,天齐他怎么了?”

    杨天聪叹了口气道:“你们今天可曾碰到什么人了?”

    林天伊回忆片刻道:“没有啊,一直都是我们两个人。”

    杨天聪道:“他像是情感受挫,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你明天好好安慰安慰他吧。”

    林天伊诧异道:“可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何安慰他?”

    杨天聪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就像你当年安慰我一样。”言罢,起身离去。林天伊看他离去的身影,像是明白了什么,默默地点了点头。

    三人离开长安,在回尧山途中,遇到了阔别已久的莫孝原,颜天齐看到他激动地上前道:“师父,徒儿终于又见到您了。”

    林天伊也激动道:“师尊,我们都好挂念您。”

    杨天聪施礼道:“弟子拜见师尊,师尊为何在此,难道是在等我们吗?”

    莫孝原示意他们三人莫要出声,指了指前面一棵大树,三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树下一位鹤发童颜的老道士,身穿道袍,手持拂尘,身背宝剑,只是剑已离鞘,此人正是玉真道长,他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

    树上还站着一个人,那人身穿布衣,头戴斗笠,黄巾遮面,脚下轻踩着一根细细的树枝,抱臂而立,纹丝不动,这人乃金刚城第二护法木鸣。

    颜天齐曾见过这两人,自然不会陌生,只是看这二人一上一下,一动不动地这么站着,有些疑惑,默念道:“他们怎么了,在干什么?”

    杨天聪轻声道:“他们在比剑法,高手比试,动意而不动身。”

    不久,从空中落下两把剑,一把精钢剑落回玉真道长背上的剑鞘,一把木剑斜插近木鸣的怀中。玉真道长抬头笑道:“九天玄音剑,剑法精妙,不亏乃上古名剑,老道士甘拜下风。”

    木鸣亦笑道:“道长内功深厚,木鸣自愧不如,在下输的心服口服。告辞!”言罢,脚尖轻点树枝,扬长而去。

    颜天齐诧异道:“他们到底谁赢谁输啊?”

    杨天聪笑道:“木先生剑招精妙,却输在内力;道长未破其剑招,却以内力取胜,此战玉真道长赢了。”

    莫孝原看着杨天聪道:“机灵鬼,什么都瞒不过你。”

    玉真道长向四人走来,叹道:“人称木鸣为剑魔,此人实为剑痴,四处寻天下用剑高手比剑,他的剑法恐天下无人可破。”

    杨天聪上前拜道:“晚辈拜见道长,道长所言不实,天下或有一人可破这九天玄音剑。”

    玉真道长笑道:“你说的那人消失已久,无人再见过他了。”

    颜天齐道:“你们说的那人是谁呀?”

    杨天聪道:“无仙岛剑神许良,听闻剑神有一名弟子,只是尚不知此人是谁。”

    林天伊对莫孝原道:“师尊,我们快回尧山吧,门主对您甚是挂念,师弟师妹们也很想念您老人家。”

    莫孝原笑道:“乖丫头,师尊现在还不能回尧山,你们先回去替我给天豪报个平安。”

    林天伊失落道:“您又要去哪儿呀?”

    玉真道长笑道:“老东西要和老道士一起去五台山。”

    颜天齐道:“又去五台山下棋吗?”

    莫孝原道:“此次前去不光是为了下棋,智尘方丈寻我二人有要事相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帝焰神尊〕〔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