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玄凰〕〔山村小仙农〕〔虐爱成瘾:顾少请〕〔造车〕〔绝世武侠系统〕〔再起仙道〕〔灵气逼人〕〔司礼监〕〔灵魂速递〕〔商海雾霾〕〔末法之妖孽符神〕〔娱乐韩娱〕〔碰瓷萌妃:撞上高〕〔一根竹子通三界〕〔韩娱之透视未来〕〔末世种田:带着萌〕〔万界疯人院〕〔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我的老婆是女神〕〔八零军婚: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七十六章:齐谋智取龙涎剑
    外面被申屠兄弟杀死的人基本都是华山派弟子,纪灵佟听孔晴这么说心中难免悲愤,对申屠豹责问道:“外面都是我们自己人,申屠先生何以下此毒手?”

    申屠豹并未答言,申屠仁康道:“不知好歹,拦我等去路,还不该死?”

    孔晴对他们安慰道:“好了,死几个人而已,不要伤了和气。”孔晴看了看周围的这些人,对韩奕童道:“怎么伏龙帮帮主没来?伏龙帮人多势众,绝不可不用。”

    韩奕童气愤道:“伏龙帮帮主黄震霄不听号令,宁死不从,势必要跟我等过不去了。”

    孔晴笑道:“换个听话的帮主不就得啦。”

    钱不维指着人群中一位肥头大耳的人对孔晴道:“圣主请看,这位是伏龙帮天一堂堂主冯金爵,此人与我等志同道合,可堪大用,不如就让冯堂主做伏龙帮新帮主如何?”

    冯金爵对孔晴施礼拜道:“伏龙帮天一堂堂主冯金爵,拜见圣主,冯某愿率伏龙帮帮众归顺圣主,听从圣主号令。”

    孔晴打量着这位冯堂主,对钱不维笑道:“还不错,想办法让他尽快坐上帮主的位置吧。”

    钱不维笑道:“奴才遵命。”冯金爵也拜道:“多谢圣主抬爱。”

    孔晴对冯金爵道:“既然要做帮主了,那我就先送你一份贺礼。”说完便用右手在冯金爵后脑拍了一下,冯金爵顿时感觉有个东西急速转入自己脑中,全身一阵酥麻。

    孔晴道:“这就是‘噬魂针’,三个月后你就能感觉道它给你带来的‘欢乐’,一年内没有人给你拔针,你便会全身溃烂而死。”

    冯金爵一脸惊恐道:“这……”孔晴笑道:“这什么这,你以为噬魂针谁都有资格享用吗,若不是看在你伏龙帮人多势众的份上,就凭你也配!”

    孔晴对众人道:“如今大家都是盟友了,日后助我主得了天下,大家都是立了旷世奇功的功臣,主人定会重重犒赏各位。”

    易彩儿方才就感觉这个女人来头不小,能让中原各大门派对其俯首称臣也就罢了,申屠豹等人竟然也对其毕恭毕敬。

    原来这都拜她的那个噬魂针所赐,莫非她口中的‘主人’就是对抗金刚城的幕后之人?易彩儿被申屠豹擒住后,之所以情愿跟他来到此地,主要目的就是想查明到底谁要跟金刚城过不去。

    她不相信雪狼谷和中原武林有这个能力和胆量,料定其幕后定有主使,没想到江湖上还有这么一号人,可她从未听易无殇给她提起过,易彩儿当下决定应该尽快将这个消息传给易无殇,让金刚城有所准备。

    孔晴再次走向易彩儿,看着她和慧圆和尚道:“这两位又是何人?”

    申屠仁健凑到孔晴身边,脸上洋溢着淫贱的笑容道:“这两位是雪狼谷送给您的大礼,一位是……”

    没等申屠仁健说完,孔晴已经被他那淫贱的笑容吸引住了,她打断他道:“无所谓了,你是雪狼谷的……”

    申屠仁健欣然道:“老四,申屠仁健,愿为尊驾效劳。”

    孔晴突然故作病态,一手轻抚额头,一手扶住申屠仁健的肩膀,柔声道:“哎呀,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申屠公子可不可以扶我去卧房歇息呢?”

    申屠仁健急忙扶住孔晴道:“小人的荣幸,咱们这就去卧房。”说着申屠仁健便搀扶着孔晴向外走去。韩奕童见二人眉来眼去的走了出去,心中五味杂陈,咬牙切齿。

    众人目送他二人离去,易彩儿走到纪灵佟身前道:“我们继续!”转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够胆的就出来尝尝本姑娘的诛仙掌吧!”

    申屠仁康等人立即跟了出去,生怕易彩儿借机逃走,时刻围绕在她身旁。厅内众人兴冲冲地也跟了出去。

    纪灵佟听易彩儿说到诛仙掌,心中难免有些怯意,但此前话以出口又难以收场。有转念一想,或许易彩儿只是狂言唬人,硬着头皮跟了出去。

    宽敞的庭院之中围满了各门各派之众,中间站着易彩儿,她身后的慧圆和尚缩头缩脑地环视周围众人,对易彩儿喊道:“丫头,华山派以剑法闻名天下,你会不会使剑?”

    他几步走到易彩儿身旁,悄声道:“龙隐山庄有把好剑……不如借出来玩玩呀……”说完又悄悄地退到人群中去了。

    易彩儿听了慧圆和尚的提示,眼珠在眼眶内转了一圈,对韩奕童诡笑道:“华山派纪掌门定是用他那名满天下的华山剑法与本姑娘比试,可本姑娘身无寸兵,不知贵庄可否借件兵器一用啊?”

    韩奕童道:“易姑娘既然会诛仙掌,又何以需要什么兵器呢。”

    易彩儿几步走到韩奕童身前,轻声道:“亏得齐哥待你如手足兄弟,你却暗自和这些人狼狈为奸!”

    韩奕童轻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姑娘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以易彩儿的聪慧岂能看不出,韩奕童早已不是当初韩枫身边的那个韩奕童了,她退回庭院中央,讥笑道:“真没想到江湖上义薄云天的龙隐山庄,如今竟然连件兵器都不舍借人,只叹物是人非呐!”易彩儿暗讽韩奕童没有韩枫那般豪气。

    韩奕童冷言道:“你要什么兵器尽管开口,是刀、是剑、是枪、是棒,只要我龙隐山庄有的,又有何不舍借你,何必故作文章,在此含沙射影!”

    易彩儿见韩奕童上钩,心中暗自得意,即可追问道:“哦?原来小韩庄主也如此大度,果真只要你龙隐山庄有的兵器,都可借于我用?”

    韩奕童不耐烦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堂堂泰山武尊,岂会在一件兵器上失信于你。”

    易彩儿再次追问道:“倘若我借一件你庄上有的兵器,你又反悔,不舍借给我,又怎么讲呢?”

    此刻人群中的老管家进福听出了一些端倪,凑到韩奕童身边轻声道:“少庄主,少庄主请借一步说话。”

    韩奕童转头对进福厉声道:“我给你讲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少庄主,我现在是龙隐山庄的庄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进福忙道:“是的庄主,老奴知错了。可是庄主……兵器万不可轻易借她。”

    易彩儿嘲笑道:“怎么了小韩庄主,不敢说了?”

    韩奕童不再理会进福,对易彩儿道:“区区一件兵器,别说借了,就算送给你本庄也送的起。”

    易彩儿洋洋得意道:“好哇,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在场众位都听到了,如果我说的兵器你不肯给,那你就失信于天下,更不配做这泰山武尊,不如趁早退出江湖,老老实实去卖你的茶叶!”

    韩奕童傲然道:“好了,你快说吧,你需要什么兵器?”

    易彩儿深吸一口气,缓了缓道:“龙……涎……剑!”

    此言一出,全场愕然,韩奕童更是没想到易彩儿费了半天口舌,竟是为了他们家的至宝。以往韩枫很少拿出龙涎剑示人,韩奕童也只是见过几回这家传宝剑,一时竟没想起此剑,才会着了易彩儿的道。

    慧圆和尚对易彩儿悄悄竖了个大拇指,二人相视一笑。在场众人一个个全都盯着韩奕童,方才话已出口,众目睽睽之下,此时即使有一万个不情愿也不好拒绝。

    韩奕童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勉强微笑道:“好,不就是一把剑么,借你一用便是。”又对进福道:“去,把龙涎剑取来借她一用。”

    进福不住地摇头叹气,只得去把龙涎剑取来,虽然亦是万般不舍,但也不得不双手奉上。

    易彩儿兴奋地从进福手中接过这把用红丝绸包裹的当世名剑,退去外面包裹的红丝绸,一把金灿灿的宝剑尽收众人眼底,不禁让众人为之一声惊叹,一个个直勾勾地盯着这把宝剑。

    整个剑鞘与剑柄皆由黄金所铸,剑首一颗火红的宝石镶嵌。剑鞘一条金龙盘绕,龙头直达剑柄,剑首的红宝石含在龙口。钱不维可谓阅宝无数,可见到此剑也不住地舔着嘴唇,吞咽口水,惊叹不已。

    易彩儿更是兴奋地合不拢嘴,突然用力拔出宝剑,只听一声龙吟,一把精钢锻造的双刃宝锋,如同蛟龙出海一般,令众人咋舌。

    纪灵佟本就忌惮易彩儿的诛仙掌,而此刻她又有龙涎剑在手,心中毫无胜算。他深知若在此败给一个小姑娘,定会引来他人嘲讽,既然自己已经提出要与易彩儿一较高下,又无法再反悔。

    纪灵佟看了看身后的两位华山派弟子,心中有了主意。这两人正是曾经在泰山残害戴文博的饶卿果和孙援成,他们虽然与纪灵佟年龄相仿,却都是纪灵佟的师叔。

    二人不服纪灵佟这个华山掌门不是一天两天了,纪灵佟也早有察觉,为了监视此二人,纪灵佟无论去哪都要带着他们,以免二人趁其不在,背后捣鬼。纪灵佟对这二人也早有杀心,无奈他们乃自己的长辈,又毫无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