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求生〕〔校园高手〕〔重回90年代:养成〕〔史上最强妖猴〕〔重生之尊临都市〕〔大宋英侠传〕〔重生民国大小姐〕〔以妻为界:凌少别〕〔万道大主宰〕〔重生九零的幸福生〕〔超强兵王在都市〕〔盛世独宠:BOSS大〕〔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时停五百年〕〔女神的极品兵王〕〔兽妃凶猛:帝尊,〕〔回到大唐当皇帝〕〔顾少的独家挚爱〕〔盛世大明〕〔宇宙级大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八十九章:蛮荒烟瘴伊人现
    杨天聪急忙将其抱住,痛哭道:“你怎么这么傻……”

    鬼姑婆婆一掌将杨天聪打飞出去,再一把抢回伶魌,悲愤道:“你就是死,也要死在鬼域!”说完带着伶魌的尸体化作黑烟,向远处飘走。

    ……

    杨天聪讲到这里停住,他缓缓站起身走向茅草屋的门口,外面的雨也不知已经停了多久。他向外探出头去,看天空隐隐约约有几颗蒙蒙亮的星星,回头对夏天风与陈天盈道:“天已渐晴,我们继续赶路吧。”

    三日后,兄弟妹三人到了南方荒蛮之地。前面万壑绵延,层峦叠嶂,一望无际的丛林中万木争荣,古树参天。上面乌云密布,下面瘴气弥漫。

    杨天聪寻了一条山间小道带着夏天风和陈天盈向林中行去,越往里走道路越不清晰,各种奇树怪藤让夏天风与陈天盈再没有了先前的好奇与兴奋。

    道路渐渐消失,三人在群山之间的丛林中穿行了一整天。夜幕来临,杨天聪找到了一条两丈宽的小河,杨天聪跑到河边对二人道:“终于找到了,你们两个紧跟在我身后,无论发生什么,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声,更不要回头,千万谨记。”

    两人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跟着杨天聪下到河里,这条河并不深,河水仅到三人膝盖处,杨天聪带着他们顺流而上,始终在河水中行进。

    杨天聪掏出三条早已准备好的布巾,拿出一瓶药水,均匀地倒在每条布巾上。将其中两天条递给了夏天风和陈天盈,让二人用此蒙住口鼻。三人皆用此布巾裹在口鼻处,继续趟着河水往前走。

    脚下河水时而清澈见底,时而浑浊不堪,河水有时变黑,有时又会变红。越往前河两边的树木越枯萎,瘴气愈浓。两旁枯树林中,枝头落满了乌鸦,静静地在枝头盯着河中三人,这乌鸦比平日所见要大许多,血红的眼球让人不寒而栗。

    杨天聪对周围环境的变化视而不见,继续趟着河水前行,可他身后的夏天风与陈天盈却越来越紧张,时不时偷瞄着两旁的枯木林。又往前走了一段,两边枯树渐显人形,且悄悄移动。树上的乌鸦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飘忽不定的黑色人影。

    这时陈天盈再也忍不住了,她颤颤巍巍的拉了拉杨天聪的衣襟,悄声问道:“三师哥,他们……他们都是什么人呀?”

    杨天聪并未回头,轻声道:“你们不要看他们,我们继续往前走,记住我说的话。”

    再往前走,河面上漂来一人,白衣胜雪,白发飘散,如同一具浮尸一般在河面上向他们漂来。虽然昏暗的河面上看不出那人是男是女,那一身白却格外耀眼。

    漂到杨天聪身前,那人抬起手臂欲要拉扯他的腿,杨天聪对其视而不见,继续前行,那人从他身旁漂过。

    漂到陈天盈身边时,白衣人呜呜哝哝不知在说些什么,陈天盈紧闭双眼,捂住耳朵,继续跟紧杨天聪的脚步,白衣人也就这样从陈天盈身边飘过。

    漂到了夏天风面前,他听到那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低头一看,飘着的那人竟然是自己的师姐李天韵。他急忙弯下身子去扶白衣人起来,不料怎么抓都抓不住,白衣人就要从他身边这么漂过去了,他仍不死心,急忙转身再伸手去捞,此时那人已经不再是李天韵,而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白面厉鬼。

    夏天风感觉突然全身冰凉,忽打一个冷颤,急忙转回身来,可前面的杨天聪和陈天盈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脚下的河水也不见了,四下一看,自己竟然身处枯木林中。他拼命呼喊着杨天聪与陈天盈的名字,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奔跑着寻找那条河,可怎么跑都跑不出那片枯木林。

    杨天聪与陈天盈在河中又走了许久,面前出现了一座拱桥,而桥头的一端却在河中,河水在桥下转了一圈又流了回去。陈天盈跟着杨天聪走上拱桥,桥头另一端是一条路,往前走去,一切又慢慢恢复了正常,路旁树木茂盛,繁花似锦,浓烟瘴气也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

    杨天聪突然停住,解下布巾,回头对陈天盈道:“天盈,你方才害怕吗?”

    陈天盈还没有从刚才的紧张中缓过来,她使劲的点着头,杨天聪又道:“你现在可以回头看一下了。”

    陈天盈回头一看,身后的景象与她来时看到的完全不同,拱桥不见了,小河也不见了,更让她惊异的是夏天风也不见了。她急忙解下布巾,回头对杨天聪着急道:“小师哥呢?他怎么不见了,三师哥,小师哥出什么事了?”

    杨天聪叹道:“他不听我之言,被鬼域迷阵困住了。不过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话音刚落,周围突然浓烟滚滚,杨天聪急忙抓住陈天盈的手腕,两人被浓烟包围,看不到任何东西。

    待烟消云散,眼前却又是另一种景象,两人脚下的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盘,面前数不清的台阶上面坐着一个人,正是鬼姑婆婆,身边站满了鬼域的男女老幼,他们的模样让陈天盈感觉自己如同进了阴曹地府一般,一个个面无血色,瞳孔幽暗,正冷冰冰地盯着下面他们两人。

    杨天聪松开陈天盈,对上面深施一礼,道:“晚辈杨天聪,拜见婆婆,许久未见,婆婆别来无恙。”

    鬼姑婆婆大笑道:“哈哈哈哈,杨天聪,你果然有种!”

    杨天聪笑道:“婆婆召见晚辈,天聪岂敢不来。”

    鬼姑婆婆冷道:“老身多次更换入鬼域之法,却始终防不住你,你是如何知道顺着忘川河便可来此?”

    杨天聪道:“鬼域万变不离其宗,晚辈亦是侥幸而已。”

    鬼姑婆婆道:“你可知老身要你前来所为何事?”

    杨天聪道:“晚辈知道,晚辈多谢婆婆厚爱。晚辈既已到此,烦请婆婆先放了天门的人。”

    鬼姑婆婆笑道:“好,我老婆子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对身边一人道:“把他们放了吧。”不多时,彭天钰、李天韵和夏天风被带了出来,五人站在下面。鬼姑婆婆又道:“老身会把他们安全送出鬼域,但你杨天聪从此不可再出鬼域半步。”

    杨天聪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彭天钰却对上面的鬼姑婆婆吼道:“你休想!三师兄是不会留下的,我们五人要出去就一起出去!”

    杨天聪对彭天钰道:“天钰住口!”又对鬼姑婆婆道:“不知我那两位师尊何在?”

    鬼姑婆婆诧异道:“什么师尊,老身只抓了这两个丫头,并未见你师尊。”

    陈天盈道:“你说谎,我们两位师尊明明跟你前来,你把他们困在了何处?”

    李天韵对杨天聪道:“三师兄,两位师尊真的来过吗?我们从未在此见过他们。”

    鬼姑婆婆又道:“老身不至于跟你们几个小娃娃撒谎,若真有人闯进鬼域,老身不会不知,他们定未到此,你们自己出去找吧。”

    杨天聪笑道:“婆婆德高望重,晚辈岂敢不信婆婆。只是如今天下大乱,尧山亦正是多事之秋,两位师尊下落不明……晚辈恳请婆婆允许晚辈返回尧山,待一切水落石出,晚辈定前来鬼域陪伴伶魌。”

    鬼姑婆婆笑道:“杨天聪,你说来说去还是不肯留在鬼域!”她又转头冷道:“你听见了吧,你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根本就不在乎你,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师门,来了这么半天甚至都没有一句是问候你的话!”

    在鬼域众人身后,走出一位女子,整齐的银发披散在背后,苍白的面容略显憔悴,一身白衣垂地,她赤裸着双脚缓缓走下高高的台阶。眼睛一直盯着杨天聪,幽怨的眼神掩饰不住那激动之情。

    杨天聪看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此时眼中早已泛起泪花,嘴唇颤抖着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那白衣女子两行热泪流出,边走边道:“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话音落,人已至,与君咫尺面立,四目深情相对,四行清泪怜惜……

    “伶魌……”

    “天聪……”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太久……”

    “对不起……”

    “我不怪你……”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他们,也许是不忍打扰,又或许是被他们真挚的感情所打动。

    伶魌慢慢推开杨天聪,转身对鬼姑婆婆跪倒道:“孙儿求婆婆放天聪离去吧,我相信他会再回来找我。”

    杨天聪也急忙跪倒,对伶魌道:“不,我哪也不去了,我留下来陪着你……我始终不敢相信你还活着,更不敢见你,可当我再见到你时,我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

    伶魌柔情地抚摸着杨天聪的脸,欣慰道:“去吧,我等你。”杨天聪看着她,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