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医仁心〕〔名门千金,总裁宠〕〔乱世武帝〕〔重生狂妻:爹地,〕〔诱妻入怀:总裁大〕〔二婚很甜:高冷上〕〔若爱命中注定〕〔最强军师之鬼才郭〕〔重生之机甲大师〕〔道界天下〕〔隐富小农民〕〔黄泉阴司〕〔惊世医妃,腹黑九〕〔诸天降临大逃杀〕〔致命赌注〕〔最强纨绔系统〕〔重生都市传奇高手〕〔修仙奶爸在都市〕〔最强边防兵〕〔武星耀侠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九十章:终成鸳侣返途迷
    鬼姑婆婆道:“杨天聪,老身知道你游走江湖所查何事,老身在外数日,亦有所见闻。你们尧山行侠仗义,老身钦佩。但有些事你们管不了,两个小角色便把江湖搅的天翻地覆,甚至连北方雪域高手都已受制于人……他们要的是天下,你们阻止的了吗?”

    杨天聪扶起伶魌,对鬼姑婆婆道:“看来婆婆也有所耳闻。”

    鬼姑婆婆道:“老身亦并未了解清楚,只知他们野心勃勃,终有一日血洗天下。我南冥鬼域虽不敢言天下无敌,但外人想犯我鬼域,恐怕连门路都找不到。你若留在鬼域,老身可保你安危,若你执意要去趟这趟浑水,老身亦不强留,但你必须先答应老身一件事。”

    杨天聪道:“婆婆有事敬请明言,晚辈尽力而为。”

    鬼姑婆婆看着伶魌哀叹道:“鬼域先人定下的规矩,不与外人通婚,可老身见不得孙儿如此……唉,老身若让你们今日成亲,你可愿意?”

    杨天聪握住伶魌的双手,深情地看着她道:“我愿意!”

    鬼姑婆婆笑道:“好!省去那些繁礼,今日你们便在此成亲。”

    此时突然一阵疾风吹来,风中一团黑气,在杨天聪和伶魌之间停住原地旋转了起来,如同黑色的龙卷风一样,把两人紧握的双手分开。

    这团黑气在众人面前一直旋转着,慢慢地黑气由黑变白,白气又渐渐地幻化成一个人形。越来越清晰,直到完全变成一个人,这人才停止了旋转。

    黑白之气变化出一位少年,银发如雪,冷面似霜,白衣银甲,这少年正是当初与颜天齐,一同在五台山大孚灵鹫寺跟随慧空大师修练的那人。

    他站在杨天聪与伶魌之间,一只手抓住杨天聪的手,一只手抓着伶魌的手。对伶魌问道:“你要嫁给他了?”

    鬼姑婆婆见到这位少年,立刻站起身怒斥道:“死小子,你还知道回来!”

    那少年抬头看了一眼鬼姑婆婆,急忙松开了伶魌和杨天聪,对鬼姑婆婆磕了一个头道:“孙儿拜见婆婆。”然后急忙起身,几步便跑了上去,抱着鬼姑婆婆道:“婆婆,孙儿好想念您,您老人家还是风采依旧。”

    鬼姑婆婆一把将他推开,气呼呼的又坐了下来,对少年气道:“你想我?哎呦,我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婆子,哪里值得您这位少爷想念呐。”

    她又打量了一番这个少年,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接着道:“这么久你去哪里了?婆婆出去找了你几次皆无你音讯……”往下看了一眼伶魌,又对少年没好气道:“你们一个个都想把我老婆子气死?我怎么养了你们两个不孝孙儿!”

    少年也向下面看了一眼,对鬼姑婆婆道:“谁敢气我的婆婆呀,孙儿第一个不答应!”

    鬼姑婆婆道:“你们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

    少年对鬼姑婆婆做了个调皮的鬼脸,然后又阴沉着面容盯着下面的杨天聪,他一步步走下去,再到杨天聪面前冷道:“这些人是谁呀,看着很是面生,何时到我南冥鬼域的?”

    伶魌一把将他拽到身旁,对杨天聪道:“天聪,这是我弟弟冥魂,请勿见怪。”又对冥魂冷道:“他们都是姐姐的客人,不得无礼!”

    杨天聪急忙对冥魂拱手笑道:“原来是鬼域幽灵冥魂兄弟,在下尧山弟子杨天聪,身后皆是同门师弟师妹。”

    冥魂笑道:“原来都是尧山弟子,冥魂失敬了。”

    鬼姑婆婆再次起身对杨天聪道:“正好冥魂也回来了,今日老身便安排你与伶魌拜堂成亲,你意下如何?”

    杨天聪对鬼姑婆婆跪拜道:“晚辈杨天聪,叩谢婆婆厚爱!”

    鬼姑婆婆大笑道:“很好,让你师弟师妹们也在此为你做个见证,成亲之后你们即可离去了。”

    一向昏暗的南冥鬼域,今日亦是灯火通明,在这喜气的充斥下,那份阴森已经悄然退去。燃烛,焚香,各种新鲜的水果、野菜,还有很多不知是烤的何种鲜肉,盘中盛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子。婚宴虽看似奇特,倒也算的上丰盛。

    杨天聪与伶魌两人携手共赴婚堂,旧装裹新人,跪谢天恩,叩谢地情,再拜鬼姑婆婆。有情人终成眷属,蜀中情喜结良缘。

    礼成之后,婚宴结束。杨天聪与伶魌和鬼姑婆婆讲明了外面最近发生的一切,以及尧山目前的困境。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置之不顾,只得暂别爱妻,离开鬼域,并答应伶魌尽早回鬼域与之相聚。

    伶魌将尧山五人送离鬼域,与杨天聪再次依依惜别,杨天聪虽然仍旧要离开自己,但与之成亲之后伶魌亦不再像往常那般苦闷。

    回尧山途中,陈天盈见杨天聪仍然心事重重,对其问道:“三师哥,你刚与心爱的姑娘成亲,为什么还是闷闷不乐呢?”

    杨天聪深深地叹了口气道:“鬼姑婆婆何等高傲,却对外面发生的事如此忌惮,让我怎么能不担心呐。三师尊与四师尊不知所踪,杀害天游之人尚未查明,如此敌暗我明……”

    说到此处,彭天钰和李天韵突然大惊道:“什么?天游他怎么了?”

    夏天风怒道:“十师哥被金刚城的易无殇杀死了!”

    彭天钰和李天韵听后如同晴天霹雳,二人眼泪瞬间流下,李天韵泣道:“他为什么杀死天游,你们与金刚城发生过什么?”

    彭天钰用衣袖擦掉脸上的泪水怒道:“金刚城,我们要给天游报仇!”

    他们兄弟姐妹十人皆是从小生活在尧山,早已经把彼此当成了同胞手足,关系甚是亲密,如今听到师弟被杀的消息,定是免不了伤心欲绝。

    夏天风接言道:“不错,我们与金刚城无冤无仇,他们却对十师哥下此毒手,别人怕他们,我们尧山可不怕!”

    杨天聪对他呵斥道:“你住口,事情还未明了,不可妄下定论!”

    夏天风不服道:“你说十师哥是被诛仙掌所杀,你自己也清楚这诛仙掌是谁的武功。”

    李天韵道:“三师兄,难道还有其他人会使诛仙掌吗?”

    杨天聪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会这门功夫,诛仙掌历来是金刚城城主的独门武功,向来不传外人……”

    彭天钰怒道:“除了易无殇还能有谁,三师兄莫不是怕了他!”

    三人全都盯着杨天聪,陈天盈道:“三师哥如何怕他,我们有大师尊在,加上我们众位弟子,难道还敌不过金刚城吗?”

    杨天聪摇了摇头,叹道:“天游的死若真是金刚城所为,我自有报仇之策。但最近几日在去鬼域来回的途中,我越来越觉得此事蹊跷,我虽不相信还有其他人练过诛仙掌,但我能确定杀天游的绝非易无殇。”

    李天韵迟疑片刻道:“师兄的意思是有人从中作梗,故意设计挑起尧山与金刚城相斗?”

    杨天聪点头道:“不错,韩庄主即死于此,不得不让我一直沉吟不决。若不有所防备,一味妄下定论,只恐中了小人奸计。”

    夏天风道:“难道十师哥的仇就不报了?”

    杨天聪对他道:“在我未把事情查明之前,任何人不许再提报仇之事!”

    五人归心似箭,马不停蹄,行至半途,已觉疲惫,感觉口渴难耐,此处荒无人烟,亦未见河流。李天韵与陈天盈让其他三人原地歇息,二人去附近山中寻水。

    两女子走进深山,寻觅许久都不见有山泉溪流,甚至连一丝水流之声都没有听到,只得在半山腰采了些野果,尽早地往回走。

    走出深山,回到原来的地方,眼前的一幕让二人惊慌失措,野果也随之洒落了一地。杨天聪与夏天风两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彭天钰不知去向。

    李天韵急忙跑到杨天聪身边,见他全身上下全无半点伤痕,且仍有气息,立刻掏出金钗石斛丹给他服下,可仍然无论如何也唤不醒他。

    陈天盈也给夏天风服下了一颗金钗石斛,见他身负重伤,并无性命之忧,只是昏死过去了而已。陈天盈在夏天风的百会穴上重重的按下,片刻间,夏天风便昏昏沉沉地苏醒过来。

    见他醒来,李天韵急忙转身对他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师兄他怎么了,师姐去哪了?”

    夏天风一只手捂着脑袋,一只手强撑着地,慢慢站起身来。他看着杨天聪静静地躺在旁边,又四下看了看,突然使劲摇晃着脑袋,双手抱着头,像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样,蹲在了一旁的树下。

    陈天盈上前急道:“你们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快说话呀!”她的话让夏天风有些惊慌,他缩成一团,畏惧地盯着陈天盈。

    李天韵拉住陈天盈道:“你去照看一下师兄。”然后蹲在夏天风面前,用手抚摸着他的头道:“没事了天风,没事了,不要害怕,我是师姐,天风不要害怕。”

    夏天风突然一把搂住李天韵,痛哭道:“师姐……我们快点回尧山吧,师兄他……师兄他恐怕快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一品道门〕〔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