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替嫁成婚:亿万总〕〔十里红妆:明妧传〕〔星临诸天〕〔逆天毒妃:傲娇邪〕〔农女要翻身:四叔〕〔恶魔住隔壁:小甜〕〔更把双眉比月长〕〔重生八零:弃妇带〕〔亲爱的许你来生〕〔重生八零撩人军婚〕〔我的绝美女总裁〕〔绝色毒医王妃〕〔空间重生:盛宠在〕〔天地霸体诀〕〔位面宇宙〕〔她的小龙椅(重生〕〔宝鉴〕〔爆笑修仙,萌狐不〕〔万古金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零四章:夜入深宅闻狼哀
    颜天齐拱手道:“伊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彩儿的。”

    易心又对易彩儿道:“有空了再去一趟云水坞吧,伊凡甚是想你。”

    易彩儿点了点头道:“好的,嫂子和伊凡都还好吧?”

    易心点头道:“都挺好,你们保重,告辞了!”言罢,催马驱车,刚行不远。

    易彩儿呼道:“我把见到你的事情告诉了爹爹……”

    易心停顿片刻,一声不吭,头也未回,疾驰而去。

    易彩儿恼怒道:“两个人都是这样,该怎么办吗!”

    颜天齐看着易心远去,对易彩儿关切道:“怎么了彩儿?”

    易彩儿气愤道:“我给爹爹讲在中原见到了易心,爹爹也是一声不吭地默默走开,连问都不问上一句。而易心他亦是如此,让我怎么办嘛!”

    颜天齐见她着急,安慰道:“彩儿莫急,总有一天易城主和伊大哥会冰释前嫌的。”

    易彩儿急道:“看这个这样他们很难有那么一天,一个比一个绝情!真希望当初死的不是我娘,而是我!”

    颜天齐劝慰道:“彩儿不要这么想,你如此聪慧过人,肯定能有办法让他们父子二人重归于好。”

    易彩儿哀叹道:“连梧桐叔叔都说他们两人太像,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唉!”

    颜天齐灵机一动,道:“或许……有个人可以帮你,他们二位看在这个人的情分上,或许会有转机。”

    易彩儿失落地看着颜天齐道:“我是他们两人唯一共同的亲人,谁还能比我在他们心中更有情分?你就不要再瞎出主意了。”

    颜天齐挠着脑袋,嗫嚅问道:“刚刚伊大哥口中那个叫伊凡的人是不是你的小侄儿?”

    易彩儿恍然大悟,急忙抱紧颜天齐激动道:“对不起齐哥,彩儿以后再也不说你傻了,你简直就是聪明绝顶、郭嘉在世……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决定用一生来回报你!”

    颜天齐对她前面的话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后面一句让他心中激动不已,紧紧搂住易彩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易彩儿跟颜天齐一起前往洛阳寻找温孝馨、古孝天和彭天钰。因从申屠兄弟口中得知,之前暗害尧山的人并非金刚城,而是一个姓钟离的人所为,这个人就在洛阳。故此,颜天齐决意前去一探究竟。

    颜天齐带易彩儿到了洛阳城中的雨花天净,找到周洪,安排停当。颜天齐把周洪请到房内,对其打听道:“周大哥可曾听闻洛阳城内最近有何可疑的生人前来?”

    周洪思索片刻道:“这个属下并不清楚,不过七星主若有需要,属下这便派人前去打探。”

    颜天齐忙道:“那就有劳周大哥了。”

    周洪施礼道:“属下这就去办,告退。”

    易彩儿来到颜天齐房中,对其惊讶道:“你们天门的买卖做的挺大呀,到处都有茶楼,今天你可要请我好好的品尝一下你们的好茶哦。”

    颜天齐道:“上次你去尧山不是已经品尝过了?”

    易彩儿傲然道:“我要你亲手给我烹茶。”

    颜天齐微笑道:“没问题,你稍等,我去准备茶具。”

    不多时,颜天齐端来了一套茶具,开始为易彩儿烹茶。易彩儿含情脉脉地看着颜天齐,感觉他认真的样子,很是迷人,她痴痴地盯着颜天齐的一举一动。

    颜天齐对其问道:“你当真没有解申屠仁健身上的毒吗?”

    易彩儿坏笑道:“他根本就没有中毒,只是一时被青冥紫蜂露给吓傻了。给他的解药也只是一般的治伤药物而已。”

    颜天齐诧异道:“这个青冥紫蜂露是什么毒,为何申屠仁健会如此恐慌?”

    易彩儿道:“只有我爹爹才有青冥紫蜂露,我都从未见过,听梧桐叔叔说此毒乃紫蝶蜂的毒液,这种紫色的大毒蜂是爹爹养的。只要毒液进入人体内,七天之内,先是让人神魂颠倒,然后全身奇痒难耐,中毒者将自己全身抓的血肉模糊,最后溃烂而亡。”

    颜天齐惊慌道:“易城主为何养这些害人的毒蜂,难道他就不怕那些毒蜂吗?”

    易彩儿笑道:“金刚城的历代城主都会训蜂诀,毒蜂从不伤害自己的主人,只会拼死保护主人安危。况且青冥紫蜂露的解药也只有金刚城主一人所有。”

    颜天齐感叹道:“如此剧毒,难怪申屠仁健会被吓的像丢了魂一样。”

    到了第二天傍晚,周洪来到颜天齐房中,对其道:“启禀七星主,属下已经派人打探过了,最近钱府的人行事诡秘,听说是来了几位神秘的客人,至于具体是什么人,属下难以查明。”

    颜天齐疑惑道:“这个钱府是不是钱不维家?”

    周洪道:“不错,他们家是洛阳第一大户,家里人一贯行事张扬,最近有所收敛,像是家中出了什么事情。”

    颜天齐欣慰道:“好的,多谢周大哥。”

    周洪拱手道:“七星主若没其他事,属下先去忙了,告退。”

    颜天齐拱手道:“周大哥请便。”

    颜天齐与易彩儿当晚便趁夜深人静时,偷偷潜入钱家,深宅大院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庭院深深深几许,两人竟不知从何寻起。

    正在此迷茫之际,忽闻有一女子的呼救声。两人寻着声音找到了后院的一间厢房,躲在房后,他们清晰地听到了申屠仁健在房内调戏一女子的声音,易彩儿暗骂道:“这个该死的淫魔!”

    颜天齐刚要准备冲进去救人,被易彩儿按住道:“你干什么?”

    颜天齐急切道:“不能让那女子受辱,我去救她。”

    易彩儿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不要打草惊蛇。”

    颜天齐听着里面的声音,越发的按耐不住,决然道:“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刚要起身,就听一声巨响,房门被人打破,里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房后的颜天齐和易彩儿同时慢慢起身,在窗户上戳洞向内观瞧。

    见房内站着一人,那人一头花白的卷发,双眉入鬓,三角眼,高挺的鼻梁,宽大的鼻头,满脸花白的络腮大胡子。这人一掌击毙了房中女子。

    申屠仁健见到此人急忙跪倒,那人厉声道:“畜生!你二哥和你五弟尸骨未寒,你竟还有这番心思!”

    申屠仁健急忙哀求道:“孩儿知错,求爹宽恕孩儿!”

    易彩儿心中大感不妙,此人正是雪狼谷谷主申屠獒,这老头子果真在此。若被其发现,恐怕凶多吉少。此时她与颜天齐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申屠獒对申屠仁健道:“你明天就滚回雪狼谷去,让你大哥带老六和老七前来找我!”

    申屠仁健道:“爹为何要赶孩儿走,难道孩儿在爹眼中就真的如此不堪重用吗?”

    申屠獒怒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申屠仁健委屈道:“孩儿不敢,可孩儿从小就不受爹待见,以至于雪狼谷中无人把孩儿当回事,孩儿不知到底错在哪里?”

    申屠獒厉声道:“你太聪明,我最讨厌自作聪明之人!”他又缓和道:“不过也正因如此,爹准备把雪狼谷谷主的位置的交给你……”

    申屠仁健惊异道:“啊?爹……”

    申屠獒道:“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大哥虽然武功不错,但此人常常心慈手软,甚是令我失望。你二哥已亡,老三有勇无谋,不堪大用。爹如今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回去后一定潜心练功,不要辜负了我!”

    申屠仁健急忙道:“孩儿愿陪在爹身边,助爹早成大业。”

    申屠獒笑道:“爹让你们兄弟苦练围月七煞阵,为的就是把你们七人练成天下最具杀伤性的武器。如今却让一个无名后辈连杀我两子,你们剩下的五人也失去了原有的价值!”

    申屠仁健道:“多一人便多一分力量,爹正是用人之际,孩儿岂能安坐。孩儿回雪狼谷寻大哥一同前来助爹一臂之力。”

    申屠獒叹道:“如今计划败露,那三个老不死的定已将所有事情都告知了易无殇,事情比原先困难了很多,也危险了很多。所以你回去后就不要再来中原,让你大哥带老六和老七前来助我。”

    申屠仁健道:“爹的好意孩儿心领了,有爹和大哥在,雪狼谷谷主的位置孩儿不敢僭越。”

    申屠獒道:“你大可安心练功,爹不会让你任何一个兄弟再活着回雪狼谷。待你大哥和两个弟弟离开后,他们的子嗣任你处置,他们的妻妾你也早垂涎已久。和她们再生七个男子,将围月七煞阵传给他们。”

    申屠仁健慌忙道:“孩儿万万不敢!”

    申屠獒怒道:“你以为我是在试探你吗!记住,我们申屠家只留男子,生出的女子统统杀掉!女人都是男人的奴隶,申屠家不养别人的奴隶!”

    申屠仁健向申屠獒磕了几个响头,决然道:“孩儿谨记!”

    颜天齐和易彩儿听到此处,无不大惊失色。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申屠獒这匹凶残的老恶狼,竟然连自己骨肉都不放过,简直就是泯灭人性,骇人听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