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瞎子的美妙体验〕〔村长的后院〕〔我送外卖的那些事〕〔弃妃逆袭:妖孽王〕〔超品兵王在都市〕〔都市最强修仙系统〕〔第一狂妃〕〔万界装逼帝师系统〕〔我的邻家空姐〕〔神秘总裁请低调〕〔医妃独步天下〕〔珍重待春风〕〔最强小民工〕〔宁为妖物〕〔总裁,来吧!〕〔女总裁的特种兵王〕〔斗江湖之南明〕〔宠爱成瘾:萌妻不〕〔盛世豪宠:影后甜〕〔怀孕娇妻:章少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一六章:血染关东(下卷引言)
    两狼山地界,山下十余辆双马驾辕的大车,马匹车辆皆披红挂绿,斜阳西照,甚是喜庆。

    两人满头大汗地从山上抬下一只大木箱,箱子上满是铜钉,箱口贴有封条。虽不知箱内装有何物,但从两人的表情不难看出,箱子里面的东西很重。

    陆续有人从山上抬下木箱,将十几辆马车装的满满当当。每辆马车前都有一名手持长鞭的马夫,马车周围有三十多人持刀护卫。

    蓦然,一个虚影在众人中瞬间穿梭而过,在车队前端停住。原来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童,他手握一把锈迹斑斑的普通铁剑,剑尖鲜血垂滴。

    男童身后三十多名持刀大汉陆续倒下,脖颈鲜血狂涌而出,全身不断抽搐,片刻皆气绝身亡。

    十几名车夫还不知发生了何事,便感觉自己一动也动弹不得,不知何时皆已被人点了定身穴道。

    搬运箱子的几人见状,急忙扔下箱子,连滚带爬地往山上跑去。

    男童站在上山的路口,稚嫩的小脸上杀气腾腾。充满戾气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那些仓皇逃走的人,未行追击。

    不多时,见山上尘埃四起,两三百人蜂拥而至。为首的一位虬髯大汉见马车旁横七竖八的尸体,对身旁一人怒喝道:“人呢?”

    那人指着面前的男童,颤颤巍巍道:“二当家,就……就是他。”

    虬髯大汉惊诧地打量着男童,对身边那人疑惑道:“就这么一个小娃娃?”

    那人道:“对……就是他。”

    此时,除了虬髯大汉身边那人,因方才目睹了这男童如何杀死护卫而有些恐慌外,其他人对于面前这个男童皆是满腹狐疑。

    虬髯大汉向后一摆手,呼道:“乱箭射死他。”身后二十多名弓弩手急忙上前。

    男童未等弓弩手拉弓搭箭,便一跃而起,半悬空急挥两剑,两道剑气如利刃一般,向众人横劈而来。二十多名弓弩手及手上的弓弩,皆被劈为两半。

    二十多人霎时间腰斩于面前,不禁让在场所有人皆惊慌失措,人群中顿然骚动不已。

    虬髯大汉见此情景,对男童怒道:“小东西!你是何人?”

    男童冷道:“车上的东西送去哪里?”

    虬髯大汉道:“后天便是金刀门罗老爷子老母的八十大寿,这些都是我们三兄弟为其准备的寿礼,有何不妥吗?”

    男童抬手一剑,直刺虬髯大汉咽喉,出手之快,迅如闪电。待众人再看,那大汉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两三百人手持各种兵刃,向男童围杀过来。男童高高跃起,旋转着他那瘦小的身子,急挥数剑,剑气横飞,数十人中招倒地。

    男童又在人群中不断穿行,惨叫连连,众人接连倒地身亡。没过多久,山下血流成河,唯有男童一人,满身血渍,站在血泊当中。

    男童走向那十几名被点了穴道的马夫,他们目睹了方才发生的一切,一个个面色苍白,汗流不止。

    男童解开了他们的穴道,十几人全身颤抖,双腿发软,急忙跪倒哀求道:“求爷爷饶命呐!”

    男童道:“只要尔等遵从我的吩咐,我便不杀你们。”

    十几人急忙呼道:“您有何吩咐,小人等一定照做。”

    男童看着马车上的箱子,对他们道:“把箱子全部腾空。”

    十几人急忙起身,把这些箱子里面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等物全部倒出。

    男童又道:“捡起地上的刀,把这些人的脑袋全部砍下,装满所有箱子。”

    十几个车夫,已经吓的魂飞天外,失去了理智,对男童的命令无不遵从。一个个皆拿起刀,把地上所有尸体的头颅全部砍下,装进了那二十几只大箱中。

    男童见有几只箱子还未装满,对那些人问道:“山上是否还有人?”

    一名车夫慌忙道:“有……三位当家,只……只下来一位。”

    男童厉声道:“你们在此等我。”说完便消失不见,只见一道虚影直冲山上。

    未过多久,几十颗人头从天而降。那十几名车夫无一人敢逃走,急忙捡起地上的人头,装满了所有箱子。

    男童未再现身,只是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句话道:“你们将马车继续赶往该去的地方,否则,你们的人头也将装入箱中!”

    十几人急忙装好马车,上车赶路,向关东驶去。

    各路前往关东金刀门送寿礼的人,无一例外地被那男童截杀,再遣人将其首级送往关东罗家。

    关东金刀门掌门人罗立山,江湖人称罗大刀,其使一把雁翅金刀,早年间在关东创立了金刀门,在武林中威名显赫。

    罗立山有五个儿子,罗孟虎、罗仲虎、罗叔虎、罗季虎和罗少虎。五人皆继承了罗立山的雁翅刀法,人称‘关东五虎’,名震关东。

    罗家在关东可谓只手遮天,又是关东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佼佼者。父子六人在关东经营着多种生意,柜坊、酒楼、马行、妓院、客栈、药铺等,甚至还有赌庄和私盐的买卖。这使得罗家在如今这个轻武重利的武林中更是声名鹊起。

    今日是罗立山老母的八十大寿,整个罗家大院张灯结彩,院内摆满了寿宴,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家奴院工忙上忙下。

    罗立山此时却是愁眉不展,二十几桌寿宴只坐满了四桌自己家中的至亲近友,远道的宾客无一人前来。

    然而更让罗立山忧心的并非仅此而已,而是他收到的每份远来的贺礼,皆是送礼人那血淋淋的人头。

    更让他惶恐不安的是,他们父子在关东经营的各种生意,一日之间全被血洗,几十家买卖,不留一个活口。

    罗立山是个孝子,此事他未敢让寿辰中的老母知晓。他派五个儿子出去调查到底何人与他罗家有如此大的仇恨。此时已是日落西山,五虎无一人归还。

    罗家老太太问及五个孙子的去向,罗立山也只是谎称让他们去迎接远路的宾客了。五人久久不回,罗立山已是坐立难安。

    席间众人见罗立山脸上变颜变色,且迟迟不见其他宾客登门,似乎也觉察到了有些异常。

    欢快的气愤渐渐消失,唯有一些家中女眷,轻声陪老太太说着话,其他人皆不再出声。

    忽然‘砰砰砰’几声,五颗人头落在了众人面前的桌上,所有女眷皆大惊呼叫。

    罗立山定睛一看,五颗人头皆是自己的儿子。他强忍悲痛与怒火,对众人呼道:“护送老夫人回房!”

    “取我雁翅金刀!”

    众人惊慌失措,一哄而散,都躲到房中不敢出来。仅剩罗立山和几位会武功的亲朋,还有一帮护主心切的下人们。

    一帮人聚作一团,不知道敌人到底身在何处,来了多少人。一个个面面相觑,惊恐万分。

    唯有罗立山手握雁翅金刀,强稳心神,呼道:“阁下到底何人,与我罗家有何深仇大恨,我罗立山在此,请现身吧!”

    不远处的一桌上,站着一个男童,满身血渍,手握长剑,正冷冷地盯着他们,众人皆不知他何时站在了那边。

    未等罗立山再开口,男童蓦地挥剑飞来,众人急忙上前阻挡,却那是男童的对手,片刻之间,院中仅剩罗立山和那个陌生的男童。

    罗立山见这男童出手之快,武功之高,平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骇然道:“你是哪家的小娃娃,姓甚名谁,与我罗家有何仇怨?”

    男童始终一言不发,一剑刺来,罗立山急忙横刀抵挡。男童回手再劈,罗立山举刀格挡,双刃相接,男童手中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断为两截。

    罗立山见机急忙挥刀劈砍,男童轻松躲过几刀。反手抓住了罗立山的刀背,双脚猛踹罗立山胸口。

    罗立山被踹的岌岌后退,只觉胸口一阵憋闷,金刀脱手。

    男童夺过金刀,蓦地翻越至罗立山身后,未等其转身,抬手一刀,由他后脖颈向上斜刺,刀尖穿透额头。

    刀柄用力向上一抬,罗立山的头盖骨‘咔嚓’一声,被掀了下来。雪白的脑浆混合着鲜血,从颈上的半颗头颅内溢出。

    男童提刀搜寻,罗家无论是主是仆,男女老幼,无一人幸免,皆成男童刀下之鬼。

    一夜之间,罗家惨遭灭门。连同与金刀门有关联的所有人,共计一千七百余条人命,皆死的不明不白。

    那个十二岁的男童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无人知其来历,更无人知其去向。罗家惨案从此亦成为一个不解的谜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