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二四章:两心初合西海客
    “喂,你们强留我在此又有何意,快回去吧。山路险峻,夜晚难行,早些放我下山吧。”

    “唉,我真舍不得离她而去,可是……”转念又想,厉声道:“秦天行,你再畏惧什么?为了心爱之人,助其达成所愿,又有何不可呢?”

    “今日若远离此地,定然心痛难忍,且受那相思之苦。不管那么多了,只要她喜欢,我什么都可以为她去做!”

    “喂,二位老兄,松开我啦,我要回去,我不走了!”

    白虎金雕果然放开了他,秦天行起身,打去身上的白雪。见金雕放低身姿,停在自己面前,疑惑道:“雕兄何意?你要载我回去?”

    白虎已狂奔而去,秦天行坐到金雕背脊,金雕一跃而起,振翅高飞,带秦天行再次回到遁昆宫外。

    秦天行在空中远远便望见,曲莜莜一人独坐宫门前,伤心落泪。金雕落地,他急忙翻身下来,跑到曲莜莜面前道:“你……你怎么了?”

    曲莜莜见他去而复返,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扑到他的怀中,泣声道:“取那两把剑是先师遗命,我不敢不为,可是我又不愿你因此离我而去……我好难过……我不要剑了,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秦天行紧紧抱住她,慰道:“我又何尝舍得与你分离,既然是尊师遗命,我们岂能违抗。若能得宝剑,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曲莜莜突然止住哭声,看着秦天行的双眼道:“你当真愿意与我同取双剑?”

    秦天行微笑道:“以后只要能天天见到你的笑容,让我死又何妨。”

    曲莜莜道:“哪个让你死嘛,我不依。”

    两个人相视片刻,彼此都由衷的笑了起来。

    万物皆空,唯你最真。

    天地在不如你在,知你心不知春秋。

    日月轮换照天山,却终不得见。

    你我两心化一石,永恒长相伴。

    秋风乍起,两人爱意更浓,晚间在院中赏月,清晨登雪峰望日出。这日清晨,朝阳升空,两人牵手站在山顶。忽见金雕疾飞而至,在头顶盘旋,不断长鸣。

    曲莜莜盘算一下时日,惊道:“不好,今日有客人来访,我竟然给忘记了,我们且速速回去。”

    秦天行急忙问道:“什么客人?你还有朋友?”

    曲莜莜道:“此事说来话长,回去便知。”

    二人匆忙返回遁昆宫,果然见门口一个矮小的老翁坐在石碑上,来回荡着双腿,正左顾右盼。见远处二人飞来,他急忙从石碑上跳跃下来。

    对曲莜莜怨恨道:“曲丫头你一大早不在家里睡觉,跑到哪里去了,不记得我要来了么,哼!”

    曲莜莜对那老翁恭敬道:“莜莜没忘,五老别来无恙。”

    秦天行上下打量着这位在曲莜莜周围活蹦乱跳的老头儿,须发皆白,一身布衣,却似孩童一般,语无伦次,颇有些胡闹。秦天行认出了此人,当下会心一笑。上前施礼道:“晚辈拜见前辈,不知前辈可还记得晚辈?”

    老头儿见他上前,先是一惊,打量一番后歪着脑袋思索片刻,对曲莜莜惊呼道:“哎呀,曲丫头,你何时娶了个相公回来,怎么不通知我吃你一杯喜酒呢,不够朋友!”

    曲莜莜道:“五老莫要胡言,他是……我们还未成亲。”

    老头儿盯着秦天行对曲莜莜悄声道:“这个臭小子是哪来的啊?莫不是居心叵测的坏小子,你不得不防啊。”

    秦天行笑道:“前辈当真不记得晚辈了?”

    老头儿不耐烦道:“哎呀,天下那么多人,我哪记得过来嘛,你……你爱谁谁,我又不是来寻你的。”

    秦天行道:“晚辈尧山弟子秦天行,那日晚辈带两位师妹前往西海龙驹岛求西海水丹,小师妹被八位前辈留在了岛上,不知小师妹如今……”

    未等秦天行说完,老头儿急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哀怨道:“哎呀,原来是你呀,太好了,快……快把你那个宝贝妹妹带走吧,我求求你,再……再给你一颗水丹,怎么样?”

    秦天行紧张道:“难道小师妹她在贵岛闯了祸事?”

    老头儿道:“我们兄弟八人原本想收她为徒,将自家本事都传给她,可她始终不依。后来想不拜师就不拜师吧,老二那个笨蛋想出一个笨蛋主意,让小丫头做我们八人的孙女。”

    秦天行道:“她依了?”

    老头儿急道:“她见我们不会再天天追着她拜师,当然依了。可后来到底谁是爷爷谁是孙子都搞不清楚啦,她在岛上称王称霸,我们不听她的,她就不理我们,还串通西海的鱼孙、虾孙、龟孙、蟹孙一起不理我们……”

    秦天行这才放下心来,笑道:“看来小师妹过的还算不错嘛。”

    老头儿无奈道:“她过的自然是不错,可苦了我们老哥儿几个啦!”

    秦天行道:“既然小师妹如此胡闹,八位前辈轰她走便是了。”

    老头儿为难道:“这个嘛……我们谁都舍不得,她……她也不算胡闹啦,只是我们八人在岛上习惯了原来的生活……总之,她也是为我们好啦。”

    秦天行见他天上一句,地下一句,说的有头无尾,没了逻辑,便不再谈及此事。好奇道:“素闻西海八怪从不离岛,您老今日如何到了此地?”

    老头儿愤恨地盯着秦天行,怒道:“我们是西海八仙!什么七怪八怪的,我很像丑八怪吗!”

    秦天行急忙赔礼道:“晚辈失言,望前辈莫怪。”

    老头儿又突然兴致勃勃地对他笑问道:“你刚才问我什么,再问一遍,快,快再问一遍。”

    秦天行见状甚是莫名其妙,诧异道:“八位前辈不是从不离开龙驹岛半步吗,前辈您怎么……”

    未等他说完,老头儿急忙笑道:“龙驹岛每逢七月,便可有一人离岛游玩,而每年那个人都是我,你猜为什么?快猜猜,猜猜嘛。”

    秦天行见他孩童般的天真面容,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头儿大叫一声道:“嘿呀,我就知道你猜不到,我来告诉你吧。因为我们八人每次都要做一个游戏,最终胜出的那个人就可以离岛游玩,而那个游戏确实我编出来的,输赢规矩也皆由我来定,我就从中做了点手脚。每年都是我赢,他们都从未怀疑过,哈哈哈哈。你说他们是不是傻,傻不傻吗?”

    秦天行大笑道:“哈哈哈哈,傻,傻的的可怜呐!”

    老头儿也大笑道:“是不是啊,你也感觉他们傻对不对?”

    秦天行笑道:“我是笑您老太傻。”

    老头儿突然不悦道:“我?我足智多谋,我怎么傻了?”

    秦天行道:“如此大的秘密您老却脱口而出,就不怕传到七位前辈的耳中么?”

    老头儿眉头紧皱,思索片刻,又突然笑道:“不怕,他们从不离岛,怎么会知道呢。”

    秦天行叹道:“他们是不可离岛,难道龙驹岛外人就去不得吗?”又凑到老头儿耳边悄声道:“我去过……”

    老头儿突然一怔,嗫嚅道:“你……你什么意思?”匆忙跑到曲莜莜身旁委屈道:“哎呀,不好玩,不好玩!你这个情郎甚是无趣,他……他唬我!”

    曲莜莜对秦天行道:“你莫要对五老无礼,他老人家是师叔祖的挚友,每年七月便会来此游玩,我也只跟他一个外人说过话。”

    秦天行笑道:“我观前辈性情,若始终对其彬彬有礼,他老人家定觉烦闷,故此给前辈开个玩笑,想必前辈不会介意吧?”

    五老又突然兴奋道:“哎呀,你个臭小子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虫子,我最烦那些酸溜溜的礼数啦。既然是玩笑,我又岂会介意嘛。”

    他又对曲莜莜急切道:“差点把正事忘了,曲丫头,快用你天山派的万剑诛心来打我,快呀,快打我。”

    曲莜莜疑惑道:“莫非五老已然悟出破此剑招的方法?”

    五老兴奋地点着头,急切道:“快呀,快出招打我。”

    曲莜莜无奈道:“那……那小女无礼了。”又对秦天行道:“劳烦秦郎暂避宫门下。”

    秦天行站到门台上,曲莜莜和五老在宫门前的雪地上,各立一边,相距不足丈远。

    曲莜莜道:“五老当真如此?”

    五老不耐烦道:“哎呀,你倒是快些嘛。”

    曲莜莜运气调息,抬起双臂,在身前慢慢打转,随之面前渐渐显现出一圈明亮的真气,气流急转,又渐渐幻化成数十把光剑,随着曲莜莜的双臂不断旋转着。

    突然,曲莜莜停住手臂,光剑静止,她双手再猛然发力,群剑如急风暴雨一般向五老射去。

    秦天行心中惊叹道:“天山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五老见群剑向自己飞击而来,急忙向后翻腾,双掌前推,旋涡一般的气流将数十把幻剑全部吸入,化为无形。

    曲莜莜欲再运功发力,五老突然呼道:“停停停,你还要再来呀?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就行啦,怎么样,我这招天罗地网是不是把你天山派的万剑诛心给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