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养成手记〕〔圈套男女〕〔绝世盛宠:废材三〕〔宠你一世又何妨〕〔官涯无悔〕〔锦绣妃谋〕〔三嫁奇缘之丑女毒〕〔三界背锅侠〕〔麦拉蒙的记史〕〔重生校园:帝少,〕〔神级强者在都市〕〔聊斋好莱坞〕〔绝色至尊:邪王,〕〔丑妃虐渣不从良〕〔氪金魔主〕〔良缘喜嫁〕〔重生学霸小娇妻〕〔导演有点皮〕〔女总裁的超级高手〕〔超级制造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二五章:喜结连理闹虎雕
    曲莜莜道:“五老功力深厚,小女不及。”言下之意只是承认了自己功力比不过五老,并未认可五老破了天山派的剑招。

    五老兴高采烈地跑到秦天行面前,炫耀道:“怎么样,刚才是不是都看到了?我的这招天罗地网厉不厉害?”

    秦天行道:“厉害,厉害,晚辈甚是佩服。”

    五老大笑,对曲莜莜道:“曲丫头,明年再来破你的凛锋冽刃,我走啦!”

    他刚要准备离去,秦天行急忙拦住道:“五老且慢,晚辈有一事相求。”

    五老回头,神秘兮兮地盯着秦天行,问道:“你求我?什么事?好不好玩?”

    秦天行诚恳道:“晚辈欲与这位曲姑娘结为夫妇,劳烦五老为我二人做个见证。”

    五老兴奋道:“成亲?好玩,好玩。”又对秦天行疑惑道:“你真要入赘天山派呀?”

    秦天行道:“我与莜莜情投意合,岂会在意那门第之别,我二人在何时何地成婚皆可,只求结为连理。”

    五老对曲莜莜道:“曲丫头,你可愿意与他结为夫妻?”

    曲莜莜羞愧不答。

    五老对秦天行道:“你看,丫头不愿意。还是算……”

    曲莜莜忙道:“我愿意。”

    五老兴奋地拉着秦天行跑下门台,把他推到曲莜莜面前,欢喜道:“好了好了,你们可以结拜啦……不不不,你们可以拜堂啦。”

    秦天行毅然地点了点头,向着远山双膝跪地。他抬头看着犹豫不决的曲莜莜道:“莜莜?”

    曲莜莜茫然道:“在这里么?”

    秦天行道:“你我二人心诚,在何处皆可。”

    曲莜莜点了点头,与秦天行并行跪倒。

    五老开心到:“先拜天,再拜地。”

    秦天行望着天空道:“秦天行与曲莜莜今日在此结为夫妻,天地为媒,五老为证。叩谢天恩。”二人在地上连磕三个头。

    五老又道:“现在该拜……该拜高堂了,可是你们的高堂都不在,那怎么办?要不我就暂且代他们受你们一拜吧。”

    秦天行和曲莜莜同时向五老跪拜。五老开心地扶起二人,欢笑道:“礼成,礼成,该入洞房了,快入洞房去吧。”

    秦天行扶着曲莜莜起身,笑道:“多谢五老成全,洞房不急于一时。”

    五老怨道:“哎呀,怎么能不入洞房呢,你不入洞房我如何闹洞房嘛。”

    秦天行道:“五老是前辈,这闹洞房……恐怕多有不便。”

    西海八怪长居深岛,虽皆已过古稀之年,却对夫妻之事一无所知。只是听着热闹,也就图个热闹。

    五老不悦道:“什么前辈晚辈的,烦!”突然灵机一动,兴奋道:“哎,要不这样,我们俩结拜为兄弟,你是大哥,我做小弟,是不是就可以闹洞房了?”

    曲莜莜忙道:“五老莫要胡闹,此事万万不可。”

    五老见她如此认真,哀怨道:“无趣,无趣透顶,这里不好玩,我走啦!”

    曲莜莜急忙道:“五老留步……”

    五老转回身,不耐烦道:“哎呀,又怎么了,难道你也有事求我?还是想让我闹洞房了?”

    曲莜莜道:“五老今日为我二人证婚,小女无以为报,请五老留下吃杯喜酒。”

    五老疑惑地盯着遁昆宫高大的宫门,呼道:“不去不去,你这宫中有鬼,我才不去呢。”

    秦天行笑道:“喔?原来五老怕鬼?”

    五老傲然道:“我才不怕什么鬼呢,我只是……只是不想吓着里面的鬼而已。”

    秦天行对曲莜莜问道:“五老为何说宫中有鬼呢?”

    曲莜莜噗呲一笑,道:“有一年五老来此,被师叔祖扮鬼吓着了,从此他再也不敢进遁昆宫半步。”

    秦天行笑道:“原来如此。”

    曲莜莜对五老道:“五老放心,当年那鬼是师叔祖假扮的,宫内没有鬼。”

    五老质疑道:“老李头儿?他为何扮鬼吓我?我不信。定是你们在此骗我进去,好让那鬼……哼,我不去!”

    此时,白虎从远处慢慢走来,径直走进宫门。五老对他们二人惊诧道:“喂喂喂,你们看到没有,有一只大白虎进去了……”

    秦天行和曲莜莜只是笑了笑,二人也携手走进宫门。五老在门外犹豫不决,默念道:“吃喜酒?连老虎都来吃他们的喜酒,定然很好玩,可是……哎呀,不管啦!”

    五老疑神疑鬼地悄悄走进宽大的宫门,探头探脑,四下观瞧,叹道:“原来这遁昆宫如此气派,就是有点阴森……”他便向里走边呼道:“曲丫头,臭小子,你们藏在哪里了?跟我玩捉迷藏是不是?”

    走着走着,便感觉身后有人,他猛然回头,见身后一个白色的人影,惊呼道:“鬼呀!救命啊!”拼命向前盲目跑去。那白色身影一直紧追不舍,直到五老跑到一个死角,再没了出路,这才停下。

    他双手捂着脸大叫道:“你不要吃我呀,我老了,肉不好吃,这里有两个新鲜的,你去吃他们吧。”

    白色的身影已至面前,对其叹道:“五老,是我呀,你放下手去,看我是人是鬼。”

    五老未敢放手,透过指缝偷瞄了一眼,见是曲莜莜,便急忙起身,气急败坏道:“曲丫头,你……你也吓唬我!”

    曲莜莜无奈道:“我方才一直在后面叫您,您没听到么?”

    五老道:“我只听到了我自己的叫喊声,哪里听得到你喊我……那个臭小子呢?是不是也藏在什么地方憋着吓我呢?”说完便四下探头探脑。

    曲莜莜道:“他去准备酒菜了,您随我来吧。”

    五老跟随曲莜莜来到明月园,秦天行已经准备还好了美酒佳肴,待五老入席,秦天行为其倒满一杯酒,并与曲莜莜共同举杯对五老道:“今日幸得五老为我夫妻二人做个见证,此间别无他物,一杯薄酒,略表寸心,我夫妻二人敬五老这杯,先饮为敬,您请!”

    曲莜莜随秦天行一同举杯饮下,五老笑道:“每年都来此寻曲丫头比剑,今日竟成了你们的大媒,好玩,好玩,我也喝了。”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几个空坛在桌下滚来滚去,秦天行与曲莜莜已经略带酒气,而五老饮的最多,却神采依然,毫无醉意。

    秦天行疑惑地对曲莜莜道:“五老真是海量,吃了几坛,仍无醉意,平生初遇如此酒中高手,甘拜下风。”

    曲莜莜笑道:“五老一直都是醉的,何曾醒过。”

    五老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喝饱了,你们都喝醉啦,不好玩。”他回头见白虎从洞中走出,急忙上前拦截白虎的去路道:“你来陪我玩如何?”

    白虎转身回到洞中,五老兴冲冲地跟着钻了进去。不一会,洞中发出两声虎嘶,白虎冲出虎穴,上蹿下跳,使劲扭动着身体,试图把骑在自己身上的五老甩下来。

    而五老在虎背上兴奋的像个孩童,不住地吆喝着,对秦天行和曲莜莜兴奋道:“你们家这大白猫好玩的很呐,哈哈哈。”

    曲莜莜见状,紧张道:“五老万莫触怒了它。”

    白虎后腿猛然高高跃起,终于将五老颠下身去,五老摔在地上,还未来及起身,白虎猛扑上前,将他按在地上,张开阔大的虎口,对着五老的脸发出一阵雷鸣般的虎啸。

    曲莜莜急忙上前驱走白虎,扶起五老,五老边掏着耳朵边骂道:“这小畜生,把我耳朵都快震聋了……”起身又对白虎道:“这次是我大意,我们再来一次。”

    刚要再去骑虎,被曲莜莜拦住道:“五老莫要在戏耍它了,宫中还有很多美酒,我再去给您搬来。”

    五老道:“不吃了,不吃了,你们都吃醉啦。”抬头忽见金雕巢穴,惊呼道:“嚯,好大一只鸟窝,里面住着什么鸟这么大?”

    曲莜莜也抬头看了一眼,道:“是只金雕。”

    五老兴奋道:“金雕?啊呀,你说里面会不会有金蛋呢?定然会有,我去看看。”

    曲莜莜急忙道:“五老不要,金雕是只雄鸟,没有金蛋的……”

    话音未落,五老已经跃上金雕巢穴,金雕原本在崖顶远眺,见下面有人进了自己巢穴,急忙冲下,站在巢中。

    五老对金雕道:“好大一只金鸟,看来果然有金蛋,怕我抢了去对不对?没关系啦,我拿去玩一下,你在多下几个蛋就是了。”

    金雕在五老面前挡住他进入巢穴,五老不耐烦道:“让一下。”一手把金雕拨开道:“一边去!”金雕差点被他拨下去,使劲拍了拍翅膀,才又站稳。

    五老见巢中除了枯树枝和一堆干草,就是几根金雕的羽毛,不但没有看见金蛋,反而踩了两脚鸟粪。气愤道:“你真是个没用的傻鸟,连个金蛋都不会下,真是无趣!”

    五老转念一想,看着下面的秦天行和曲莜莜,默道:“莫非你的金蛋都被他们吃了?”

    他飞身下来,对秦天行和曲莜莜厉声道:“喂,金蛋是不是都被你们俩吃了?还有没有,给我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