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茅山遗孤〕〔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汉武挥鞭〕〔废柴逆天召唤师〕〔都市最强奶爸〕〔重生八零幸福路〕〔我真不是开玩笑〕〔阴间商人〕〔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冷情前夫,请滚开〕〔我的老婆是校长〕〔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宠妻有道:追爱99〕〔惊天剑帝〕〔妃常出色:皇叔,〕〔凌霄之上〕〔捡来的破碗是聚宝〕〔大明之雄霸海外〕〔天龙武神诀〕〔直播之挑战荒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二九章:离行三载惊天变
    秦天行深深叹了口气道:“唉,不瞒你说,我……我想回尧山看看,如今星灵二剑已被你我夫妻二人取出,星灵剑法你我也皆已练成,你是不是可以随我下山了呢?”

    曲莜莜点了点头道:“行,今日晚间收拾行囊,明日一早我们一同下山。”

    秦天行惊喜道:“真的吗莜莜?我……我还以为你仍不愿意随我下山……太好了,谢谢你莜莜。”

    曲莜莜微笑道:“夫行妇随,你我夫妻之间何言‘谢’字。”她又为自己斟满酒杯,举杯道:“明日就要离开这里了,今日你大可开怀畅饮一番。”

    秦天行举起酒杯兴奋道:“开怀畅饮!”

    二人杯来盏去,把酒言欢。秦天行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手舞足蹈地不断给曲莜莜讲着中原风土人情,新鲜事物。

    秦天行吃醉了酒,曲莜莜将他扶回卧房歇息,她收拾好了行囊,也歇下了。

    次日清晨,天刚微亮,秦天行迷迷糊糊地醒来,见枕边无人,曲莜莜早已离榻。他缓缓坐起,见桌上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青布包袱,还有自己的那把太阴星鸣剑。

    昏昏沉沉的秦天行微笑道:“原来莜莜都已经收拾好了。”由于昨夜饮酒过多,感觉脑仁微痛,眼前有丝模糊。

    他拍了拍自己的头,揉了揉仅有的一只左眼,慢慢从床榻上下来。仔细一看桌上,星鸣剑下压着一纸书信。

    他诧异地拿起书信,信中言道:“夫君惠鉴,愚妻睹君念亲之情日甚,妻不忍君以为闷,故言与君同往,以解君忧。愚妻自幼长于天山,实难忍离去。深知君之情义,妻不随而君难去。故妻离遁昆而隐天山之幽,君勿徒劳苦寻,君不离且妻不还。望君谅妻之苦,恕妻之罪。君安心而去,妻望眼盼归。手此。敬颂诸祺。旅安。”

    秦天行看完书信,哀叹道:“莜莜对我情深意切,却始终不肯离开天山,我只顾自己之忧,却不念她心中之苦,何以再行强求于她。”

    提笔在书信背面写下“妻勿念,夫必归。”六字后,提剑背包,独自下山去了。

    秦天行下了天山,归心似箭,日夜兼程,向尧山方向急行。数日后,来至成都,感觉成都大街小巷皆已没有了往日的繁盛。街上人烟稀少,且行人大多都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神色慌张,像是城中得了一场瘟疫一般。

    他来到成都城的雨花天净茶楼,不料人去楼空,店门紧闭,连招牌也已不见。甚是疑惑不解的秦天行,心头一阵莫名的担忧。

    欲向路人打探一番,路人却一个个都摇头不语,摆手回避。无奈之下,秦天行只得悻悻离去。

    从城门到此一路都张贴着一张通缉文书,由于旅途劳顿,归心似箭,秦天行并未在意那些官家的文书。可此时他不经意间见通缉文书上的画像很是面熟,走近仔细一看,“魏天豪”三个字与其画像让秦天行心头突然紧张起来。

    悬赏缉拿尧山原天门门主魏天豪的文字,字字如刀,刺入秦天行心腹。活捉悬赏万金,尸首赏金也高达五千金。

    秦天行既担心又大惑不解,为何官家要缉捕大师兄,这三年多里尧山如何又招惹到了官家?大师兄与其他同门弟子现今又在何处呢?

    正在他疑惑之际,身后突然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去一看,身后站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汉,此人正是成都雨花天净掌柜姜传理。

    此时的姜传理,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秦天行急忙道:“姜……”

    刚一开口,姜传理慌忙捂住了他的嘴巴,四下观望一番,抓起秦天行的手腕,匆忙离去。

    姜传理带秦天行悄悄的来到城郊一座茅舍内,这才放下心来,对秦天行恭敬道:“属下拜见四东家。”

    秦天行急忙道:“姜大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雨花天净因何不在了,官家有为何通缉门主?”

    姜传理满脸兴奋地上下打量着秦天行,默笑道:“四星主没死,太好了……”他又突然惊诧道:“四星主,你……你的眼睛……”

    秦天行忙道:“姜大叔快告诉我这都是为何,我离开的这三年多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唉,四东家这两年想必是躲在了一个与世隔绝之地,老仆劝四东家从哪里来的还回哪里去,千万不可再回来啦。”姜传理慢慢降下声调来,像是生怕被别人听见自己说了什么。

    秦天行见姜传理如此谨慎,便向茅屋外看了一眼,也压低了声音对他道:“这外面的人都像见了鬼似的,您老人家也似乎有些神志恍惚,莫非变了天不成?”

    “苍天犹在,世人难活呀!”姜传理哀叹一声,默默抬头瞧了瞧外面的天空。

    “姜大叔,大师兄被官家通缉,事关尧山天门,我如何离去,若不搞个明白,枉为尧山弟子!”秦天行从姜传理的脸上已经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只是尚未明朗,虽然心中急切,但见他如此惧怕,一时也不忍追问。

    姜传理回头盯着秦天行,沉思片刻道:“两年前,不知道从何处来了一个怪物,他武功极高,跟随者甚众……相传此人有一头巨兽,此怪兽日行万里,且口吐烈焰,所到之处生灵涂炭,让世人惶惶不可终日。”

    “血魔!”秦天行深吸一口气,继续听姜传理说道。

    “各路官兵和天下豪杰曾多次抵抗他的暴行,却始终无法抵挡的住他的脚步。此人野心勃勃,短短两年的时间,大半个天下已在其魔掌之中。”姜传理说完,将那扇用破木板拼凑成的房门关上,回身对秦天行接言道:“四东家还是走吧,没人能对付的了此人,还是先好好活下去。”

    秦天行问道:“可官家为何要通缉大师兄呢?尧山现如今如何?”

    姜传理摇头道:“哪还有什么官家,没有人敢违背那个魔头。也不知尧山何时与他结下仇怨,屠灭尧山,追杀天门弟子,已是人尽皆知啦。”

    秦天行听完突然冷笑起来,姜传理不解,问道:“四东家因何发笑?”

    “如今仍在四处通缉大师兄,也就是说大师兄他还活着。”秦天行说完又顿然紧张道:“姜大叔,大师兄应该还活着,可其他兄弟姐妹呢,他们如今可……可安好?”

    姜传理对他劝慰道:“四东家节哀吧,今日若不是碰见你,老仆也以为尧山就仅剩门主还在世了。”

    “不可能,姜大叔既不知我身在何处,又何知其他兄弟姐妹的情况,他们一定没事的。”秦天行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经涌上了一股莫名的悲痛和极度的担忧。

    姜传理哀叹道:“那魔头派人攻打尧山当日,六星主殉难,门主和九星主不知去向,十一星主被擒。各地茶楼的我们这帮老伙计秘密联络,并悄悄上尧山为六星主收尸安葬。”

    “不……不会的,那不是天伊,她不会死的!”秦天行无法接受林天伊的死讯,此时情绪颇为激动。

    “四星主节哀,那的确是六星主的尸体,我们几个老伙计始终未发现其他星主的尸体,经打听方知门主和九星主身负重伤之时分别被人救走,而十一星主却被活捉。”此时姜传理也已经声音哽咽,见秦天行面容悲切,也不忍再继续说下去了。

    秦天行强忍悲痛,问道:“其他人呢,他们在哪儿!”

    姜传理哀叹道:“唉,他们活捉了十一星主,逼问出了其他人的下落……那头会飞的巨兽将南冥鬼域烧成了一片焦土,三星主和鬼域的人皆被活活烧死;五星主和八星主早在三年前就音讯全无,这个你是知道的,想必他们二位也是凶多吉少啦;七星主在魔头大举围攻金刚城之时赶去驰援,已然殉难;龙驹岛去年在西海沉没,十二星主她与西海八怪一起沉入海底……”

    “姜大叔这都是听来的消息,不可为真,您不是还以为我也死了么。”秦天行仍不相信兄弟姐妹们当真如同姜传理说言,他好像冥冥之中能感受到他们仍然还在。

    姜传理道:“不错,这都是老仆听来的消息,四星主不可当真,此前老仆还听闻那魔头派人去天山追杀四星主您,而且还提回了您的首级,当时老仆信以为真,悲痛不已,而如今看来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其他星主们定还在世。”

    “我要去寻回他们,为死去的兄弟姐妹和师尊们报仇!”秦天行又对姜传理问道:“姜大叔可有大师兄的消息?”

    姜传理忙道:“以前没有,今年突然出现了一人,武功了得,来无影去无踪,已经杀了许多魔都的人,坊间传闻此人正是一直被通缉的尧山天门门主魏天豪。”

    秦天行疑惑道:“魔都?”

    姜传理道:“哦,那魔头在洛阳和长安之间建了一座都城,取名慑天城,世人皆称其为魔都。”

    秦天行沉没片刻又问道:“你们把天伊安葬在了何处?”

    姜传理道:“尧山后山,二先师墓旁。”

    “我先去一趟尧山,姜大叔,后会有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