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三九章:兄妹伤情静别亭
    笑脸面具男正是原尧山天门门主魏天豪,他虽然武功精进很大,但看起来却是十分的落魄。

    “大师兄,你……你为何这般打扮?”陈天艾仍然不愿意相信尧山发生过什么事情,她一直希望尧山还是如往日一般。

    魏天豪看着陈天艾,欣慰地笑了笑。他的笑容中透露出一丝悲凉,让陈天艾更加不安。

    “大师兄,诸位师兄和师姐们都还好吧……”陈天艾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她已然从魏天豪的表情从看出了问题。

    魏天豪不忍见她伤心,便微笑着安慰道:“放心,大家都挺好的。不说他们,给师兄说说你吧,怎么样?在西海与那八个怪老头相处的还好吗?”

    “大师兄……老猴子们都……都同龙驹岛一起沉入海底了……”陈天艾从目睹了龙驹岛的灾难,到现在心中都压抑着自己的哀伤。如今见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时忍不住,扑到魏天豪怀中,哭诉起来。

    魏天豪将陈天艾搂在怀中,被陈天艾如此一哭,也想起了一年多前尧山的变故,眼中泛起了泪花。他轻轻拍着陈天艾的后背,安慰道:“唉,世事难料,一切皆有变数,好了,不哭了,师兄能见到你安然无恙地回来,已经甚为欣喜了。”

    兄妹二人相拥许久,陈天艾渐渐平复了内心的痛苦,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对魏天豪问道:“大师兄你为什么会来五台山?我听子净小师傅说尧山被什么慑天城的人搅的不得安宁,此事当真么?”

    魏天豪叹了口气道:“唉,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向你隐瞒了。自从那日血魔遣人攻上幽云顶,我被慧愕大师救走,一年多以来,你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天门弟子。”

    陈天艾霎时紧张道:“其他人呢?他们都去哪儿了,他们在哪里?你说啊!”

    她使劲摇晃着魏天豪,但魏天豪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只是强忍悲痛,默默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你……你作为尧山掌门,大家的大师兄,难道你就只会躲在五台山偷生吗!不行,我要去找他们……”陈天艾悲愤交加,转身欲要离去。

    魏天豪急忙拉住她道:“你去哪里?师兄无能,没有保护好他们,可师兄绝不会再让你去涉险!”

    “涉险?大师兄,你到底再怕什么,你如今为何如此怯懦!师兄师姐此时或许正在等我们去营救。即便他们……惨遭不测,那我们也应该去为他们报仇,而不是躲在这里偷生!”陈天艾对魏天豪的无动于衷便是非常愤慨。

    魏天豪失落道:“我被慧愕大师带到此地,他治好了我的内伤,又与慧空大师一起传授了我一套五台山独门武功。我一直再寻找你们的下落,我不敢去找你是怕自己暴露了行踪,让你受到牵连。近半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所有与围攻幽云顶有关的人,我一个都没放过。昆仑派,嵩山派,还有血魔身边五个血灵子,无一人逃脱。”

    陈天艾愧疚道:“对不起大师兄,我误会你了,你承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做了那么多,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过,是我对不起大家……”

    “虽然参与围攻幽云顶的人皆已毙命,可还有一人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杀他,到现在我都还没见过此人。”魏天豪此时双目充满了仇恨。

    陈天艾问道:“那人是谁?”

    “围攻幽云顶,追杀天门弟子的幕后主使,大魔头血魔!”魏天豪咬牙切齿,字字有力。

    陈天艾呼道:“我与师兄一起找他报仇!”

    魏天豪叹道:“唉,谈何容易,连魔都的人见他都很难,我们又怎么找得到他。即便找到,又能如何,血魔身边高手如云,他自身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以你我的武功,是杀不了他的。”

    陈天艾道:“师兄有所不知,师妹在龙驹岛跟老猴子们习得隐身之术,我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入魔都,找到血魔,悄悄将其杀死。”

    “不行,即便是行刺,师兄也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魏天豪实不忍再见同门弟子遇难。

    陈天艾道:“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杀死,能有什么危险。”

    魏天豪道:“没你想的那般简单。此前有一晚,两个孪生少年曾悄悄到了大浮灵鹫寺的无心禅院,他二人一个名唤关龙文成,一个叫作关龙修武。两人小小年纪,却与慧空大师和慧愕大师这样的绝顶高手大战一夜难分高下。若非我亲眼目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陈天艾疑惑道:“两个小孩子?他们是什么人?”

    魏天豪道:“这二人便是血魔身边的两位魔灵使者。头一晚重挫慧空大师和慧愕大师,次日便带人来寺中索要《鬼谷天书》的鼎文残片,智华大师也因此殉难。”

    陈天艾恍悟道:“原来如此,我今日听子净小师傅讲过此事,难怪慧空大师和慧愕大师不再出手。原来他们早就知道大浮灵鹫寺的鼎文残片在无心禅院,先去找二位大师抢夺,无法得手,才又拿全寺僧人的性命威胁二位大师。”

    “就在他们来五台山之际,血魔亲自率领魔军围攻了金刚城,也是在那时,易城主和你七师哥遇难的。”魏天豪说到这里,又难掩心中悲痛。

    陈天艾哀伤道:“七师哥他当真已经……”

    魏天豪闭上双目,默默点了点头。

    “二位施主,原来你们在此,师叔请二位施主移步静别亭,有要是相托。”子净小和尚站在半山腰看到了魏天豪和陈天艾,便呼唤他们回去。

    “请子净师傅先行,我们随后就到。”魏天豪打发走了子净,又对陈天艾道:“师兄准备离开五台山,你可愿随师兄同去?”

    陈天艾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嗯!”

    魏天豪欣慰道:“走,我们先去与诸位大师道别。”

    二人来到大浮灵鹫寺后面的静别亭,亭中四人,分别是智方大师,子净小和尚,北国皇子刘承钧和一直保护在他身边的刀锋将军。

    见魏天豪与陈天艾至此,四人起身,智方大师对二人道:“这位便是北国皇子殿下,血魔四处派人寻找他的下落,如今皇子殿下已经暴露,再留在五台山恐怕凶多吉少,故此希望魏施主能陪同皇子殿下再寻他处藏身。”

    “你藏什么藏,堂堂一国皇子,不能报国仇家恨,难道一辈子都要靠躲藏偷生吗?”陈天艾义愤填膺地训斥着刘承钧。

    魏天豪忙对她道:“天艾不得无礼!”又对刘承钧施礼道:“草民魏天豪拜见皇子殿下,小妹言语莽撞,万望殿下恕罪。”

    刘承钧哀叹道:“唉,还什么皇子不皇子的,这位姑娘说的一点没错,我又有何资格恕她的罪呢。”

    刀锋将军对刘承钧道:“殿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智方大师对魏天豪道:“魏施主,只有皇子殿下活着,天下苍生才能有个盼头,希望魏施主为天下百姓着想,保护殿下离开五台山。”

    “此事魏天豪义不容辞,可是天下之大,如今又有何处可以安身立命呢?”魏天豪知道面前这个北国皇子和自己一样的命运,不但被血魔害的家破人亡,且都被四处通缉。

    智方大师道:“有一个地方可去。”

    “何处?”魏天豪和刀锋将军异口同声地问到。

    智方大师道:“尧山,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既是最安全的地方。”

    魏天豪闻言,沉默不语,只是默默走到静别亭的一边,他向尧山的方向默默眺望。他不敢回尧山,并非怕血魔的人找到他,而是感觉自己愧对尧山,辜负了祖师,辜负了师尊,亏负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们。

    众人皆看着魏天豪的背影不语,子净走到魏天豪身后轻声道:“阿弥陀佛,小僧知魏施主心思。师叔说的没错,慑天城的人知道尧山弟子皆不在尧山,也不会轻易重返尧山。有慑天城的人在尧山守着,旁人更不敢靠近,故此他们对尧山定是放松了警惕,没有人会想到魏施主和皇子殿下会去尧山。魏施主对尧山了如指掌,定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藏身。”

    魏天豪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气道:“去尧山。”

    智方大师道:“事不宜迟,还请诸位施主即刻动身。”

    “我不能走!”陈天艾本是追慧圆和尚至此,自己的小布袋还在慧圆和尚手中,她定然不愿就此离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陈天艾身上,她不悦道:“你们看什么看,我要找的人还没找到……他偷了我的东西,拿不回东西,我哪也不去。”

    智方大师问道:“不知女施主要找何人,难道敝寺中有人偷了女施主的东西?”

    子净到智方大师身边,轻声道:“这位女施主是追师叔祖而来。”

    “阿弥陀佛,师叔今日的确回到了寺中,贫僧还未来得及再去见他,不知师叔此时在何处,贫僧这就去寻他。还请女施主放心,若师叔他老人家果真拿了女施主的东西,贫僧定当全他归还施主。”智方大师又对子净道:“子净,随我一同去寻你师叔祖。”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