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娇妻,太撩人〕〔星临诸天〕〔华娱大时代〕〔风水迷局〕〔飞剑问道〕〔第一婚宠:总裁,〕〔乡村最强小神农〕〔全异能游戏〕〔重生之天尸有毒〕〔美女董事长的近身〕〔绝世符神〕〔陋俗之婚闹〕〔海贼之掌控矢量〕〔内线为王〕〔闲游大明〕〔亿万甜婚:老公,〕〔大衍剑歌〕〔我的末世领地〕〔嫡锁君心〕〔吞灭万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星云录 第一百五九章:守洞死士险酿祸
    秦天行与罗天罡辞别苑灵山的幻身,二人又看了看安坐在石墩星台上的三位女子,虽然心中对她们有些放心不下,但正事要紧,不得不就此离去。

    兄弟二人出了石门,来在外面的洞室内,内洞室的石门即刻又关上了。夏天风紧张地看着他们二人,见二人表情凝重,他话到嘴边又吞咽了回去。

    秦天行走到夏天风身前,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十三个死士,默道:“你若真心想赎罪,就在这里誓死守住无音洞,不得让任何人踏入一步,等我和你五师哥回来。能做到吗?”

    夏天风惊异地看了一眼罗天罡,对秦天行道:“师哥你们……”

    秦天行忙道:“你不要问,我们出去几天,会尽快赶回来,你只需死守无音洞,待我们归来。如何?”

    夏天风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不知道如何对他们二人开口。此时罗天罡对其怒道:“问你话呢!”

    夏天风急忙坚定道:“能!请二位师兄放心,师弟定会誓死守卫无音洞,不让任何人打扰他老人家的清修……”他话未说完,秦天行和罗天罡已经向洞外走去了。

    见二人已经出了无音洞,夏天风沉思片刻,急忙向洞外追去,身后十三死士也紧随其后出了无音洞。夏天风在洞外四处张望,已不见秦天行和罗天罡的身影,他便对着山路大声呼道:“二位师兄可去南冥鬼域寻找三师兄的下落!师弟在此静候师兄们归来!”

    夏天风望着灰蒙蒙的尧山,空中乌云密布,他举头望向天空,只觉心中一股闷气不出。默默坐到无音洞外的山石上轻叹道:“我把这乌云招致师门,却无力使其散去,若老天护佑我同门弟子安危,我夏天风愿以命相换!”

    单纯无知的夏天风虽然被魔灵岛的人利用过,但即使没有他,也无法避免尧山的这场厄运。他此刻见尧山如此凄凉景象,便不觉地将这一切皆归罪到了自己的身上,自责之情无以言表。

    正在此时,西面山路一前一后地走来两人,前者正是北国落难皇子刘承钧,身后便是一直护卫在他身边的北国名将刀锋。

    夏天风警觉地看向他们二人,急忙掏出铜铃,紧紧握在手中。起身对将近的二人呼道:“来者何人?”

    刘承钧见夏天风身后十三人怪异,也不敢再继续前来,停下脚步对夏天风拱手道:“小姓刘,是这尧山主人的朋友,受邀至此,不知道足下可是尧山门人?”

    夏天风怒视道:“我是尧山弟子夏天风,你说你是尧山主人的朋友,什么朋友?我为何从未见过你,更不曾听说过。你到底何人?来此何干?”

    刘承钧听闻对面之人是尧山弟子,便放下心来,继续向前走来,边走边陪笑道:“原来是尧山少侠,请恕在下言语未明。是魏大侠让陈姑娘带我二人来此,暂居后山草堂。因方才陈姑娘上山许久未回,我二人放心不下,便冒然上来寻她。冒犯之处还望少侠休怪。”

    夏天风迟疑道:“你们认识我大师兄?”

    刘承钧道:“有幸得魏大侠恩惠。少侠可知陈姑娘在何处?”

    夏天风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面前二人,疑惑道:“什么陈姑娘,我没见过。”

    刘承钧突然眉头一紧,心道:“不妙,此人若真是尧山弟子,又岂能不认识陈姑娘,看他身后几人的装束极似慑天城的人,看来陈姑娘果然是出事了。唉,若陈姑娘都奈何不得他们,刀锋将军又岂是他们的对手呢。尚未暴露身份,只有施计暂行离开。”

    心想至此,刘承钧慌忙对夏天风拱手笑道:“方才在下与少侠说笑,不料还是未能瞒得过少侠法眼。实不相瞒,我主仆二人乃是西北人氏,游历至此,被这尧山奇色所吸引,这才贱足踏贵地,上得山来。忽见少侠威仪,恐惹怒少侠,故谎称客友。我二人这便速速下山,不敢再来,请少侠恕罪。”

    刘承钧与刀锋刚转身要走,夏天风对其呼道:“站住!”

    刀锋闻言即刻将手中钢刀拔出,夏天风身后的十三个死士也纷纷拔出长剑。两方冷刃相持,互观不语。

    刘承钧急忙打破沉寂,对刀锋训斥道:“大胆!我们已冒犯了主家,又怎可再行无礼,还不速速退下!”

    刀锋担心道:“主人?”

    刘承钧厉声道:“退下!”

    刀锋将军默默还刀回鞘,缓缓退了一步,却始终保持防卫状态。

    刘承钧对夏天风笑道:“家奴鲁莽,不知礼数,冒犯少侠虎威,在下向少侠赔罪了,还望少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二人离去。”

    夏天风冷冷地盯着刘承钧,心道:“此人甚是狡诈,孤身来此莫非是恶魔们的探子?他定是识得我身边这十三人的本事,才不敢与我动干戈,我若放他们二人离去,无音洞必然暴露。”

    于是夏天风对二人怒道:“尧山岂是尔等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他晃动手中铜铃,默道:“杀了他们!”

    话音刚落,警觉的刀锋一把将刘承钧拉至身后,钢刀再次出鞘,横刀在前,对刘承钧呼道:“主人快走!”

    十三死士同时剑指刀锋,无奈单刀不敌众剑,苦撑无果。刘承钧不忍舍弃刀锋,自己又不懂武功,惊慌失措的他只得高呼道:“陈天艾!尧山诸位大侠!快快救我二人性命,慑天城妖魔在此!”

    此言一出,铜铃再响,十三死士收剑退回。夏天风诧异道:“你认识我小师妹?你们当真不是慑天城的人?”

    惊魂未定的刘承钧忙道:“我们?我们是慑天城的仇敌,被令师妹接此避难,方才以为尊驾是慑天城的人,才谎称游历至此。原来都是误会,哎呀,险些不堪设想。”

    夏天风疑惑道:“你们与我大师兄和小师妹是什么朋友,如何成为了慑天城的仇敌?”

    刘承钧长叹一声道:“唉,此时说来话长,实不相瞒,我乃北汉国皇子刘承钧。”刘承钧又看了一眼刀锋道:“这是我国名将刀锋,如今护卫在我的左右。”

    刘承钧向前走了两步道:“两年前,魔都大肆侵犯东方诸国,我父皇不敢轻易与血魔开战,未能及时与诸国联合对抗魔都,最终也难逃灭国之灾。”

    夏天风默默点了点头道:“我知道那事,当初血魔对诸国逐一开战,不降者则灭国,多家皇室纷纷屈服在了血魔的淫威之下。北国皇帝还算是条硬汉子,始终不肯向血魔低头,最终导致皇城被焚,皇族覆灭。”

    刘承钧接言道:“那日城中全民皆兵,众志成城,军民誓死抵抗血魔入侵,无一人言降。”

    夏天风道:“北国一战传天下,那也是血魔入中土以来碰到的第一次顽强抵抗。各国降兵无心为其卖命,北国皇城城防坚固,黑甲魔兵也奈何不得,故久攻不下。”

    刘承钧哀叹道:“若不是那魔头乘着能吞烟吐火的大怪物在我城中大肆焚烧,北国岂能覆灭!当日北国军民的惨状仍历历在目,国仇家恨日夜不敢忘,我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饮其血,寝其皮!”

    夏天风劝慰道:“皇子殿下的威名各国传颂,大家皆已恨透了魔都,只是无一人敢站出来带头反抗,诸国把希望全系于皇子身上,这也是为什么魔都非要追杀皇子的原因。只有你死了,诸国便失去了精神寄托,再无反抗之心。”

    刘承钧道:“我已安排人悄悄联络各国,造反魔都只待一个时机!”

    夏天风单膝跪地,抱拳道:“尧山弟子夏天风,愿为皇子驾前一小卒,攻破魔都,一血我尧山大辱!”

    刘承钧慌忙扶起夏天风道:“少侠快快请起,我如今乃落魄之人,怎敢受少侠如此大礼。尧山对我之恩定不敢忘,只盼复仇之机尽快到来。”

    夏天风不解道:“既然皇子殿下已经联络了各国,何不尽快反攻魔都,又待何时?”

    刘承钧无奈道:“想必少侠也知晓血魔的手段,此时即便诸国倾全国之力亦奈何不得血魔与他胯下那头异兽,只会惹的生灵涂炭,枉送性命。”

    夏天风默默低下头去,默道:“不错,若无法降住血魔和那头‘黑将军’,任凭再多人也无济于事,唉!”

    刘承钧忽然问道:“对了,少侠可知陈姑娘现在何处,在下甚是挂念她,这才上山来见到了少侠。”

    夏天风看向无音洞,道:“她得祖师之命,在里面闭关,我在外守护,此处尚未被魔都之人发觉,一时间不会有事。”言语间透露出一丝失落,人人皆可入洞内见祖师,唯独自己不可,也难怪心生失落。

    刘承钧望着无音洞内,看向刀锋道:“既如此,我们便在此与少侠共同守护此洞,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夏天风道:“如此也好,让皇子和刀锋将军独自在后山草堂也不安全。此地乃我尧山禁地,很少有外人能够寻来,更何况还有我这十三个高手守卫,可保皇子殿下周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