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域降生 第2章 柜中镜
    就在巴克他们讨论牧狼人菊花的时候,西蒙已经带着比伯、劳拉离开了红皇后区。

    走到不远的拐角处,西蒙打开他才买的二手汽车,比伯和劳拉乖巧的走进去卧在后面的座位上,丝毫看不出刚才的凶残,安静乖巧的就像是个淑女一样。

    西蒙揉了揉两个家伙毛茸茸的脑袋,是的,它们确实还是家伙,到现在还不满两岁,然后顺便清点了下自己今晚的收获,

    “切,才五万多元,最近这些喽啰越来越不上进了。”嘟囔了一下后,他便将钱收了起来,直接往北新城区的老窝开去。

    大约四十多分钟后,西蒙的二手汽车来到了北新城区的一条不甚繁华的街道上,然后停在了一家名为“纸牌屋”的桌游吧前。

    西蒙走进大门,十几位正在对战或是正在跑团的玩家,抬起头瞅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只有两三个熟人笑着打了声招呼,有人提醒道,“嘿!西蒙,那边有个奇特的伙计再找你。”

    西蒙朝桌游吧右边的角落看去,果然有位熟人在等着他。他顺手打掉正窥视着他手中袋子里原味辣鸡翅的大手,一边朝着角落走去。

    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的家伙,西蒙吹了声口哨脸上带起了熟络的笑容打起招呼。

    “欢迎我们的大侦探杰洛先生光临纸牌屋,能再见到活着的你真是太好了,我前两天才在花边报上看到,有人大白天光着身子从区议员先生的家里跳窗跑出来,这样看来我们的议员先生真的像他竞选口号的那样,极度富有爱心,这竟然都没把你沉到多特尔河底吗?”

    杰洛瞪着乌青的眼睛瞧了他好大一会儿,似乎想要分辩些什么,只是最后统统化为一声叹息。

    他毫不客气地从西蒙手中抢过纸袋,三五分钟就将里边的十二只鸡翅吃了个精光,这才瘫倒在沙发上剔牙。

    西蒙也不甚在意,就坐在那儿看着他,毕竟这家伙没事儿可不会轻易来找他的。

    好半天功夫后,杰洛才有些犹豫的从口袋中取出一卷已经变得浑黄的卷轴,慢慢的递到西蒙跟前,郑重的道,“西蒙,这就是我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你一直想要看一看的玩意儿,现在你还要不要?”

    西蒙神色平静的接住,丝毫没有图谋已久然后得手的喜悦,“要,我肯定要!”完就要接过去。

    只是还没等他拿到手中,卷轴就又被杰洛捏住,他神色中有些哀伤又有些劝告,“西蒙,这东西会带来不幸的,你还是不要......”

    “十万元,这卷轴我给你十万元!”

    杰洛的劝告还没完就被西蒙打断了,听到他开的价格后,杰洛瞬间将要的话吞了回去,然后恭敬地松开了手。这一刻他脑子里面的劝告、伤感统统被冲进马桶里去了,脑子里全部都是十万元他该怎么去花。

    是去拉威尔豪赌一场,还是去红皇后找上三个最红的姑娘好好的快活上一阵子,亦或者买下那辆还摆在车店里的“霸道者”,天知道,他可是垂涎已久的了。

    结果越想越多,直到西蒙客气的将他送出门外被冷风一吹后,他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智商恢复在线,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的黑包,这里面装着整整十万元,可以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有钱的时候了。

    最终,杰洛决定还是先跑路再,毕竟他已经惹到了区议员,虽然现在正值选举的时候议员先生没有表态,但等选举过后,谁也不知道议员先生会怎么报复他,自己还是先换个地方来的好!

    晚上十一点多,纸牌屋内最后的一伙客人离开后,西蒙便迅速的关上大门来到后面的住宅里。

    对于晚上给杰洛开出的价格他并不心疼,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发现钱真的是个好东西,但在他追求的目标前面,钱,无异于一张纸而已。所以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直接搞定杰洛,他认为还是十分划算的,哪怕是他今晚忙活了半天才弄到其中的一半左右。

    不得不西蒙夺舍肉身是个很好的对象,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还留了不少遗产,比如眼前的这栋房子,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的两年里,也一直没有什么人发现他的秘密。

    此刻,他已经来到房间的地下室中。

    在地下室的不起眼的一处角落里,西蒙拉开一块地砖,又出现了一座更隐蔽的地下室,这才是他真正的地下室。

    这座地下室约有二十多个平方米,四周全部用隔音材料铺成的墙壁,而且还特别加固过。

    西蒙走进来地下室之后并没有急着翻看杰洛带来的卷轴,反而整个人气质大变,变的庄重、沉稳、肃穆,再没有人前的那种轻佻与活力。

    他关掉灯,直接在地下室的四个角落上点起蜡烛,然后盘坐在最中央,整个地下室画风瞬间大变,尤其是在他眼中闪烁起莹莹绿光后,更是显得鬼气森森。

    好一会儿后,西蒙转身打开不远处的保险柜,他心翼翼的打开柜子,右手上锋利的指甲轻易地从大拇指上划开一道口子,他微微用力挤压了下伤口,数滴鲜血就滴落到保险柜上。

    伴随着鲜血的滴落,保险柜中迅速爬出了一只婴儿拳头般大的蜘蛛,要是常看动物纪录片的人肯定会认识这只鼎鼎大名的尼尔黑锈蜘蛛,要知道它的毒性可谓是蜘蛛群中数一数二的,被咬了的人基本很难坚持到送到医院注射血清,就会送掉命。

    就在这只黑锈蜘蛛吸食完血液之后,它便鼓着大肚子爬回保险柜中,将其中层层叠叠的蜘蛛网卷成一团收拢了起来,然后爬到一旁。

    要知道黑锈蜘蛛蕴含剧毒,连它的网也有着麻痹神经的作用。这要是有人得到保险箱而不知道深浅,强行打开保险柜,相信这只黑锈蜘蛛绝对会给他一个深刻的惊喜。

    西蒙这才伸手将其中的珍藏的东西取了出来。

    只见一方古镜端端正正的托在西蒙掌中,镜子约有八寸,有镜无柄,镜身四角呈龟龙凤虎,而与四角对应的是八卦,八卦之外设十二辰肖。最特别的是在辰肖外围,镜子轮廓上写着二十四个字,点画分明,其外密布咒文法印,层层叠叠。

    只是镜面之上多有裂纹残缺,而镜身之上的图案法纹也多有缺失,加之镜子整体晦暗,看起来毫无价值,要不是样子奇特,造型不同,怕是扔到街角都没人多看一眼。

    但西蒙却是心翼翼,仿若珍宝一样将其置于面前。然后割开双手手掌,紧紧贴在镜面之上。

    掌心之上的伤口处的鲜血仿佛受到牵引一般,迅速的往镜面飞去,然后被吞噬一空,整个镜面依然光滑剔透看不到丝毫鲜血。

    过了会儿,西蒙感觉有些头昏的时候,这准备松开镜子,停止供血。毕竟这具身体还有大用处,可不能轻易损伤了根基。

    只是这镜子明显不愿意,仍旧死死的贴在他手掌之上,贪婪的吸食着鲜血。

    西蒙眼中凶光一闪,直接伸手往地上砸去,根本不管这面镜子要是在瀚海法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供奉。

    “咚!”

    随着一声响,镜子便被他狠狠地砸到地上,全无刚才的半点心,西蒙面目表情的把手从镜面上拿开,然后敷上早就准备好的止血药。

    在他看来,听话能为我用的才是好宝贝,否则就是再珍贵的东西那也是不如一坨狗屎,要不是这面镜子还有大用处,他怎么会舍得用鲜血喂养,早就给他沉到哪个河底泥沟里去了。

    镜子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在地上滚了滚便停止不动,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半点变化。等他双手彻底止住血后,西蒙这才拾起镜子准备再放到保险柜中。

    “穆道友,先莫要着急,吾等有话要对你!”

    就在西蒙准备将镜子放入保险柜的时候,镜面之上突然一片朦胧扭曲,一张扭曲膨胀的脑袋突兀的出现在上面,张着大嘴道,看起来就像一镜中厉鬼。

    普通人要是遇到这种景象,胆的怕是直接吓晕了过去,胆大的也会心有余悸轻易不再接触。但西蒙却不是普通人,他毫无反应的将镜子塞进保险柜中,准备锁上。

    眼见又要被关起来,镜中人影赶忙大喊,“穆道友,我等有办法解决你现在的处境,还望一叙!”

    “嗯?”西蒙闻言心中一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自己虽和镜中的家伙处于同一层次,但他们却比自己多修炼数百数千年,不定真有解决自己眼前的处境的方法。

    “那你先看。”

    镜中人闻言也不卖关子直接开讲,毕竟这与外界对话的机会来之不易,加之平时此镜被人束之高阁,鲜有接触的机会。而且眼前之人也不是那种无知辈,以前亦是元神修士,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哄的过去的,白白浪费这次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